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了!

陳默心中暗道。

“丁大哥現在正在集結四大精銳戰團,但是時間,似乎是來不及了。”

趙楓臉色難看至極。

“怎麼說?”陳默皺眉。

“我派出去的人死了不少,活着回來的人說很有可能小魔宮的主力部隊馬上就會來圍攻我們,這種時候再去集結四大精銳戰團,根本來不及啊。”趙楓咬着牙說道。

“發佈區域消息,將事情公佈出去,區域消息所有人都能收到,他們會知道自己該怎麼做的!”

陳默眼神閃爍後說道。

“可這樣豈不是就暴露了這裏的情況和消息?豈不是就坐實了外界對我們的傳言?”趙楓愕然道。

“呵!”

陳默冷笑,說道:“這本就是最後一次了,下一次降臨可不是我們星空一脈單獨能夠面對的了,到時候整個南州誰想插手誰插手,我們絕不阻攔,這個餡餅太大,我們一家是吃不下的。提前放出消息也算是給那些有心人一個提醒,若他們真的感興趣的話自然會來的,到時候也能幫我們分散一些壓力。”

“是!”

趙楓聞言點頭,快速開始發佈區域消息。

【區】趙楓:諸位,南瘴山小魔宮第三次降臨已經開始,高等級BOSS數以百計,高等級怪物數以萬計,小魔宮一脈便是我們南州百級破境前最後的敵人,我星空一脈誓死守護南州,可卻沒想到而今忽然遭遇小魔宮集結圍攻,有心有實力者可來殺怪升級,十日後,第四次降臨時便是需要整個南州所有人來面對,數十萬高等級怪物,數以千計高等級BOSS,若贏,你我共享和平,若敗,南州自此成爲廢墟!言以至此,勿謂言之不預也!位於臨時駐地的兄弟們,快速集合,聽令突圍! 震驚!

震撼!

隨着趙楓的區域消息發佈,整個南州徹底震動了起來。

最近半個月一直有傳聞星空一脈獨霸南瘴山大型公開副本不撒手,不但不讓外人進去,更是封鎖消息。

這些傳聞傳的很廣,幾乎整個南州人人皆知,但是信的有,不信的也有。

信的人覺得星空一脈勢大至此已經徹底變了初衷,開始獨霸資源,獨霸寶地,再也不是當初那個願意救世,願意幫助弱者的星空。

而不信的人則是覺得這些都是傳言,都是謠言,都是別人嫉妒星空一脈強大而編造出來貶低星空一脈的。

可這一刻,隨着趙楓的公開區域消息,整個南州詭異的安靜後,沸騰了。

“什麼?南瘴山出現大型公開副本的事情是真的?我的天,也就是說星空一脈真的獨霸了一處寶地?”

“那是屬於南州所有人的資源,星空這件事做的令人噁心!”

“沒錯,還贏了共享和平?和平我們是有了,但是你星空一脈不止有和平還有等級和裝備,這怎麼算?”

“獨霸一方資源不說,如今被怪物圍攻了還要求救?星空一脈,呵呵呵!”

“數十萬高等級怪物?當我們嚇大的?如果真有那麼多高等級怪物,我們南州怎麼可能擋得住?而且就算是有,肯定也是你南州一脈惹出來的亂子,關我們什麼事情?”

“這件事星空必須給我們一個說法!”

“沒錯,我們需要一個說法!”

“……!”

時間過去了三個月,如今的人也不像以前那麼窮困了,縱然是再窮的身上也有着幾年的壽命,因此區域消息可謂是比以前熱鬧的多的多。

隨着趙楓發言,隨後反駁者,辱罵者,討要說法的,一個個都蹦躂了出來。

支持星空一脈的人雖然也不少,但總體是比不上那些討要說法的人。

畢竟喜歡未必可以讓人願意主動付出一年的壽命去捧一次,可厭惡和仇恨卻可以讓人付出一切就爲了噁心你一次。

看着駁雜混亂的區域消息,陳默不禁皺起了眉頭。

而就在這時,就在討要說法的人越來越多的時候,忽然幾個熟悉的名字出現,讓陳默不禁微微詫異了起來。

【區】趙天龍:我個人覺得人是需要感恩的,無論如何星空一脈是整個南州大部分人的恩人,縱然有些人感覺不到恩情在哪,可你們仔細想一想,如果沒有如今的和平局勢,我們能這麼短的時間提升這麼多等級麼?!

【區】朱宇:沒錯,現在罵的歡了?怎麼不想想壽命從那來的?一句話一年壽命,放在南州統一之前你們有這個壽命嗎?窮逼不懂感恩現在開始恩將仇報?我南區合信老街基地最瞧不起的就是你們這種人。

【區】李師予:趙楓大哥從頭到尾都在說是爲了守護南州,難道你們都是瞎子嗎?高等級怪物,高等級BOSS,你們也不想一想,連趙楓大哥都說是高等級,那得是多少級?起碼五十級以上,這種怪物是我們能對付的嗎?是陳閣主,是星空一脈的精銳,是他們在默默的守護着我們,如果不是他們擋在前面,那些怪物衝進了城裏會造成什麼結果難道你們從來沒有想過嗎?

