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語看了一眼,旁邊站著無動於衷的人還得,只能甩鍋給他,雖說這傢伙是事情起因的根本。

可是,偏偏人家又不是故意的,自己又沒有什麼發脾氣的理由!

想想,喬語就止不住的一陣鬱悶。

白晶晶看了一眼旁邊的彭程,卻不由得冷笑一聲,”就這麼一個大老爺們,你讓他來照顧我,那不是讓我雪上加霜嗎?我不管,你來照顧我!」

這一臉傲嬌加嫌棄的樣子,彭程無奈的撇了撇嘴巴,嘴裡也不知道在多弄些什麼。

不過白晶晶此刻卻是得意洋洋,雖說受了一些傷,但卻覺得值得。

「喬語,你不就是急著想要去見梁景銳嗎?我就偏偏不如你願!時間越久,事情發酵得越厲害,到時候看你怎麼跟他解釋!」

想想,白晶晶這心中便是一陣歡呼雀躍,別提有多高興了!

反倒是喬語,這個時候卻多了幾分不快,”你明明知道我和我老公鬧彆扭,你現在困住,我算什麼意思?」

她雖然原諒了她,可是也不代表就是個傻子。

這白晶晶的一舉一動,分明就是想把自己留在她的身邊。

這歸根究底,其中真實目的,想必不言而喻了吧!

說著,又沒忍住,冷冷的瞪她一眼。

白晶晶看著對方態度決然,這才又沖著旁邊的彭程眼神示意。

彭程心領神會,緊跟著連忙抱歉的說道,”真是不好意思,剛剛接到一條公司的消息,說公司出了點事情。我現在得趕緊回去看看,喬小姐,這白小姐還是麻煩你照顧吧?」

……

敢情這好事都已經湊到了一天,喬語總算體驗到了什麼叫做孤獨無助,無言以對的感覺。

看著對方那一臉為難的樣子,喬語止不住深深吸了口氣,這才對著他無奈的擺擺手,”行吧,那你先去解決公司的事情吧。」

這話音剛落,彭程也不是個客氣的人,說著就直接跟著離開了。

喬語看著病房裡空空蕩蕩,面前的白晶晶,此刻沖著自己挑了挑眉。

眼光流轉之中,儼然像是比正常人還要喜悅幾分,頭一次見到住院還能這麼快樂的人!

喬語忍不住唾棄了一把,”我還真是個爛好人,就會給自己找麻煩,回頭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了!」

「得了,還能在家裡幹什麼?我現在有點渴了,給我倒一杯水吧。」

這一副囂張的姿態,果然還是符合把今天的樣子。

喬語緊緊的咬著嘴唇,這才跟著露出一抹微笑,替她去倒了杯水,”給。」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輩子欠了這個女人的,心要這麼折磨她!

裡面的情況倒是糟糕的不言而喻,而離開的捧場,此刻看著手機裡面之前在樓梯口拍的照片,錯位的感覺十分良好。

看上去分明就像是喬語故意把白晶晶推下去的樣子。

這二話不說,直接上傳到網上,”呵,喬小姐,你也別怪我無情,晶晶喜歡的,我會替她做到!」 因為實際上那樣是和在外面各處看到的情況都差不多的。

遠的不消說了。

就是走在SM那樣的購物中心,甚至就是附近的街道馬路。

幾步之內毫不經意地映入眼帘的都會是些青春靚麗活力四射的女孩子。

通常她們還都是打扮得花枝招展,慷慨地揮灑著熱情十足的魅力。

專門謀殺他這樣單身歪果仁的眼球。

所以他才能體會到別人說過的,那「十步之內必有芳草」的意境和真實含義了。

還是增加了喜心悅目的意味的那種。

以前在馬尼拉的時候,他也有這樣的感覺。

但到了這裡,那感覺就是越發的強烈。不由得他不感嘆陣陣。

這哪裡會是一個傳說中最古老的城市,分明就是沒有一絲蒼老痕迹,處處可見都是年輕和激情的勝地。

甚至可以說,如果只看繁華商務區的建築和來往人物的話,就有一種真切的深深錯覺。

就是整個世界的熱鬧於此都可見一斑。

他倒不是一直都沉溺於對那些風景的考察而會經常流連忘返。

實際上後面幾天他就是一直在忙著適應新的集體生活了。

如果酣暢的睡眠也可以算是一種適應的方式。

而除此之外所有那些上樓下樓的間隙里,他居然也沒有能夠認真地看到過Ane幾眼。

現在這個階段,全部的匆匆一瞥裡面印象最深的,也能夠回想得到的總是她被一大堆客人團團圍住,忙得腳不沾地後腦勺朝天的側影。

那還要算是運氣最好的時候。儘管能看到的也就是一個人群中的影影綽綽的腦袋。

這完全和他之前想象的情況不一致。

簡直懷疑是老天爺故意和他作對,蓄意在破壞自己追求女孩子的大計啊。

於是索性連那裝模作樣的祈禱都停了下來。只是隔三差五地敷衍一下子。

心想這祈禱還真是不靈驗,居然不見有一絲的效果。

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那只是一毛不拔只求收益的禱告,還一心奢求有著很好的效果。

而且萬一別人同時也在反方向祈禱著,諸如不要再見到他一類的,那樣也會抵消掉很大一部分成效的吧?

