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宣趁著年關在鎮上擺攤賣對聯跟年畫也有十來天了,除了一些大富人家的採辦會一次多買一點,他最多也就是買個二三副對聯罷了。更何況大富人家都是去齊煌齋這些地方購買的。又怎麼可能會在自己這麼個小攤子上面買呢。

所以對待這個來之不易的大客戶趙宣是十分的用心。

「客人你看,這是我剛寫出來的對聯,您看看滿意嗎?」

趙宣把自己剛學完不久還未完全晾乾的對聯遞到宋離的面前。

宋離接過對聯,讓宋哲先看。

「阿哲你覺得這位先生的這幅對聯寫的怎麼樣?」宋離問道。

宋哲眯了眯眼,念道:「悠悠乾坤共老昭昭日月爭光,歡度佳節。」

趙宣也沒料想到眼前這個看上去不過十來歲的孩子竟然也能識的自己的草書。

「昂首揚鬃騰浩氣,」趙宣道。

「奮蹄踏雪展春風。」宋哲接道。

「爆竹聲聲催快馬,」趙宣再道。

「梅花朵朵笑春風。」宋哲再接。

「月圓花好鳥飛魚躍,」趙宣再道。

「雨順風調馬壯人歡。」宋哲再接。

「好,好,好。」趙宣連嘆三聲好。這些雖然都不算是多難的對聯,可是在這昆嵛鎮能想也不想的接上自己對聯的人只怕也沒有幾個。

宋離更是眼前一亮,這人絕對不會只是一個簡單的賣對聯的。

想自己前世看了多少的電視劇裡面,那裡面有多少賣對聯的都是滿腹才華卻又懷才不遇的人才啊。難不成自己今天的運氣竟然這麼好竟然讓自己給碰上了?

宋離滿臉喜氣的看著趙宣。

趙宣雖然感覺到眼前的這姑娘看著自己的眼神有些不一樣,但是卻也沒有多說什麼。

「這是姑娘您的對聯,誠惠一共一百三是八文錢。」

宋離依舊還是笑顏如故,只是手上卻沒有任何要付錢的意思。

趙宣心裡一沉,難不成這位姑娘是嫌棄自己的要價太貴了?可是自己這已經是很低的要價了。要是再低下去自己今天就賺不了多少銀子了。

鬼夫欺上癮 「姑娘,這十文錢一副對聯已經是在下的底價了。」趙宣苦笑著解釋,這些紙跟筆墨都是要銀子的,自己也就是賺個一二文的辛苦錢罷了。

「先生如此博學多識,怎麼會賣起對聯來了?」宋離問道。

趙宣的臉色一變,心裡更是被宋離的這話勾起無限的苦楚。倘若自己當年赴京趕考的時候,不是巧遇那土匪頭子的閨女也不會被人擄去土匪窩裡,如今也更加不會到了個終生都不得入仕途的結局。 宋離見趙宣有些失神,就知道多半是自己的話勾起了這位的傷心事,心裡不由得有些愧疚。

