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夫妻,她想她知道他們是誰了。

可是她為難的是要怎麼打招呼,用女傭的身份行一個大禮,喚一聲「家主,玖公主?」

她自然是知道玖公主大名的,兄長給她列了一個不能惹的人排名清單,這位玖公主赫然在前列。

鍾離家當初唯一的嫡女,鍾離家當年的家主,現在上官家的二把手。

皇甫謹陽以為他給自己妹妹講的這些這個傻妹妹沒有聽懂,實際上,皇甫謹儀早就在心裡總結出了一張詳盡的人員表。

比如這個十二家是一個古武世家的聯盟,現在是以皇甫家為首,在一定程度上是聽他們家族的,簡單點說,就比如皇甫家算是皇室的,那麼其他家族也算是諸侯了,每個家族在世界各地都均有不小的勢力盤踞著。

可以說這個聯盟很可怕,否則她也不會用藏拙這麼笨的辦法想要躲過家族的安排。

這種已經不能用恐怖形容的勢力,一旦你有一點天賦,都是會被榨乾凈的。

偏偏她就是皇甫家現在明面上唯一的嫡女,相當於一國公主的地位了,不然旁人也不會叫她一聲皇甫家的公主,十二家每個家族都強大得可怕都可以有這個資本讓自己的嫡出女兒稱得上一聲公主,更別說首氏皇甫。

她要是給這兩個人行了大禮,被皇甫家的人知道了,皇甫謹儀覺得,這就不是丟臉的問題了。

雲傾天闕 「父親,母親。」上官衍看到兩人,站起身,規規矩矩的行了一禮。

皇甫謹儀想了半天,還是跟著他行了一個同樣的禮。

上官悠看到了,神色古怪莫名,鍾離玖則是噗嗤笑了「小衍,這是你挑的媳婦兒?給我們行子女禮節?」

上官衍自然也注意到了皇甫謹儀的禮數,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上官家的禮節很繁瑣,他行的禮是子女見到父母才會行的禮,算是晚輩禮。

可是皇甫謹儀跟著他行這個禮數……

他能怎麼說?

皇甫謹儀沒想到這一層,她還以為這禮節么,她學的差不多了,應該就是一個晚輩禮,跟著上官衍做就行了,行大禮萬一讓人捉住什麼把柄就不好了。

結果,她好像還是搞砸了?

聽玖公主這意思,這是她的孩子才這麼行禮?

這就好比人家看著自己老媽進來了喊了一聲媽,你看著不知道咋喊也喊了一聲媽一樣尷尬。

「她是皇甫謹儀,母親。」

上官悠的神色一肅,目光掃過皇甫謹儀,鍾離玖則是玩味的看著自己這個小兒子,走上前捏了捏他總算長出了一點肉的小臉「也不見你這麼緊張過你媽媽我呀,小衍。」

還特意告訴他們這個姑娘的名字,若不是這個女孩看著比小衍大了太多,自家兒子又太小,她還真的會懷疑點什麼。

上官衍眉頭一跳,看向上官悠,眼底分明寫著「不管管你老婆?」

上官悠雙手環胸,看著這個小兒子束手無策的樣子,沒動。

這個小兒子和大兒子上官准完全不同,小准小時候有多黏鍾離玖,這小子就有多不黏鍾離玖。

當然,對他這個父親也沒多親近,倒是對皇甫辰尊敬的不行。

這可是讓上官悠鬱悶了好一陣子。

不說小兒子會很貼心的嗎?他家這個是什麼情況?!

「皇甫家的小公主怎麼被你拐來了?」

看著自家媳婦兒越玩越開心,都想把兒子抱起來轉圈圈了,上官悠才開口慢悠悠的說。

皇甫謹儀愣住了,反應了半天才知道那個小公主說的是自己,一時間不由有些感觸,以前別人都是叫她披上雞毛也不像鳳凰的一隻灰麻雀,養在別人家的白眼狼,沒有爸媽的小可憐,還是第一次有人在自己跟前這麼稱呼自己。

「皇甫叔叔同意了的。」

鍾離玖瞪大了眼「皇甫辰讓你把自己女兒帶走?!」

她都有點懷疑這兒子是不是當初皇甫給自己換了!

上官衍則是看向皇甫謹儀「和爸媽打招呼。」

這句話……

皇甫謹儀要哭了,小少爺這是在調侃自己行錯了禮嗎?!

