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已至此,涅槃尊者也沒有再多說什麼,說完這句話之後,也是沒有絲毫停頓的再度說道:「我的意思是,用你們的冰寒之氣助我去除體內的熱能。」

聞言,葉天和林軒兒皆是一副疑惑之色,很顯然,對於涅槃尊者的這個方法,兩個人都是完全不懂。

而涅槃尊者也是再度說道:「其實很簡單,只要你二人同時釋放冰寒之氣,輸送給我,我就可以操控那些冰寒之氣驅除熱能,但前提是,你二人必須同時釋放。」

葉天再度疑惑的皺了皺眉,而後繼續說道:「尊者,為什麼要同時釋放啊?」

「你們和我的實力差距太大,若只是一人的冰寒之氣,遠遠不足以驅除我體內的熱能,所以,要麻煩二位聯手了。」

涅槃尊者也是沒有絲毫的掩飾,當即便是如此說道。

「哦,那我是不是要先將您召喚出來?」

葉天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而後便欲將涅槃尊者召喚而出。

「先別,你們將冰寒之氣召喚而出之後,再將我召喚出來,以免人家小丫頭害羞。」

涅槃尊者卻是及時的阻止道。

而葉天和林軒兒則是再度一臉疑惑,只是同時召喚冰寒之氣而已,為何要害羞?

涅槃尊者也感受到了二人的疑惑,當即便是再度說道:「小子,你現在對冰寒之氣的掌握尚不純熟,若想要將冰寒之氣的威力發揮到極致,必須要以原冰體相激,不過……考慮到你二人還都是少男少女,我也就不為難你們了,合體就算了,但最起碼要過渡冰寒之氣吧,那麼你們就必須要以接吻的方式過渡,所以……」

「啊?這……」

葉天再度一臉的無奈,原本以為自己現在已經擁有了冰體的效果,可是聽涅槃尊者如此一說,葉天便是再度一臉的難堪之色。

「怎麼?不想救本尊了?你可別忘了,本尊之所以這樣,可都是為了你!」

涅槃尊者感受到葉天那有些不情願的心思,當即便是如此說道。

而林軒兒此時也是一臉的緋紅,不過聽到涅槃尊者那有些生氣的語氣,當即便是及時說道:「葉天哥哥……我……沒事……」

「對嘛!你看你,連人家一個小丫頭都不如!」

涅槃尊者聽到林軒兒的話,當即也是再度開心了起來,旋即便是如此說道。

而葉天也只能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說道:「尊者,但願你說的是真的!」

「嘿!你這小子!」

涅槃尊者看葉天質疑自己的方法,當即也是再度有些生氣,不過感受著葉天此刻對著林軒兒走過去的身形,也是沒有再多說什麼。

赤裸上身的葉天此刻徑直對著林軒兒走去,他二人的結合就是在極其巧合的情況下發生的,現在連一個接吻都要受制於這種不得已,也是讓得葉天和林軒兒極為無奈。

不過林軒兒依然是一臉的羞澀,微微低著頭,根本不敢直視此刻的葉天,直到她感受到葉天那有些溫熱且急促的呼吸,這才緩緩將目光抬了起來。

兩個人的目光對視,紛紛從彼此的目光之中看到了一抹濃濃的溫情脈脈,而葉天身為堂堂七尺男兒,在這男女之事上,也表現的有些羞澀了起來。

涅槃尊者此時已經沒有聲音,為了不打擾他二人的美事,涅槃尊者甚至連笑聲都沒有發出。

和葉天的目光對視片刻之後,林軒兒便是再度羞澀的低下頭去。

然而這一次,葉天終於是鼓足了勇氣,直接用自己的手掌托住林軒兒的俏臉,而後緩緩將自己的臉龐靠近林軒兒。

終於,溫熱的嘴唇再度緊貼在一起,而與此同時,林軒兒體內的冰寒之氣也是迅速對著葉天過渡而去!

葉天當即便是感受到冰寒之氣自林軒兒的嘴唇猛然輸送到自己的體內,葉天也再度感受到,冰寒之氣的強大!

