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里說,今年雪下的太大,很多地方已經有了雪災,特別是南方,很多莊稼都被凍死了,心頭隱隱的覺得,這樣的天氣有些不詳。

但她也沒多想其他的,因為這些離她太遙遠了。

車子開了半個多小時,抵達了醫院。

兩人個各抱著一個,往病房裡走,走到門口,剛好碰到了容家老爺子,容老爺子看到天佑和天寶,眼底閃過一絲遺憾,但很快笑著說:「你們來看綿綿?」

「是,容爺爺。」

葉簡汐站在慕洛琛身旁,點了點頭,她跟容老爺子不怎麼熟悉,所有的事情都是從別人嘴裡聽說的,只知道容老爺子為人耿直,年輕的時候,還因為這個,差點被人坑害。

而容子澈,則是將容老爺子形容的舉世無雙。

是以,她對容老爺子的總體印象還是偏向好的一方面。

容老爺子也沒跟葉簡汐多說,而是伸手從慕洛琛懷裡,抱起了天佑,天佑向來不認生,這會兒能動了,更是見著人就歡喜的不行。

容老爺子剛把他抱到懷裡,天佑就伸出小手,玩容老爺子的鬍子。

容老爺子看著天佑,心裡歡喜的同時,卻是生出了更多的遺憾,他最疼愛的就是子澈,有生之年,第一是希望子澈能將容家發揚光大,第二就是希望子澈能找個心悅的姑娘,結婚生子,給他抱重孫。

可惜現在綿綿不能生了,這不能抱上子澈的兒子的事,也成了他這輩子最大的遺憾。

葉簡汐看著容老爺子神情不對,開始還覺得奇怪,但很快就想通了,走到慕洛琛跟前,偷偷地捅了他一下,示意他把天佑抱過來,以免引得容老爺子更加傷神。

「容爺爺,天佑不輕,我來抱他吧。」

「也好。」

容老爺子微微的頷首,把天佑交還給了慕洛琛。

容老爺子看了天佑幾眼,然後收回了目光,望著葉簡汐說:「你叫簡汐對吧?」

葉簡汐點了點頭:「對。」

容老爺子一板一眼的說,「我聽說你跟綿綿的感情很好,有空你就幫我們家子澈多勸勸她,別讓她往死角里鑽,我們容家沒那麼迂腐,很多事情都可以商量著來。綿綿身上發生的病,也可以慢慢只,不著急,就算治不好,我們容家也不會對她不負責任。我們只要她跟子澈感情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末了,想到上次發生的事情,又補充說:「以後,也不會有人欺負她,敢欺負的話,我老爺子會出頭,幫她支持公道。」

葉簡汐有些啞然傻眼,容老爺子這明顯是知道如意不能生育的事,卻還對她說這番話……

是代表,他接受這個事實了嗎?

容子澈之前一點風聲也沒透露,只說家裡的人再也不會找如意的麻煩。

慕洛琛知道她在想什麼,代替她回答道:「容爺爺放心,綿綿和子澈的事情,我和簡汐都會儘力的。」

容老爺子得到肯定,笑容更加和藹了一些,「那就拜託你們了,我還有會議要開,先走了。」

送走了容老爺子,葉簡汐才從慕洛琛那裡得知,容子澈跟容老爺子串通的事。

「你怎麼不事先告訴我?」

「想告訴你也得有機會,而且子澈辦事向來是只做不說,他既然想娶如意,一定會把事情辦的妥妥帖帖,絕不會讓她受半點委屈,你就放心吧。」

葉簡汐聞言,心頭千迴百轉,最後一片豁朗。

若是容老爺子都能接受容家了,那如意能嫁入容家,真的是最好的選擇了……

或許,如意還能得到幸福呢……

兩人在病房門口停留了一會兒,準備推開門往房間里走的時候,慕洛琛的電話忽然響了。

葉簡汐停下了腳步,等著他。

慕洛琛接通了電話,電話那邊說了幾句話,他的臉色變得面無表情。

葉簡汐看著他臉色不好,就知道又發生了什麼事。

等他掛斷了電話后,問:「怎麼了?」

慕洛琛收了手機說,「老爺子的病不好了,今天上面開會,有人提出讓老爺子退休,好好養病。」

葉簡汐聞言,剛變好的心情,瞬間沉入了谷底。

慕老爺子雖然已經放權給慕洛琛,可他依然是慕家的支柱,現在慕家本家在政界的,慕老爺子的地位最高。 第497章這輩子,我就認定你一個人了!