鍾離玖這下目光就有點意味深長了,她兒子她不說多了解,但是像這樣一而再再而三關照著一個女孩的情況是絕對沒有的。

雖然她兒子小,還有這年齡差距太大,不過就沖這個姑娘能讓她的小衍做出這麼多改變,鍾離玖到底是不忍心駁了小兒子的。

這要換成小准,她是絕對不允許自己的兒子和皇甫家的女兒有來往,但是小准和小衍不一樣,小准和其他孩子一樣,可以有很多選擇,小衍不行,無論是他的性子還是他的身體。

說到底,就連她這個母親都不是很能進的了這個小兒子眼睛里,忽然出現了一個,就算是這姑娘是皇甫辰的女兒,還大了自己兒子這麼多,鍾離玖也是不在意的。

實在是小兒子的性子太讓人操心了。

「不愧是夏侯的女兒,謹儀長得真漂亮。」

只能說不愧是玖公主,這話就算轉折這麼快,也沒有任何的……尷尬。皇甫謹儀柔柔順順的笑了。

鍾離玖看著,愣住了,這感覺咋不像皇甫家的人呢?

簾幕卷清霜 皇甫家的不應該是囂張到老子天下第二就沒人敢稱天下第一的嗎?

無論是有所含蓄的皇甫謹陽,還是明媚肆意的笑笑,亦或是很少出門的皇甫瑾墨,不都是這樣的?

尤其是他們的老爹皇甫辰,站在那裡就是一個目空一切的德行,怎麼到了這個女孩這裡,柔柔軟軟的像一團棉花?

雖然鍾離玖不想這麼形容,但是給人感覺就是這樣的啊!

自家小衍看上的是這麼一款的嗎?! 皇甫謹儀看著這位傳說中最不好惹的角色之一對自己露出了這樣和善的表情,心中怎一個詭異得了。

但是她門清,這位玖公主對自己的和藹大概是因為她旁邊的一直在放冷氣的小祖宗。

上官悠比鍾離玖還要更詫異自己兒子對這個姑娘的態度。

就算是因為皇甫辰,這小祖宗也不會這麼委屈自己帶一個看不順眼的人回來。

還有皇甫辰的心思……

估計這小子應該做了點什麼才把人帶回來的,只是為什麼偏偏要把人帶回來?

這小子雖然說是冷清了點,不諳世事了點,但是對什麼事情都很清楚的,也應該明白這位在皇甫家中的地位才對。

無論外人怎麼看不上這個頻繁出醜的公主,但是既然被接回來了,皇甫謹儀的身份就能壓死一片人。

「玖,玖……」皇甫謹儀很想嘴抽命賤的來一句玖公主,最後硬是在鍾離玖宛若看兒媳婦兒的目光下憋成了一句「舅媽」

上官悠的奶奶是夏侯念外婆是妯娌關係,上官悠算是她的表舅,這一聲舅媽也不算亂喊。

說起來論輩分,她還是這個小少爺的表姐?!

雖然關係隔得遠了,可以說血緣關係都超了三代,一表三千里,但是算起來,自己就是小魔頭的表姐啊!

這麼一想,皇甫謹儀感覺這個世界真奇妙。

她倒是不覺得玖公主這是看兒媳的目光,就是覺得玖公主看著自己的目光委實太溫柔了點。

上官悠自然看出了媳婦兒在想什麼,不過鍾離玖要做的,他都不會阻止。

皇甫謹儀就這樣一臉玄幻的表情被鍾離玖拉著問來問去,問她幾歲了喜歡吃什麼不喜歡吃什麼,在這裡能不能住的慣,外面有沒有人欺負她,以前怎樣現在怎麼樣,末了還送了她一條紅寶石項鏈,說什麼她那裡這種小玩意兒很多,後面再慢慢送給她。

雖然很想說無功不受祿,但是本著對金錢的渴望,看著那條做工精緻是自己從未見過的項鏈,她滿腦子就只剩下了這玩意很值錢的心理,迷迷糊糊的就被鍾離玖又塞進了一個鐲子。

等鍾離玖走的時候,她手裡拿著這個鐲子,脖子上還掛著那條項鏈發著呆。

「怎麼,樂傻了?」上官衍的聲音將她的思緒拉回。

「我母親的外家是樂正飾業,她手上這種首飾很多,你收著就好了。這個鐲子不能亂動,其他的隨你。」

很多?

皇甫謹儀將那條項鏈小心拆了下來,暗搓搓的拍下照片上網搜了一下價格,那後面的好幾個零晃得她眼花。

乖乖,限定款的就算了,這紅寶石還是大有來歷的。

皇甫謹儀真是恨不得下一次建到鍾離玖就抱住這條金大腿做她的女傭了。

雖然皇甫家提供的首飾不比這些差,甚至有更好的,但是皇甫謹儀從沒碰過。

想到調查里的她這些表現,再看看眼前這個捧著一條項鏈眼裡都快泛出金光的女人,上官衍第一次有點摸不準一個人在想什麼。

——

「問完了?滿意嗎?」上官悠似笑非笑的看著副駕駛座上的鐘離玖,問道。

鍾離玖想了想「這姑娘我看著是不錯的,但是我這麼多暗示她不上道啊!」

上官悠道「你兒子比她小了六歲,換做是你,你會上道?」

鍾離玖眯起眼睛看向他「我會不會上道我不知道,我知道如果一個比我小了六歲的男孩追我,肯定不會成功。」

上官悠明白她這是在說什麼,笑了一下「除非他不想活了。」

「算了算了,我只要表示出我的態度就好了,至於其他的事情,小衍自己操心去吧。反正我從來沒看懂過那個孩子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

