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話期間,唐若已經把葉聖倫捅的像篩子一樣,血流如注。

葉聖倫之前跟田海比試,跟胡浩天比試,就是沒有跟白七與唐若比過。

就算他真是異能中的佼佼者,但是頂了天還是二級而已,如何跟四級的唐若相比。

WWW ttκá n ¢ ○

如果不是躲避着其他異能者的突襲,唐若早已經把這人都給切開對半了!

待葉聖倫終是支撐不住,要撲跪在地上時,唐若驟然收手,縱身一掠,從容靜立在半空之中:“說吧,真實的情況是什麼,元主席到底是誰殺死的!”

葉聖倫踉蹌一步,半跪在地上,面容頹廢卻不可置信。

爲什麼!

爲什麼他一次又一次的敗在隨便團隊的手下!

就連白七的女人,他都打不過!

唐若見他還是不說,目光一寒,一道無形的光束射過去!

而後,葉聖倫的腦中就出現了一片白光…… 這光白讓葉聖倫無所適從,他突然看不見了任何東西,只有自己殺死元楨的畫面不斷在眼前閃過。

還有那些曾經在逃亡的路上被自己殺死或者推出去當做引開喪屍肉誘之人的眼睛。

那些死不瞑目的眼一直都盯着自己!

他顫顫了身體,這片陌生的空間讓他無所適從,他定了定心思大喊了一聲:“元楨,就算你是鬼,我都不怕你!”

然而,卻沒有人應他,只有一雙雙睜得如銅鈴一樣的眼。

時間越久,葉聖倫越無法冷靜下來,狂妄如他,此刻也有了一絲害怕。

這裏是天堂還是地獄?

他是死了還是活着?

不知道過了多久,葉聖倫覺得自己快要到達崩潰的極限時,看見唐若站在自己不遠處,冷眼看着自己:“殺人償命,你殺了這麼多的人,償命都不夠!”

之前她已經看過他衝出機場的一路到達這裏的真實情況。

活人引屍,葉聖倫演繹的無可挑剔!

隨着唐若的話語,一團又一團的白光擊射自己而來,瞬間把他淹沒!

這邊很多葉聖倫的手下看見他半跪向地面,立刻上前去伸手扶他,只要性命還沒有失去,身上的傷口都可以靠治癒系異能者治療好,所以他們想扶了人就走。

只是手才扶上葉聖倫手臂,突然他就筆直站了起來,朝着唐若古怪的笑起來,大聲道:“都是我殺的,他們都是我殺的,元楨也是我殺的!又怎麼樣,你能拿我怎麼樣!我就是想殺你很久了!他化成厲鬼我也不怕他!”

一句話同雷擊一樣轟在所有異能者的心頭。

葉家的異能者都癡傻了。

葉少,你這是神經過敏、瘋了吧,當着這麼人的面就把真相給說了?!

你想不活,我們還要活命啊!

如此想着,所有人都去抓葉聖倫準備捂上他的嘴。

然而,葉聖倫更加快速一步,筆直站立之後,又是筆直跪了下來:“白彥,隨便團隊,你們怎麼不去死,我殺了元楨就是想讓基地對付你們,你們爲什麼還不去死……嗚嗚嗚……”

終於有一個人捂上了葉聖倫的嘴。

此時此刻,葉家異能者全都感覺臉上火辣辣的,但身體卻是冰冷的。

就在剛纔他們還理直氣壯的向着基地的其他人說:隨便團隊殺了元主席,他們是在實行基地規章的。可現在,全完活生生被自家隊長打臉了!

畫風轉變太快,一旁的人員,現在的表情也都是凝重的。

果然是賊喊抓賊、倒打一耙!

這視線轉移的果然是槓槓的厲害!

