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你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我笑著問道,這個大傢伙突然從一邊蹦出來倒是真的把我嚇了一跳,至於他說的是什麼,我倒是真的沒有聽清楚。

「我是說,我要你的寵物,你開個價吧!」那個傢伙又大咧咧吼了一遍,同時舉起手裡拿著的烈酒,狠狠的灌了一口,然後咂巴咂巴嘴,等著我的答覆。

「寵物?它?」我指著地上的速,說真的,走了這麼久,第一次有人直接忽略了我身邊的索羅狄,而把目標盯在速身上。

「當然,我對人沒什麼興趣,尤其是兩個乾巴巴瘦乎乎大男人,要是英雄好漢的話,我倒是願意結識一下。」那個傢伙撇撇嘴,對我說道。

乾巴巴瘦乎乎是說我們?我和索羅狄對視了一眼,苦笑了一下,沒想到竟然獲得了這麼一個評價,好歹我們也是一對名人,儘管有些名不符實和臭名遠揚。

「喂喂,你們兩個到底想怎麼樣?我說了,我要你的寵物,你到底是交不交換?」大漢有些不耐煩了。

「這個,我可不可以聽聽你的價錢?」我笑著回答道「我們對這裡的風俗不是特別了解,另外,你要這個傢伙有什麼用?」

「要它有什麼用?因為這裡很少見,我聽說這種東西捕獵是一把好手,我想弄一隻養養看。至於交換的東西,嗯,我們這裡特產的冰晶石怎麼樣?我可以給你們四顆,絕對都是精品。」大漢說道,一幅不怕你不同意的表情。

的確,如果我們是專修水系魔法的魔法師的話,冰晶石絕對是夢寐以求的東西,不但能快速提高水系魔法的凝聚力,而且長期用它進行冥想的話,魔力的提升速度只能以可怕來形容。

不過,這個傢伙不是沒有什麼常識,就是色盲,我們雖然是一身魔法師裝束,但是一個是黑色長袍,一個是白色長袍,和水系法師的水藍色長袍完全是兩個概念,冰晶石對我們這兩個死人來說意義不大。

「這個,不是我不想和你交換…」我笑了一下,「但是這個傢伙願不願意和你一起去,你就要直接問它了,如果它願意和你走的話,我什麼都不需要,你直接把它領走就可以了…」

「真的?」壯漢一愣「這個傢伙能聽懂人話?」

「不但能聽懂人說話,而且,我敢說,在這裡,沒有任何一種動物可以打得過它,如果叫他來捕獵的話,絕對的十拿九穩…」我說道

「是嗎?就憑它?這著黑漆漆的大貓?」壯漢滿面狐疑的把速上下打量了一番「要我說,我們這裡最差的魔馬可以把一百個這麼大的貓凍成冰雕。」

「吼…」速抬起頭來狠狠的等了那個傢伙一眼,低吼了一聲,看來對這個傢伙小瞧他的能力有些不滿。雖然這個天寒地凍的地方讓他有些不舒服,但是自己的實力還是不容置疑的。我卻知道這是那個壯漢用來壓價的手段,看來他的腦子裡並不全是肌肉。

「呵呵,這個傢伙脾氣還不小,不知道,我可不可以找個地方驗證一下你的話?」壯漢滿有興趣的看著速「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一定要得到他,這樣或許可以得到冰原上的魔馬王。」

「魔馬王?那是什麼?很有名嗎?」我頭一次聽到這個名字,儘管我多少聽說過哈米的特產,因為他的特產幾百年來沒有什麼大的變換,不但沒有變化,而且名氣越來越大,同時也聽說過魔馬這種東西,依我看來,這種美麗的動物儘管力量上還無法和獨角獸還有夢魅比較,但是用在戰爭上,的確是不可多得的好坐騎,無論是速度上,還是指揮上,以及與人類的配合上,都是其他魔獸無法比較的,即使是地形龍騎兵也因為魔法力量的匱乏,以及速度上的差距而處於劣勢。而哈米的冰魔騎士也因此成為了最強的人類騎兵力量。但是魔馬王,聽名字就知道,應該是魔馬的王者,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真的非常珍貴了。

「你連魔馬王都不知道?還真不是一般的孤弱寡聞,也難怪,身體單薄的魔法師對於這種戰士的榮譽實在是了解得非常少。」那個高壯的傢伙撇撇嘴說道「魔馬王當然就是魔馬的王者,擁有風的速度,還有強大的冰系魔法輔助,以及強壯的身體,如果誰得到了它,就會成為人類中最強的騎士!那可是在冰雪之城裡每個戰士的夢想啊!」那個高壯的傢伙兩眼閃著精光,無限憧憬著美好的未來。

「咳咳…」我輕輕咳嗽了兩下,把這個傢伙從夢境里拉了回來「不過,這匹魔馬王應該很難抓了,不然的話,現在早就有人成為它的主人了,但是,你怎麼能夠確定我的朋友可以對付你說的魔馬王呢?」

