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歡,你今天的走位似乎有點不太精準,為什麼?你以前可沒有這種毛病啊!」

玉傾歡回頭直視著張導:「可能是因為我今天的狀態有點不太好吧!」

狀態不好?

張導卻不這麼覺得,玉傾歡的狀態明明很好,因為她除了走位不精準之外,其他根本就一點毛病也沒有。

張導:「那你多注意一點,我們再來一次。」

張導把之前玉傾歡沒注意到的地方都給她說了一遍,然後他們就開始了。

這一次張導沒有喊卡,這幕戲算是順利通過了。

等玉傾歡和葉景茂從戲場上下來,葉景茂就叫住了玉傾歡。

「你今天只是狀態不太好嗎? 絕世邪神之縱橫異界 沒別的了嗎?」

玉傾歡笑著說:「茂茂,你這麼關心我嗎?」

葉景茂皺了一下眉:「你別打岔,今天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玉傾歡沒什麼所謂地說:「不過就是狀態差了點,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你這可不是狀態差的問題。」葉景茂頓了一下,嘆了一口氣:「既然你不願意跟我說,那就算了。」

葉景茂遠去的背影看起來有點蕭條,可惜的是玉傾歡看不見,她只知道葉景茂似乎有點失落。

但是這個時候她可不會去安慰他,她自己的眼睛都看不見了,哪還有那個閒情逸緻去安慰他?

玉傾歡老老實實地坐在躺椅上,等著她的助理給她端茶倒水。

以前玉傾歡不會這麼心安理得地使喚她的助理,現在她的眼睛看不見了,做什麼事都不方便,只能讓她的助理來。 石珍倒是一點也沒有多想,因為那些本來就是她本職的工作,她當然不會有任何的怨言。

石珍在玉傾歡的身前忙前忙后,也完全沒有察覺到玉傾歡有什麼不對勁。

「歡姐,你的手機。」

玉傾歡擺了擺手:「這兩天我的手機就放你那吧!」

石珍感覺有點奇怪,以前玉傾歡在休息的時候都會刷一會微博,今天是怎麼了?

石珍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她也沒有多想。

玉傾歡在這個地方混的比較熟了,她就是看不見,也不會對自己的生活有什麼障礙,一切表現的都很自然。

婚成勿擾 但是葉景茂卻感覺她身上處處都透著一種違和感。

趁著現在還沒有開工,葉景茂坐在了玉傾歡的身邊。

之前他已經跟玉傾歡說過那些問題了,但是很明顯她迴避了,葉景茂也沒有繼續之前的話題。

修真歸來 他拿出自己的手機,點開了微博。

「傾傾,我們之前拍攝的那個電視劇馬上就要播出了,你看,這是預告。」

玉傾歡的視線轉移到了他的手機上,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她能聽到手機上傳來的聲響,音樂聽起來倒還不錯。

「不錯。」

玉傾歡這話一出,葉景茂直接就愣住了,他滑動了一下喉嚨:「傾傾……」

玉傾歡終於意識到了不對,她抬起頭:「怎麼?」

葉景茂:「我還沒有找到那個預告,這只是我不小心點開的一個視頻。」

真的是不小心點開的,他剛剛轉發了那個預告,本以為那條預告會在最上面,只是沒想到他再打開微博的時候,上面出現了一條推送,就是那條視頻,他看都沒看隨手就點開了。

直到音樂響起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點錯了。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玉傾歡「看」那這條視頻之後居然會說不錯,她難道不應該跟自己說他點錯了嗎?

玉傾歡笑著改了口:「我說的是這條視頻不錯,你想到哪去了?」

道觀有隻美男妖 葉景茂的眼神更加怪異了:「傾傾,這條視頻只是某些網友製作的非常粗糙的剪輯,根本就談不上不錯兩個字。」

玉傾歡呼吸一窒,她怎麼感覺她眼下的事實就要瞞不住了呢?

「我是說音樂不錯。」

葉景茂不說話了,他是個聰明人,玉傾歡身上的怪異之處他早就應該想到了。

他把手機放進了口袋裡,對玉傾歡說道:「傾傾,你看著我。」

玉傾歡「看」向他:「怎麼啦?」

葉景茂做了一個扭曲的表情,同時用溫潤的聲音說道:「我讓助理磨了兩杯咖啡,你要喝一杯嗎?」

玉傾歡根本就沒有看見他臉上扭曲的表情,勾了勾唇:「好啊!」

葉景茂:「……」

傾傾好像看不見了,如果她能夠看見自己臉上的表情,她一定會取笑自己的,但是偏偏沒有。

葉景茂單手扣住她的手腕,把她拉了起來:「你跟我過來一下。」

葉景茂把她拉到了一個沒人的角落,來了一個非常霸道的壁咚:「你的眼睛怎麼了?」

雖然是問句,但是葉景茂的語氣卻非常的篤定。 沈正君回到自己的私人公寓,準備泡泡澡解乏。

被慕洛琛折騰了一番,現在她整個人都散了架,不好好的保養一番,晚上赴約的時候,怎麼美美噠的去見人?