但是看起來她的專註和繁忙,也好像是因為察覺到有什麼可能會到來的糾纏似的,還採取了一些隔離措施來避開工作以外的所有干擾。

那本來是不針對任何人的工作上的考慮而已。

他卻覺得就只是在針對自己一個人。

別的不多說,單單她那作息時間,就簡直是像在專門和自己作對的那樣。

以至於在他覺得在自己的一天裡面,滿滿充斥著的幾乎都是和她的錯過,或者叫做近在咫尺都無法親近的無可奈何。

晚上不用提了。

可能是因為這幾天都是深夜班的緣故吧,沒有客人上門的時候她就是和同伴一起關在前台背後的休息間睡大覺。

那樣他就只有乾瞪眼的份。

總不能闖進人家休息室去強求聊天交流的吧。

那樣保安小哥可不是吃素的呢。

而第二天早上,算是很早的凌晨時分,一般她就下班回家了。

這可是完全出乎他意料的艱難和不順利。

於是就心想,等她上完了夜班,那樣情況總是會有所好轉的吧。

可是等到她的白班回來了,還是如出一轍的沒有一點點下手的機會。

因為一般上午自己悠悠閑閑地起床了,路過前台,幾乎也很難看到她。

或者巧妙地遇到她不忙又還一個人守在那裡的空檔。

可能人家也是臨時有事走開了,不是有所覺悟而刻意的避而不見。

等他跑到旁邊的SM去吃完早午餐,稍微遊手好閒晃蕩一下子,回去就是下午時分了。

再去前台一般也還是看不到她。

如此的三番五次,他都沒有能夠認真地和她接觸到一次。

還不要說如同預想那般地實施自己接近和攀談的計劃了。

像是他們兩個人中間,總是有那麼一個人,是有意無意地躲避著不想再見到對方那樣。

或者是一雙無形的手,每次都要巧妙地把他們兩人從靠得更近的趨勢之中推開。

他是能夠感受得到那一股生拉活扯又陰差陽錯的力量。造成現在這樣一種局面的罪魁禍首。

所以常常就唉聲嘆氣,難道自己的幸運,已經是在第一次和她相遇的時候就用光了嗎?

或者說那第一次相遇,根本就是自己所有的幸運了呢?

這樣比較下來,可能相對來說進展良好的步驟,反而是在住宿那一方面了。 也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外面的天色已然暗成一片。

喬語看著總算是睡下的白晶晶,這才跟著升了個懶腰,一路提著東西走了出去。

「真是造了孽了,得罪了這麼個女人!”她倒是累得筋疲力盡。

一會端茶,一會送水,簡直比那七老八十的老大爺還能伺候!

打了個車,一路揉著肩膀,嘴裡雖然在托起白晶晶的行為,卻絲毫不知,網上早已經對她罵聲一片。

一路回到家裡面,此刻別墅裡面的燈光,依舊是昏黃一片,彷彿就是故意亮給某人看時的。

喬語微微汗顏,又多了幾分無言以對。

隨即小小的邁著步子,小心翼翼的開著房門,一路走進客廳。

果不其然,男人此刻面色凝重,一張綠油油的臉上彷彿已經布滿了青苔。

「你還知道回來?”梁景銳突然冷不丁的一陣聲響,直接將喬語輕抬的腳步給嚇得落在地上。

一陣清脆的高跟鞋落地聲,很快響起來,下的喬語的心差,點都沒隨之衝破體外。

隨即,這換了鞋子之後,才勉為其難的撐起一副笑容,多了幾分諂媚,討好般的走到男人身邊。

看著對方面露陰沉之色,這才又連忙拉起梁景銳的手,輕輕搖晃起來,多了幾分撒嬌的意味,”老公,今天事情真是誤會,我就想跟他客套一下而已!」

聞言,梁景銳眉頭緊蹙,一把甩開女人的手臂,”跟他是在客套,還是在訴說委屈?說自己的男人有多沒用,有多嫌棄我?」

……

這靈魂腦迴路直接讓巧玉無言以對,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小小糾結片刻,這才無奈的嘆息一口氣,”我這一開始也不想著你們是兄弟,所以就想跟他套套近乎,誰知道都是誤會!」

此言一出,喬語卻瞬間明白了什麼,這誤會來得也未免太巧合了吧!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個估計就是白晶晶給自己下了一個套,彭程只不過是一個幌子而已,目的就是要讓他們誤會。

否則怎麼好巧不巧,偏偏他們兩個人就一起遲到,一起看到這麼詭異的一幕,分明就是被人算計了嘛!

