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班長一聽,哈哈大笑,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條鋒。“這個主意不錯。太好玩了,只是我們人手這麼少,能忙的過來嗎?”

“人不少了!人多了,目標大。8個人,恰好!只要聽我的,按照我的命令行事,一點紕漏都沒有!”

“行!堅決服從營長的指揮!”

雷達用了十分鐘的時間,端掉了紅軍陣地上的一個炮兵連。又駕車去了紅軍的坦克連陣地,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那些坦克兵正蹲在樹下歇息,躲避太陽光的照射,三輛巡邏車開到他們跟前,他們還以爲是自己人。

誰知車上跳下一個班的特種兵,用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他們。

就這樣,未放一槍一彈,8個紅軍特種兵端掉了一個炮兵陣地、一個坦克陣地。

其實這兩個陣地是拱衛裝甲旅部安全的。現在的防守正空虛,旁邊守衛旅部安全的一個紅軍步兵營已被調到前線,去支援友軍了。

當雷達帶着三輛992式重型坦克出現在紅軍裝甲旅的旅部面前時,那些首長還以爲是手下得了神經病。

“你們這是幹什麼?你們信不信我處分你們!”

三輛坦克開到帳篷面前,成“品”字形狀把旅部的大帳篷圍得嚴嚴實實。

五六個身穿紅軍軍裝的特種兵一涌而入,不由分說打倒幾個持槍的警衛,還把七八個校級指揮官弄成一排站着,給每個人戴上手銬。

“你們是瘋了,瘋了!”一個少校大吼。

雷達走上前,笑着說:“我們沒有瘋,沒有瘋!你的士兵也沒有瘋,沒有瘋,他們都好好的,都老老實實的呆在陣地前曬太陽。只不過我們是藍軍特種兵,而不是你們誤會的紅軍戰士!”

此言一出,驚呆了衆人。 892 重拳出擊

我想,所有人都知道7308存在的意義。

那就是中隊前進的方向。 冷魅惡少纏寵無良前妻 中人將以什麼形式面對戰爭,投入戰場?

是喜笑顏開,展開懷抱迎接戰爭嗎?

不,不是!我們從來厭惡戰爭。近代史上的每一次戰爭,中國都是被迫還擊的!

中人好戰?

不,不是!中人在戰爭期間,也飽受生離死別,經受着嚴重的戰爭創傷。但是朋友來了有好酒,而豺狼來了,有獵槍。

在中國飛速發展的今天,我們的軍人無時無刻不在未雨綢繆,爲保衛經濟的大繁榮付出自己的努力。

比如現在,西北演兵場組織的“尖峯時刻”,就是想用非傳統的方式探索未來戰爭的走向。

演習開始時,紅藍兩軍一切都按照導演部的設計在走。紅軍提前一天抵達戰區範圍,藍軍在出發後,受到不明戰機的襲擊藍軍的空中梯隊損失殆盡,一箇中隊的特種兵全部陣亡。

在導演部的操控下,藍軍的生存環境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連立足的地方都沒有,處處受限制。

一支部隊遇到這樣嚴峻的局面,這在所有人看來,特別是將軍級別的指揮員看來,扭轉局面的機率非常少。

這些觀摩的指揮員大多從帶兵一線走過來的,有過上百次軍事演習的經驗。軍區的特種兵大隊這在他們看來,凶多吉少。沒有裝備,沒有高科技技術的支撐,電子通訊受到限制,要想進入戰場內部的地區,幾乎沒有這種可能。

幾乎所有的指揮員都認爲7308敗了,敗得很慘。連指點地點都沒有到達,談什麼真正的演習呢?

就在大家不看好7308的關鍵時期,7308突然失聯,所有的電子儀器,包括空中飛機,高空衛星都捕捉不到7308的行蹤。

豪門婚寵:總裁溫柔點 爲此,曾有將軍抗議,覺得這不是真正的演習。

兵者,詭道也。

林部長當着大家的面,解釋過多次。林部長說,戰場上的形勢千變萬化,切莫以常規看法矇蔽眼睛。

果然,一個半小時後,戰場形勢急轉而下。

監控系統顯示,藍軍的主力部隊已靠近戰區外圍地帶。於是,紅軍指揮員調遣一個機步團上去了。上去攔截藍軍。

這在他們看來,用一個團的兵力去堵截一個營,簡直是小兒科。雖說藍軍是特種兵部隊,但沒有重武器的支援,沒有直升機的掩護,徒步前進,就算他們是特種兵,又能怎麼樣呢?