剛把衣服脫了,沈含鈺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問她現在在哪裡。

「哥,怎麼了?你的聲音怎麼聽起來那麼不高興?」

「你先告訴我,你現在在哪裡。」沈含鈺壓著火氣說。

沈正君何其聰明,立刻想到了慕洛琛手裡拿著沈含鈺桃色視頻,這會兒他打電話來,八成是因為這事。

她不停的想對策。

電話那頭沈含鈺已經瀕臨怒火爆發:「正君,你是不是非逼著我,親自派人去揪你出來?」

「哥,你著急什麼?」沈正君慢悠悠的說,「是不是被慕洛琛威脅了?」

「你知道還問!」沈含鈺咆哮,「沈正君,你行啊!我把公司里那麼大的case交給你,結果你拿我的case去討慕洛琛的歡心!結果人家不領情,開始威脅我,你倒是把自己摘的乾乾淨淨,什麼事都沒有!我告訴你,他要是把我那些視頻發出去了,你別想著獨善其身,咱們兩一起玩完!」

沈正君臉色開始發冷,捏著手機的纖指,捏的咯咯作響的。

這慕洛琛真是不識好歹!

心裡生出恨意,她對著沈含鈺卻半點聲色也沒有露出:「哥,你看你,不就是一件小事嗎?你至於說這麼多狠話,傷害我們兄妹之間的感情?你放心,慕洛琛那邊我不會再去騷擾了,他不會拿你怎麼樣的。」

「你最好別再去騷擾慕家的人,否則我第一個饒不了你!」

「好……好……我知道了……」

沈正君軟聲軟語哄好了沈含鈺。

沒多會兒,掛斷了電話。

沈正君臉上的顏色不停地變幻,青青紫紫的,煞是難堪。

這是她生平第一次,倒貼一個男人,不但沒成功,反而被對方嫌棄、羞辱的!

真是奇恥大辱!

不報復回去,她真心不甘!

……

眨眼,時間到了晚上。

沈正君精心化了妝,讓自己看起來光彩照人,這才從公寓里出發。

獨自一人驅車到私家會所里,沈正君心中的鬱悶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充滿了期待和興奮。

理會慕洛琛那個不識趣的臭男人做什麼!

今晚的男人才是她的菜,她要好好的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時光!

進入會所,沈正君問了門童,自己訂的包廂有沒有人來過。

門童給了她肯定的回答。

沈正君朝著包廂走的腳步幾乎要飛起來,到了門口,她才稍微停頓了下腳步,故作矜持優雅的姿態。

咔嗒……

推開門,沈正君第一眼便看到了坐在旋轉桌旁的男人,比上次見到他時,似乎氣質更加引人注目了。

「蕭先生,來的好早啊。」

沈正君關上門,走進包廂。

「不早,只比你早了十分鐘。」蕭雁南起身,紳士的拉開了椅子,請沈正君坐下。

沈正君在他傾身靠近自己時,聞到了他身上淡淡地煙草味,和暖暖的男人味,心不由得噗通急跳了兩下。

這個男人真的是迷人到了極點,舉手投足之間,都讓她錯不開眼。

自己真是瞎了眼,才會放棄他,去追求慕洛琛。

就在她陶醉時,蕭雁南施施然的回到自己的座位。

沈正君心頭閃過一抹不易察覺的失落:「想吃什麼?今天我請客。」

蕭雁南臉上綻出勾人的笑:「讓女士請客,可不是紳士應該有的禮儀。」

沈正君眼睛閃爍著亮光,低聲說:「是我說錯話了。」

蕭雁南把Waiter叫過來,然後點了幾道招牌菜,又詢問沈正君想吃什麼,她回了句都可以,他繼續點了幾道特色菜,然後把菜單遞給了Waiter。

轉眸對上沈正君充滿愛意的目光,蕭雁南不動聲色道:「你的臉怎麼了?」

沈正君伸手,摸了摸自己臉上被慕洛琛劃破的地方,尷尬道:「你看到了?」還以為自己遮掩的挺好的。

蕭雁南說:「剛才拉開椅子時,不小心看到的。我這麼問,不會唐突到你吧?」

「不會……」沈正君訕訕的說,沒有提及自己臉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她擔心,把自己同慕洛琛的事情說出來,蕭雁南會厭惡她。