元款款聽到這話,捂着已經咬破的嘴,眼淚一顆一顆珍珠似的,從眼眶裏涌出來。

眼看那邊已經上了城牆,指揮着的白七,再看立在半空,衣袂飄飛,秀眉淡淡的唐若,心中不斷髮苦。

自己一直覺得自己任何方面都不輸於唐若,而今才知道,與她相比,自己差上太多太多。

實力與心態,就連對白七的愛意,都差她一大截!

本來相打的混亂局面被葉聖倫自暴的驚天話語弄得反而安靜不少。

白七站在城牆,拿着擴音器朝着下面放聲道:“爲了一隻螻蟻,你們都不守城是在幹什麼?嫌基地住的太舒服嗎?!”

他氣勢驚人,且實力如淵。

本來以爲他會不管不顧的手刃仇人,卻不想,吐出來的是守城話語!

而今看來,卻是他們狹隘了。

“我們要參加戰鬥,保衛自己的基地!”

這一刻,站在白七這邊的異能者都舉起手來,表示自己的錯誤。

而後,包括之前中立的異能者,也都舉起手來:“對,保衛自己的基地!”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重生情深緣怎會淺 分隊時,有人又問了一聲:“這羣人怎麼辦?”

白七殘忍一笑:“若不殺,誰來給我們飲血試劍!”

他不是衛嵐,什麼都要按照基地的章規解決。

不在意對方是一回事,讓對方春風吹又生、東山再起的同自己對抗就是另外一回事。

正與邪,與他來講都是騙人的江湖夢罷了。

若葉聖倫這次誣陷成功,他們隨便團隊就是邪方!

“殺!”

“戰!”

異能者們情緒激動的大喊。

如此人渣,死了又怎樣!

殺,揮兵而上!

殺,血流西門!

王於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白七帶頭,城牆上的他一劍刺射出,劍如流星旋飛而來,直中了葉聖倫的胸口。

當初說二個月後一定要戰勝他的人,如今直一劍,被擊殺在衆目睽睽之下!

隨後,異能者們都對着葉家的人員射出異能。

倒下,倒下。

不斷地有人倒下。

沒有死的,在場衆人被逼出了基地門外。

他們是通過活人引屍來到基地內的,現在也讓他們去活人引屍!

一個轉身,換了基地整個人間!

當西邊的厚重的城門關上時,這場喪屍潮的鬥爭真正開始了……

黑暗來臨,喪屍嘶吼。

從上往下望去,密密麻麻的喪屍伸着枯瘦的手臂不斷揮舞着。

“土牆,豎立!”

“水系,攻擊!”

“冰系,冰化!”

“雷系,導電!”

“火系……”

“速度系,看見傷員就趕快帶下去!”

“空間異能者,趕快去基地倉庫搬運食物、醫務用品與槍支!”

……

這裏有好幾個少尉,有許多許多的異能者,還有許多許多的士兵。

這樣的隊伍,莫名的讓在場所有人都安心無比。

面對已經打過一次的喪屍潮,衆人都覺得這一次的喪屍潮沒有那麼得可怕了。

三級喪屍若是一上牆,有特別小組對抗着,他們只要打起精神,讓喪屍不越過五米的警戒線就好!

之前守過西門的異能者再次紛紛奔向西門來。

在西門,生命安全最有保障,人員最團結,打新地方不如回老地方,自然都回西門。

於是,這個被喪屍正面進攻的西門,堅固無比的守着五米的距離。

兩個小時輪到一班。

換班時,異能者們還能相互打個招呼:

“又見面了。”

“對,又合作了。”

“隨便團隊不錯,我們又過來了。”

“我們也是,以後決定就跟着他們了。”

“幾個月不見,好像你還胖了。”

