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家二少爺的私生活沒有一點緋聞,太不正常了。你……你該不會是想做人家的『女』朋友吧?」

她的質疑觸到蘇晨昀內心深處不願細想的東西。

這兩年,遇上的好女孩也是有的,但他一點興趣也沒有,可如果說要說他喜歡男人,那他怎麼會在不知道庄珞然身份的時候感覺三弟的喜好有點噁心呢……

庄珞然?

蘇晨昀眸中一道亮光閃過。

不能確定,但要試試,於是他吼了一聲:「庄珞然!」

「啊。」突然被叫到名字的人嗖的轉過身。

那是一張白皙的覆著淡淡妝容的精緻小臉,笑起來還有兩個酒窩。

真的是她!

他知道慕晨翊要回堒港市,但沒想到庄珞然離開了岦州後會以本色示人。

本色示人也就算了,還耍他!!

「嘙」的一聲,手裡的玻璃杯滑到地上。摔得清脆悅耳,碎得四分五裂。

庄珞然張了張嘴巴,不經念了一句:「我以為昀二少什麼都不怕,原來經不起嚇,好可惜。」

蘇晨昀拍碎她的心都有了。

那是嚇嗎?

分明是戲弄!

庄珞然見到他推了推眼鏡,看到對方鏡片后的眸色有些不正常,和慕晨翊發火前的顏色一模一樣。

庄珞然是個聰明人,不給昀少爺動手的機會,她立馬喚來了自己的靠山。

慕晨翊也適時出現了,或者他是一直在外面看著她鬧騰的。

蘇晨昀指了指三弟,此時已經不能用語言表達他的憤怒了。

庄珞然站在慕晨翊身後,微笑著,看著他。

不是第一次見面就想揍她么,不是總是覺得她礙眼么?

今晚有種大仇得報的歡喜感。

慕晨翊對這個早他五分鐘出生的二哥向來沒大沒小,寵溺的看了一眼身後的人,眸色淡淡的轉向二哥:「她就和你打個招呼,至於這麼生氣嗎?」

蘇晨昀瞪了一眼慕晨翊,正要說什麼,樓地上傳來母後娘娘的聲音:「阿昀,你怎麼這個時候才回來,還擾得大家不能睡覺?」 安蘇晗挽著慕景沛的手,站在樓梯處,俯視著三個已經鬧到客廳的年輕人。

慕晨翊叫了一聲「爸、媽。」

身著睡衣的兩位長輩點了點頭。

庄珞然機警,在慕晨翊身後,用清甜的女聲,跟著叫了一聲:「慕先生,慕太太。」

兩位長輩沒有應聲,庄珞然也不計較這些,反正自己有禮貌就好。

慕景沛夫婦走下樓來,安蘇晗看了一眼蘇晨昀:「我和你爸爸怎麼叮囑你的?」

蘇晨昀低了低頭:「年輕人不能老熬夜。」

安蘇晗:「那你還這麼晚回來。」

蘇晨昀:「下次不會了。」

安蘇晗滿意的點點頭,復又看向慕晨翊:「這麼晚才到,路上不順利?」

慕晨翊一本正經答道:「沒有。給她換身衣服,耽擱了一點時間。」

經他這麼一說,慕景沛夫婦的目光又再一次看向了庄珞然。

慕晨翊也不打算藏她了,把她拉到前面。

安蘇晗上上下下把人打量了一遍,淡淡說道:「既然跟著阿翊來了,就是我們家的客人,以後叫阿姨就好。」

庄珞然不在乎這位慕太太的語氣有多漠然,老老實實的叫了一聲:「阿姨好,叔叔好。」

「嗯,好。」

安蘇晗本要回應的,誰知站在旁邊的慕先生沒忍住,迫不及待的先應了。

她瞪了自家老公一眼,說好一起裝淡漠的呢?

