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合簡單的把事情說了一下。

瓏五手指慢慢的敲著桌子沒有說話。

九合不頭上斷冒汗,她現在越來越才看不懂陛下了。

「我說過不許別人進來打擾他吧?」瓏五慢慢的道。

九合更緊張了。

「陛下。」哲庶君忽然湊過來,「我是陛下的庶君,他只是一個宮侍,憑什麼他可以住在陛下的寢宮。」

瓏五:!!

呦呵!老子還沒說到你,你就自己找上門來了?

「你剛才欺負他了?」瓏五對於他的問題完全當沒聽到。

哲庶君還不至於沒有腦子到直接承認他剛才欺負姬離了,「臣妾沒有,臣妾只是想和他說幾句話而已。」

「我聽見了。」瓏五道。

她站在門口又不是什麼也沒聽見。

「九合。」

「是陛下。」

「封姬離為皇貴君,你去安排冊封禮。」

「啊?」九合蒙了,越級晉封也不是這麼封的呀?!

哲庶君也蒙了,陛下居然只因為他欺負了這個男人,就把他封到了後宮現在除了鳳后最高的位分?

然而他不知道,瓏五原本是打算等他腦子好了直接鳳后的,現在他跑過來鬧這麼一出,她才勉強封了個皇貴君。

「至於你,我也不喜歡看見你,不如你就降個位,隨便做個貴侍,才人什麼的好了,搬到我看不見的地方去。」

「告訴後宮的人再有下次,就可以去和敏君作伴吧。」瓏五冷聲道。 哲庶君被貶,宮裡接連出事,瓏五最近似乎脾氣很不好,大家都人心惶惶的。

瓏五卻在琢磨到底怎麼才能不上早朝,這朝九晚五的,比上班好準時,再這麼下去瓏五都想退位了。

姬離的冊封禮被安排在半個月之後,禮官教著他怎麼行禮,怎麼說話,姬離比較智商擺在那了,學不會。

瓏五就直接把這些都省了,禮官說不合禮儀,結果瓏五一眼瞪過去她就一句話也不敢說了。

「卿卿,為什麼我要做這些啊?」姬離不管瓏五叫陛下,他像是叫自己的小夥伴一樣的叫瓏五卿卿。

為了讓你不被欺負唄,勞資還要想著你以後恢復神智了再封后,簡直操碎了心。

「為了讓你變厲害。」瓏五給姬離編了個理由,反正他聽了沒多久就忘了。

姬離眼睛亮晶晶的:「這樣我就會變厲害嗎?」

瓏五肯定的點點頭,往嘴裡塞了一塊金鉤小月。

可不是變厲害了,後宮就你最大,當然厲害。

說起來原主還有個父君來著,不過他常年清修,不管後宮的事,瓏五都有時候沒見過他了。

姬離封皇貴君的事一傳開就引起了軒然大波,前朝一片言官反對。

一個小宮侍直接越級封為皇貴君,這簡直是天方夜譚,結果叫囂的厲害的那幾個當場就被貶了。

凰非卿可不是什麼紈絝皇帝,人家是實打實的大權在握,所以言官也就是叫叫,真的也不敢幹什麼。

下朝之後官員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小聲討論。

「陛下最近是怎麼了?」

「誰知道呢!」這是剛才被訓斥過的,心裡自然不滿。

「丞相大人,要不您去勸勸。」

丞相看了她一眼,什麼也沒說,轉頭就走了。

眾人摸不清丞相的意思,瓏五那邊也沒有人再敢去提意見,這件是就這麼定下來了。



「你確定只是一個小宮侍。」凰非錦拿著信,十分疑惑。

「是,屬下確定,那姬離原本是浣衣局的一個宮侍,幾年前幹活摔壞了腦子,陛下不知為何就看中了他。」侍衛在旁邊彙報。

「不對。」凰非卿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主子哪裡不對?」一個宮侍而已,想要查很簡單的,雖然瓏五處置了浣衣局的人,但見過姬離的又不止她們,這些事很多人都知道。

凰非錦把信收起來,她過來這麼久了,還擁有凰非錦的記憶,凰非卿絕對不是一個貪戀美色的女人。

所以這件事一定是凰非卿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去再仔細的調查這個姬離的事情,還有,告訴宮裡的人,這段時間先安靜些,不要被發現異常。」