葉天心中暗道:「尊者果然沒有騙自己!」

隨著冰寒之氣的過渡接近完成,葉天反倒是有些捨不得和林軒兒分開,林軒兒那柔軟的嘴唇讓葉天遐想萬千,以至於根本沒有注意到此刻已經快要結束輸送的冰寒之氣。

林軒兒此刻也完全沉浸在這美好的分秒之中,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兩個人卻依然沒有要分開的跡象,而冰寒之氣卻早已經過渡完成。

涅槃尊者終於是有些忍不住了,當即便是乾咳了一聲,而後有些不悅的說道:「好啦好啦!在我這老頭面前如此不顧及老人的感受,你倆可真夠殘忍的!」

涅槃尊者的聲音響起,葉天和林軒兒也終於是反應了過來,而後終於是將緊緊貼在一起的嘴唇分開。

「抓緊時間吧,也好撫平我心頭的傷痕!」

涅槃尊者看二人終於分開,沒有絲毫遲疑,當即便是如此說道。 這股子狠勁,簡直和他志趣相投極了。

「別擔心,等會兒你慢慢玩就是了,不高興的話,就是把那雲家端了都不成問題。」

宮佑冥身影一閃就來到了沐靈夕的身邊,抬手將沐靈夕耳邊的碎發束到耳後,一臉寵溺的說道。

周圍的狂戰隊員,包括影琦在內,全都不由得深吸了一口冷氣。

那可是八大豪門世家的雲家啊!

一個說來多少殺多少,一個說連鍋端了都行。

還真是強大的兩口子啊!

但是,在場的所有人恐怕沒有誰會不喜歡吧!

沐靈夕看著宮佑冥那一臉,她要殺人,他就給她遞刀,她要放火,他就給她澆油,就算她要將天捅破,他也會毫不猶豫的給她一雙翅膀的無理由寵溺,心中終於有了一種被人疼寵著真好的感覺。

謝少的心尖摯寵 硬是從宮佑冥那雙快要讓她迷醉的雙眸中轉移開視線,沐靈夕現在要做的,就是要好好的利用這一次的戰鬥,來提升他們狂戰小隊的凝聚力和團隊作戰能力。

現在整個狂戰小隊中實力最高的可能只有她了,夜元鈺還是在引靈高級的水平。

現在少了穎月一人,其他人的狀態還都算可以。

來到這個世界上,沐靈夕參與團戰的次數一隻手都數的過來,但是沐靈夕卻是從中吸取了不少經驗。

例如現在她將要介紹給隊員們的一種團體攻擊陣勢。

這個陣勢是之前在楓源嶺中,遇到雷天的時候,沐靈夕默默記下的陣勢。

只不過那個陣勢中還存在很多問題,沐靈夕在回去之後的時間裡,仔細的研究了一番,最終將自對於陣勢的理解和防禦需要加入了進去。

效果怎麼樣,沐靈夕還一直沒有找到機會實踐。

索性這一次,就用雲家的這群打手來試驗一番。

一邊細心的對隊員們講解著陣勢的要領,一邊在手上演示著。

不到一會兒的時間,所有人都掌握了各自陣腳的要領。

這個陣勢的優點在於,能快速的擴大隊伍中修為較高的人的術法攻擊,同時,在遇到大範圍攻擊的時候,可以迅速的改變為防禦陣式,從而保護陣勢中隊員的安全。

就在所有隊員都掌握的差不多的時候。

影琦微微的抬起頭來,對著沐靈夕說道。

「少主人,他們已經來了。」

所有人在聽到影琦的話后,迅速的組成了陣勢,眼中皆是帶著濃烈的戰鬥欲!

他們要用最為激烈的戰鬥,來洗刷早上被雲家人所欺辱的恥辱。

沐靈夕眼睛冷冷的看著院門的方向。

櫻唇輕啟,緩緩說道。

「狂戰小隊!準備戰鬥!」

所有的小隊隊員,在沐靈夕下達命令的第一時間,皆是準備好了手中的術法。

只等著雲家的人衝進來時,給他們一陣迎頭痛擊。

沐靈夕手中的火球瞬間在指尖上跳躍起來,那鮮艷的色澤,就像是最為艷麗的玫瑰一般,讓所有人的心中一陣悸動。

就在這時,院門處忽然響起了一陣嘈雜聲。

「住在院子里的,快點出來束手就擒,別等著爺爺們出手,你們在哭爹喊娘的求饒。」 葉天先是有些尷尬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而後再度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林軒兒,旋即也終於是反應了過來。

當即,葉天便是將涅槃尊者從納寶之中召喚而出,而後和林軒兒一起釋放出兩股冰寒之氣,對著涅槃尊者輸送而去。

在冰寒之氣的幫助下,涅槃尊者也是沒有絲毫的怠慢,當即便是操控著自己體內的能量,以及葉天和林軒兒輸送給自己的冰寒之氣,嘗試著驅除自己體內的熱能。

可是讓涅槃尊者無奈的是,即便是葉天和林軒兒兩個人加起來的冰寒之氣,也依然是有些不夠用!

