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神域城的城主方嘯,此次受六宗之邀,舉行此次的天才會!」出現的時候,一臉微笑的說道。

羅無生見此,感受到這黃袍男子方嘯身上的氣息,已經達到了真魂境中期巔峰,還差不一點,就可以突破到後期。

但這一點,不是那麼容易邁出的。

至於方嘯說完,雙手一個快速的結印,對著身旁地面一點。

剛一點出,那地面突然釋放出十道金芒。

然後光芒散斂,現出十個三十丈大小的金色光圈。

另外光圈之上,有一個透明的光罩。

「這裡有十個靈陣,想要進入神古塔,需要經過第一輪的初選對戰。贏得的人,才能進入神古塔。至於六大宗門的領軍之人,不必參加初選對戰,直接進入第二輪!」現出的時候,方嘯視線一轉,再次開口說道。

聽到這話,不管是參加比斗的年輕一輩,還是四周觀看的其他武者,臉上都浮現出一抹激動戰意。

「我們之間的交手,就留在神古塔之中!」

這時張棋楓,對著吳凌峰五人笑著說道。

「我上官石霄也想領教一下,其他大域的天才!」

對於張棋楓的話,上官石霄身上氣息起伏,一臉戰意道。

這麼多天才,齊聚一起,這可不是經常有的。

吳凌峰四人也是如此,臉上浮現出戰意。

而在他們說的時候,方嘯袖袍一揮。

隨之下一秒,虛空出現一個個金色光點。

「每人一個禁制光點,他會指引你們所要對戰的人!」出現的時候,方嘯又繼續開口說道。

羅無生見此,手一招,將其中一個金色光點抓在手中。

雲靈珊,還有其他要參加對戰的年輕一輩,都在第一時間,將其中一個金色光點給抓在手中。

「現在開始第一輪初選對戰,點到為止,不可故意傷人!」方嘯見所有人都拿到了禁制光點,神色一正,大聲道。

話音剛落,有十道身影率先掠閃,進入那十個光圈靈陣之中。

而在他們進入的瞬間,羅無生四周,突然十道金芒閃耀。

接著又有十道身影,進入那光團靈陣之中。

這種禁制光點,算是隨機選擇。

就算其中兩個實力強大的後期武者碰到,也是可能的,到時候一旦輸了,就沒有進入第二輪神古塔的資格。

對於這種情況,那六大宗門肯定也想到,但那樣的話,只能靠自己的實力了。

另外輸的,就只能算自己的運氣不好。

隨之沒有多久,很快有人取得了勝利。

一旦結束,靈陣內的兩人離開,其他人進入。

就這樣一個個對戰下去,雲靈珊手中的金色光點,釋放出了一道金色光芒。

「羅公子,我先去對戰了!」

雲靈珊見到金色光芒,臉上浮現出戰意,對著羅無生的說道。

「嗯!」

羅無生對此,輕嗯一聲。

接著雲靈珊身形幾個掠閃,出現在一個瘦長的白衣青年身前。 陳連啟做的那些事兒,放在尋常人家,那是十成十要誅九族的。

陳連忠毫不知情就被拖了進來,猛然知道陳連啟在外做了什麼,而且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打著自己的名號做事,陳連忠能不心慌嗎?

他就算再老謀深算,再城府多深。

可面對整族人的生死存亡,除非是聖人,否則誰能不心慌?

徽羽替她倒了杯茶,送到姜雲卿跟前:

「不過娘娘,奴婢覺著剛才陳尚書說的話倒是有些道理。」

「那個陳連啟奴婢昨兒個跟唐恆問起來,聽他說了他往日里行事和性情,的確不像是有這麼大野心,也有這麼大能力的人。」

「奴婢覺著,這事兒恐怕還有人在後面。」

那個陳連啟,指不準還真被人當了刀子而不自知。

姜雲卿聞言端著杯子晃了晃說道:「本就有人,方才狄念讓人送消息入宮時,就已經提到了這事兒。」

狄念本就是個細微謹慎之人,而且看人眼光極准。

見過陳連啟,又親自審問了他之後,怎麼可能會看出來他身上的矛盾和疑點。

狄念午間讓人送後面審問出來的那些口供入宮的時候,就讓都察院的人帶了口信,跟她提起過陳連啟背後有人的事情。

就算陳連忠不說出這疑惑,這事情也會往下查。

既然都已經動手了,還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來,自然要將這案子查個底朝天。

而且狄念那人執拗的很,她認準的事情要是不查個清楚明白,她是不可能罷休的。

姜雲卿跟徽羽隨口說了幾句都察院的事兒后,扭頭看著旁邊的桌子上擺了兩盤子十分精緻看上去粉嘟嘟的小點心。

姜雲卿話題一岔:「那是什麼?」

「啊?」

徽羽朝那邊看了眼,才道:「那個啊,是御膳房做的粉卷果,甜嘴的小點心。」

姜雲卿挑眉:「你怎麼還準備了這些?饞嘴了?」

徽羽忙說道:「哪有,奴婢只是聽您說要去傳陳尚書入宮的時候,原本還以為陳尚書會帶著阿瀅小姐一起來的。」

「阿灝喜歡這些甜點,所以奴婢給他備了些。」

陳瀅剛生下雙胞胎兒子不久,對於長子陳灝難免有些疏忽。

等她察覺不對的時候,陳灝性子已經有些自閉了,她心驚膽顫的連忙照顧著長子,陪伴了小半個月才好不容易將他變回原本的樣子,可陳灝對她正是纏的厲害的時候,不管去哪兒總要跟在旁邊。