「沒有為什麼…」那個傢伙搖搖頭「我只是想要嘗試一下,因為除了這個方法,其他的方法大多數別人都試過了,這也算是垂死掙扎吧…」

我在心裡估計了一下速的速度,由於豹的本能,速這個傢伙對於潛伏還有追蹤很有一套,而且由於爆發力的原因,在短距離的奔跑當中甚至可超過夢魅的速度,尤其是它本身具有一定的暗黑魔法能力,再加上屬於亡靈獨特的靈魂魔法,用這個傢伙捕獵簡直是再合適沒有了,如果用它,真的倒是有可能得到那匹什麼魔馬王。

我聳了聳肩膀「還是那句話,願不願意去幫你們抓那匹魔馬,你要徵求它的意見。」

「好罷,那我就破一次例,和一頭畜生交流一下感情…」壯漢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走到速的前面,蹲了下來。

我和身邊的索羅狄對視一笑,這個傢伙,完全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情來觀賞別人的演出,看來從中找到了不小的樂趣,大概和前幾天我看他表演的時候擁有相同的感覺吧。

「我說夥計…」壯漢開始套近乎「怎麼樣,跟我走吧,我給你好吃好住,只要你幫我抓住了魔馬王,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速打了一個哈欠,趴在地上開始睡覺。

「夥計,你要知道,抓住魔馬王可是很大的榮譽!只要抓住他,你將成為非常有名一隻魔獸,到時候,會有很多漂亮的魔獸妹妹來找你的。」壯漢開始色誘,速翻了一個身,打起了呼嚕。

「哼,我看你也是不行,不去就算了,看你也不像能打贏他的傢伙,身子矮,腿又短,憑什麼去抓魔馬王?」壯漢開始激將,速打了個哈欠,磨了一下牙,睡得更香了。

壯漢接連又使出幾著,始終沒有搬動地上速那笨重的身體,最後壯漢終於忍不住站了起來,狠狠的吐了一口痰,瞪了我一眼「壞心眼的魔法師,你在說謊!這頭畜生怎麼可能聽得懂我說的話!」

「為什麼聽不懂?」我踢了踢地上的速「懶鬼,我們去看看有什麼有趣的事情,說不定有很大的熱鬧可看。」

睡得死去活來的速眼睛猛的睜開,一翻身從地上站了起來,一顆大腦袋左顧右盼,試圖找到我說得熱鬧在哪裡,還真是一隻有獨特愛好的豹子。

「不用找了,」我拍了一下他的腦袋「那個熱鬧就是你!給我好好表現!」

然後沖著目瞪口呆的壯漢一笑「這位兄弟,你想找這隻懶貓做什麼,你就帶路吧…」

大漢咽了一下口水,帶著我們順著街道走了下去。

第一次來到這座城市,對地形不大熟,在壯漢的帶領下,七拐八拐,在我頭暈腦漲的時候,壯漢終於停住了他的腳步,回頭對我說道「我們到地方了。」

這是一座碩大無比的草場,周圍用鐵條加木材圍了一圈籬笆,看那個堅固程度,就算使用火系的高級魔法也不一定能在籬笆上炸出一個缺口。

在籬笆周圍是一片草地,這在這片冰原上也屬於少見,我感覺到了周圍淡淡的魔法波動,這應該是一個結界創造出來的效果,魔法配合魔發陣,布置一個結界阻擋了寒氣的入侵,雖然不需要太多的魔力,但是這麼大的規模,也是大手筆了。幾匹顏色各異的馬兒在上面奔跑著,嘶叫著,同時也是囂張著,雖然也是馬,但是這些馬可是比同樣用這個名字的生物強壯了不少,尤其是腦門正中心冒出的那塊冰晶色的骨頭,那應該是一種變異了的魔核,可以快速聚集水系魔法,也是魔馬的力量來源,雖然它比較明顯,但是卻比一般的魔核堅硬的多,很不容易被擊碎,倒是使這些魔馬更添了幾分威力。

「你的寵物在這裡和幾匹優秀的魔馬進行戰鬥,勝了的話,就證明他擁有了向魔馬王挑戰的實力!怎麼樣,嘗試一下吧…」壯漢介紹說「不過,我要事先說明一下,哈米的魔馬攻擊性是很強的,你的寵物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就不要去找死了。」

「這個,你要問問我的夥伴了,這隻懶貓到底想不想進行這場比試,全要看它的意思,我可是沒辦法替他作主。」我聳了聳肩,說道。

「你還真是一個沒地位的主人…」壯漢笑著說道,沖速一噘嘴「怎麽樣,大貓,有沒有興趣比試一下?」

漢武揮鞭 一直睡得昏昏沉沉的速,這個時候竟然清醒了,一雙黑色的眼睛注視著那片草場,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喉嚨里發出愉悅的呼呼聲,一幅躍躍欲試的樣子。看來潛伏在他靈魂深處那屬於豹的性格,讓他充滿了對於戰鬥的渴望,不過看看他現在的情況,的確需要一些東西來活動一下了。

