呂曼曼走上前去抱住她,一顆心也是揪得生疼。

都怪她。

她太沒用了,背叛了濃濃。

眼睜睜地看著小太陽被搶走,可她什麼忙都幫不上。

「濃濃,你別哭了,我們再想想辦法。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就和孟星辰打官司,小太陽是你養大的,法院一定會判給你的。」

這話說出來,就連呂曼曼自己都不相信。

孟星辰那麼有權有勢,高高在上,他可以聘請一個金牌律師團來打官司。

而艾濃濃根本鬥不過的,打官司也是輸。

何況艾濃濃和孟星辰還結婚了,孟星辰又是孩子的親生父親,要帶走孩子,任誰都沒有資格說什麼的。

就在呂曼曼不知道該怎麼勸,只能心情複雜地陪著艾濃濃默默流淚的時候,艾濃濃卻忽然不哭了。

艾濃濃擦乾了眼淚,眼中燃燒起熊熊的怒火。

之前的軟弱全都不見了,只剩下了瘋狂的執著和憤怒。

烈焰脣愛:絕寵契約俏佳人 「不行!我不能讓孟星辰帶走小太陽,我要去把小太陽給搶回來!」

艾濃濃這麼說著,立刻跳起來,朝著天台下面衝去。

她按下了電梯,遲遲等不到電梯,索性從安全樓梯一路跑下去。

而此刻,孟星辰一行人已經到了酒店的外面。

許清已經先一步帶著小太陽上了車。

邪性老公,別撩! 此刻的許清狼狽不已,金絲眼鏡被扯斷了,頭髮也亂了,身上還沾了滿身的牛奶,看著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剛才他想要安撫住不斷哭鬧的小太陽,就讓人去買了牛奶來,想要餵給小太陽喝。

小太陽根本不買賬,直接把牛奶吐他身上了。

許清欲哭無淚,這輩子第一次帶孩子,就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

孟星辰走過來,許清如蒙大赦,急忙讓位置,又覺得自己的行為太過刻意了,小心翼翼地說道:「主子,你坐過來吧,你們是父子,應該好好培養下感情。」

許清可不敢說,自己是實在受不了這個小惡魔了。

小太陽冷哼一聲:「手下敗將!」

許清:……

孟星辰冷眸掃了一眼許清滿身的狼狽,示意許清坐到前拍去。

許清差點感動哭了,連滾帶爬的下車,換到前排的位置去了。

孟星辰上了車,斜睨著這個和自己長相極其相似的孩子。

小太陽一見到孟星辰,小眼睛里就迸射出憤怒的火焰。 「你這個大壞蛋,趕緊把我放了,不然我就報警抓你!」

「呵!」孟星辰不以為然的冷嗤了一聲,「你知道我是誰?」

小太陽想也不想的就說:「當然知道了,你不就是大壞蛋嘛!」

孟星辰額頭上的青筋跳了跳,「我是你爸爸!」

小太陽根本不信,「你胡說,我爸爸已經翹辮子了!」

孟星辰的拳頭攥緊,額頭上的青筋綳得更歡了。

如惡魔般的氣息散發出來,車廂里的空氣都彷彿被凍結住了。

他一字一字:「誰、告、訴、你、的?」

小太陽有點怕怕的,但是此刻對大壞蛋的憤怒壓過了心裡的害怕,梗著脖子說道:「我媽咪說的,我爸爸在我出生前就翹辮子了,墳頭的草都有兩米高了!」

孟星辰:……

艾濃濃那個該死的女人!

居然敢在背後造謠,在他兒子面前這麼說他,真是活膩了!

許清感受到車廂里一觸即發的詭異氣氛,硬著頭皮說道:「主子,那你冷靜點,小孩子不懂事,亂說話……」

「喂,狗腿子,你說誰是小孩子呢?」小太陽不服氣地說道。

狗、狗腿子?

