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好鑽礦招工人,她便去面試了。

對方看她瘦瘦小小的,不肯收她。

方樂蓉著急的說,「我可以做飯,給你們的工人做飯!你們的鑽礦,應該很多華國人吧?我是那邊的。」

「你一個華國的女人,為什麼來這邊?」

主管警惕的問。

「我聽這邊賺的多,便想過來打工,給我父母看病。可沒想到,來了這裡,領頭的人丟下我們跑路了。 末世小館 我無親無故,只能自己找工作。我可以只要一半的工錢,求你們給我一份工作。」

方樂蓉不停的懇求。

主管考慮了下,點頭答應了。

幾天後——

主管帶著新招的一批工人,前往鑽礦。

方樂蓉是隊伍里,唯一的黃皮膚、黑眼睛的華國女孩,格外的引人注目。其他男工人,紛紛吹口哨,調侃她。

方樂蓉假裝沒注意到這些。

等到了鑽礦,方樂蓉找機會,尋傅靖安的蹤影。

可鑽礦里的分工明確,且,他們廚子一般不允許接近鑽礦的工人。所以,進展極其緩慢。

連著找了一個月多,方樂蓉都沒發現傅靖安的蹤跡。

覺得他可能在別的鑽礦。

想跟工頭辭工,輾轉去別的地方。

但就在她找工頭時,幾個身強力壯的男人,押著一個意想不到的身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方樂蓉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那幾人沒搭理她,徑自走進了工頭的辦公室,罵罵咧咧道:「主管,這個人根本不行,什麼都不懂,還動不動就頭痛。跟我們在一起,只會拖慢我們的進度。我們要養家糊口呀,不能一直帶著他吧?」 第2101章雙生花:調換工作

他們都是來打工的,帶著一個痴傻的人,算怎麼回事?

「你們不想帶他,便把他鎖起來。反正,別讓人跑掉就行。」工頭不耐煩地說。

幾人道,「這可是工頭說的,我們找個繩子,把他拴起來了。」

「嗯。」

工頭揮手,示意他們出去。

方樂蓉情不自禁的跟上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等等……」

「什麼事?」

為首的人回頭,目光不善的盯著她。

整個帳篷里的人,紛紛看向她。

方樂蓉緊張的吞了口口水說,「廚房最近忙不過來,不如把他撥到廚房工作,剛好給我搭把手。」

「你一個小娘們,做一點工作,都要幫手?你想偷懶,也用不著這樣!」工頭拍著桌子,不滿道。

「我可以只要一半工錢。」方樂蓉急切的喊。

工頭擰了眉,說:「不行,這個人是公司老總特地送來的,再三叮囑,要他在鑽礦里做苦力,不能弄丟了。交給你,萬一他跑了,你能負的起責任?」

「我……」

「都出去! 超時空評測 我不想再說這事。」

工頭驅趕他們走。

幾人鬨笑著,推搡傅靖安出了帳篷。

方樂蓉跟他們走了一段路,最後,看他們進了鑽礦,才不甘心的折回了。

……

整一天,方樂蓉都有些心不在焉,差點切到手。好不容易等到收工,她偷偷地溜到鑽礦口,便看到那群人,用繩子拴住了傅靖安,將他像狗一樣,牽著往前奏。

方樂蓉的鼻子一酸,差點掉下眼淚。

狠狠地抓著手心,她暗暗地咬緊了牙關。

慕家真是歹毒到了極點。

竟然這麼對待靖安。

她一定會想辦法,把他救出來,帶回國內。

接下來的時間,方樂蓉都在偷偷地觀察,鑽礦那邊的作息。她發現,白天,工人都會牢牢地看住他,不允許任何人接近。哪怕吃飯的時候,也會將他關進籠子里。

可晚上,所有的工人睡去,就沒那麼嚴格的看守了。

雖然依然被關進籠子里,但只要能拿到開門的鑰匙,還是有機會逃跑的。

方樂蓉確定鑰匙在工頭手裡,便想法設法的接近他。

工頭還以為,方樂蓉對他有意思呢,直接了當的跟她說,「我喜歡豐臀肥ru的,你這種乾癟的身材,我不喜歡。」

豪門驚夢:圈愛一生 「……」

方樂蓉想石頭,把他這張黑臉,砸個稀巴爛。

冥海蓮 他不喜歡她,她還看不上他呢!

等救出了靖安,她會馬上離開。

「工頭,我只是想跟你說,能不能給我換份兒工作?我想幫你整理賬目,我以前在老家,做過會計。廚房裡的工作,實在是太累了。」方樂蓉委屈巴巴的說。

工頭道,「你之前做過會計,怎麼沒早說啊。我這裡正好缺人手呢。」

「我不是不敢嘛。我淪落到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只能暫且找份工作,能養活自己就不錯了。這不是,跟你相處久了,發現你是好人,我就來找你說了嗎?」