其餘的雖然職位也不錯,可沒一個能比得上慕老爺子的,甚至加起來也比不上慕老爺子一個人。

若是慕老爺子退位,那麼意味著慕家在政界,沒一個人能跟裴老爺子匹敵。

屆時,只怕慕家不和沈家聯合,也可以以一家之力,打垮慕家。

看來裴老爺子也跟他們一樣,做了多手準備,不止是和沈家聯姻,還聯絡了那麼多的人逼退慕老爺子,再加之蘇瑾年……

他這是抱了決心,要把慕家逼上絕路。

葉簡汐感覺手腳有些發涼,強裝鎮定的問慕洛琛,「現在該怎麼辦?」

「先不急著擔心。」慕洛琛思忖了片刻說,「只是提議,等正式退休,最起碼還要一段時間,我想爺爺得到了消息,也會有其他的安排,而且現在還有知寒在。」

葉簡汐見他面色恢復了沉著,也跟著安定了一些。

「走吧,先進去看看如意。」

「嗯。」

葉簡汐斂去了面上的愁容,跟著他進了病房。

病房內容子澈坐在床邊,手裡拿著一顆蘋果,正在削皮,聽到開門的動靜,掃了他們一眼后,冷著臉繼續削皮。

而溫如意坐在床上,看著電視,兩個人都很平靜。

平靜的……讓人以為,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葉簡汐看了眼容子澈,見他連正眼都不看自己一下,就知道他在氣她幫著如意隱瞞他的事情。

葉簡汐也沒理會容子澈,抱著天寶,徑自走到床前把天寶放在溫如意的身邊:「如意,寶寶來看你了。」

溫如意抬手摸了摸他的小臉,天寶每天來這邊,早就習慣和溫如意,見她摸自己,咧著長了四顆牙的牙床笑了笑。

溫如意神情越發的柔和,卻沒有開口說話。

葉簡汐見她開心,又招手讓慕洛琛把天佑也抱過來。

天佑剛被放到床上,蹭蹭的爬到溫如意跟前,抱著她的脖子,就往她的下巴上親。

兩個孩子一左一右的鬧著溫如意,病房裡也就沒那麼清冷了。

葉簡汐看著三個人和諧的相處,低落的情緒再次開心了一些。

慕洛琛坐在沙發上,跟容子澈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容子澈邊說話邊把蘋果削皮,沒多會兒,削好了后,把整個蘋果切成了塊,放在了碟子里,遞到溫如意跟前,聲音溫和的說:「吃吧。」

溫如意手上的動作頓了下,但很快繼續跟天佑、天寶玩,像是沒聽到容子澈的話,也沒有看到他似的。

容子澈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定定的望著溫如意,見她絲毫沒有理會自己的意思,嘴角抿了起來。

豪門替罪小新娘 葉簡汐夾在兩個人中間,感覺到氣氛一點點的冷卻下去,以及容子澈周遭散發出來的怨氣越來越大,忍不住開口說:「這些蘋果有些涼,還是用熱水泡一下再吃。」

說罷,也不管容子澈是怎麼想的,從他手裡奪過蘋果,就去倒開水。

把蘋果燙好之後,葉簡汐回到了病床前,坐在和容子澈相反的方向,然後把蘋果遞到溫如意跟前,討好的說:「如意,看在我辛辛苦苦把蘋果燙好的份兒上,你就吃一口好不好?」

溫如意耷拉下眼帘,面無表情。

這顯然是不願意吃了。

葉簡汐還準備再說話勸勸她,可溫如意在她開口之前,用竹籤扎了一塊蘋果,沒自己吃下去,而是餵了天寶。

天寶含著蘋果,嘴巴嘟嘟的費力的嚼了起來。

天佑見天寶吃蘋果,也張著嘴巴要吃。

溫如意又給他餵了一塊。

兩個孩子都在長牙的時候,很喜歡吃這種軟軟的蘋果,沒多會兒就把一小半的蘋果吃完了。

溫如意沒再喂下去,而是把牙籤扔到了垃圾桶。

葉簡汐偷偷地看了一眼容子澈,見他已經恢復了正常,不再釋放冷意和怨氣,感覺自己緊繃的神經,終於鬆開了一些,剛才她都覺得,若是如意再不接過蘋果,容子澈的怨氣都要衝上天了。

原以為兩個人已經談妥,才會那麼平靜。

可現在看來,如意依舊沒鬆口……

剛開始的和平,不過是假象罷了。

靜坐了一會兒,葉簡汐越發覺得,整個病房氣氛都怪怪的,於是拿出手機,給慕洛琛發了一條信息,讓他先帶容子澈出去一會兒。

慕洛琛收到信息,莫名的看向她。

葉簡汐對上他的目光,求助的眨了眨眼。

接收到她的信號,慕洛琛嘴角露出一個淺淺的弧度,扭頭看向容子澈說,「子澈,跟我出來一下,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容子澈問:「什麼事情?」

