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文小姐」三個字,她咬得特別重。

就是在提醒這個女人,別把自己當成一回事!

女團締造者 「雪落,我們走!」

文麗看著她們的背影,心中憤怒不已,精美的長指甲幾乎要陷入掌心。

她恨庄小玉不把她放在眼裡,更恨盛雪落的年輕貌美。

比她年輕,比她漂亮,還是聯合大學的大學生。

男人不都是喜歡嫩的嗎?

庄淮安一向潔身自好,身邊除了她,根本沒有別的女人。

可她壓根就算不上庄淮安的女人,因為庄淮安從來沒碰過她。

文麗咬牙,她的視線忽然落在了在花園裡修建花草的一個男佣人身上。

她臉上浮現出一抹狠毒的笑容,喊了一聲:「阿亮,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這邊,盛雪落和庄小玉一起回到了庄小玉的房間。

「小玉,剛才那個女人是你大嫂嗎?」盛雪落忍不住好奇道。 盛雪落站在原地不動,「還沒有到嗎?」

阿亮的眼神閃爍了下,「馬上就到了。」

盛雪落沒有再跟上去,而是站在原地挑眉看著阿亮。

阿亮察覺到盛雪落沒有跟上來,他也停住了腳步,同時轉身看向盛雪落。

「你帶的這條路並不是去見庄小玉的吧?」盛雪落直接了當的開口。

聞言,阿亮的眼睛閃了閃,忽然道:「你長得好漂亮,我好想追求你,請你接受我的追求吧!」

說著,他就朝著盛雪落撲了過來。

盛雪落冷笑著一閃,就躲了過去,「你的主人就讓你用這麼蠢的辦法?」

在天機石給盛雪落看到的未來里,阿亮受了人指使,把她給帶到了庭院一處偏僻的地方,然後企圖輕薄她,引來了大批的傭人圍觀,想讓盛雪落丟臉。

以後盛雪落再來莊家,就會落得個「和傭人亂搞」的印象。

這只是其一,盛雪落知道,厲害的殺手鐧還在後面。

「小賤人,你來這裡反正就是想勾引我們家少爺的,不如先讓老子爽一爽!」阿亮冷笑一聲。

只是,他話音剛落,忽然有人沖了出來,打爆了他的狗頭!

庄小玉直接沖了出來,朝著阿亮一腳踹了過去,還沒等阿亮反應過來,又是一拳頭打在他的胸口,把他給打飛出去,壓扁了花園裡的不少花草。

而此刻,「好巧不巧」的文麗「剛好」路過,看到這一幕,她馬上就尖叫了起來,「殺人啦!!有人在我們家殺人啦!!」

一時間,不少傭人都跑了出來。

「天啊,怎麼會是大小姐?」

「大小姐殺人了?」

「太可怕了,趕快去通知少爺!」

文麗的嘴角露出了一抹邪惡的冷笑。

她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利用阿亮來污衊盛雪落的名聲,庄小玉肯定會出手。

殺了幫會的兄弟,就算是庄淮安也保不住庄小玉!

呵呵,庄小玉,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心思?

大家都是女人,你能騙得過我這個老江湖?

我早就看出來你偷偷喜歡你哥哥,我文麗絕對容不下你!

看到目的已經達到了,文麗沖著阿亮使了一個眼色,阿亮微微一猶豫,一咬牙,朝著旁邊滾了下去!

他身上穿著的是莊家統一的傭人白色制服,阿亮專門朝著荊棘叢中打滾,渾身鮮血淋漓,看上去可怕極了。

不僅如此,他還假裝站不穩了,朝著一棵上百年的古樹就撞了上去,把腦袋都撞破了,流了滿臉的血,看上去可怕極了。

有傭人驚慌道:「不好了,好多血啊!」

文麗趁機帶節奏,她假裝驚慌失措的朝著阿亮喊道:「阿亮,是誰把你打成這樣的?」

阿亮抬起手,指向了庄小玉,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我……我和大小姐的同學正在這裡,我們兩情相遇,正要行苟且之事,被大小姐給撞見了,惹怒了她,是大小姐把我打成這樣的……她要……要殺了我滅口……」

他這一說,庄小玉氣得原地爆炸了,「你放屁!你這是污衊!!」

什麼苟且之事,這簡直就是抹黑盛雪落的人品。

庄小玉不能忍,決定衝上去打爆阿亮的狗頭!

她把阿亮一拳給打倒在地上,然後一腳狠狠朝著他的心窩子踩下去!

「小玉,你這樣打,他是不會感覺到太痛的。」盛雪落微笑道:「你的腳往右邊挪動三寸,那裡是天宗穴,踩到的話,會讓人痛不欲生呢!」

庄小玉果然很聽話,腳尖往右邊挪動了下,接著狠狠地踩下去!