「是。」侍衛答應著下去了。

「殿下似乎很緊張?」一個性感又帶有一絲魅惑的聲音從紗簾後面傳來,高大的男子走出來,俊美的臉龐和他的聲音似乎不太相符。

凰非錦哼了一聲,「皇姐又不知道想算計誰,我怎麼能不留點神。」

孟俞錚一身寬鬆的藍色紗衣,懶散的走過來,伸手挑起凰非錦的一縷秀髮:「殿下的宏圖大業,似乎受到了陛下的威脅。」

凰非錦本來心情就不怎麼好,他語氣又有點陰陽怪氣的,她伸手打開他的手:「凰非卿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孟俞錚似乎對於笑笑,他當然知道凰非卿不簡單,不然他現在就不是在這裡,而是在凰非卿的後宮了。

「殿下,側君請您過去用晚膳。」門口有人來報。

凰非錦應了一聲:「這就來。」

孟俞錚看著她走了,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變的陰沉。

誠然,他做了她的正君是有目的的,可他對待她確實也是用心的,可得到的是什麼結果?孟俞錚冷笑一聲。

凰非錦有點喜新厭舊,就孟俞錚這個顏值,擺在現代絕對是影帝級的明星顏值,可是在這裡,因為他們的依附關係改變了,凰非錦身邊環繞這各樣的美男,渣女的性格就立馬出來了。



「卿卿。」姬離丟丟丟的跑過來。

瓏五趴在美人榻上要死不活的看奏摺。

「幹嘛?」瓏五懶得爬起來,她不是已經找了一堆人陪他玩了,怎麼還來煩她,她現在已經被奏摺折磨的快要失去人形了。

這麼多個位面她都沒有這麼累過,皇帝是個永動機嗎?

姬離小心的趴在她旁邊從袖子里取出一個小小的摺紙花來:「卿卿給你。」

瓏五拿起來,這是啥?歪歪扭扭的,好醜呀。

姬離把花拿起來飛快的塞進她的袖子里,然後跑掉了。

把瓏五有點蒙的留在那,算了愛是什麼就是什麼吧,繼續批奏摺。

晚上把姬離哄睡了,瓏五把九合叫過來:「姬離下午都幹嘛了?」

九合小聲的彙報著姬離下午的事情,和什麼人玩,吃了什麼,做了什麼。

「這個是什麼?」瓏五拿出那朵丑不拉幾的小花。

九合看了兩眼抓瞎,也沒認出是什麼來,「屬下這就去查。」

瓏五倒不著急,讓她慢慢查。

「卿卿……」姬離低低的嘀咕了一聲往瓏五這邊靠,瓏五趕緊攔住他,避免他掉下去。

九合悄無聲息的離開了。

上次哲庶君的事情,九合知道瓏五其實是生氣了。

陛下沒有罰自己,九合卻做事格外認真,不敢再出問題,她不能保證下次瓏五也會原諒自己。

姬離找到瓏五舒服的靠在她身邊。

瓏五拯救了自己的袖子,給姬離蓋上被子,小孩子好難帶,晚上還要照顧他蓋被子。

都沒有人晚上給自己蓋被子。

不行還是早點給他治好吧。

第二天太醫院就收到了來自陛下的問候,太醫院集體懵逼,陛下難道要那她們開刀了?!

在知道了瓏五的目的后姬離就受到了來自太醫院三百六十度無死角關照。

姬離要哭了,一前一天只要喝一次葯就行了,現在要喝好幾頓,簡直比吃飯還勤。

「卿卿。」姬離可憐兮兮的揪著瓏五的袖子,「我可不可以不喝葯,葯好苦。」

瓏五: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冷少的小小萌妻 你晚上把被子翻了個個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必須治! 喝了半個月的葯,姬離的臉色都綠了,可還是沒見什麼效果,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姬離被養的好,整個人都胖了一圈。

「卿卿我的衣服袖子短了。」姬離早上穿好衣服過來和瓏五說著,還揪了袖子給她看。

瓏五看過去,是有點短了,這貨長得也太快了。

「讓九合給你做新的。」瓏五直接把活推給九合。

「好。」姬離歡快的答應著,九合總會給他做很多他以前沒有穿過的好看衣服。

「卿卿……」

「……卿卿。」

「卿卿……」

姬離圍著瓏五一會兒叫她一聲,一會兒叫一聲,瓏五全當聽不見,這貨沒事就愛叫她,根本不需要理他。

旁邊的宮人也眼觀鼻,鼻觀心就當聽不見。

這宮裡怕是只有這麼一位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皇貴君敢叫陛下的名字了。

姬離叫了半天瓏五都不回應他,他顛顛噠噠的跑過來:「卿卿你為什麼不理我?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瓏五隨手揉了揉他的腦袋:「沒有,你自己去玩吧,聽話。」

帶小孩什麼的實在是太難為她了,還多虧了姬離聽話,要是他是個每天鬧騰的熊孩子,瓏五估計就要把他關起來治療了。

姬離得到了瓏五的回答,又滿意的跑開繼續去玩。



「陛下,西北發生了雪災。」九合匆忙進來給瓏五遞上了加急送回來的奏摺。

瓏五:……

不想動,為什麼要做皇帝,讓她做一個等死的米蟲不好嗎?