慕景沛威嚴如初的看著兩個兒子,不敢吱聲。

安蘇晗向慕晨翊揮了揮手:「樓上客房已經準備好,你帶庄小姐上去休息,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慕晨翊看了一眼蘇晨昀,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拉上庄珞然就走。

走到樓梯上,還聽到母後娘娘對昀少爺說道:「阿昀,我和你爸爸有話跟你說。」

沒有聽到蘇晨昀的聲音,庄珞然也沒有回頭。今天就是為之前的事和蘇晨昀做個了結,她可沒有繼續挑釁他的意思。

翌日,天氣晴好。

安蘇晗和慕景沛習慣早起。

沒想到路過兒子房間門口時,緊閉的房門居然開了。

庄珞然把自己打扮得清清爽爽的走了出來。

別人家裡做客,早起是禮貌。

見到有些詫異的長輩,她有禮貌的叫了一聲:「叔叔早,阿姨早。」

安蘇晗往房間里看了看,沒有人再出來,正要問點什麼,好兒子慕晨翊從客房裡走了出來,睡眼間的朦朧感還在。

見到父母,也很禮貌了叫了一聲:「爸媽早。」

安蘇晗和老公互視一眼,不說話了,直接下樓去。

庄珞然隱隱覺得慕晨翊的父母不是很喜歡自己。不過她收到的冷臉也不少,他父母這般不冷不熱的反應已算是不錯了,她一點也不計較。

慕晨翊看了看她的著裝:「這是我叫人隨便準備的一套,等商場開門,你去買幾件自己喜歡的。」

庄珞然甜甜的笑道:「我是不是挺能占你便宜的?」

出趟門,什麼都不用準備,還有人給買衣服,她怎麼感到是幸運女神在光顧自己呢。

慕晨翊闊氣一笑:「我喜歡給你買買買。」

庄珞然頓覺各條心脈流淌的血液都是甜的。

下樓時,她看到岦州的帶來的東西已經放在客廳,昨天太晚,還沒有親手把東西交到兩位長輩手裡。 慕景沛夫婦已經到了餐廳,蘇晨昀也一身正裝下樓了。

看見庄珞然,也沒有和她打招呼的意思,他徑直去了餐廳。

慕晨翊摟住她,把她往前帶:「吃過早餐,你在堒港市的假期才正式開始。」

庄珞然對他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說是帶她來檢查眼睛,現在隻字未提,不過他向來有計劃,她也無需多問。

餐桌上,蘇晨昀習慣在這時候和父親聊點公司里的事,並提到了岦州古鎮的事。

慕景沛只輕描淡寫的給了點意見,剩下的交給兩個兒子就好。

蘇晨昀看了看正在給女朋友夾包子的三弟:「一會兒我們去趟公司,團隊已經組建完成,今天終於可以人員齊備的開個會。」

慕晨翊皺了皺眉,看向身邊人,他答應過要帶她去買衣服的。

庄珞然明白他看向自己的眼神是何意,淺笑道「逛街而已,難道沒有你,我就不會買衣服了嗎?」

慕晨翊點點頭:「我會給你安排嚮導。」

庄珞然咬了一口包子,眸中帶笑的看著他。

以前,松宸郡的早餐也是美味的,但是今天的早餐,安蘇晗卻吃出了一些甜味。

她帶著羨慕眼神的看向慕景沛。

慕景沛瞬間明白老婆的意思,也給她夾了一個小小包子:「合你胃口的就多吃一個,若是不盡興,明天早餐還吃這個。」

安蘇晗輕咬了一口包子皮,滿意的笑了笑:「還是你對我好。」

慕景沛寵溺的看一眼像是吃過蜂蜜的女人:「兒子們都長大了,我只能把所有的好都放你在這裡。」

安蘇晗笑了,亦如二十年前聽到他的情話一樣,有些羞澀。

蘇晨昀兄弟是何等機靈的人,一聽父親這麼說,趕忙一人夾了一隻包子放到母親盤裡:「媽,我們也很愛你。」

安蘇晗笑得眼睛眯成一條縫。

她和慕景沛沒有女兒是有些遺憾,但是有三個聽話又爭氣的兒子,也是老天帶她不薄。

「阿姨,你好幸福哦。」

庄珞然羨慕開口,眼裡滿是崇拜。

安蘇晗清了清嗓子,腰又直了些,一本正經的看向庄珞然,說道:「幸福也是要兩個人珍惜來的。 重生復仇之孕事 我和你叔叔年輕時候也經歷了分分合合,走到現在,我們都很慶幸……當時沒有離婚是對的。」

慕景沛看了一眼認真暗示未來兒媳的妻子,沒有說話。

惡魔通緝令:獵捕偷孕媽咪 當初是誰要鬧離婚的?要不是他意志堅定且不要臉,兩人哪有今天三個兒子承歡膝下的生活。

不過,太太說的都是對的,不容反駁。

不僅不能反駁,還得給她撐腰!

