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她耽誤了他的正事嗎?

葉簡汐有些自責,自己不應該那麼衝動,就把他叫回來的。

可是……

他這就要走了嗎?

才來了不到一個小時。

葉簡汐心裡有些糾結,她不想耽誤他的正事,可她又很想讓他留下來。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慕洛琛拉開落地玻璃窗,走進了房間。

葉簡汐忙站起來,緊張的看著他問:「是不是有急事,要走了?」 第534章不走,我留下來陪著你

慕洛琛深深的望著她的雙眸,兩秒后,搖了搖頭:「不走,我留下來陪著你。」

葉簡汐高高吊起來的心,稍稍放了一些:「可是,不走不會耽誤你的事情嗎?」

「不會,我會讓文達去處理。」

葉簡汐聞言,整顆心放鬆了下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還以為你要走了呢。」

這一聲說的很輕,卻狠狠地拽了下慕洛琛的心,走到她跟前,他握住她完好的那隻手,說:「不走。」

葉簡汐安心的笑了笑。

慕洛琛決定留下來陪著她,直到明天查理過來接她。

主卧那邊散落了一地的玻璃,還沾染了她的血,葉簡汐自然是不想去的,所以讓郭嫂把客卧收拾了出來。

慕洛琛讓她再房間里休息,然後走到門口,對慕知寒說:「你先回去吧。」

慕知寒聽他這麼說,知道事情已經擺平了,頓時放了心:「好,那我走了。」

「嗯,路上小心點。」慕洛琛道。

慕知寒走了兩步,又回頭看著他,叫了他一聲:「阿琛……」

慕洛琛抬眸看著他。

慕知寒動了動唇瓣,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算了,沒什麼。」

說罷,他大步的往樓梯口走。

其實,他想說的是,與其這樣做,不如一開始就把事情說清楚,因為他想到了葉簡汐說的那句話——我不想被他一直保護在身後,是想和他並肩而立。

他覺得葉簡汐這句話說的很對,但他同時也知道,洛琛一旦決定的事情,就不會再有轉圜的餘地。

說了也是白說……

看不到知寒的身影,慕洛琛拿出手機,給周文達打了一通電話,讓他去醫院看蘇瑾年。

周文達應聲后,他便掛斷了電話。

回到卧室,葉簡汐倚靠在床頭,腦袋一點一點的,明明已經瞌睡到了極點,卻極力的支撐著不肯睡去。

慕洛琛走到她旁邊,緩緩地坐在了床上。

柔軟的床因為他而下陷了一些,葉簡汐感覺到動靜,猛地驚醒過來,看到他在自己身邊,神情剎那柔軟了下來,剛才她還以為自己在做夢:「知寒已經走了?」

「走了。」慕洛琛掀開被子上床,將外套脫了后,撈了她抱在懷裡。

葉簡汐依偎在他懷裡,模糊的應了一聲。

慕洛琛見她睡眼惺忪的模樣,俯首親了親她的額頭,說:「睡吧。」

葉簡汐蹭了蹭他的胸膛,再次沉沉的睡去。

慕洛琛抬手,關了所有的燈,唯獨留下了床頭的燈。

他靜靜的看著她的睡顏,目光一瞬也不瞬……

時間一點點的向前挪動,天邊漸漸的泛白。

門口有人在敲門,慕洛琛知道時間到了,充滿血絲的眸子動了動,沉默了許久,他俯首輕輕的吻了下然的眼瞼,然後低聲叫了她的名字。

葉簡汐睡的迷迷糊糊的,聽到他的聲音,掙扎了幾下,然後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燈光映入眼帘,葉簡汐慢了十幾秒,混沌的大腦才漸漸的回想起昨天的事情。

是要走的時候了嗎?