九合沒有感受到自家陛下的怨氣,還在等著她的處置。

瓏五不情不願的打開奏摺,裡面細數著有多少地方受災,受災程度是多少。

這個時候送來這種摺子,說白了就是要錢,瓏五挑了一個靠得住的將軍去賑災,具體事宜只要錢跟得上其實都不是問題。

當然,瓏五不會給人當冤大頭,她還拍了領隊人去核查情況,情況不實的一律嚴肅處理。

第二天宣布賑災人選時,凰非錦氣的咬牙。

賑災絕對是油水最大的工作之一,現在瓏五誰也沒跟誰商量就自己把人選定下了,她想推薦的人連開口都還沒來得及開口。

凰非錦的計劃胎死腹中她哪能高興,下了朝回家有摔了一套茶具。

第二天就請假不上朝了。

瓏五坐在上面嘖嘖兩聲,凰非錦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呢?隨便敷衍一句就敢不上朝了。

既然她病了,那就讓太醫好好「診治」一下吧。

瓏五派了人去給凰非錦看病,凰非錦什麼病,她不過是懶得每天上朝。

原來凰非卿看著自己的妹妹好不容易肯上進了,所以慣著她,瓏五哪裡會慣著她。

所以太醫上門的時候,凰非錦才焦急的跑回卧室躺在床上,裝出一副身體不適的樣子。

太醫都不用把脈看著她那個面色紅潤的樣子就知道她根本沒病。

這件事其實可大可小,全看瓏五如何處置,要是她認真,凰非錦這就是欺君之罪,若是她不打算怎麼處理,也沒什麼事。

但因為上次的事,凰非錦不敢懈怠,趕緊給自己的近侍使眼色。

重生修正系統 太醫裝模作樣的把了脈,婢女悄悄把玉佩遞到太醫手裡:「這位大人,我們殿下今日身子不適,還望大人好好診治。」

太醫趁人不注意看了看手裡的玉佩,玉質極佳,悄悄的攏進袖子里:「姑娘放心。」

凰非錦鬆了口氣。

豪門厚愛:高冷老公,你好污 太醫回來回稟凰非錦得了什麼樣什麼樣的病症的時候,瓏五已經拿著暗衛查好的資料在考慮怎麼搞凰非錦了。

兇獸飼養手冊 她讓太醫就是故意嚇嚇她。

不過,嗯……這麼「盡職盡責」的太醫瓏五也覺得照顧一下。

就讓她跟賑災的將軍一起去好了,既然受災了,肯定會有很多災民,說不定會得什麼病呢,也每個人給治病,她正好。

至於俸祿,既然她喜歡賺外快,那就讓她繼續賺吧,工資就免了吧。

那太醫接到聖旨就蒙了,陛下這意思,就差明說她已經知道她受了錦王爺的賄賂一事了。

傳旨的人走了,太醫才跌坐在地上,完了,全完了。

賑災大隊里確實有醫療隊,這是正常情況,但即便這樣,那名太醫被派出去了,凰非錦還是心裡有些不安。

沒出三天就繼續回來上朝了,估計是這兩天擔心瓏五發現她賄賂太醫的事,她基本沒怎麼睡好。

臉色不是很好,眼下也是烏青,看著憔悴了許多,倒真有點病人的樣子。

瓏五一笑,點點頭,這才對嘛。

憑什麼就她一個人苦逼的每天不能睡懶覺,要大家一起才對。

出了這兩回事,凰非錦也不敢再出什麼幺蛾子了。



沒過幾天,瓏五的萬壽節就到了,這算是宮裡除了過年最盛大的節日了,禮部忙的腳不沾地的準備著。

瓏五也難得可以攤著不用安排著安排那的。

萬壽節當天。

瓏五不用上朝,早上爬起來去祭個祖,之後再走點程序,就可以接受百官朝拜了。

凰非錦原來是親王,可以領著百官朝拜,現在被降階成了郡王就只能跟在另一位親王後面朝拜。

她暗自咬牙,要不是凰非卿,她根本就不會這樣低人一等。

隨著女官的一聲:「百官賀壽!」

所有官員齊齊跪拜,即使凰非錦不願給瓏五下跪,她也只能跟著跪下。

凰非卿等著吧,早晚有一天我也會坐上哪個位置的,凰非錦在心裡暗暗發誓,偷偷抬頭看了一眼。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