「我們家多虧這位慕太太操勞,才有這麼和睦的生活。」

慕景沛不緊不慢補充道。

兩個兒子不住點頭贊成,讓他們家母後娘娘今天早上心情好到不行。

吃完早餐,庄珞然把昨天帶來的東西介紹給了兩位長輩,雖然是泡酒的藥材,但也是可以做葯膳的。

安蘇晗滿意的收下了禮物,沒有挑刺。

慕景沛的身體還需要調養,這些藥材送來得很及時。庄珞然個性上看似普通,但有顆玲瓏心。 慕晨翊摸了摸庄珞然滑滑的臉:「商場十點才開門,我會安排人陪你去逛逛,缺什麼都買回來。」

庄珞然點點頭:「你忙你的,我也希望你們能認真對待古鎮那個地方,希望你們去了,當地人的生活會因此而改善。」

慕晨翊把她的手放在自己唇邊碰了碰:「放心,不讓你失望。」

「還走不走,再聊幾句也十點了,要不要吃完午餐再去公司?」

站在一旁的蘇晨昀心情不大好,催促他們。

一早起來,吃完三弟的狗糧,又吃父母的,吃完父母散的狗糧又吃三弟的,還讓不讓人喘氣了!

正要離開時,白若姀急匆匆的來了。

先是和舅舅、舅媽打了招呼,就積極的站到慕晨翊跟前:「三哥,雲子瑜讓你給我帶的東西呢?」

慕晨翊本就不是很情願幫她帶東西,看在庄珞然面子上,他帶了。

原本打算一會兒讓人把東西送去老宅,眼不見心不煩。沒想到白若姀著急得問他要了。

「你什麼時候變得和雲子瑜這麼要好了?」慕晨翊不輕不重的問道。

白若姀大大咧咧慣了,沒注意舅舅、舅媽正看著她。

「什麼時候變的不重要,雲子瑜人不錯,還挺好的,起碼……在我看來是這樣。」

慕晨翊臉色不大好看:「你涉世未深,交友需慎重。」

第一名媛:狼性總裁無良妻 本來是教訓表妹的話,庄珞然卻不樂意了:「慕晨翊,我表哥人品不好嗎?」

甜而不嬌的女聲,把白若姀的目光也吸引了過去。

慕晨翊眸色瞬間變得溫和無比:「乖,我不是那個意思,你懂我的。」

庄珞然在似懂非懂之間徘徊時,白若姀走了過去,把她前前後後打量一遍,略帶疑問出聲:「你,你為我哥變性了?」

慕晨翊把庄珞然薅到自己懷裡,對腦子不好使的表妹說道:「會不會說話?什麼變不變,她本來就是。」

白若姀眼睜睜看著自己念念不忘人變成了女生,內心受到一萬點打擊,不是失落,而是羞憤。

她紅了臉,跑到就舅媽面前,把頭扎進舅媽懷裡,念叨:「羞死了。三表哥太過分了,知道實情也不告訴我,害得我和他搶女朋友,舅媽,都是三表哥不好。」

蘇晨昀看看時間,不冷不熱在旁邊插上一句:「以你的智商,就算老三給你暗示你也看不來。 獵愛遊戲:首席,別玩了! 如果覺得不好意思,不如給你個機會,陪未來的三表嫂去逛街,增進你們正常的感情,如何?」

庄珞然因蘇晨昀的話,心跳得有些亂。她感到蘇晨昀還記仇,明知道他的父母不是很喜歡她,他還愣是把「未來的」話說出口,這不是要給她難堪嗎?

她緊張的看了一眼那邊的兩位長輩。

還好,他們沒表現出什麼。

慕晨翊感到庄珞然的異樣,放開了她,讓她面對自己。

不知所措的樣子是害羞么?他淡淡的笑了笑。

安蘇晗把白若姀從自己懷裡推了出來,說道:「這樣也好。阿翊有事要去公司,你去陪庄小姐逛逛街,反正你們也認識的。」 白若姀又看了看庄珞然,她也不好意思的對自己笑呢,事情過去就過去了,其實也沒什麼好在意的。

她走到庄珞然身邊,也不好意思的笑道:「其實看不穿你的身份也不賴我眼拙,一是你裝得太像了,二是……雲子瑜太壞了,不把真相告訴我。」

她能說表哥壞嗎?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