“哈哈,養的好。” 之前的特別小組沒有過來全部人員,直到喪屍潮全面爆發,後來有些人員才陸續趕到。

自然也被換成三班倒的制度對抗三級喪屍。

白七他們爲第一波,加上之前在外頭救援,算下來可是足足打了4、5小時了。此刻下城牆時,也是臉帶疲憊之色。

到了休息室,裏面也是堆滿人員,見隨便團隊,紛紛打招呼。

好看就能當飯吃。

隨便團隊各個隊員顏值的關係也是大家對他們好感提升的一大關鍵要素。

再加上他們一路開掛一樣的強大實力,如今經歷這麼一出,在基地中也算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畢竟基地撐死了就十幾平方公里而已,且異能者居住的地方就只有這麼大,一傳十,十傳百,全都能知道了。

之前在基地外頭被救的馮少尉亦過來感激衆人。

雖然他們當初也能逃回基地,但是肯定沒有隨便團隊過來後那麼順利,死亡人數也不會只有那麼一點。

兩班人馬正客套的寒暄着,一個士兵匆匆過來道:“白少,胡少,上頭要求你們去會議室商討會議。”

葉聖倫被殺,葉家這麼多異能者被除的事情,自然也有人報告上層了。

西門出了這麼大事情,葉家肯定不會就此作罷。

如果不是喪屍潮,葉少將被衆人壓制着,只怕早已經帶了人馬過來再與白七等人大大出手。

“開會?”胡浩天對望白七,“講的就是葉聖倫事情吧?”

“大概是吧。”白七說,而後轉首向傳話士兵道,“知道了,我們等下就過去。”

胡浩天看着士兵走掉,攏眉道:“你還真的要去跟那些老傢伙理論啊?”

“去,爲何不去?”白七笑了笑,“趁着現在一舉解決了那些老傢伙不是更好。”

馮少尉拍着胸脯大聲道:“白少,我同你一起去,葉聖倫的事情,我給你做證明!”

胡浩天也覺得白七說得有道理。

唐若看着白七道:“我陪你一去吧?”

白七伸手握了她的手:“好。”

潘大偉道:“都一起去呢,說好朋友一生一起走,老哥哥與你們要是一起死,還是我賺了30年!”

出了之前曹敏的實驗室事情,以後大家都不想再組行動了。

到哪裏都把一羣人綁在一起纔是最好的,如果死都死一起,就沒有誰對不起誰了!

這樣一來,連帶馮少尉13個人浩浩蕩蕩去了會議室。

會議室中,衆人都已經正襟危坐,就等着他們的到來。

葉少將端的自是惱怒。

周大將則是凝重而複雜的。

那時候白七在北門殺死他手下士兵時,他也是惱怒的,也想帶兵就滅了隨便團隊就算,滅不了也要限制他們發展下去。

然而,葉聖倫把他想到的都做了,下場呢?

下場就是被對方殺了個乾淨,連個屍首都沒有留下,全部被拋出城外餵了喪屍。

周大將轉首看了周樹光一眼。

此刻的周樹光已經臉色都發白了,四月的暖春,他一直哆嗦着。

在一小時前,得知葉聖倫被殺,葉家異能者全部都被一鍋端了,他終於知道了害怕這兩個字怎麼寫!

隨便團隊現在是瘋子,已經不管不顧了。

他跟葉聖倫殺元主席的合作要是被隨便團隊知道了……後果,不用再想!

看見13人過來時,每個人都睜大了眼。

這樣,也是明擺了不相信基地的人員了。

除開周家與葉家,其他人員的心中都有些複雜。

好好的一隻隊伍,不知道爲何就被自己等人生生推了出去,不能再爲自己等人所用。

“白彥!”葉少將騰一聲甩開凳子就站起來,“還我兒子命來!”

他衝過來瞬間,白七五指張開,凌空虛抓,直接冰化了葉少將。

這個場景讓所有人徒然一怔。

周樹光更是把脖子都縮到胸口去。

葉少將手下的祕書與士兵想立刻掏出槍支,被胡浩天幾個板磚就拍死過去。

三級異能者,一個異能過去,就能立刻殺死普通人。

“白彥……”司徒參謀長抿上嘴,一臉爲難,“你們這樣……”

就是全然不把基地章規放在眼裏了。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