阿亮發出殺豬般的豬叫聲,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而旁邊圍觀的人忍不住說道:「這女孩也太心狠手辣了吧?」

「阿亮都要被打死了,她不僅不勸阻大小姐,還在旁邊瞎起鬨?」

「她這也太過分了!」

這時候,阿亮又接收到了文麗看過來的眼色,他必須要表演得再深刻一些!

阿亮扶著樹站起來,他剛剛走了一步,忽然就摔倒了,而且嘴角還不斷的咳出鮮血來。

他倒在地上,艱難的出聲:「我身為幫會的人,現在被大小姐無故打死,求大家……給我討回公道……」

說完,他頭一歪,就昏死了過去。

文麗立刻跑了過去,假模假樣的檢查了一下,立刻大喊道:「不好了!阿亮死了!被大小姐給打死了!!」

她的心裡在冷笑,阿亮就算再低賤,那也是幫會的人。

庄小玉身為幫會大小姐,無緣無故就把他給打死了,幫會的兄弟們一定不會服氣的。

庄淮安身為江北第一大幫的幫主,為了服眾,必定是要重重懲罰庄小玉的!

文麗眯了眯眼睛,還有庄小玉身邊的那個年輕女孩,也一樣逃不掉!

那女孩不是幫會的人,必定會被幫會的兄弟們給挫骨揚灰!

「爸爸!」這時候,一個小小的身影飛撲過來,撲在阿亮的身上大聲哭叫道:「爸爸,是誰害死了你啊!你說好了還要帶我去遊樂園玩的,你現在怎麼死了啊,你別趴在地上了,你快點起來啊!嗚嗚嗚!」

娛樂圈之我是傳奇 孩童稚嫩的哭聲牽動人心,四周不少圍觀的人都忍不住抹眼淚。

看向庄小玉和盛雪落的眼神,也更加的不善。

庄小玉的心機遠不如文麗,這些莊家的傭人們又有不少都被文麗給收買了,此刻大家都用仇視的目光瞪著庄小玉。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殺人兇手!」

「殺人償命!」

「幫規第一條,無故殺我兄弟者,殺無赦!」

「把她們抓起來!」

一時間群情激昂,甚至還有人想要衝上來。

庄小玉擋在了盛雪落的面前,俏臉冰寒,「不關雪落的事情,我庄小玉一人做事一人當,你們要抓就抓我吧!」

「雖然是大小姐失手打死了人,但是這個下三濫的女人跑到我們莊家來勾引幫會兄弟,更是大罪。」文麗抬起纖纖玉手,指著盛雪落道:「把她也給我抓起來!」

就在一片混亂的時候,忽然傳來了一聲如碎玉破冰般的清冽嗓音:「住手!」

眾人讓開一條路,庄淮安沉著臉走了過來。 「是誰給你們的勇氣要抓小玉?」庄淮安對人一向溫和,可是這並不代表他脾氣好。

身為江北第一幫會的老大,他絕對不是什麼良善之輩。

這話一出,他的身上頓時一陣殺意瀰漫,四周的人都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文麗道:「淮安哥,是小玉失手打死了幫會的兄弟!」

這時候,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他根本就沒有死!」

「這不可能!」文麗狠狠扭頭,眼神惡毒地看著說話的女孩。

又是她!

盛雪落完全無視文麗要吃人的眼睛,從容不迫地說道:「他沒有死。」

文麗盯著她,「我親自驗過了,他已經沒有呼吸了,死得不能再死了!」

盛雪落依舊說:「他沒有死。」

文麗惱怒道:「大家都看到阿亮是被大小姐打死的,你竟然還睜著眼睛說瞎話?」

盛雪落看了庄小玉一眼,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別擔心,然後看向庄淮安,大聲說:「小玉的身手不錯,可是她並沒有想要殺死阿亮,以她出手的力道,阿亮絕不可能死。」

文麗在心中冷笑,她當然知道庄小玉不會失手打死人。

可她已經提前讓阿亮吃下了必死的毒藥,阿亮又怎麼可能還活著呢?

阿亮根本就不知道他吃下的是無解的毒藥,還以為只是假死葯。

是文麗威脅他,如果不幫她,她就曝光他欠大筆賭債的事情。

幫規嚴明不許賭博,阿亮沒辦法,只好同意。

盛雪落道:「你口口聲聲說阿亮死了,敢讓我檢查嗎?」

文麗冷笑:「你又不是醫生,你能看出什麼來?」

庄淮安看了眼雷管家,雷管家立刻走過去檢查。

片刻后,雷管家沉聲道:「阿亮的確死了。」

盛雪落走過去,「我來看看。」

她聯繫天機石:有什麼辦法可以救他?

