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沒什麼好遮遮掩掩的,蕭逸楓的消息那麼靈通,他肯定是知曉的。

「果然,你還是我認識的顧言馨,永遠都是堅韌不拔的。」蕭逸楓也望著波光粼粼的江面。

晚上的江邊,非常的寧靜。

月光撒在了水面上,看上去一片美好。

難得有這樣的時間,在這裡享受這片刻的寧靜。

蕭家真的是太繁雜了,太熱鬧了,人丁很多。

顧言馨起身,然後將衣服還給了蕭逸楓。

「謝謝你的衣裳,不過我現在不冷。」

「你就那麼不喜歡我的東西嗎?是怕蕭逸晗誤會?」

「蕭逸楓,我不想和你討論這些。」

「可是我想!」

「你想說什麼?你把顧珊珊弄進了蕭家,不過就是想要攪得蕭家不安寧嗎?還有就是為了對付我?你現在又假好心給我衣服,我真的不知道你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顧言馨,難道我在你心裡,永遠只有那些壞嗎?」

「並不是,一半的一半。」

一半好,一半壞。

蕭逸楓這個人給她的感覺就是時好時壞,亦正亦邪的。

如果是他壞,可是蕭逸楓救了她好幾次,她都是記在心裡的,也很感激他。

但蕭逸楓同樣也壞,攪合蕭家不得安寧。

「顧言馨,你嫁入蕭家也很久了吧,蕭家只要一天不分家,就永遠都會爭鬥下去的!」蕭逸楓厲聲說道。

「人人都想多爭取一點東西,我從小就是他們為了爭強好勝的工具,現在,我只是也要他們嘗一嘗被人當成工具而已。」

所以,蕭逸楓才對王蘭和蕭仲奇這麼冷漠。

就算是親生母親,他也可以利用。

他這是在報復!

報復當初王蘭那麼對他!

「蕭逸楓,你太可怕了!」顧言馨說道。

她一直看不透的人就是蕭逸楓了,你甚至都不知道,他下一秒要做什麼。

當你覺得他要有什麼行動的時候,他卻紋絲不動。

當你防不勝防的時候,卻是他在背後設計的。

他的智商真的不是太低。

「顧言馨,你別走!」蕭逸楓一把拉住了顧言馨的手。

「蕭逸楓,你放開……」顧言馨一把扯過了。

但是蕭逸楓的輪椅一下子朝下面滑去了,因為下面就是一個斜坡。

顧言馨嚇了一跳!

「蕭逸楓!」顧言馨大聲喊道。

她也沒有注意,只是想要將手抽回來,誰知道,就讓蕭逸楓的輪椅滑下去了。

他自己都不管控一下嗎?

顧言馨想要去抓住蕭逸楓的輪椅,但是輪椅下滑得很快。

她沒有抓住!

砰!!

一陣落水的聲音傳來。

蕭逸楓和那輪椅,一下子掉進了江水裡面。

「蕭逸楓!」顧言馨大聲地喊道。

她立馬跳了下去。

幸好她還會游泳。

「蕭逸楓……蕭逸楓……」顧言馨找到了蕭逸楓的身體,然後抱住了他。

盡量讓他的頭浮在水面上。

雖然她會游泳,可是蕭逸楓畢竟是一個一百多斤的男人啊!

而且雙腿是沒有知覺的,相當於一塊大石頭一樣。

她抱著他,實在是有些吃力啊!

「救命啊……來人啊……快來人啊……救命啊!」顧言馨大聲地喊道。

靠她一個人的話,是無法將蕭逸楓給弄上去的,畢竟岸堤很高。

現在這大晚上的,水裡很冷的。

「顧言馨,你把我扔了吧,你自己走吧!」蕭逸楓說道。

「蕭逸楓,你說什麼傻話?我顧言馨不是這種人。今天就算是一個陌生人,我也不會丟下他不管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你為什麼要說的那麼清楚,那麼明白,讓我抱著一點幻想不好么?」

「別說話了,一會兒就有人來了。」

「顧言馨,其實……其實你也是在乎我的,對不對?」

「蕭逸楓,你能閉嘴嗎?為什麼到這個時候了,還嘰嘰歪歪的。」

蕭逸楓淡淡地笑了笑。

笑的很苦澀。

如果……如果他的雙腿是好的話,顧言馨會不會喜歡他?

這樣的話,他就可以保護顧言馨了,而不是顧言馨來救她。

他現在就是一個累贅!