所以紅軍方面,包括導演部都覺得勝券在握。

誰知半個小時過去,前方傳來消息,7308的一個營吃掉了紅軍的機步團。

在兩軍相遇的情況下,沒有重型武器的掩護,一個營怎麼能吃掉一個團?

況且這個團有幾十輛戰車,擁有士兵400多人。

一個營吃掉一個團,是怎麼做到的?

消息傳來,導演部的指揮大廳朝翻了天。

幾個司令員當場就嚷。“我沒聽錯吧? 醫手遮天:狂君噬情 這個營已經是強弩之末,他們怎麼能有那麼大的作戰力?”

“是啊是啊!戰區外圍是紅軍的地盤,紅軍在這裏囤積了兩個旅,用一個步兵營去對付兩個旅,他敢嗎?是不是消息搞錯了?”

“藍軍一窮二白,拿什麼資本跟紅軍拼?還吃掉人家的機步團,人家可是有機關炮的。不提車內的步兵,就拿機炮一掃,你藍軍就算是鐵打的,也禁不住機炮一掃啊!”

“是不是訓練場上的監控系統出現了錯誤,把錯誤的結果報過來了。”

大廳裏吵得像一鍋粥。

說實在的,別說幾個司令員不相信,就連林部長也不相信。藍軍一個營吃掉一個團,是怎麼做到的?

難道自動步槍機關槍能把裝甲車給轟了。

結果是肯定不可能。

爲了確認消息來源,林部長命令兩個作戰參謀到現場去看看。爲了避免出現誤差,還駕駛特種車輛去。

特種車輛是導演部的裁決車,裝有視頻監控實時系統。擁有捕捉圖像,聲音,電子信號,精確定位、整合資料、數據傳輸的技術能力。

兩個參謀匆匆而去,抵達現場後把圖像資料切到導演部。

資料顯示:藍軍一個特戰營吃掉了紅軍的一個團。

這個團只是兩個營的兵力,因爲各種原因限制,沒有滿員滿編。但這個團裝備的車輛都是最先進的,66輪式戰車,配上25毫米機炮,能涉水,上45度的陡坡。在這平緩的戰場上作戰,那更是如虎添翼。

即便是這樣,這個團依然被人家給吃了。

吃的時候連骨頭渣子都不剩,連裝備都一起收了。

本來藍軍是個快反營,裝備着步戰車,遭遇敵機的時候,棄車而逃,現在擊潰一個團,拿到這麼多裝備,他們搖身一變,又成了精銳的快反營。這簡直是電視劇裏纔有的情節。

這個團是軍區的鐵拳,在軍區算得上是虎狼之輩。現在這麼容易的被藍軍繳械,作爲軍區的黃司令員,於情於理面子上過不去。他站起來,指着電子顯示屏大吼。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一個營吃了一個團,還順帶把裝備給繳了。我當了這麼多年的兵,聞所未聞!”

大家都看着黃司令員,都替他難受。

導演部的作戰參謀默不出聲地切換畫面,用動態的形勢把戰鬥場面演示一次。

原來,藍軍的快反營來了個金蟬脫殼,用障眼法吸引這個團的注意力,悄悄迂迴到兩翼,繞到後面,狠狠打了紅軍裝甲團一下。

這個團在短時間傾瀉了彈藥。所攜帶的炮彈在三十分鐘之內打完。在確認目標是否消滅時,裝甲輸送車的步兵沒有下來警戒。

藍軍快反營化妝成紅軍後勤部隊,駕駛着車輛衝到裝甲車後面,那些紅軍指戰員還以爲是自己的隊伍。

紅軍的裝甲團還是敗在思想意識上了,根本沒有把演習當成真正的戰爭來打。都以爲藍軍不會吃那麼大的苦,長途奔襲幾十公里,繞到自己的後面。

所以紅軍的裝甲團敗的一點也不冤枉,軍紀不振,打仗的意識不強烈,沒有憂患意識,被人家吃掉也是理所當然的。 893 指揮部來了女兵

893:指揮部來了女兵

如果演習繼續這麼走,紅軍就會敗得一塌糊塗。

因爲紅軍笨拙的作戰方式無法應對藍軍靈活的戰術。在這關鍵時刻。導演部來了個小插曲,將首長們的視線轉移到另外一個方向。

你們猜怎麼着了吧?