徽羽原想著,陳連忠他們得到消息之後,指不定進宮會帶著陳瀅一起。

陳灝到時候怕也會跟著入宮。

這些點心是給陳灝準備的,都是小傢伙愛吃的。

姜雲卿聞言失笑:「你以為陳連忠傻呢?」

「他問心無愧,就算進宮真有什麼事兒也不至於沒了性命,真要阿瀅替他求情,往後多的是機會。」

「可他如果連什麼事情都還不清楚,就把阿瀅一起帶著進宮來,那隻能證明他心虛,那這件事情我倒是真要讓狄念好好查查他和陳家了。」 第一百零十章第一輪勝

這個白衣青年,跟雲靈珊一樣,都是化元境後期,而且氣息上也差不多。

現在就看他們兩個誰的手段更多,更加強大。

不過雲靈珊有那清靈手鐲,應該會更甚一籌。

很快兩人相互之間一個點頭,就施展出強大的攻擊。

雲靈珊知道瘦長青年不好對付,第一時間催動手中的清靈手鐲,向著瘦長青年攻擊而去。

而那瘦長青年,雙眼凌厲,體內真元一動,一股強大的刀勢,爆發而出。

同時右手五指一握,現出一把紅色長刀。

上面的靈力波動,跟清靈手鐲一樣,都是天階中品,不過沒有清靈手鐲那麼的強大。

一刀出,烈焰滾滾,凝聚一道巨大的刀影,狠狠的斬在清靈手鐲之上。

砰!

這一斬,整個虛空靈力顫動四亂而起。

「破!」

對此,雲靈珊雙眼一冷,就是一聲暴喝。

這一次的初選,她一定要勝利,之後才能進入那神古塔,然後爭奪一個名額,獲得神古碑的一個資格。

她現在的武道之意,已經是八成,想要有所快速的領悟提升,自然需要其他機緣。

而這個機緣,自然是這神古碑。

另外等武道之意十成圓滿后,她還要領悟更加強大的武道之魂,所以她絕對不能戰敗。

至於那清靈手鐲,在雲靈珊暴喝的瞬間,靈光大放,將刀影震碎,然後化為一個巨大的漩渦輪盤,向著那瘦長青年攻擊而去。

對於這一幕,羅無生雙眼看著。

但是在這時,他手中的金色光點,釋放出了光芒。

見到這,羅無生身形一動,向著一個身體圓鼓的藍袍青年而去。

這藍袍青年是跟那上官石霄所傳的衣袍一樣,是天北域水煌宗的弟子。

身上的境界,同樣也是化元境後期。

接著雙腳一個落地,出現在那圓鼓青年的身前。

「你自己離開,還是我送你離開!」

圓鼓青年看了羅無生一眼,神色自傲道。

「不用這麼麻煩,還是我送你離開!」

羅無生聽此,神色平靜,沒有一絲波瀾道。

但是其中的霸氣,卻在無形之中顯露出來。

話音一落,也不跟那圓鼓青年再廢話,冰晶小鼎一出,釋放出一道道極寒雷電,向著那圓鼓青年而去。

「既然這樣,等下還是先教訓一下,再送你出去!」

圓鼓青年看著極寒雷電,雙眼一寒,厲聲道。

他之所以敢這麼說,是因為羅無生不是其他五宗的服侍,也就是說,不是其他五宗之人。

他是天北域水煌宗的頂尖弟子,自然有自己的高傲,只要不是其他五宗之人,他都不怎麼放在眼裡。

接著在那極寒雷電快要落下的時候,一道道凝縮的水炮柱,從虛空破空而出,將那極寒雷電給紛紛轟爆開來。

轟爆的同時,一隻巨大的半透明水印,出現在羅無生的頭頂之上。

羅無生見此,神色沒有絲毫的驚慌,還是那樣的平靜。

隨之下一秒,整個虛空溫度急劇下降。

然後虛空一絲波動,那半透明的巨大水印,被滾滾的冰焰狂雷所吞噬。

見到這一幕,圓鼓青年神色一變,從其中感受到一絲強大的壓迫。

對此,連忙運轉體內的真元,施展出更加強大的攻擊。

可是還沒有等他出手,那滾滾的冰焰狂雷,一個呼嘯席捲,出現在了身前。

至於那水印被冰封,爆裂在虛空,散落點點晶光。

而那圓鼓青年看著身前出現的冰焰狂雷,眼皮一陣狂跳,他沒想到羅無生居然如此強大。

心中雖然對此驚慌恐懼,但還是施展出一道道水柱,圍繞在他的周身。

「天重十二柱,給我破!」

圍繞的同時,一聲暴喝而出。

十二道水柱,靈光爆閃,向著冰焰狂雷攻擊而去,想要將冰焰狂雷撕碎開來。

「封!」

但羅無生對此,只是神態自若的吐出一個『封』字。

看似威力強大的十二道水柱,瞬間冰封,沒有絲毫的抵抗。

隨後一陣爆裂,化為碎冰。

至於冰焰狂雷在一瞬間,沒有絲毫停頓的,再次向著那圓鼓青年席捲而去。

圓鼓青年見到自己的攻擊再次被破,整個人又驚慌而起。

可是這一驚慌,冰焰狂雷狠狠的衝擊在他的身上,將他整個人給撞飛了出去,想要以此將那圓鼓青年送出去。

砰!

但在觸碰到那半透明光罩的時候,圓鼓青年整個身形被抵擋了下來,落在了地上。

「我認輸!」

圓鼓青年感受到身體的劇痛,一臉不甘的說道。

Views:
2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