隨即,喬語這才一把抓住了男人的手臂,將自己恍然大悟得到的結果與他聽。

然而,得到的卻是一種持之以鼻,”嘴長在你身上,你想怎麼說就怎麼說,反正該聽到的我都已經聽到了,而且放在心上!」

說著,梁景銳直接起身就朝房間走了過去。

只聽房門砰的一聲巨響,喬語心中微微一顫,今天恐怕是連房門都進不了了。

沒想到她喬語,居然也會有這一天!

想想,喬語那叫一個悲痛欲絕,此時卻也無可奈何,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好,你個白晶晶居然敢算計我!」

嘴上明明憤憤不平,可偏偏無奈的是,心裡又無可奈何!

一連兩天,梁景銳幾乎都沒怎麼與她交涉,兩個人就如同形同陌路。

「哎,你今天不吃早飯了嗎?”喬語看著男人洗漱穿戴整齊,提著公文包就打算出去,連忙叫住了他,。

可是這話一落就猶如石沉大海,沒有半點動靜,就猶如石沉大海,根本沒有半點動靜。

喬語深深的嘆了口氣,心中止不住,泛起一陣無盡的悲涼,”造孽呀!」

簡單的吃完了早飯之後,這才跟著一路去了公司。

設計部,依舊一如既往,大家該忙活該走動,沒有任何的變化。

辦公室裡面,經理坐在位子上,不停的跟著轉轉圈。

手中拿著一份文件。直接推到謙虛的面前,”小喬,咱們公司最近要舉辦一個國風展覽計劃,想藉此來弘揚漢服文化,這件事情就交給你負責了。」

這突如其來的驚喜,讓喬語有些猝不及防,”不會吧,這新起的計劃,就讓我擔任了?」

公司可是前所未有,以前沒有做過這種類似的活動。

如今這第一次居,然就交給她全權處理,未免讓人有些匪夷所思。

經理卻坦然一笑,多了幾分愉悅,”自信一點,我相信你,有什麼就直接跟財務報,這個錢公司出!」

這可是一個撈油水的好機會,喬語微微抽搐嘴角,不過還是點了點頭,”謝謝經理的信任,我一定好好完成。」

說著便將手中的企劃表直接拿了出來,坐在辦公室,瞬間就引起了一群人的圍觀。

「哎呀,我就知道這一次的國風計劃,必然是要落到喬姐的手裡,你們看看!」

「也是,除了咱們喬姐能夠擔當如此重任以外,還有誰有這個實力?」

……

一群馬屁精,此刻你一句我一句,說得那叫一個熱火朝天,喬語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反而在人群之外,一個女人卻雙手抱拳,多了幾分憤怒。

旁邊跟著一個小職員,多了幾分不滿,這才連忙憤然道:「思思姐,你看看這個沈瑜也太過分了,明明您才是咱們設計部去年評選的最優設計師,如今卻讓她撿了個便宜,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聽到這番話,女人本就鬱悶的臉色,此刻更加多了幾分犀利。

雙手報懷,因為緊咬嘴唇壓制憤怒的關係,唇色都顯得有些微微泛白。

隨即,這才跟著冷哼一聲,”無所謂,到時候實力見分曉,我倒是要看看,她能做出什麼樣的計劃來!」

說著,踩著高跟鞋就直接回到座位上,直到下班的時候,喬語提著包包一路回到家裡。

今日算是個好日子。

一來是經理的認可,二來也是證明自己實力的機會。

可是這剛一推開門,卻發現門口擺著一雙女人的高跟鞋,喬語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這不是我的鞋!」

她的鞋,雖然放在鞋櫃里,都可以堆下整整一個房間。

可是自己的東西,還是分得明明白白!

這一雙鞋,是去年的限量款,她沒有搶到,必然不是屬於她的。

喬語不免皺了皺眉頭,除了自己會帶女人回家做客。

梁景銳這傢伙,平時男人都很少帶回家,怎麼可能帶個女人呢?

隨即,小小的褪下鞋子,換了雙毛拖鞋,這才跟著走了進去。

方才進入客廳,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個女人仰躺在沙發上,手中拿著一包薯條。

電視的聲音開的老大,聽著內容,不出意外,應該播放的是當下最火的古裝劇!

喬語止不住,皺了皺眉頭,一路走進去,這才擋在了女人的面前。

看著對方一頭波浪卷,一張白凈的臉蛋,猶如精緻的瓷娃娃。

「你是誰?”喬語對於面前這個漂亮女人,本能的多了幾分警惕。

Views:
3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