來了個女兵!

這個女兵不是校官,也不是尉官,而是個列兵。

剛剛授銜的列兵,三個月的軍訓期沒過呢。

一個女兵,小小的女列兵,不在自己的部隊好好訓練,居然跑到演習導演部搗亂來了!

這可是驚天動地的大事。

話說導演部的首長們沉湎在7308帶來的挫敗中。一個個盯着大屏幕,一個個沉默寡言。

就算是軍區的司令員鄭重,也不敢出半點聲。

都在思考,這怎麼了?

結果,導演部的指揮大樓下,傳來了尖銳的剎車聲。

吱吱吱吱吱!

吱吱吱吱吱!

吱吱吱咔嗤!

接着是嗚嗚嗚嗚!

很明顯是汽車的轟鳴聲,外面好像有賽車在跑。有車輛在進行賽車比賽!

在指揮大樓的樓下進行這樣的活動,那是不要命了!

林部長本來不注意,外面的聲音越來越響,也坐不住了。他朝旁邊的祕書發火:“外面是怎麼了?一點規矩都沒有,去看看怎麼回事,順便把警衛營的營長給我帶來!”

祕書姓張,白白淨淨的,擁有高學歷背景,戴着一副小眼鏡。

首長的話就是命令,張祕書匆匆忙忙的跑出去,看了一會兒,又急匆匆的跑進大廳。

跑進大廳不說話,站在大門的一側發愣。

外面的響聲越來越大。伴隨着年輕士兵的吼聲。

“停車停車!再不停車,我們就開槍了!”

“有本事開槍啊!打死我算了!”是一個女娃的聲音。清脆的像炒豆子。一聽這聲音,就知道是個靚麗的女娃的聲音。

“這裏是軍事重地,不是你一個列兵能來的地方!”

“女列兵就來了!你愛咋地就咋地,我還要衝進大廳!”

作戰大廳在一樓,大門口的兩個衛兵早跑出去了,去阻攔外面的那個女娃子。

外面的那個女娃子聲音剛落。嗚嗚嗚嗚!哐噹一聲,一輛笨重的迷彩色越野車就開進來了。

不不不,是一頭撞進來了。

撞進來了還不算,還把桌子旁邊的椅子給頂飛了。

嘩啦一聲,椅子被車輪碾成粉碎。

大廳裏的軍人全部傻了。一個個站起來,都呆呆的看着那輛越野車。

越野車是軍區的,一看牌照就認出來了。並且,駕駛越野車的還是個女兵,一個臉色緋紅,身材勻稱的女兵。儘管這個女兵穿着寬大的軍裝,可從她飽滿的胸和撅起起的臀部、細細的腰肢能看出來這是個極其標緻的女兵。

女兵腰間扎着武裝帶。

林部長黃司令王司令等人一看就傻了。

這都是啥跟啥啊?在如此重要的場所,關鍵的時刻,居然跑來一個女兵來搗亂。

衆軍人感到慚愧。

按理說,導演部指揮大樓也是重要的軍事機關。戒備森嚴,擁有三層警戒線,一個營的兵力駐守在這裏,可人家丫頭片子說來還是來了。這明顯是外面的士兵拿她沒折。

婚婚欲離 林部長正想發火。

嘩啦啦一聲,七八個手持95式自動步槍的警衛戰士衝了進來。把越野車團團包圍。

黑洞洞的槍口齊嚓嚓對準駕駛室,對準那個駕車的女兵。

一箇中尉連長用手指着那個女兵,用顫抖的聲音說道:“下來,快下來!”

女列兵打開車門,跳下車。站在衆人面前。

女兵大約二十歲左右,用眼睛掃視了一下週圍,眼睛在各位將軍的臉上一掃而過,然後莞爾一笑,朝那個憤怒的連長說道:“首長,不關你的事,我找首長有急事!”