「這次你不是看懂了?」上官悠淡淡的看著前方「那孩子難道看不出來你對這姑娘的態度?他既然默認了就是承認,雖然不想談,但是不得不說這小子比起我,倒是更像皇甫辰,你只需要等就好了。」

那個孩子,就算是不擇手段,也會把自己看上的東西留在身邊,一如當年的皇甫辰,他看上的只有不要了的,沒有得不到的。

上官悠認識到這一點還是在上官衍八歲的時候,那個時候他被鍾離玖踢過來看看自己這個一向話少氣質還帶著點陰冷的小兒子,就看到他的小兒子,瘦瘦弱弱地站在寒風中,削瘦的手中握著一個遙控器,不遠處是一隻被開膛破腹的金毛犬。

男孩的眼底是森冷的陰鶩,大概是年齡太小了還沒學會隱藏,看到他來了也只淡淡地說「父親,你看這條蠢狗,老是想著離開我的院子,現在它離不開了吧?」

他無所謂對那條狗喜不喜歡,只是固執的認為他的東西不能離開自己的地盤。

既然離開了,就去死好了。

照顧那條金毛犬的人之後也全都被他辭退了。

這個小兒子,一向絕情冷清到可怕。

還不知道那個皇甫家的小姑娘是怎麼入得了這小子的眼的。

——

「衍少爺晚飯想吃什麼?」

上官衍看著手中的書,聽到這句話抬眼看了一眼旁邊的女孩,皇甫謹儀已經換了一身女傭的裝束站在他旁邊很久了。

「都可以。」

「那茄子燒飯呢?」

上官衍的眉頭蹙起,他是真的不怎麼喜歡吃茄子。

「逗你的,小少爺我們今晚吃大餐,為了慶祝我們重逢!正好給你看看我的手藝進步了多少!」

上官衍低下頭,明明知道她是在討好自己,但是唇邊的弧度就是壓不下來,你看,在她面前,自己就是這麼容易被討好。

只要一頓飯,一個動作,或者一個笑容,他就沒法對這個女人生氣。

明明之前想的是至少三天都要冷冷的對她的。

真是把她慣得無法無天了。

皇甫謹儀只感覺這個小孩就是嘴硬心軟,小孩子嘛,都是這樣的,又好哄,又忘性大。

自己不過是他身邊一個伺候他比較合心的女傭和玩伴,走了就走了,找過來就是小小的報復罷了。

報復完了,這小孩子還是會乖乖的。

不過以前就覺得這個小孩應該生的很精緻,沒想到真的長開了有肉了會這麼好看。

長大了也應該是一笑就能讓小女生腿軟的那種禍水。 就算是這樣,這個小禍水現在看著就已經很能撩人了!

尤其是這種他壓根就沒想過撩任何人的無意中透出的氣質,那句話怎麼說的來著,無形撩妹,最為致命。

上官衍將手中的書放下,撐著腦袋坐在沙發上,想到剛剛母親對皇甫謹儀的態度,她母親雖然看著溫和,但是上官衍知道自己的母親眼光有多可怕,究竟是什麼讓母親一下就認可了皇甫謹儀呢?

他原本想著還需要費一番功夫的。

不過這樣也好。

皇甫謹儀已經把他後面要喝的茶水沏好了放在茶几上去做飯了。

她的時間一向拿捏得準的。

「少爺,和您想象的一樣,那邊的人果然動手了。」

上官衍放在書本上的手輕輕的頓住了,沒有再往下翻一頁。

「我們的人呢?」

「被困住了,表少爺看著的。」

上官恩看著。

上官衍精緻的臉龐上帶了幾分笑意出來,「你說,我花了幾十萬培養的人就那麼被他看住了?」

周宇有些恐懼的看著眼前的少年,他不是上官家家臣的孩子,而是上官衍十歲的時候自己選出來的。

周宇身上背著一段仇恨,又因為搶劫罪進了監獄,是上官衍把他弄出來的。

上官衍是怎麼找到他的,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眼前的少年究竟有著怎樣可怕的手段,你能想象一個十二歲的少年手上有著三百多人的勢力嗎?

全部都是他這一年多來給上官衍一個個找出來的。

上官衍給他的報酬就是為他報仇。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