【區】靳鑫:我挺星空一脈,都說了下一次怪物降臨需要整個南州所有人來面對,數十萬高等級怪物,數以千計高等級BOSS,若贏,你我共享和平,若敗,南州自此成爲廢墟!難道這麼簡單的話你們都看不懂麼?連星空一脈都扛不住了!!!你們居然還有閒心在這裏要說法?還是想想以後怎麼辦吧!末世是整個世界的末世,不只是星空一脈的末世,星空一脈縱然是打不過也能自保,可你們呢?等死吧,撲街仔!

……

隨着幾個人帶頭支持陳默,區域消息短暫的停頓了片刻後,再一次被刷屏。

而這一次不在是那些討要說法的,而是那些默默支持着星空一脈的人。

“說得好,下一次降臨,縱死,有我一份!”

“挺星空一脈,若沒星空就沒今日的我,至今還忘不了星空一脈的人殺入小區清理喪屍拯救我們的畫面,至今忘不了他們的神武,可縱然是神武的人,也需要喘息片刻,這片刻,我們來頂!”

“我們來頂!”

“十日後,你我不見不散!”

“頂星空一脈,頂陳閣主,爲了未來,爲了南州!”

……

風向瞬間變了。

變的有些突然,但是也顯得有些順其自然,而改變的主要原因還在於四個人的發言。

趙天龍,朱宇,李師予,靳鑫!

陳默眯着眼睛盯着這四個名字,不禁有些迷惑和好奇。

這四個人的名字陳默不止是一次兩次見到了,幾乎每次出現大事都會看到這幾個名字。

而這幾個人的發言每次都是站在中立者的位置去考慮事情,然後無論如何最終選擇支持陳默,可謂是陳默的鐵桿粉絲。

不,應該說是腦殘粉,無條件支持,縱然是陳默無理的時候他們也能硬生生的幫陳默找出道理的那種。

“此戰之後,這四個人,幫我請來,我想親自見見!”

沉吟片刻,陳默轉頭對趙楓說道。

趙楓先是一愣,隨後支支吾吾片刻,最後苦笑道:“還是算了吧閣主。”

“怎麼?”陳默不禁皺起眉頭,問道:“這幾人難道在我沒注意的時候也辱罵過我們?”

“怎麼可能!”

趙楓連忙搖頭,看着陳默認真的表情,他不禁無奈。

“好吧,這幾個人其實就是王世尊老哥手底下的人,專門負責蒐集區域消息情報的,王老哥說過,輿論雖不起眼但也要注意,所以專門培養了他們,那什麼合信老街基地壓根就不存在,全都是編的!”

“……!”陳默一時無語。

行吧!

世界上哪有那麼多腦殘粉。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

“消息發出去了,現在估計精銳戰團的人集合的差不多了,走,帶我去見丁成空,這一次,我要大開殺戒!”

陳默眸子中殺意沸騰,趙楓跟在陳默身後,不禁嘴角抽了抽,他忍不住想爲小魔宮一脈感到同情。

他知道,閣主肯定是因爲忽然發現腦殘粉竟然是假的而感到生氣了。 【忽然看到上架了,今晚爆發一下,求支持訂閱,求首訂。】

“突圍!!!”

浦江東 南瘴山下,隨着一聲暴喝,數以萬人的四大精銳戰團快速行動起來。

在臨時營地外,密密麻麻數不清人數的小魔宮弟子包圍了整個營地,可隨着近萬精銳的突圍,整個包圍圈瞬間混亂了起來。

數以萬計的精銳強行撕裂了一道口子,精銳戰團成員嘶吼着向外衝殺。

“殺!!!”

“突圍爲主,衝殺爲輔,兄弟們,衝啊!”

“殺一個賺一個,他們沒有那麼多人,區區幾萬人而已,兄弟們,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殺!”

“你我爲精銳,不懼任何人,任何怪物,他們就是經驗,就是裝備,就是壽命!”

“咱們星空一脈戰死的福利大家也都知道,不要辜負閣主的期待!”

“殺!”

噗嗤!

轟!

大地在顫抖,煙塵四起,追風獨角獸雖然是異獸是戰騎,但是在這種戰鬥中卻根本沒有什麼用處。

無論是敵人還是己方,實力都太強。

一式橫掃之下,追風獨角獸幾乎瞬間就沒了。

不過也幸好,追風獨角獸多是用來趕路,在營地中並不多,因此損失並不算大。

數以萬計的精銳進化到這一步各個都有着蓋世之力,任何一人的力量都足以拎起一輛小轎車肆意揮舞。

這種級別的精銳戰鬥起來可謂的風捲殘雲,橫掃八方。

地面直接開裂,煙塵遍佈整個戰場,鮮血肆意揮灑天空,一具具屍體甚至無法保留完整在天空中就被真氣所撕裂。

“如此戰爭,古今未有啊!”