“這是什麼地方?是你能來就來的地方嗎?你知不知道你的行爲鑄成大錯!?”

中尉連長竭力控制住憤怒,不想給首長們添堵。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憤怒到極點。如果這是其它的地方,恐怕這個連長早撲上去了,把這個女兵打倒在地。

“這個地方怎麼了?就不是軍人能來的地方?有什麼了不起的,還不是把別人沒辦法,這麼高級別的首長,居然策劃這麼低級的演習,慚愧不慚愧?”

所有的將軍面面相覷,知道這個女兵話有所指。於是一個個慚愧地低下頭。也不願意接這個話茬。

這個女兵是個刺,反正大家都看出來了。並且這個女兵來勢洶洶,可能跟某種事情有關。

女兵制造的麻煩像足球一樣踢到警衛連長的腳下。沒有辦法了,中尉咬咬牙,大手一揮。

“甭跟讓囉嗦了,上!”

兩個兵衝了上去,按住女兵的肩膀,準備把她的胳膊反扭,強制性帶出指揮大廳。

遇到這樣的麻煩,就得果斷處理,越拖就越麻煩。

中尉連長想用快刀斬亂麻的方式結束這場鬧劇。

兩個身強力壯的男兵像老鷹抓小雞一樣帶着女兵往大門口走去,衆將軍長吁一口氣,回到座位前準備落座。

這時候,意外的事情再次發生。

砰砰砰!

兩個男兵高高躍起,被女兵踢到空中,七八個兵圍住她,想用迅猛的手段抓住她。

就算抓不住她,把她打傷,失去反抗能力也好的。

這是什麼場所啊!警衛連的士兵已經對她夠客氣了。她還要胡鬧,戰士們已經忍無可忍了。

接着,又聽見啪啪啪幾聲巨響。

那個女兵像一條魚在警衛士兵的中間遊走,沒看見她怎麼動手,反正只聽見風聲。幾聲力道頗足的風聲,像霹靂一樣可怕,空氣似乎在燃燒。

七八個兵迅疾後倒,以各種不同的姿勢狼狽倒地,一個個不是捂住腦袋,就是用手捂住嘴。那種難堪甭提了!

“我早提醒過你們!別惹我,惹我,這就是你們的下場!有什麼了不起的?一幫老爺們欺負一個弱女子。還這樣倒地,羞不羞?國家能指望你們這些人打仗嗎?不能!打仗的事,還是靠我們吧?一羣飯桶!” 894:女兵大鬧指揮部

女列兵的一席話,讓警衛連的戰士們羞得滿臉通紅。

女列兵的話太尖刻了,簡直把一羣老爺們貶得體無完膚。

中尉連長終於忍不住了,嗖的一聲掏出手槍,指着女兵的額頭說:“我不會再允許你胡來的。我已經警告過你,這裏是重要的軍事機關。你走不走?不走,我就開槍!”

咔嗤一聲,連長頂上子彈。

黑洞洞的槍口指着女兵,這個場景對於任何人來說,相當難堪。也足夠讓人反思的。

其實警衛連長的處理已經很優秀了。看見是自己人,駕着越野車闖警戒線,也沒做出損壞越野車的動作。畢竟越野車也是軍隊的財產。作爲軍人,就應該愛護軍隊財產。

第二,女兵駕駛車輛的時候,警衛連的軍人並沒有開槍射擊,而是用人工的方式攔截。最後不得已,才用兩輛裝甲車去攔,誰知這個女兵的車技太好了,居然給她鑽出了封鎖線。

最後,是警衛連長在首長面前處置突**況。遇到這種事情,在自身能力不足的情況下,仍無法控制住目標。只得用槍械維護軍事機關的正常秩序。這符合警衛連的職責。

在衆目睽睽下,在總部首長及各個軍區司令員面前,居然發生了這樣尷尬的事。一箇中尉拿着槍指向一個女兵。

都是自己人!

這自然引起了老兵的反感。反正有站在女兵這邊的,對女兵抱有同情心;有站在上尉那邊的,對這個女兵持以憤怒之情。

但是不管什麼情況,那就是不允許血案的發生。

林部長當場發火:“住手,都給我住手!都成什麼樣子了!”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