心底澀澀的疼,很捨不得也很想哭,可是她面上什麼也沒露出來,視線飄忽著坐起來說:「原來一夜這麼快就過去了。」

早知道那麼快,她不應該睡著的,而是看他一整晚。

什麼時候都可以睡覺,可和他在一起的時間,只有這一晚了……

葉簡汐心裡不無遺憾的想。

慕洛琛摸了摸她的臉頰,幽邃的眸底看不出任何端倪。

葉簡汐不想讓他為難,故作無所謂的笑了笑,說:「該起來啦,再不起來,查理就要等不及了。」

她邊說著邊下床,往衛生間里走。

到了衛生間,機械的拿出牙膏和牙刷,準備洗漱,可忘了自己還有一隻手受傷,所以在拿起牙膏的剎那,手傳來一陣刺痛。

眼前瞬間變得模糊,不知道是由於手疼,還是心疼。

葉簡汐沒忍住,眼淚從眼眶裡提溜了一圈,滾落了下來。

Hello,總統大人 「簡汐。」

身後驀地響起慕洛琛的聲音,葉簡汐趕緊耷拉下腦袋。

慕洛琛走到她跟前,握住了她的手腕。

葉簡汐抬眸,眼睛紅通通的望著他,說:「我沒事,就是忘記自己的手是受傷了。」

慕洛琛緊抿著唇角,沒有說話,視線卻一直盯著她的眼睛。

葉簡汐不好意思的別開了腦袋,準備再說些話,緩和下氣氛,她不想弄得跟生離死別似的。

可在她張口之前,慕洛琛忽然抬手,捏住她的下巴,吻了下來。

他的吻來勢洶洶,帶著一股霸道的氣息,舌撬開她的齒關,深深的吮吸著她的氣息。

葉簡汐腦袋抵在牆上,望著他,剛止住的眼淚再次滾落了下來。

好吧,她承認,自己真的很沒出息……

她捨不得離開他,真的捨不得……

咸澀的眼淚順著臉頰,滾落在兩人唇齒相接的地方,透著苦澀和瘋狂。

葉簡汐感覺自己有些呼吸不過來,可她卻沒有做出任何推開他的動作,只想這一刻,停留到地老天荒。

查理站在門口,藍眸盯著緊閉的門,心頭越發的不耐,「簡汐呢?快把她交出來。」

郭嫂面色木然的看著他,不說話。

查理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又說:「再不讓簡汐出來,我就直接衝進去了。」

「查理先生,請稍安勿躁。」

查理聽到這句話,嘴角往下一壓,他不想再聽到這句話了,今天他必須帶簡汐走。

查理冷著臉,對身邊的人說:「立刻衝進去。」

他身後的人聞言,準備往前沖。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直緊閉的門咔嗒一聲打開,然後葉簡汐的身影出現在門口,「查理。」

簡單的兩個字,讓查理即將崩斷的理智,瞬間拉了回來。

「都站住!」

他低喝了一句,然後衝上前,拉住她的手:「你怎麼現在才出來?」

葉簡汐有些不好意思回答。

查理也沒注意到她的異樣,因為在她出來之後,慕洛琛緊跟著出現在了門口。

查理見到他的剎那,警戒拉到了最高,將葉簡汐帶到自己身邊后,冷冷的看著慕洛琛。

葉簡汐沒察覺到兩人的敵對,因為此刻她的傷手被查理握著,疼痛到了極點。

「疼,查理,你握住我的傷口了,快放開我。」

查理聽到她的聲音,低頭看向她的手,見她手上纏著厚厚的紗布,火氣蹭的一下躥了上來:「他打傷你了?」

慕洛琛這個混蛋!

葉簡汐搖了搖頭:「沒有,洛琛怎麼可能打我?你別多想了。」

查理見她心心向著慕洛琛,越發的窩火,慕洛琛何德何能讓她信他至此!