魔鬼總裁今生請珍惜 「看來他很興奮的樣子…」壯漢笑道「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恩…」我點了點頭「的確,這個傢伙向來不得安分,難得有個舒展筋骨的機會,當然要好好鬧一下了。」

壯漢哈哈一笑「既然他有這個意圖,我們也應該滿足他吧!走吧,我們去看看你的對手。」

說完當先向那片草場走了過去,速則興奮的追在他的後面,我和索洛狄相視一笑,也跟了上去。

走進了那片草場,才知道它究竟有多大,看那個架式,沒有十里也差不了多少了。

壯漢把我們帶進來之後,一轉身沒了身影,沒有多久,不遠的地方傳出來幾聲嘶叫,三匹漂亮的馬兒從一個小門,跑進了草場。

剛剛離開的那個壯漢突然又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沖著我一陣的乾笑,笑得我渾身發毛。

壯漢伸手一指那三匹馬,說道「這三匹是還沒有馴服的烈馬,已經讓好幾位馴馬師放棄希望了,還出了兩場人命,不知道你的這個大貓,有沒有興趣和他們斗一場?」

沒有等我回話,速這個傢伙,早已經急不可耐的沖了過去,奔向那三匹魔馬。

「哎!我還沒說完呢!他怎麼這麼急?」那個大漢說道「一次挑戰三匹魔馬!還真是大手筆,要知道,一匹魔馬的戰鬥力可趕的上一隻中階魔獸,再加上他們可怕的體力和速度,一般的魔獸還真不是他們的對手。」

索洛狄因為對速那個傢伙不太了解,因此一直站在一邊沒有講話,我就成為了速的代言人。「不知道,這個傢伙很少有這麼激動的時候。」

一邊的索洛狄也插嘴道「是啊,我一直以為他只會睡覺來著,頭一次見到他這麼精神,呵呵,我也開了眼界了。」

正說話的時候,速已經來到了那三匹魔馬的面前,開始圍著那三匹魔馬開始慢慢的兜圈子…開始觀察對手的弱點,尋找機會,這似乎是豹的本能。

那三匹魔馬也很緊張,有些惶恐的看著眼前眼前這隻從來沒有見過的不明生物,微微的張開嘴,亮出嘴裡的尖牙,向著速示威。在這個冰寒困苦的地方,要想活下去,就絕不能挑剔,這些魔馬都是雜食,無論是草還是肉,甚至小蟲子都不放過,因此有一付很尖銳的牙齒。

速轉了一段時間之後,開始進行試探性的攻擊,一個跳躍,撲向了一匹紅色的魔馬。

不過哈米因為魔馬出名也是有原因的,這些馬不但擁有很強的實力,而且長期在冰原上生活,為了生存,彼此之間的默契程度也是非常驚人的,就在速撲向其中之一的時候,兩邊的兩匹魔馬已經開始動起來了,其中一匹,額頭正中的那顆冰骨突然一閃,魔馬一張嘴,吐出一顆水藍色魔法彈,打向速,雖然是比較初級的冰系魔法,但是被打中的話,絕對不會舒服。而另一匹魔馬抬起前蹄,后蹄著地,用兩隻前腳砸向速,而速的目標也當然不會坐以待斃,那匹魔馬一轉身,屁股對著速,然後用前蹄支撐身體,兩條后蹄用力向速蹬了過去。這三波攻擊,挨上任何一下,就足夠速吃一壺的了。

速不愧是速,是個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經驗豐富無比,眼看著身在半空,避無可避的速,突然整個身體向上飄了一下,躲過了后發先至的兩條後腿,兩隻前爪在踢過來的馬蹄上輕輕一點,后蹄隨後在馬蹄上一蹬,然後整個身體又騰空而起,躲過了所有的攻擊。速的跳躍方向是原來那個目標的斜上方,實際上是一個很高的前撲,最後落在了那匹魔馬的馬背上。

那匹魔馬驚慌失措,四肢亂揚,試圖把速摔下去,速則用抓子勾住那匹魔馬的皮毛,就是沒有被那匹馬給顛下去,反而被速的爪子抓得疼痛難忍,嘶叫得十分凄慘。

剩下的那兩匹馬,開始有些氣急敗壞,雙雙張開嘴,吐出兩顆深藍色的魔法彈打向速,雖然我離得很遠,但是卻可以感覺得出在那兩顆不起眼的魔法球里,究竟蘊含了多大的能量。

可惜,氣急敗壞的他們顯然沒有看清形勢,速是趴在那匹倒霉的魔馬身上,攻擊面積非常小,再加上速靈活的身體,在魔法彈來臨前的一瞬間,突然躍離馬背,跳到了地上,而那匹倒霉的魔馬,則成了這次攻擊的犧牲品,兩顆魔法彈達到了他的身上,將他一瞬間凍成了冰雕。