「言馨!言馨!」這時候,蕭逸晗的聲音傳來。

顧言馨聽了,一陣的欣喜,「蕭逸晗,我們在這裡!」

顧言馨大聲地喊道,可是蕭逸楓的臉色,卻一片黯然。

他真的希望,蕭逸晗能夠來晚一點,他真想就這樣和她多呆一會兒。

蕭逸晗聽到顧言馨的聲音以後,立馬便過來了。

他跳進了水裡面,然後先將蕭逸楓給弄了岸,然後在將顧言馨牽了上來。

終於,三人都上岸了。

阿九隨後過來,將蕭逸楓給弄走了。

而顧言馨和蕭逸晗還在外面。

「老婆,你怎麼會和蕭逸楓在一起。」

「遇到的。」顧言馨淡淡地說道。

經過這落水以後,她才發現,現在的自己真的好累。

「老婆,我和我爸的對話,你是不是都聽到了?」

「我知道,他們肯定給你施加壓力了。」「老婆,你不用理會他們,反正和我過一輩子的人是你啊?不是他們。」 一旁的蘇念瑤只是默不出聲,沒有說話。

在這件事情上,她覺得自己也沒什麼好說的。

顧言馨全部都聽見了。

她的心,被狠狠地刺了一下。

她的公公蕭仲恆還是嫌棄她……

她該怎麼辦啊!

想罷,她一個人跑了出去。

現在的蕭家,她每一天都不想回。

尤其是不想看見蕭仲恆和蘇念瑤,他們沒有當著她的面說那些話,已經是對得起她了。

可是,他們卻給蕭逸晗施壓!

蕭逸晗一個人承受那麼多。

她來到江邊,然後一個人坐在岸邊,吹著晚風。

雖然有些涼,但是怎比得上她心裡的涼意。

眼淚,慢慢地順著臉頰滑落下來。

她到底要怎麼做!

老天好像給她開了一個玩笑似的。

這時候,忽然間有人給她披上了一件衣服。

她一看,竟然是蕭逸楓。

「你怎麼來了?」顧言馨問道。

「看見你出來了,就順便過來看看。」

「你放心,我不會跳水的,我還沒絕望到那種地步。」顧言馨說道。

現在她不會懷孕的事情,恐怕蕭家所有人都知道了。

她也沒什麼好遮遮掩掩的,蕭逸楓的消息那麼靈通,他肯定是知曉的。

「果然,你還是我認識的顧言馨,永遠都是堅韌不拔的。」蕭逸楓也望著波光粼粼的江面。

晚上的江邊,非常的寧靜。

月光撒在了水面上,看上去一片美好。

難得有這樣的時間,在這裡享受這片刻的寧靜。

蕭家真的是太繁雜了,太熱鬧了,人丁很多。

顧言馨起身,然後將衣服還給了蕭逸楓。

「謝謝你的衣裳,不過我現在不冷。」

「你就那麼不喜歡我的東西嗎?是怕蕭逸晗誤會?」

「蕭逸楓,我不想和你討論這些。」

「可是我想!」

「你想說什麼?你把顧珊珊弄進了蕭家,不過就是想要攪得蕭家不安寧嗎?還有就是為了對付我?你現在又假好心給我衣服,我真的不知道你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顧言馨,難道我在你心裡,永遠只有那些壞嗎?」

「並不是,一半的一半。」

一半好,一半壞。

蕭逸楓這個人給她的感覺就是時好時壞,亦正亦邪的。

如果是他壞,可是蕭逸楓救了她好幾次,她都是記在心裡的,也很感激他。

但蕭逸楓同樣也壞,攪合蕭家不得安寧。

「顧言馨,你嫁入蕭家也很久了吧,蕭家只要一天不分家,就永遠都會爭鬥下去的!」蕭逸楓厲聲說道。

「人人都想多爭取一點東西,我從小就是他們為了爭強好勝的工具,現在,我只是也要他們嘗一嘗被人當成工具而已。」

所以,蕭逸楓才對王蘭和蕭仲奇這麼冷漠。

就算是親生母親,他也可以利用。

他這是在報復!

報復當初王蘭那麼對他!

「蕭逸楓,你太可怕了!」顧言馨說道。

她一直看不透的人就是蕭逸楓了,你甚至都不知道,他下一秒要做什麼。

當你覺得他要有什麼行動的時候,他卻紋絲不動。

Views:
3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