「先生對不住。」宋離一臉歉意。

趙宣很快就將自己的思緒整理好了,笑道:「姑娘你也沒有什麼關係,左右是我自己的運氣不好罷了,而且這麼多年我也早已經習慣了。」

宋離心道,看來這位心裡應該確實是有什麼傷心事,要不然也不會被自己這麼輕而易舉的就勾起了傷心事。也是自己太過愚蠢,怎麼能這麼輕易的就過問人家這些事情。

宋離當下不再猶豫,立馬掏出了一百四十文錢遞到趙宣的手上。

「這是先生的錢。」說話將已經不自覺的對趙宣尊敬了幾分。

趙宣把銅錢塞進自己的衣袖裡面,環顧了周圍一番之後才道,「多謝姑娘。」

趙宣的這副樣子自然也引起了宋離的注意。

「難不成還有人會半路跳出來把先生你的銀子搶走不成?」宋離笑道。

趙宣沒有答話,但是言下之意卻已經是很明顯了。

「怎麼?難道真的會有人跳出來把你的銀子給搶走?」這倒是稀罕了,誰會有這麼大的膽子居然敢在大白天的這麼做。

只是宋離的話剛落音,趙宣的身邊果然出現了一對年紀已經在六十歲左右的老者。走到趙宣的身邊,「把今天賣的銀子給我們。」兩位老者一來直接就讓趙宣把銀子給他們。

宋離鄒眉,這搶劫的她倒是知道,不過這麼大一把年紀還要學人家搶劫的自己倒是沒有見過。

「光天化日的你們就敢這麼做,膽子倒是不小。」宋離冷哼道。

趙氏扯了扯宋離的衣袖,「阿離,不要多管閑事。」

這對老人年紀雖然上了年紀,但是卻還是依稀可以看出跟眼前的這位先生長的有幾分相似。說不定是這人家中的長輩也不一定,阿離直接這麼對人家肯定是不對的。

宋離看了趙宣一眼,道:「你就寧願被人這麼搶光身上的財物也不啃一聲?」若真是這樣那自己也沒有必要幫他。

趙宣有些尷尬的沖宋離笑了笑,道:「這是我爹跟我娘。」

宋離有些吃驚,同時也很是不好意思。果然自己就不應該多管閑事。

「對不住,我不知道這是你的爹娘。」宋離知道是因為自己多管閑事才會鬧出這樣的誤會,心裡就更加過意不去了。道歉賠禮之後就想跟大家離開。

只是這時候趙宣的爹卻一把拉住宋離的手道:「小姑娘,看你穿的這一身應該也值幾個錢,難不成你衝撞了我們還想就這麼離開不成?」趙慶波陰測測的看著宋離道。

「爹,這位姑娘是來買對聯的,您不要為難她。」

趙宣的話音還沒有落地就被趙慶波反手一巴掌打在了臉上。「老子養了你這麼多年,連個秀才都沒有考上,如今還在家裡等吃等喝的。你還有理了?」

「爹,我沒有。」趙宣知道自己做再多的解釋在爹娘這裡也都是無用功,乾脆什麼都不解釋。等爹娘在自己身上把火氣撒完也就算了。

宋離沒想到這老人會動手打人,雖然對和老人的舉動看不過眼。 十代掌門 單畢竟人家是父子,自己一個外人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關詢的看了趙宣一眼。

只是宋離的這一眼卻被趙慶波拿來大做文章,「哪裡來的小浪貨,居然敢當街勾引我兒子。」

一直沒有任何言語的宋華豐的臉色當即就黑了。

「這位先生說話注意點兒,我閨女可不是什麼人都能說得。」好好的來買東西結果卻遇上了這麼一門子事兒,你說噁心不噁心?

趙慶波嘿嘿淫笑了幾聲,道:「咋的,你閨女做得出這樣的事情還不能讓我說一說了?你自己看看你那閨女是不是個小浪貨,居然在大街上跟我兒子拉拉扯扯的。也不知道害臊。我看你這閨女恐怕今後也嫁不出去了,乾脆今天就跟我們回家,給我兒子做個小老婆吧!」

縱然是再好的教養聽見了趙慶波的這話,宋家人也忍不住了。

「你胡說八道些」,再胡說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宋有彬直接在趙慶波的面前晃了晃自己的拳頭。

趙慶波縮了縮自己的腦袋,嘴上仍然強硬的說道:「哼,別以為你這樣我就會害怕你了,我告訴你我可不會害怕你。」

宋離沒想到自己居然會這個突然冒出來的老人一頓言語羞辱,不由得冷笑道:「你可知道要為自己說的話負責任的。」

趙慶波梗著脖子直挺挺的站在宋離面前,「咋的,你還想打我不成。」

「我打你做什麼?」宋離冷笑,「你這樣的人,把你弄到縣大牢裡面去關起來,等個一年半載的自然也就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了。」

趙慶波沒想到這小姑娘沒有被自己的言語嚇到,反而還說要把自己關進縣大牢,心裡也有幾分害怕。但是這幾日他的手實在是癢的厲害,那賭坊裡面卻死活也不讓自己進去。若是不能從這幾人的身上弄到些銀子,自己恐怕就快要發瘋了。

趙宣知道他爹肯定是想去賭坊又沒有銀子所以才會對宋離這麼說話,但是他也知道他爹己這麼做實在是對不住宋離一家子。畢竟這也算是遭受了無妄之災。

「幾位對不住,我爹的腦子有問題。我給幾位賠罪了還望幾位千萬不要見怪。」趙宣見宋離輕而易舉就說要把他爹送到縣大牢裡面去,就知道宋離絕對不會是他爹想的那麼簡單。

趁著現在還沒有鬧得太僵趕緊給人道歉才是正事。

趙宣又給站在一旁的他娘使了好幾次的眼色,只是他娘文氏一向都以他爹的話為主。對於兒子給自己使眼色就算是看見了也都全被當做沒有看見了。

「宋姑娘,好久不見,未曾想到今日居然會在這裡碰見姑娘你。」來者居然是何淼身邊的趙峰,只是趙峰的身後還跟了好幾個彪形大漢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出來辦事的。卻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身邊,難不成是專門來為自己解難的?