躍回地上的速又開始圍著剩下的兩匹魔馬繞圈子,尋找它們的破綻,而那兩匹魔馬也小心翼翼的盯著速。經過第一回合的較量雙方彼此之間都有底,速勝在身體靈活,短距離的速度非常的快。而兩匹魔馬則勝在耐力過人,人數又多,雖然在第一個回合,兩匹魔馬失去了一個戰友,但是也讓他們學得乖了,開始穩固的防守,少了幾分浮躁,試圖以過人的耐力,將對手打垮。

雖然只是一場魔獸之間的戰鬥,不過也是精彩非常,吸引了草場的工人,周圍越聚人越多,都在觀看這精彩的一場比試。只是一個回合,魔馬就少了一匹,速大佔上風,周圍的人一陣的驚嘆,為速大聲的叫好。

我和索洛狄笑了一下,我們從來沒有認為速的這場比試會輸,無論在哪一方面,這隻可以算是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都佔據了絕對的上風,何況,他還有一件秘密武器——靈魂魔法。

野獸擁有什麼樣的靈魂?粗看下來,野獸似乎只有本能,獵食,搏鬥,交配…這似乎被所有的人看不起,被稱之為野蠻的行為,不過,他們真的有那麼野蠻嗎?野獸所有的努力,都只為一個目的——生存,為了生存,他們擁有足夠的理由做這些事情。 愛情無理宣言 同樣,自認高大的人類,文明的人類,他們是不是做得更高尚一些?或者說,他們把直接的野蠻變的更加優雅,更加華麗,變成一種美麗的野蠻…儘管它是如此的美麗,如此的冠冕堂皇但它終究是野蠻,就象是一把用純金打造的刀,用寶石鑲嵌,華麗的奪人二目,但是,它終究是一把刀,它是用來奪取生命的。雖然我們稱之為虛偽,噁心,不斷用我們的言語啐棄他,不過,我們卻不知不覺的重複著這種被我們啐棄的虛偽,反覆做著我們曾經認為噁心的事情。因為,我們是人類,我們比野獸高等,因此我們懂得偽裝一些東西,也必須偽裝一些東西,顯示人類的與眾不同。

我似乎不應該用「我們」來將自己帶入人類的靈魂,因為我已經是個死人了,但是,不管我究竟有沒有死,究竟算不算人類,追根究底,我的靈魂深處,已經打上了人類的烙印,這是我的宿命…

《靈魂的領悟—亡靈導師克尼。特莫爾語錄》

兩匹魔馬,對上速,雖然數量減少了,不過形式卻沒有差多少,反而更加危急了。先前的失守,主要原因是因為魔馬本身雖然暴躁,但不是一種喜歡主動攻擊的魔獸,儘管它也吃肉,但是也是在不多的時候,食物緊缺的狀況下,而且攻擊的多是一些小動物,所以對於攻擊的經驗的手段並不是很了解。初次遇見像速這樣的對手,它們失手也是情有可原的。速這個老傢伙,在幾百年的歲月里積累了龐大的經驗,而這些經驗,幾乎都是關於攻擊和作戰的。這麼一對比,那幾匹魔馬處於劣勢就不奇怪了。

現在的情況不同了,雖然第一次接觸的時間不長,但是卻把速的特點體現得淋漓盡致,也讓他的對手對他有了一定的了解,想出了專門對付速的著數。

魔馬不愧是冰原上強大生物,不光擁有很強的力量,單從智慧上來說,也非常的可怕。剩下的兩匹魔馬中的一匹,突然抬起一隻前蹄,狠狠的跺在地上,蹄子上帶著一層淡淡的藍光,就在砸到地上的一瞬間,那團籃光突然炸開,貼著地面向四周蔓延,當那藍光襲到速身前的時侯,速向上一躍,避開了那團藍光,但是當它落下來的時候,卻發現,原本碧綠的草場,失去了那種綠油油的顏色,變成一片晶瑩,竟然是冰!一大片的冰層,方圓五十幾米的樣子。從空中掉下來的速根本就沒有想到現在這種情況,沒留神,一下子摔倒在地上。而使用魔法的那匹魔馬,也累得癱倒在地上,呼呼的喘著氣,失去了戰鬥能力。

我和索洛狄驚異的對視了一眼,只在短短的一瞬間,就迅速發現了對手的特點,並且想出了對策,這種智慧,在魔獸中還真是非常的少見,看來是在惡劣的環境下鍛鍊出來本能,想要活下去的話,就需要使出渾身的解數。