蕭雁南也不繼續追問,只說:「我那邊有對治療傷口很好的葯,等回頭我讓人給你送過去。」

沈正君聞言,對蕭雁南的愛意又加深了幾分。

只有這個男人,才會注意到她臉上細小的傷,還貼心的送葯給她。

這是以往那些男人不曾給她的。

「謝謝你的關心。」

「你我之間,何須客氣?」蕭雁南挽唇微笑。

沈正君看到他此刻的笑容,覺得自己的心臟處,一道強烈的電流流過。

那種酥酥麻麻麻感覺,讓她整個人都不由得綳直了。

蕭雁南注意到她臉上染上了緋紅,微微的垂下了眼帘,在沈正君看不到的角度,墨黑的眸底隱隱的浮現了絲絲縷縷的暗沉。

……

整個晚餐過程中,沈正君都沒注意到自己在吃什麼,滿心滿眼的都是眼前這個男人的身影。

這種痴迷的狀態,也就高中初戀那會兒才有。

等著晚餐結束,蕭雁南起身時,她才恍然察覺,不知不覺已經流逝了那麼多的時光。

「走吧。」

蕭雁南伸出手。

沈正君乖乖的把手放在了他的手心裡,「我們去哪裡?」

「你說去哪裡?」蕭雁南俯首貼近她的耳垂說。

他嘴裡呼出的熱氣,夾雜著剛才喝的紅酒的味道,撲面而來,沈正君腳下一軟,差點站不住:「去我家吧,你放心,我家裡沒人。」

眼前這個男人不喜歡別人看到他,所以她特意補充了後面一句話。

「嗯,好。」

……

從會所里出來,沈正君親自駕車,帶著蕭雁南趕到自己的私人公寓。

甫一進門,沈正君就迫不及待的纏繞上了他的脖子,去親吻他的唇瓣。可這個吻只持續了幾秒,蕭雁南便反被動為主動,扣住她的腦袋,深深的吻了回去。

情到濃時,他將她身上那件酒紅色的裙子直接撕開,然後和她融為一體。 玉傾歡終於明白她極力隱藏的真相被戳穿了。

她推開侵佔性極強的葉景茂,用一種非常輕快的語氣說道:「沒想到居然被你發現了。」

葉景茂面色不虞:「因為我一直沒有發現的話,你是不是會一直瞞著我?」

玉傾歡非常乖巧地點了點頭,她的確是這樣打算的。

葉景茂的臉色頓時就不好看了,他簡直都快氣炸了好嗎?

他們兩個現在明明就是在交往,為什麼她的眼睛不舒服卻不告訴他?

她——到底把他當成什麼了?

葉景茂很快壓下了心底的怒氣,調整了一下臉上的表情:「你的眼睛怎麼了?有沒有看過醫生?」

玉傾歡睜著眼睛說瞎話:「當然看過了,醫生說我的眼睛沒有問題,過兩天就好了。」

玉傾歡說得輕鬆,但是葉景茂卻一點也沒有放心下來,準確來說玉傾歡整個人都讓他不放心。

「你在哪家醫院看的?醫生是誰?」

玉傾歡:「……」

她根本就沒有看過醫生,這讓她怎麼可能說的出來?

玉傾歡沉默了,葉景茂的怒氣又上升了起來。

「你根本就沒有去看過醫生,對不對?」葉景茂氣的頭髮都要炸起來了,她到底在不在意自己的身體?

葉景茂原地轉了兩圈,伸出手:「行了,你別說了,我知道。」

葉景茂再次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了回去。

葉景茂走到張導的面前:「張導,傾傾有點不舒服,我要帶她去一趟醫院,你給我們兩個批個假。」

縱寵將門毒妃 張導臉上露出意外的表情:「生病了?」玉傾歡的臉色紅潤,一點也看不出來生病了。

葉景茂點了點頭。

張導也不是刻薄的人,馬上就給他們批了假:「那你們就去吧,傾歡不舒服的話,你們今天就不用過來了,明天再來吧!」

張導給他們批了假之後也感覺有點莫名其妙,玉傾歡生病了,不應該是她的助理和經紀人把她送到醫院嗎?怎麼是葉影帝把她送進醫院呢?

不過他也沒有多想,他們劇組忙著呢,他根本就沒有那個閑心去琢磨這些事情。

當然,其他人想的就有點多了。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