方樂蓉輕輕地搖著工頭的胳膊,道:「工頭,我可以把工資交給您一半。只要您幫我換工作。」

工頭挑眉,說:「你明天過來報道。」

「謝謝你!」

方樂蓉開心的說。 第2102章雙生花:逃跑

搞定了工頭,方樂蓉便把東西簡單的收拾了下,開始去帳篷里做會計。

她之前跟傅靖安做生意,學習了關於會計的知識。

因此,上手很快。

把賬目做的井井有條。

工頭相當滿意。

等工頭放鬆警惕的時刻,方樂蓉偷偷地用橡皮泥,復刻了一把鑰匙的模型。

在員工休息日,乘坐卡車,去市區里,找人做了把鑰匙。

但她沒有急著把傅靖安救出去,而是耐心的找合適的機會。

現在,工頭和其他工人都盯得很嚴。

萬一逃跑了,被發現,再抓回來。

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再有機會,把傅靖安救走了。

……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天氣漸漸地冷了。

這天恰好立冬,氣溫降低到了零度左右。所有的人都躲在帳篷里,不肯出去一步。

方樂蓉等晚上,其他人都睡著之後,偷偷地摸到了傅靖安住的地方。

打開了門,抓住傅靖安的手,說:「靖安哥哥,是我。」

傅靖安骨瘦如柴,渾身瑟瑟發抖,用迷茫的眼睛望著她。

不知道她要做什麼。

方樂蓉看著可憐的傅靖安,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我帶你離開這裡,回家見傅叔叔。」

方樂蓉拿出一件從工頭那裡偷來的衣服,給他穿上。

而後拉著他往外走。

傅靖安驚恐的搖頭,「我不走……我不走……」

私自掏出籠子,要被打的。

身體會很痛。

正妻謀略 方樂蓉拉了他好幾次,都沒把他拽出來。

擔心再這麼下去,會驚擾了別人,她趕緊伸手,捂住了傅靖安的嘴巴。

「別叫。」

傅靖安搖著腦袋,想將她的手甩掉。

方樂蓉掏出新買的手機,找到他父親的照片,拿給他看:「這是你爸爸,有印象嗎?他一直在家裡等著你。如果你不跟我走,他會死掉的。」

傅靖安直勾勾的盯著照片,看了很久。

最後,安靜了下來。

「快走,再不走,他們就要發現了。」

方樂蓉連拖帶拽的,把傅靖安從籠子里,弄了出來。

而後,小心翼翼的拉著他的手,避開鑽礦的監察人員。

……

約莫一個多小時,終於走出了鑽礦的範圍,她拔腿狂奔。傅靖安跌跌撞撞的跟在她身後,跑了沒多會兒,身體沒了力氣,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

「我不跑了,好累。我要休息。」

方樂蓉掏出懷裡的食物,遞給了他:「吃點東西,咱們得繼續跑。不然,被抓住,會被打的。你想挨打嗎?」

傅靖安瞪著眼睛,搖了搖頭。

「乖,快點吃。不要耽誤時間。」

「嗯。」

等傅靖安把包子吃完,方樂蓉又帶著他,繼續往前跑。

……

深夜——

工頭被尿憋醒,起身走到帳篷外面。

解決完生理問題,他想回去繼續睡覺。

卻無意間,瞥到了空蕩蕩的籠子,腦袋嗡的一聲炸了。

人呢?

那可是公司老闆,再三交代要盯住的人。

要是跑了,自己的飯碗可就保不住了。

他衝到籠子跟前,認真的確認了一眼。

還是沒有傅靖安!

「都給我起來!出去找人!」

工人們被叫醒,迷迷糊糊的穿好衣服,走到空地集合。 第2103章雙生花:繼續追

方樂蓉帶著傅靖安不停地向前跑,因為怕被人追捕,她沒敢在大道上走多久,便拐入了羊腸小道。

這幾個月,她已經把鑽礦周圍的路,都摸熟了。

想坐飛機回國內,必須去附近的坎達瓦市。

但坎達瓦離鑽礦,足足有幾百公里。

只憑雙腳走過去,怕是腳都要廢掉。

所以,她打算,先去稍微近一些的小鎮——文丸,雇傭一輛車,再專區坎達瓦市。

到文丸的小路很多,即便鑽礦的人趕來,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搜索到他們。

萬一鑽礦的人先趕到了,她也能及時的轉道,繞遠路,去別的城鎮。

方樂蓉算計的很好,卻唯獨漏掉了傅靖安這個變數。

傅靖安在鑽礦里,長時間營養不良,又經常挨打,身體比她都虛弱。

走幾分鐘,便要休息幾分鐘。

開始,方樂蓉用工地里人嚇唬他,他還會咬牙,跟著她走。

可後面……

傅靖安的身體實在支撐不了了,便躺在地上,再也不肯往前一步。

方樂蓉拿他實在沒辦法,只好砍了樹枝,編成一個簡易的單架,讓傅靖安躺上去,自己拖著他往前走。

但……

即便是常年做農活的方樂蓉,氣力再大,拉著一個比她重的男人,還是很吃力。

兩人走走停停,到天亮。

方樂蓉發現,他們也不過走了四十多里。

而就在她一屁股蹲在地上,累的氣喘吁吁時,不遠處傳來突突的車聲。

以及獵狗狂吠的聲音。

「他們的味道在附近,都散開找!」

站在敞篷卡車上的工頭,大聲喊。

方樂蓉的心咯噔了下。

她怎麼就忘記了,鑽礦為了防止外人盜竊,養了幾十條狗?

那些狗體型很大,平日里都是吃肉的,撕裂一個人,簡直易如反掌。

自己跟傅靖安被抓到了,怕是活命都不成。

傅靖安看到鑽礦的人追來了,嚇得渾身瑟瑟發抖:「壞人來了,他們要抓我回去,狠狠地打我了。我要跑……」

方樂蓉捂住了他的嘴,「別怕,我會帶你走的。靖安,跟我來。」

上次在水裡漂移那麼遠,都沒死。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