剩下的那匹魔馬,是三匹魔馬中最強壯的那匹,此時,他正站在冰層中間,冷冷的看著有些狼狽的速,同時身體微微前傾,做好了攻擊的準備。冰原上的魔馬,也擁有像普通馬一樣的蹄子,但是因為經常在冰上跑的緣故,這種蹄子上生出了小小的尖刺,因此,魔馬在冰原上的速度和攻擊力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速此時很不好過,在埃格斯上陪著大批的殭屍和骷髏的他,對於冰這種東西十分的陌生,爪子上柔軟的肉墊,在平時是偷襲的利器和絕招,但在冰上卻成了可怕的噩夢,那種東西在冰上根本就站不穩,速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勉強穩住了身形。但是想要繼續作戰的話,難度非常大。

我和索洛狄苦笑了一下,看來速這個傢伙要吃些苦頭了,在這種滑溜溜的地方作戰,所有的優勢都將離速而去,除了魔法,看來像要取勝,速恐怕要動用魔法了。

那匹僅剩的魔馬,額頭上的冰骨一閃,張嘴突出一顆魔法彈打向了對面的速,而那匹魔馬則一低頭,跟著那顆魔發彈沖了過去。按照常理來說,速應該沒法在這片冰層上自由活動,因此,對付這顆魔法彈的辦法只有向下趴下去,魔馬跟在後面,等到速趴在地上,起不來的時候補上一腳,那麼,速就要回歸靈魂的狀態了。

面對著迎面而來的那顆魔法彈,速果然滿足了魔馬的願望,向下一滑,整個身體趴在了地上,那顆魔法彈擦著他的頭過去了,不過,真正的危機——那匹魔馬卻離他越來越近,帶著小小尖刺的馬蹄,就要一下子踩到他的頭上了。

無論任何人都會認為這場比試結束了,就連那匹魔馬恐怕都會這麼想,不過,速卻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整個身體突然向旁邊一滑,藉助這層冰層,快速的滑向一邊,脫離了魔馬的攻擊範圍,那隻本來馬上就要要了速的命的馬蹄,重重的跺在了地上,將冰層砸出了一片細細的就象是蜘蛛網一樣的裂縫,而向一邊飛速滑行的速,一張嘴,一顆黑色的光球飛向了那匹沒有攻擊到目標的魔馬… 我記得似乎有這樣一句話,「匹夫無過,懷璧其罪」是否是這麼說,我已經忘記了,但是我卻知道他的意思。那是誘惑給靈魂帶來的東西。

誘惑充滿了人生的每一個角落,帶給人邪惡,也帶給人幸福,如果說慾望是生命延續的根本,那誘惑就是慾望發出的聲音,或者說,它是誘惑的另一種說法。但是在大多數的時候,誘惑這個詞都代表了一種不太體面的東西,有著些微的貶意稱謂,也同樣被人所不齒,不過,在現實生活中的人,誰能真正逃脫這種感覺,其實很多東西都可以用誘惑來形容,換一個角度來看,它其實也是一種決心,一種希望,只不過我們並沒有這麼想過…

如果你仔細考慮的話,你將發現,你無法逃避。比如說,面對邪惡的時候正義之心的誘惑,面對挫折的時候成功的誘惑,面對失意的時候未來的誘惑,飢餓的時候食物的誘惑…

我對誘惑並沒有什麼太多的想法,這是靈魂深處的信息,也是生命無法避免的東西,正是因為靈魂那神秘的誘惑,我成為了一個亡靈。因此,對於生物因為誘惑作出的一些事情,我也總能抱著寬宏大量的態圖…

《靈魂的領悟—亡靈導師克尼。特莫爾語錄》

這個事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包括那匹魔馬。誰都沒有想到,在冰面上寸步難行的速,突然變得如此的靈活,竟然在危急的時候,突然脫離了危險,並且還能反擊。也就一瞬間的事情,那個黑色的光球已經飛到了那匹魔馬的面前。

所有的一切就發生在一瞬之間,誰都沒有反應過來,那顆急飛著的光球霎那間就來到了魔馬的面前,那隻球里蘊含的幽深可怕的暗黑能量,讓魔馬感覺到了生與死的威脅,摧毀一切,吞咽一切,消滅一切的暗黑力量,儘管只是一顆小小的能量球,依然可以無情的摧毀這個可憐可悲的生命。

在場的所有人都發出了一聲尖叫,為了那匹魔馬的命運,也為了速可怕的實力。

場地中間的那匹魔馬已經放棄了所有的希望,為了一招斃敵,那重重的一踏讓整個身體都處於一種不太協調的位置,根本無法在這種來勢兇猛的魔發打擊下作出反應。只好看著那個撲面而來的魔發光球,無奈的閉上了眼睛,等待著那可悲命運的降臨。

誰知道,那顆可怕的暗黑光球,就在飛到離魔馬的臉只有幾公分的位置,突然憑空解體,整個就這麼消失在空氣里,變得無影無蹤。

所有人都面面相窺,弄不懂這是怎麼回事,除了我和索洛狄,對於暗黑魔法格外敏感的我們,在那顆光球飛行的過程中,就知道了那顆光球里暗黑能量的排列方式,知道它將會在攻擊到那匹魔馬之前解體。