許清的嘴角扯了扯,默默閉上了嘴。

總裁的獨家婚寵 小太陽明明就只是個三歲的萌娃,卻努力做出了一副小大人的模樣,讓人看了忍不住發笑。

可被叫做狗腿子的許清卻笑不出來了。

果然不愧是主子的兒子啊,小小年紀嘴巴就這麼毒了。

這時候,艾濃濃終於跑下了樓梯,從酒店裡沖了出來。

而這時候,汽車已經開動了。

艾濃濃急了,拔腿就追。

她一邊追著汽車跑,一邊大聲地喊著:「小太陽!小太陽!」

許清在後視鏡里看到了,低聲提醒道:「主子,艾小姐在後面。」

孟星辰並沒有回頭,俊臉上彷彿被籠罩了一層冰霜一樣。

小太陽的小眼睛一亮,立刻扭過小身子,趴在汽車的後排椅子上。

透過汽車後面的玻璃,小太陽看到他的媽咪正追著汽車在跑。

小太陽急了,小身子不斷在椅子上蹦躂,大聲地喊道:「媽咪!媽咪!」

汽車的車窗貼了全黑的鋼化膜,可以從裡面看到外面,但是外面卻看不到車裡的情景。

似乎是心有靈犀,雖然看不到,但是艾濃濃卻可以感覺到,小太陽一定是看到自己了。

她的心就像是被生生的撕開一樣,疼得鮮血淋漓。

「小太陽!」

「媽咪!」

然而,艾濃濃的身影卻越來越遠,聲音也越來越小。

直到汽車轉了個彎,再也看不到了。

小太陽急了,本來一直都沒哭的,在艾濃濃的身影消失不見之後,小傢伙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哇哇哇!媽咪!我要媽咪!」

小太陽的哭聲震耳欲聾,孟星辰覺得耳膜都嗡嗡作響,腦子也疼了起來,簡直哭得他心煩意亂。

「坐好!」孟星辰冷聲呵斥道。

小太陽可愛的小臉上掛滿了淚痕,哭得一抽一抽的,快要背過氣去。

「大壞蛋,我要媽咪!嗚嗚嗚,我要媽咪!」

孟星辰冷眼看著他哭,半點要哄他的意思都沒有。

不過……

小太陽這張臉和他長得實在是太像了。

看著這麼像自己的臉,哭成這個鬼樣子,孟星辰是不能接受的。

「別哭了!」他又呵斥了一聲。

小太陽先是愣了一下,繼而哇的一聲,哭得更大聲了。

孟星辰:……

許清不停的從後視鏡里,偷瞄自家主子那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的俊臉。

「咳咳!」許清咳嗽了一聲:「小少爺,你別哭了。」

「你這個狗腿子,我不要你管!」

許清:……

孟星辰的俊臉繃緊,「這就是你的教養?」

見自家主子發火了,許清急忙勸道:「主子,冷靜冷靜!小主子年紀還小……」

「三歲了還小?我三歲的時候就已經懂得自保了!」孟星辰冷冷說道。

他一出生就被關在籠子了,他很早就懂事了。

三歲的時候就知道必須要忍耐才能活下去。

哪裡像這個小鬼頭,又哭又鬧的,什麼都不懂!

小太陽才不管,這個大壞蛋和狗腿子都是壞人,是把他從媽咪身邊帶走的壞人!