「在這裡不方便說。」

慕洛琛說著,站起來往外走。

容子澈皺了眉頭,坐在椅子上糾結了一會兒,還是站起來,跟溫如意說了聲:「我很快回來。」然後,走了出去。

看著病房的門被關上,葉簡汐才鬆了口氣。

葉簡汐收回視線,把鬧騰的天佑和天寶,抱到一邊,看著溫如意,再三的想好說辭,開口道:「如意,我有些話想問問你。」

溫如意抬眸看著她,終於開口說話:「你不用問了,我知道你要說什麼。簡汐,你離開之後,容子澈已經把所有的話都跟我說了。」

其實他不說,她也都知道。

因為在她生病期間,他一直在反覆的說那些話……

「他說什麼了?」葉簡汐輕聲問。

「說想跟我在一起,想和我結婚,他不在意我的過去,只想對我好。」溫如意聲音清冷的說。

葉簡汐聞言,心頭微微的顫動了一下,「那你的意思呢?如意,你還是想留下,還是……離開?」

最後兩個字,她說的格外的輕,因為看著如意現在對容子澈的態度,她已經知道答案了。

而下一秒,溫如意的話也印證了她的猜想。

「離開。」溫如意吐字清楚的說。

葉簡汐沉默了下來,靜靜的望著溫如意。

溫如意頓了幾秒,將目光投到窗外,「簡汐,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沒什麼可隱瞞你的,做出這個選擇,或許很多人都覺得我不識好歹,容家不嫌棄我的遭遇,已經是我百年修來的福氣,竟然最後還是選擇離開。」

「不是的……」

葉簡汐急了,自己沒覺得這樣。

溫如意搖了搖頭,「我知道你不是這樣想的,是其他人會這麼想,簡汐,包括我也是這麼想的。」

她配不上容子澈。

這一點,不是這件事發生以後,她才這麼覺得的,而是從她開始算計容子澈的那一刻,她就這麼覺得的。

容子澈什麼都好,家世好,樣貌好,脾氣也好,是人中龍鳳。

可是她呢……

家裡的關係一塌糊塗,脾氣也火爆的不行,雖然每次都喜歡替人打抱不平,但也因為這個做了不少的錯事。

再加上,她被杜房明糟蹋,又被那些人侮辱,那些刻在她骨子裡的骯髒,這輩子都洗不清了。

這樣的她,跟他在一起,不過是耽誤他的一生罷了……

她清楚的知道這些,所以從醒過來,就拒絕容子澈,無法給他希望,那就徹底的拒絕。

等容子澈的所有熱情被消磨,她就可以離開了。

他會忘記她,娶一位背景清白的女人,好好的度過餘生。

溫如意一字一句的把話說的清楚,葉簡汐心酸澀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她看的出來,如意對容子澈並非沒有情,如果沒有發生這麼多的事情,如意會毫不猶豫和容子澈在一起的。

「對不起,如意,如果不是我……」

聽到她說對不起,溫如意臉色淡然的搖頭,「和你沒關係,簡汐,杜房明是我自己碰上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不是因為你,也會因為別的事情,我總歸會碰上這些的。」

她從不怪簡汐,相反的,她很感謝。

如果不是簡汐,經過杜房明的事情,她早就死了。

而不會活生生的存在這個世上。

溫如意說怪自己,可葉簡汐哪裡會被她說服,眼睛通紅的越發的厲害,溫如意張口想要勸她兩句,可就在這時病房的門從外面打開,容子澈和慕洛琛一先一后的走進來。

溫如意立刻閉緊了嘴巴,再也不肯透出半個字。

葉簡汐垂下了腦袋,把到眼前的淚意逼回去,可怎麼也逼不回去,她想到如意說的話,眼角就熱的厲害。

不配——

這是她聽過最無奈,也是最心酸的兩個字。

這兩個字,她從沒想過,會從如意的嘴裡說出來……

「簡汐,我們先回去。」

慕洛琛走到葉簡汐跟前說道。

葉簡汐不想回去,可現在她怕自己再待下去,自己會忍不住當著溫如意的面哭出來,所以點了點頭。

慕洛琛注意到她眼角脹的通紅,自己一個人把天佑和天寶抱起來。

葉簡汐站起來,對溫如意說:「如意,我改天來看你。」

溫如意點了點頭,沒說話。

一家四口離開了病房,容子澈起身走到門口,把門反鎖了,然後轉身走到病床跟前,目光一瞬也不瞬的看著溫如意。

溫如意看了他一眼,準備睡覺。

可剛動了一下,容子澈忽然上前,扣住她的肩膀,咬著牙說:「溫如意,我告訴你,這世上除了你之外,在我容子澈的眼裡,就沒有配上我的人!」

「你要是因為覺得自己配不上,想離開我,我告訴你沒門!這輩子,我容子澈只認定你一個人!其他人在我眼裡,連你一根汗毛都比不上,你要是不肯嫁給我,我寧肯等你一輩子,也絕不會娶別人!」

容子澈話說道最後,雙眸通紅。 第498章你難道想強迫我嗎?

扣住她肩膀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加大了力道。

肩膀有些疼,可這些溫如意都不在乎,她只是靜靜的望著容子澈,他衝進來說出這番話,應該是聽到她和簡汐說的那些話了。

若是這樣……

他大概是真的不會放手了。

溫如意想到這個,心頭晃動了一些,但也只是幾下,很快平靜的開口說:「容子澈,你聽我說——」

這是她這麼多天來,第一次跟跟他說話。

他一直希望她跟自己說話,但此刻卻一點都不想聽她說話。

Views:
37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