速那個傢伙此刻正在毫無形象得滿地打滾,一張大嘴張的老大,顯然是很開心,但是卻和豹子那威武的形象相差甚遠,完全侮辱了這種高貴動物的偉大形象。那匹魔馬也氣憤難平,可惜通過剛才那顆光球,他已經知道自己和速的差距,拿速毫無辦法。

當速終於笑夠了之後,一翻身站了起來,我清楚的看到他的四個爪子上尖銳的指甲已經全部彈出來了,利用那些尖銳的指甲,速輕鬆的站在了冰面上。然後一轉身,輕飄飄的跑回了我的身邊。

我身邊的索洛狄早走了過去放了一個魔法融化了那匹倒霉魔馬身上的冰層,而另一匹魔馬只不過是魔力透支,只要休息一下就沒有問題了。

速伸了一個懶腰,然後爬在我的身邊打著哈欠,看來剛才的那場戰鬥,讓它著實的放鬆了一下。

我身邊的那個壯漢像看怪物一樣看著我腳邊的速「真是沒有想到!這隻大貓還真是有一手,在冰層上竟然可以戰勝魔馬,看來它的確有資格挑戰魔馬王!怎麼樣,你開個價吧!」最後這句話顯然是對我講的。

「開個價…」我苦笑了一下「你也看見了,這個傢伙根本不聽我的話,我也拿他沒有辦法,你要是能把他弄走的話,我是完全沒有意見。」

壯漢反覆打量了我一番,終於決定相信我的話,想必是覺得如果運氣好,能免費把這隻大貓逮走的話,他將有一個非常光明的前景,何況速這個傢伙表現出來的實力,也讓他對於捕捉那所謂的魔馬王充滿了信心。不光是他,周圍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發亮,盯著速的樣子,就象看見一堆黃金一樣。這也不能怪他們,可以超過魔馬的速度,強大的魔法力量,再加上那可怕的頭腦,真要是得到了速這個傢伙的話,魔馬王似乎唾手可得。

身邊的那個壯漢已經蹲了下來,對著速的那顆大腦袋,開始了滔滔不絕的遊說,從食物,金錢,到漂亮的魔獸妹妹,一樣一樣的全搬了出來,也不管速這個傢伙究竟能不能接受。沒有多久,周圍那些傢伙似乎是不滿壯漢的行為,對他還沒有到手的好處充滿了渴望,沒有多久,幾個膽大的慢慢的湊了過來,開始對速大獻殷勤,最後,速身邊的人越聚越多,反而把我和索洛狄擠到了外面…

這一趟出來,我似乎走上了一條古怪的道路,四處的蒙吃蒙喝,先是那個假聖人索洛狄,引起了那場可怕的騷動,現在看來,連速這個長毛的傢伙也一舉成名,看來我在哈米的伙食問題,它倒是有能力幫我解決了,想不到我堂堂的亡靈導師…看了一眼旁邊同樣是笑得古怪的索洛狄,還著這個亡靈先知可能要憑著一隻畜生的面子混吃喝,我就有些哭笑不得,形象啊,我的形象啊!我現在這個樣子哪有一點形象可言?如果讓埃格斯上的那些老死人知道了我現在的處境,我在埃格斯幾百年來建立的威信恐怕要毀於一旦了。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轉過頭去,正好看到了索洛狄那張笑得奸詐狡猾的臉…

我渾身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寒顫,這個該死的魔族亡靈想些什麼我是一點也搞不懂,直覺上沒有什麼好事。單從智慧上來說,這個活了大概有幾千年的老怪物,懂的恐怕比我還多,玩起一些陰謀詭計更是他拿手的事情。我總有一種感覺,他到今天為止所做的一切,並不像是外表那樣那麼單純,這個魔族的先知如果像外表表現的那樣愚蠢的話,這樣看他的人將會更加愚蠢。如果說我真的有什麼比他強的地方,那就是對於靈魂的研究,我比他更加深入,或者說,我更加了解靈魂一些。

果然,我的預感成了現實,這個該死的亡靈先知詭異的一笑,邁著小步擠過了人群,來到了速的身邊,我站在人群外面,聽見了裡面他軟的肉麻的聲音。

「速啊,怎麼樣?累了吧?來,我帶你去吃飯…」然後人群散開一條縫,索洛狄這個傢伙悠然自得的帶著速走了出來,半天的各式語言轟炸,讓速早已經極其不耐煩了,巴不得有個傢伙來帶他脫離苦海,索洛狄敏銳的抓住了這個機會,進去把速帶了出來,讓周圍眼睛發紅的人群得到了兩個信息。