媽咪說過,對於壞人不需要有教養。

許清在旁邊不停的勸著:「小少爺從小不在主子身邊長大,現在對主子還親近不起來,等到相處的時間長了,他肯定就不會這樣的了……」

話音還沒有說完,小太陽忽然狠狠打了一個噴嚏。

而許清坐在前面的副駕駛位置上,正好轉過頭在說話。

於是,悲劇了。

小太陽噴出來的鼻涕和口水,全都噴在了許清的臉上。

許清:……

小太陽前兩天有點感冒,還沒有完全好,汽車裡又開著空調。

他剛剛又哭又鬧的,一冷一熱的,就打噴嚏了。

孟星辰的表情無比嫌棄,「你這個小鬼頭……」

「阿嚏!」

話音未落,小太陽又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

因為剛才孟星辰在說話,又是在罵他,他自然而然的就轉頭看向了孟星辰。

於是,再次悲劇了。

小太陽的鼻涕和口水,全部噴到了孟星辰的俊臉上。

孟星辰:……

孟星辰的俊臉全黑了,一把把小太陽給抓過來,按在腿上,大手狠狠地打了一下小太陽的小屁屁。

「哇!」小太陽立刻哭了。

哭得那叫一個慘啊,同時還沒有忘記把鼻涕口水全都塗在了孟星辰的褲子上。

孟星辰:……

許清抹了一把臉,急忙勸道:「主子,別打了。小主子是不是感冒了?」

孟星辰快氣炸了,這小鬼頭明明就是故意的!

不過氣歸氣,他還是冷冷說了一句:「把空調關了。」

司機急忙把空調關掉了。

「嗚嗚嗚,大壞蛋,你打我的屁屁,我媽咪從來都不會打我……」小太陽還在哭。

小太陽的哭聲震天,聽著讓人頭疼不已。

汽車車廂里又是一個封閉的環境,那哭聲就好像是3D環繞低音炮一樣,在耳邊不停的環繞。

孟星辰黑著臉:「閉嘴!男子漢流血不流淚,打一下就哭了像什麼樣子?只有小女生才會哭鼻子!」 小太陽本來哭得一抽一抽的,聽到孟星辰這麼說,立刻就止住了哭聲。

他用小手把眼淚抹掉,傲嬌地哼道:「我才不是小女生!」

孟星辰假裝沒看到。

小太陽趁機把鼻涕眼淚都抹到了汽車的真皮座椅上。

這孩子雖然十分的讓他頭疼,但是血緣卻是騙不了人的。

孟星辰越是看著這個孩子,就越是覺得這是他的親生兒子。

然而,下一秒。

小太陽喊道:「我要尿尿!」

孟星辰:……

許清:……

許清急忙說道:「小主子,你能不能忍一下,路上也沒有廁所,很快就……」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小太陽就一臉無辜地說道:「我已經尿完了。」

孟星辰:o( ̄ヘ ̄o#)

許清:╥﹏╥

不用說,小傢伙肯定是尿在褲子里了。

低頭一看,果然看到小太陽的褲子濕答答的。

億萬總裁:前妻,再嫁我一次! 孟星辰額頭上的青筋再次蹦起,「你都三歲了,還會尿在褲子里?」

小太陽一臉無辜的,萌噠噠的表情。

許清急忙打哈哈:「沒事沒事,童子尿嘛又不臭的,小主子也不是故意的。」

小太陽立刻點頭:「對啊對啊,我又不是故意的。」才怪!

他就是故意的!

他兩歲的時候就學會上廁所了,找不到廁所的時候,也會提前告訴媽咪。

可是面對大壞蛋和大壞蛋的狗腿子,他就是故意不說的。

就是故意尿在大壞蛋的汽車裡的,氣死大壞蛋和狗腿子,哼哼!

許清無奈地說道:「主子,我在前面的路口先下車吧,去給小主子買點換洗的衣服,不然總不能讓小主子一直都穿著濕褲子吧,是會生病的。」

孟星辰冷哼道:「讓他穿著!讓他長點教訓,免得他下次再亂尿尿。」

小太陽眨了眨無辜的大眼睛,「我不要穿濕褲子,你不給我換褲子,我就光屁屁好了。」

孟星辰覺得再和這個小鬼頭相處下去,他肯定會少活幾年的。

在前面的路口時,許清見孟星辰雖然冷著臉,但是沒阻止。

所以許清就趕緊下車了,飛奔去了商場,不管三七二十一,買了一堆的孩子的衣服又飛快的跑了回來。

在許清去買衣服的時候,車裡的孟星辰和小太陽大眼瞪小眼。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