丁成空站在陳默身邊,看着這一幕不禁感慨起來。

陳默聞言微微點頭。

這種戰鬥確是堪稱是古今未有,不算是遊戲時代的話,正常時代的戰爭縱然是熱武器時代也比不得現在。

槍械炮彈有用嗎?有用!

但是放在這種戰場上卻顯得很雞肋了,戰場之中數萬人,不分敵我,任何一人都有着硬抗子彈的強大體魄。

而炮彈落下來也頂多是輕傷。

這種級別的戰鬥,科技時代想參與的話唯有用導彈,用核彈,平常的武器已經失去了作用。

“勇猛有餘,智謀不足!”

陳默忽然開口,對下方的精銳戰團進行了點評。

他說道:“單體實力雖然強大起來了,但是羣體配合卻不行,如今還沒有到單人就能橫掃一切的程度,所以配合方面仍然需要注意,回頭去內庫中尋些戰陣方面的圖紙,多加練習!”

“是,我會注意的!” 遠心 丁成空聞言點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轉眼間過去了十多分鐘。

就在這時,戰場包圍圈開始收縮,小魔宮弟子不斷擁了過來,雖然包圍圈已經被撕裂,但是那些圍上來的小魔宮弟子速度也很快,在這麼下去精銳戰團耗盡了體力便只能等死了。

“好了,該我們上場了!”

陳默開口,拿出龍槍,一躍而下,從帳篷上方躍到了戰場的側方。

這裏星空的人很少,小魔宮的人反倒是密密麻麻的擠在一起準備向中心衝殺,見到陳默落下,周圍的小魔宮弟子紛紛一愣,隨後一個個獰笑着衝上來。

“來了個不怕死的!”

“殺了他!”

“長老有令,速戰速決,此戰必須要滅掉星空爲宮主的降臨做準備!”

“殺!”

不怕死的?

陳默還未說話,落在陳默不遠處的丁成空忍不住冷笑起來。

果然!

在那些人話音落下後,陳默周圍忽然涌現出一片紅光,那是絕技屠戮八荒!

上一次使用時陳默還有些意猶未盡,畢竟人數太少提升有限,可現在,陳默覺得機會來了。

嬌妻在下:總裁請疼我 冰冷的眸子中連感情都在消失,剩下的唯有無盡冷漠。

噗嗤!

根本沒有多話,陳默手中的龍槍快速橫掃,前方一片小魔宮弟子盡數死絕。

殺!

這一刻,陳默心中唯有一個殺字。

前行,屠殺,前行,屠殺,如此不斷重複,陳默的速度很快,無論是殺人還是行走。

而且他的攻擊無聲無息,絕對理智之下將力量控制在了最節省快捷的程度,一式轟殺快速前行,如此一路走過屍橫遍野。

一分鐘,五分鐘,十分鐘!

良辰美妻 在陳默周圍已經沒了小魔宮的弟子,大地鋪滿了血色,但是那血色卻不如陳默身上的血色深。

那是怎樣一種猩紅?

如同迷霧,如同光輝,血光瀰漫在血霧中,陳默則站在血光中。

屠戮八荒所積攢的力量不斷的反饋給陳默,陳默絕對理智之下能清晰的感應到自己的力量變化。

在屠戮八荒的加持下,他無論是根骨氣海還是身法,提升了兩倍不止。

隨手一槍轟出,金紅色真氣擴散,無一人能擋住陳默,縱然是堂主級BOSS也不知道被陳默間接性殺死了多少。

一路衝殺過去,陳默的身影已經極其顯眼,在遍地屍體的中間,在光芒最耀眼之處。

“此人不可蠻力抗衡,尊長老令,後撤!”

小魔宮有護法級強者以真氣暴喝一聲,隨後在以陳默爲中心的方圓百米在無一人。

“閣主威武!”

“閣主無敵!”

“……!”

星空一脈戰團精銳看着這一幕不禁一個個脫口而出。

狂熱,崇拜!

這一刻陳默就是核心,無論陳默往哪裏走,身後都會有精銳戰團跟着,整個部隊就以陳默爲方向在移動着。

而無論陳默往那走,在他面前的小魔宮精銳都會後退到一邊,絲毫不敢阻攔陳默的腳步。

戰場邊緣,幾個身穿華麗衣飾的人正臉色難看的看着陳默所在的方向。

“長老大人,您看這……?”有人遲疑一聲問道。

被稱爲長老的是一個老者,老者臉色陰沉至極。

“此人的實力我看不透,在此之前我還能感受到他和我相差不大,但是現在的氣息,唯有宮主大人能夠壓制他一頭,事情有些不好辦了。”

“宮主?”

“宮主可是萬人敵,他怎能和宮主相提並論?”

“是啊!”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