「怎麼樣尊者?」

葉天似乎也是感受到涅槃尊者並沒有多少好轉,當即便是再度擔憂的說道。

涅槃尊者無奈的搖了搖頭,一臉苦惱的說道:「還是有些不夠,哎……」

看著涅槃尊者這無奈的神情,葉天也是再度著急的緊皺起眉頭,來回踱步,看起來很是急躁。

而林軒兒此刻則是冷靜的思索了片刻,而後便是再度對著涅槃尊者說道:「那……還有其他的辦法嗎?」

涅槃尊者此刻將自己的能量緩緩收回,而後長呼了一口氣,旋即再度看著林軒兒說道:「有倒是有,不過我覺得沒那個必要了,我這個老頭子原本以為無法離開岩漿海了,後來在你們的幫助下,能夠出來已經算是萬幸了,我也不奢求更多了。」

聽到涅槃尊者的話,林軒兒也是緊皺起眉頭,對於涅槃尊者這自暴自棄的態度,林軒兒顯然是很不贊同。

而葉天當即便是再度說道:「尊者您說什麼呢!不管讓我付出任何代價,只要能夠讓您恢復,我都願意!」

涅槃尊者自然知道葉天的想法,不過此刻的他再度嘆了一口氣,而後再度說道:「算了吧,為了我,你們已經做的夠多的了,我不能再麻煩你們了,特別是這個小丫頭,是個好丫頭,你以後可要好好珍惜。」

「尊者!我不許你這麼說!」

葉天當即便是再度阻止道:「到底還有什麼辦法?你說出來,我一定會照做的!」

涅槃尊者再度一笑,旋即說道:「小子,我已經說過了,我的使命已經完成了,你接下來的征途會有其他人的幫助,已經不再需要我了,之前出現的風行者,或許正是為了這一天的到來,至於那化靈丹,你去找風行者就可以了,他會幫你挑選出一個最合適的煉丹人選。」

「我不會丟下你不管不顧的!你別說那麼多廢話,不論如何,我都會把你救回來的!」

可是對於涅槃尊者這像是在交代遺囑的樣子,葉天卻依然是極為堅持的說道。

「行了!別廢話了!照我說的做就是了!」

涅槃尊者此刻也是驟然收起自己臉龐之上的笑容,而後一臉嚴肅,之前的他從來沒有對葉天大吼大叫,但此時的他卻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對著葉天吼道。

葉天一臉的無奈,涅槃尊者如此堅持,而葉天一時之間卻又想不出好辦法,眼看著束手無策。

而林軒兒此刻卻是再度上前一步,而後看著涅槃尊者良久之後,終於是再度開口說道:「那個辦法,是不是合體?」

林軒兒的聲音並不大,然而卻是清清楚楚的傳入到了涅槃尊者和葉天兩個人的耳中,當即,葉天和涅槃尊者兩個人皆是怔了良久。

涅槃尊者的目光之中顯然有著一絲悸動,然而在良久之後,他卻是再度搖了搖頭,而後嘆息道:「事已至此,即便合體也沒用了,不用再白費心思了!」

然而,林軒兒似乎是從涅槃尊者的眼神之中看出了些什麼,當即便是猛然將目光轉向葉天,這一次,她沒有絲毫的羞澀,也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對著葉天走了過去,而後直接投入葉天的懷抱當中,嘴唇也是果斷的貼在了葉天的嘴唇之上!