查理想要破口大罵慕洛琛假仁假義,可話到嘴邊,他又生生的忍了回去,他是守信的人,答應了慕洛琛的絕對不會反悔。

可不拆穿慕洛琛,不代表他不會帶葉簡汐走。

「我們走。」

查理冷著臉,拉著葉簡汐就走。

葉簡汐回頭看了眼慕洛琛,目光里戀戀不捨。

慕洛琛漆黑的眸子也一直望著她。

查理見他們這樣,更家用力的拉著葉簡汐走,邊走催促:「快走,再不走,天就要亮了。」

葉簡汐被他拉的連著踉蹌了兩步。

慕洛琛見她差點跌倒,忍不住往前走了兩步,可在她站穩之後,步子又頓住了。

走到電梯口,電梯門緩緩地關上,再也看不到慕洛琛的身影,葉簡汐失落的斂了眸子。

查理怒其不爭,可又不能說她什麼,只好怒氣騰騰的站在一旁。

直到到了樓下,電梯叮的一聲響起,葉簡汐才回過神來。

側首見到查理一臉不悅,她勉強打起精神哄他:「查理,你不高興了?你放心,跟著你我會自己交口糧的,絕對不會白吃你的糧食的。」

「你個傻女人,別跟我說話!」

他就沒見過她那麼傻的女人,被人賣了還傻呼呼的幫著人數錢! 第535章哥,快過來見爺爺最後一面

葉簡汐不知道他哪裡來的那麼大的怒氣,所以閉緊了嘴。

查理見她不說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後走在了前面。

葉簡汐皺了皺鼻子,跟著他後面。

回到大使館,查理把她安置在了自己的隔壁,葉簡汐精神狀態不怎麼好,到了自己的卧室就躺下休息了。

查理生了會兒悶氣,漸漸的氣也消得差不多了,也想明白了。

自己跟她置什麼氣?她被蒙在鼓裡,什麼都不知道,跟她置氣不過是氣自己罷了。

查理這麼想著,心頭最後的一絲怒火也熄滅了,起身往葉簡汐的房間走,想跟她道歉來著。

到了隔壁房間,查理敲了敲門,門從裡面自動打開了。

他推開門邊往裡面走邊叫了聲簡汐的名字,沒有得到任何回應,頓了兩秒,抬步往裡面走。

外間靜悄悄的,沒有任何人影。

查理以為她不在,轉身準備出去。

可在抬步出去的剎那,卧室里響起了微微的動靜,他以為她在卧室,沒聽到他的聲音,於是再次抬步往卧室那邊走。

等推開卧室的門,看到她在睡覺,想要收腳已是來不及。

查理僵在門口,視線觸及到卧室的景象,整個大腦都空白一片,想不到做出任何動作。

葉簡汐側躺在床上,全身用被子遮掩的緊緊地,只有如玉的面容露出來,她的眉心微微的皺起來,臉頰因為房間里的暖氣而暈染了兩抹紅暈,那顏色像是三月的桃花,再好的胭脂也無法描繪出半分。

查理目光飄忽了幾下,最後再也移不開,只是定定的看著那張面容,心口一股莫名的情緒,慢慢的擴散開來。

郭嫂從外面回來,就看到查理獃獃的站在卧室門口,心底一沉,面上卻不動聲色的走上前:「查理先生?」

查理回過投來,看到郭嫂,藍眸閃爍了下,先發制人:「你出去怎麼不關門?這要是有什麼人進來,怎麼辦?」

「是我忘記了,對不起,下次我會記得的。」

郭嫂態度良好的認錯。

查理本就沒有追究她的意思,所以在見到她認錯后,轉過身往外面走,「等下簡汐醒了,告訴她,我有事情要找她。」

「是。」

郭嫂恭敬地回答,看著查理離開。

待他的身影徹底的消失,郭嫂眉心緊皺,這個查理王子,難道不知道女孩子的房間不能隨便進嗎?

就這樣貿貿然闖進來了……

郭嫂回頭望了眼依舊在安睡的葉簡汐,嘆了聲氣,還好這次是在睡覺,換成別的就說不定是什麼結果了。

下次她一定要好好的防著這個查理王子。

裴家——

裴老爺子站在院子里,正在打著太極的時候,負責調查的人回來,把調查的結果如實彙報。

裴老爺子停下了動作,一旁候著的傭人,立刻拿著毛巾遞上前。

裴老爺子接過,擦了擦臉上的汗水說:「我知道了,你繼續盯著葉簡汐,別讓她跑了。」

等他對付完慕洛琛,再回頭慢慢的對付葉簡汐。

那人領了命令,退了下去。

裴老爺子把手裡的毛巾遞給了傭人后,邊往卧室的方向走,邊對傭人說:「備車。」

幾分鐘后,他換了一身衣服出來,車已經準備好了。

他坐上車,說:「去沈家。」

車子平穩的向前行駛,裴老爺子拿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

電話接通后,裴老爺子笑了兩聲,語氣溫和的說:「瑾年,是我。」

電話這邊,蘇母接到裴老爺子的電話,眼皮跳了跳,自從決定和慕洛琛合作后,她就害怕見到裴錦德,亦或者聽到他的聲音,這個人的狠毒,別人或許不知道,蘇家的人卻是知道的。

一旦讓他知道,蘇家背叛了他,他絕對不會饒了蘇家。

蘇母穩住心神,開口說:「裴叔,是我,瑾年昨天出了點意外,現在還在休息,你有什麼事情,就跟我說罷。」

裴老爺子聽到她的聲音,頓了兩秒,很快笑著說:「也好,跟瑾年說,跟你說,都一個樣。我就是想問下,洛琛和葉簡汐什麼時候離婚,娶了咱們瑾年,這拖拖拉拉很長時間了,早點辦成了事情,我也早點安心。」

蘇母有些困惑,他為什麼問這些,但本能的起了戒心,含糊的說:「我也不知道,這些洛琛都還沒說呢。」

「洛琛不急,你就催催,不然再等,這孩子可就大了。」裴老爺子一副為了蘇家好的模樣,「再者,慕洛琛和葉簡汐還有個兒子,他雖然拋棄了簡汐,可是兒子拋不掉的,等那個孩子再大一些,他和洛琛的感情深了,慕家的家業落在誰手裡,可就說不定了。咱們瑾年不貪圖那點,可咱們得為了未來孫女考慮考慮不是?」

蘇母雖然覺得裴老爺子心懷鬼胎,說這番不是好意,可這話的確說到了她心坎上了。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