一那隻黑色的大貓現在餓了,現在非常希望休息和進食。

二看起來那隻黑色的大貓非常聽這個傢伙的話,如果弄得這個傢伙高興的話,說不定…

當即有機靈的人搶先開口「沒錯,沒錯在這待了這麼久,大家早該餓了!今天我作東,請這隻威猛的魔獸吃一頓,當然,這名尊敬的老者,也是我最最最最尊貴的客人,我去城裡最好的酒店定一桌上好的酒宴,請兩位能夠賞光。」說完,一道人影就以極快的速度離開了人群,向著城市的方向快速離去。

剩下的人猛然醒悟了過來,一番客套話之後,原本跟在速和索洛狄後面的一大群人,轉眼間就剩下幾片隨風慢慢飄落的樹葉。

索洛狄沖我一笑,帶著那隻背信棄義的速,一步三搖得向著哈米內城走去。我狠狠的詛咒了他們幾句,無可奈何的跟在他們後面,也進了那座冰雪之城。

速這個傢伙一口氣打敗了三匹魔馬的消息,此時已經在這座被白雪覆蓋的城市裡傳開了,無論我們走到哪裡,都有人對我們指指點點,偶爾有幾個膽子大的孩子湊到我們身前,準確的說,是速的身前,把速全身上下打量了一個遍,更有一個小孩小心翼翼的伸出一隻手指,輕輕碰了一下速的身體,然後迅速彈開,舉著那隻手指大叫著跑跑開,然後從他逃跑的方向上,傳來了一陣陣羨慕的讚歎聲。這一勇敢的行為刺激了更多的勇敢行動,一時之間,速的屁股後面布滿了小孩。終於,忍無可忍的速在五個同時伸出手來,試圖觸摸他高貴的臀部的時候,沖著身後的那群小孩惡狠狠的漏出了銳利的牙齒,後面的小孩嚇得尖叫著逃開,有幾個跑的有些過分驚慌失措的小傢伙,一個不留神,一屁股摔到了地上,然後,後面傳來了驚天動地的哭聲,我和索洛狄苦笑了一下,帶著毫無負罪感的那隻大貓,快速的離開了這個讓人無比尷尬的地方。

冰雪之城中最好的一家酒樓,所謂的「雪映樓」,今天可是賺了不亦樂乎,整個雪映里擠滿了人,大部分都是花高價定的上好酒席,三層樓的一個建築物,從上到下都是花錢的人,而且點的都是昂貴的菜,雪映樓的老闆此時此刻早已經不知道跑到哪裡去數錢了,剩下的都是侍者和廚師,但是卻出奇的清閑,有幾個甚至在一邊悠閑的聊著天。雖然今天來了這麼多的人,點了這麼多的菜,卻沒有幾個人在吃,所有的人都聚集到了大門口,似乎在等什麼人。

突然,有人大聲喊道「來了!來了!」整個人群騷動了起來,幾乎一酒樓的人都沖了出去,看樣子是去迎接了,弄得酒樓里剩下的幾個為數不多的客人和侍者,都湊到了窗戶邊上,好奇的向外看,看看究竟是什麼人這麼受歡迎,進入他們視線的是一黑一百兩個人影,還有一隻懶懶散散的黑豹。

辛苦的一路問路,我們終於找到了這座城裡最好的酒樓,沒有想到,問路也是一種辛苦的差使,想到路上那些傢伙狂熱的看著速的樣子,以及對我們問題那些不知所云的答案,我就感到一陣無奈,看來哈米人尚武的民風還真是名不虛傳。反而是索洛狄這個傢伙倒是悠然自得,充分的享受著這種待遇,看來是要補償一下在那個小鎮里的損失。

千辛萬苦來到了那座最好的雪映樓,離著酒樓還有一百多米的時候,一大群人就鋪天蓋地的圍了過來,眾星捧月的圍著速和索洛狄,把我丟在了一邊,說著肉麻的話,把他們帶向酒樓。

這也不怪他們,魔馬王,這個名字的分量,比黃金和鑽石都值錢,如果要是得到了這批傳說中的魔馬,金錢,名譽,美女,就會像潮水一樣湧來,而且奉魔馬王為首領的魔馬都會對魔馬王言聽計從,也就是說,魔馬王的主人,也會間接的控制了這隻大陸上最強的部隊。這種誘惑,沒有幾個人可以頂得住,尤其是以魔馬為榮的哈米人。以前是沒有辦法,但是今天,速讓他們看到了希望,擁有強大的實力和速度,還有高超的智慧,經過馴養,和人類關係良好的魔獸,這對於希望得到魔馬王的人簡直就是無價之寶,擁有這樣的待遇也不奇怪。