「趙大哥,許久不見風采依舊。」宋離拱手道。 趙慶波原本是打算在宋離身上敲詐一點銀子的,可是趙峰的突然出現卻讓自己的如意算盤算是全部的打碎了。

「你是什麼人?」趙慶波冷哼一聲。

趙峰笑了笑,「你的膽子倒是不小,這位宋姑娘是我們公子的朋友,你也敢對宋姑娘動手,看來我還真是小瞧了這昆嵛鎮的人。」

趙宣雖然不認識趙峰是什麼人,但是卻認識趙峰身後那幾個人。那分明就是青紅院裡面的打手。

青紅院也是鎮上的一家妓院,而且在鎮上還算是比較有名的妓院,所以青紅院裡面的打手也比較多,趙宣很不幸的是見識過這些打手的。

「對不住是我們的不是,我一定會好好看著我爹的絕對不會讓您費心的。」趙宣彎著腰賠著笑臉。

趙峰冷哼了一聲,「你自己心裡清楚那是最好不過了。」轉頭又對宋離道:「宋姑娘,可用小人送您回家?」

趙峰已經給足了自己面子,自己當然也要順著趙峰給的台階順勢而下。

「也好。」

最後演變成了宋離一行人就這麼被趙峰給送了回去,當然這只是在趙慶波的眼裡。實際上趙峰也只是把他們送到了街口的轉角處就跟宋離他們道別了。

趙氏不由得感慨了一聲,「今日要不是有這位趙先生,我看咱們今天還不容易脫身了。」

宋離失笑,「娘。」

宋華豐想到若不是今日去買那對聯也不會鬧出這樣的事情,看著手上的對聯宋華豐的臉色頓時就沉了下去。更是一氣之下竟欲將手中的對聯給扔了。

宋離連忙攔住宋華豐道,「爹,不管怎麼說這對聯總是沒有什麼錯的,更何況這可是咱們花了一百四十文錢買回來的。難不成您真的打算就這麼扔了?」

宋華豐猶豫了,可不是這可是自家花了一百四十文錢買回來的。真要是就這麼扔了確實有些不划算。算了,既然這錢都已經花了,這東西還是留著吧。

宋華豐雖然將東西留了下來,但是卻沒有留在自己的手上,而是給了宋有彬。

陳氏笑了笑道:「那位先生也算是可憐人了,爹您又何必為了這麼一位可憐人上心。再說了咱們今天是出來買過年貨的,可不能為了這麼件小事,就把咱們大家的興緻都給掃了,你說是不是?」

周氏也在一旁勸解道:「大嫂說的是,爹可千萬不要為了這麼件小事上火。」

幾個媳婦這麼一勸說,宋華豐倒也不好再發脾氣。只是對著宋離的時候卻沒有好臉色看了。

宋離皺皺鼻頭,一臉的莫可奈何。自己能怎麼辦?這樣的事情也不是自己想要遇見的。

倒是趙氏心疼閨女好端端的遇上這樣的無妄之災,安慰了宋離幾句。

一家人現在也都沒有心情去購買年貨了,乾脆先回了鋪子裡面。等到下去的時候在出去。

好在在趙氏的勸解下宋華豐也總算是不那麼生氣了,宋離更是連連跟宋華豐賠了半天的不是。更是將自己的一身女裝都換成了男裝。

趙氏心疼閨女,忍不住埋怨了宋華豐幾句。

「你看看要不是你說這樣的話,阿離又怎麼可能會穿這麼丑的男裝。好好的個閨女連個女孩兒的衣裳都不能穿。」

宋華豐覺得自己冤枉,這又不是自己讓阿離不要穿女裝的,怎麼又怪到自己頭上了?

「爹,您看我這樣可好?」宋離在宋華豐面前轉了一圈問道。

宋華豐綳著一張臉,點了點頭。「挺好的。」你娘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你居然還問我好不好?你這不是故意害我是什麼?