林軒兒這猛然的舉動也是讓得此時的葉天有些疑惑,良久都沒有反應過來。

而涅槃尊者看到這一幕,眼眶之中也是瞬間濕潤了起來。

若說葉天為了他這樣做,涅槃尊者或許還不至於如此激動,可林軒兒和他之間畢竟是萍水相逢,如今也只是見了這麼幾面而已,居然也能為了他做出如此犧牲,這一點,的確讓涅槃尊者很是感動。

醫門錦繡:神醫貴女 而葉天此刻也終於是反應了過來,瞥見涅槃尊者那激動的神色之後,葉天也不再有絲毫的遲疑,直接將林軒兒那柔弱的身軀攬入自己的懷中,二人再度陷入一陣纏綿之中。

莫山之上,莫之窟入口處,在漆黑的岩漿石之上,葉天和林軒兒二人的身形緊抱在一起,一旁的涅槃尊者則是目光凝視著遠處的天空。

良久過後,涅槃尊者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盯著天空的目光深邃而又濕潤的自語道:「若是時間倒流八千年,或許如今的天神大陸會是另一番景象……若是這小子和這小丫頭出現在八千年前,或許,當時的天神大陸也會是另一番景象……」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葉天和林軒兒二人的工作也是進展的極為順利,一個時辰過後,他二人終於是再度站起身子,而後走到涅槃尊者的身旁。

這一次,是林軒兒率先開口,用溫柔的語氣對涅槃尊者說道:「尊者,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聽到林軒兒那溫柔似水的聲音,涅槃尊者的身體猶如電觸一般顫抖了片刻,而後便是轉過身來,看著林軒兒葉天兩道身形,涅槃尊者也是再度激動的點了點頭道:「謝謝……謝謝你們為我做的一切!」

葉天體內的冰寒之氣再度得到加強,有了原冰體相激,葉天可以非常清楚的感受到,自己體內的冰寒之氣更加純正!

終於,在葉天和林軒兒兩個人的共同努力下,涅槃尊者看起來終於是有了一絲好轉,雖然依然不如之前,但畢竟已經得到了極大的恢復!

葉天也算是鬆了一口氣,只要能夠讓涅槃尊者好轉,那麼便意味著,以後的他一定會慢慢恢復到以前的狀態! 「住在院子里的,快點出來束手就擒,別等著爺爺們出手,你們再哭爹喊娘的求饒。」

一道粗鄙的聲音,順著院門的方向傳了進來!

沐靈夕手中的火球瞬間脫手而出,直接對著院門正中砸了過去。

一個像是黑熊般的身影,剛一冒頭,還沒來得及耍威風,就看到一個通紅的火球朝著自己的面門沖了過來。

高階修者的直覺告訴他,這個火球很危險,他必須攔截下來。

身體一陣傾斜之後,手中的指決一定,瞬間一道藍色的防護罩將他面前那來勢洶洶的火球給攔住了。

正想回手教訓一下那個敢偷襲自己的人,結果他還沒騰出手來,就看到院門前,頓時飛來一片五彩繽紛的術法攻擊。

雖說全都是一些低階的術法,但就算他是高階的修者,那也扛不住那麼多的攻擊啊!

手中的指決再次一變,之前那藍色的防護罩再次加厚了許多。

沐靈夕眼看著那高階修者騰不出手來攻擊他們,這簡直是再好不過的機會了。

只見沐靈夕手中的指決一陣變動,頓時一片土系的尖錐,被釋放了出來,土系的尖錐開始朝前飆飛著,沐靈夕手中的指決再次快速的變動了一下。

一堆小火球瞬間就朝著之前被釋放出來的小土錐上沖了過去。

小土錐被小火球包裹住之後,兩系靈力組合而成的術法攻擊,一起朝著那人的藍色防護罩上攻擊了過去。

小土錐狠狠地扎在了那藍色的防護罩之上,一大片小土錐同時開始旋轉了起來!

藍色的防護罩原本就只是臨時用來阻擋低階術法的,結果被小土錐沒鑽兩下,眨眼之間就破開了。

那高階修者心中一驚,正想著再次施展防護罩,然後再將院子中的幾個低階修者全都抓起來,狠狠地虐殺。

結果還沒動作,就見他整個身體都開始著起火來。

對於身體上著火這樣的事情,他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了,正想釋放個低階的水系術法來將身上的火勢熄滅。

結果身體上的火勢越來越大,他的身上是穿著元素防禦裝備的,按說火勢不應該這樣大才對。

可是現在就連元素防禦裝備都被那小火球給燒溶了,這樣詭異的狀況是他從來都沒有遇到過的。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