我搖搖頭,嘆了一口氣,孤孤零零的進了那家熱鬧非凡的「雪映樓」…

連續三次的騷動,讓我對我身邊的人獸開始感到有些無可奈何,是不是因為我們這些違反生命規律的傢伙讓什麼東西感到了憤怒,因此給我下了什麼詛咒,讓我這個本來來自沉積深淵的亡靈,生活在喧鬧的環境下,沒辦法脫身,不過仔細想一下,這也是有一定原因的,之所以成為亡靈的意識生命,都有自己不能放棄,或者無比留戀的東西,比如說花影對於舞蹈的執著,還有就是速那個傢伙,對於戰鬥和榮譽的渴望。既然擁有這樣的能力,那麼,在某一個方面極為出色的他們,引起騷動就毫不奇怪了,這也是看似不可思議的偶然中,存在的必然性,但是,也因為這些騷動,也把人類靈魂深處的某些東西赤裸裸的展示在我們的面前。亡靈歌舞團遇到的是一種狂熱,我們姑且叫它狂熱的崇拜,索洛狄遇見的,可以稱之為狂熱的摯誠,而速遇見的則可以稱之為狂熱的貪婪。

整個雪映樓理可以說是熱鬧非凡,到處都是笑逐顏開的人影,還有高舉的酒杯。空氣里飄著誘人的酒香和菜香,不過這些東西絕對不是給我預備的,在所有這些令人哭笑不得的騷動里,我總是扮演者不為人知的路人甲角色,或者是陰暗的負面角色,不過作為一個亡靈來說,我已經完全習慣了這種感覺,這也許就是我們拋棄了正常的生命,用另一種方式活下來的代價吧。

我站在一個角落裡,靜靜的看著被眾人圍在中間的索洛狄和速,他們的心中真的快樂嗎?無可否認,有很多人沉醉在這種感覺中,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而邊傳來的是無止境的阿諛奉承,眼睛看到的只是所謂的極樂太平,你擁有了極高的位置,也就意味著你將擁有極短的視線,你只能看到圍在自己身邊的那些人,他們多少都保有自己的目的,而事實的真相往往都藏在那厚厚的雲層下,讓你無法企及。被假象迷濛了眼睛,被虛榮遮蔽了靈魂,我雖然不表示贊同,但是也不表示反感,這是人類靈魂深處的弱點,無法逃避…不過幸好索洛狄和速是亡靈,經歷過無盡死亡的他們,對於這些表面上的東西沒有太多的反應,那些厚厚的雲層遮蔽不了他們的眼睛。

現在的索洛狄恐怕要因為剛才冒失的舉動感到後悔萬分了,此時的他,正被一群各式各樣的人圍在中間,這些人真可謂千姿百態,有哭的有笑的,有說的有鬧得,正中間是索洛狄和速那無比厭惡的表情。

「先生,我專門為您和您勇猛的魔獸預訂了一桌這裡最好的酒菜,全都是這裡的拿手菜肴和最好的美酒,希望你能賞光,這將會使我萬分榮幸。」一個長相猥褻,身材矮小的傢伙說道。如果說這是一個高大魁梧的戰士倒是無可厚非,不過這個人的話,誰都會懷疑他的企圖。

「你這個奸商,讓你混進我們神聖的戰士隊伍里實在是一種恥辱,你分明是想要得到魔馬王高價出售!戰士的榮譽怎容你這樣的傢伙玷污?」一個高大魁梧,身後背著一把大劍的英俊漢子冷冷的說道,還有充滿藐視的眼神狠狠的瞪了那個所謂的奸商一眼。然後恭恭敬敬的向著索洛的鞠了一個躬「閣下,請您滿足一下一名戰士的虛榮心,賞臉與於我吃一頓便飯,並不會耽誤您多長的時間。」

相比剛才那個傢伙,這個人顯然優雅的多。

「這位先生,請到我這裡稍坐片刻,不會耽誤您太多的時間,我們準備了一點酒菜,可以讓你順便休息一下…」人群中又有人說道。

「不要聽他的,去我那裡!我點了這座酒樓里最好的酒菜…」有人大聲喊道。

人群頓時炸了鍋,七嘴八舌的聲音說什麼都有,基本上目的都是一個,要叫索洛狄和速到自己的去,然後順便拉緊彼此的關係,然後把速拐騙走。

顯然索洛狄這名魔族的先知對於應付這種場景比沒有多少的經驗,手忙腳亂的他,被一大堆人扯來扯去,完全沒有什麼自由,終於,這個傢伙發現了站在人群外面的我,向我投來了可憐兮兮的眼神。

我一笑,搖了搖頭,向著人群中間的速發出了一道信息。

收到我的信號,在人群中早已經不耐煩的速,一個跳躍,從眾人的頭頂上跳了過去,然後輕輕的落在我的身前,喉嚨里發出愉悅的呼嚕聲,像一隻真正的大貓一樣在我的腿上蹭來蹭去。

客廳里那些傢伙頓時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盯著我的眼神都開始變得奇怪無比,已經有傢伙蠢蠢欲動,準備撲上來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似乎聽到人群中間的索洛狄長出了一口氣。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