「那我穿這樣出去好不好?」宋離拉著宋華豐的手撒嬌道。

自己能說不好嗎?要是真的說不好,你們母女還不得把我給撕了。

「好。」宋華豐無奈。

宋離沖趙氏狡黠一笑,還是娘厲害,知道怎麼樣能把爹給制住。不過這樣也好,起碼自己能跟著一起出去了。

只是這一次出去的時候宋華豐一定要讓喬大郎跟衛東跟著一起出去才願意讓宋離也跟著。

無奈之下宋離只好讓二人也跟著自己一起出去。

這一次出去宋華豐也不讓宋離做主了,直接就往賣年貨的地方去,匆匆忙忙的買了東西就結賬,一點也不帶逗留的。

宋離看著已經走遠的宋華豐有些感慨。

萌匪王妃:爺,劫個色! 「娘,爹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呢?」

趙氏拍了拍宋離的手背,道:「沒有這回事,你爹怎麼可能會生你的氣呢?」

宋離斜眼歪看了趙氏一眼。「娘,您覺得我會相信您說的嗎?」

趙氏也知道丈夫就是這麼個脾氣,這件事情原本跟阿離也沒有什麼關係,可是結果丈夫卻把所有的錯都怪在阿離的身上。阿離卻一句反駁的話都不能說,也真是可憐這孩子了。

「回頭我好好跟你爹說說,這事兒跟你原也沒有多大的關係。」

宋離點頭。「謝謝娘。」

直到夜幕降臨一家人這才趕著馬車帶著剛買的年貨往活水村趕。

「讓一讓,讓一讓。」前面的喧囂的聲音不斷的靠近,宋有彬無奈之下只好把馬車停了下來。宋有彬前面的馬車停了下來,後面跟著的宋有成也只能勒住韁繩讓馬車跟著停了下來。

「老三怎麼回事?」宋有成看不見前面的情況只是扯著脖子喊道。

宋有彬正是因為看見衙差押解著的犯人而吃驚。

怎麼會是那人的?

原來衙差押解的人正是中午在大街上辱罵宋離的趙慶波,只是現在的趙慶波雙眼無神,整個人垂頭喪氣的。而兩個胳膊更是被衙差給扭曲這反鎖在身後。

「快走。」衙差對趙慶波的態度可不怎麼好。趙慶波腳下的速度一慢直接就被衙差一腳踹到了地上。

趙慶波正想哀嚎幾聲,結果衙差一臉冷漠的看著趙慶波,大有隻要趙慶波敢嚎,他就能當場把人給打死的意思。

趙慶波也就是個膽小怕事的人,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什麼人。又怎麼會被突然出現的衙差給抓了。

「官差大爺你們一定會有什麼誤會的,我可是個好人,你們怎麼能不問青紅皂白的就抓我?」趙慶波一臉討好的看著衙差。 場下的不少人此刻都感到了些許的詫然,但好像有感覺沒有哪裡不對。

尤其是此刻,台下的眾多女性高手,在瞧得這一幕的時候,也是紛紛的有些感同身受,若是換了他們上去,恐怕結果也是一樣的……

晉秋水腳下不斷的後退,她感覺自己快要瘋了,從沒有接觸過任何一個男人的她,第一次被一個男人撥動了心弦,此時此刻,她已經不在乎輸贏了,甚至是想要就此違抗了師命,直接認輸,不再繼續打下去了。

也許這踏馬的就是愛情的力量吧……

此刻,葉天不動,她也不知所措,晉秋水只能將一種求助的目光朝著台下的師尊投遞而去,但此刻,四長老楊敏的臉上,亦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

於公,她是希望自己的門人能夠獲勝的,只要此間勝了,之後無論是楊宣凌還是葉天,在萬法仙門之中的地位都會大打折扣,這樣一來,她去競爭宗主大位只是,也會少了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但於私,她此刻甚至都想直接認輸了。

她很能理解為什麼晉秋水下不去手,要是換了她自己,她也一樣無法下手。

若是有了心愛之人,成了結髮婚約的人,面對此情此景,興許還能有辦法抵擋,還能為了大局考慮,將勝券握在了手中,但她們偏偏是一群從不接觸其他男人,儘可能嚴守著本心的人。

Views:
5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