天機石:你可以在商店兌換治癒術,但是要扣除一萬愛情分。

盛雪落一陣肉疼:我的分夠了嗎?

天機石:還差一點點,但是現在周圍恨你的人太多了,你的仇恨分也漲得很快,仇恨分可以兌換愛情分。

盛雪落:……那我是不是該希望更多的人恨我?

天機石:仇恨分和愛情分兌換比例是二比一。你還差五百,這樣吧,你再努力拉一波仇恨值,差不多就夠了。

盛雪落無語地抓了抓腦袋,她決定先不管那麼多了,先檢查一下阿亮的「屍體」再說。

她剛剛走過去,阿亮的孩子就跳了起來,朝著盛雪落撞過來,「你不許再碰我爸爸!」

然後,就在孩子即將要撞上盛雪落的時候,庄淮安出手了。

他帶著盛雪落的細腰,把她輕輕往懷裡一帶,「沒事吧?」

盛雪落搖搖頭。

契約100天,薄總的祕密情人 不過是一個孩子,她還不放在心上。

四周傳來一片吸氣聲。

少爺竟然會出手維護這個女孩!還把她給輕輕擁在懷裡!

她和少爺到底是什麼關係?

文麗修剪精美的指甲幾乎要掐進掌心,她快要氣瘋了!

她就知道,這種年輕貌美的女孩沒安好心,說什麼來找同學做作業,其實就是來勾引庄淮安的!

天機石興奮地喊道:「嗷嗷嗷,仇恨分漲得好快啊!三百!四百!四百八十!宿主你這是長了一張嘲諷臉嗎?怎麼這麼能拉仇恨?」

盛雪落:很想打爆這個辣雞系統的狗頭!

天機石:五百!開啟商店,你現在可以兌換治癒術,是否兌換?

盛雪落:換!

她閉了閉眼睛,腦中有金光閃過。

她輕輕地推開庄淮安的紳士之手,「我過去看看。」

深爺每天都在被嫌棄 那孩子還惡狠狠地沖著盛雪落罵道:「你是殺人兇手!不許你碰我爸爸!」

雷管家已經命人制住了那孩子,讓他無法再襲擊人,可是他一雙眼睛依舊兇狠地瞪著盛雪落。

盛雪落看著他,認真道:「我這是救人,不是害人。只有把你爸爸救活了,才知道誰是真正害他的人,對不對?」

那孩子猛地愣住,過了好半天,忽然點了點頭,「你如果救不活我爸爸,那我不會放過你的,幫會裡的叔叔伯伯也不會放過你的!」

盛雪落忍不住多看了這孩子一眼,竟然還知道狐假虎威,拿幫會的人來威脅她?

這孩子很聰明,將來倒是不簡單。

她走過去蹲下來,手上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綠光。

只是這綠光,只有她自己看得到,其他人都是看不到的。

在其他人眼裡,她不過是蹲在那裡,仔細的檢查。

「夠了!」文麗眼睛含淚,好像是再也忍不住了,大喊道:「死者為大,阿亮人都死了,你就不能給他留一份尊嚴嗎?」

盛雪落還是那句話,「他沒死。」

所有人都用一種怪異的眼光看著盛雪落。

這人都死在眼前了,大家都看到了,這女孩還一直說人沒死?

這不是在睜眼說瞎話嗎?

不僅打死了人,還這麼糟蹋「死者」的屍體,簡直就是天理不容啊!

「來人,把她給拖走,不許她再糟蹋幫會兄弟的屍體了!」文麗大喊道。

庄淮安在場,沒人敢私自動手,都下意識地先看向他。

「這裡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庄淮安淡淡道。

文麗被噎住,只能惡狠狠地瞪了盛雪落一眼。

盛雪落則是感激地看了庄淮安一眼,她正在用異能治癒術救人,如果中途被打斷的話,阿亮必死無疑,還好庄淮安幫她解圍了。

庄淮安看向庄小玉,問:「小玉,你告訴哥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庄小玉抿了抿唇,看到正在低頭治療的盛雪落,抬起頭來給了她一個鼓勵的微笑。

她頓時充滿了勇氣,緊緊握拳,對著庄淮安道:「哥哥,事情不是那樣的!雪落到大門口的時候,就給我打了個電話,我出來接她,卻無意間看到阿亮故意帶錯路,把雪落往花園這邊引。我馬上就跟了過來,剛好……」

庄淮安語氣溫和,「沒事,小玉你慢慢說。」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