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白遲身子癱軟,如一道爛泥躺在地上。就算洪錚放過他,他也廢了。

「啊!洪錚,你不得好死!」他還未死,尚有意識氣息,洪錚兩百指,都未致命。

「廢話真多。」洪錚將他提起,再次推動混沌大缺指,點在了他的額骨上!

血光爆發,他整個頭顱的骨骼被擊的粉碎。

「滾!」洪錚提著他,手中出現一把大槍,猛然扎在他眉心,貫穿他的顱骨。巨大的力道攜著白遲飛出了百丈,將他釘在了正要遠走的爵風身前。

爵風身軀一頓,心中有些發寒,他看了一眼白遲。死狀極慘,全身骨骼沒有一塊是好的。最後那一指,乃是致命傷。

「沉穩,毒辣,睚眥必報!」爵風對洪錚的性格第一次有了深刻的認識。

「以後誰敢再惹我,我不在乎你們的下場,與他一樣。」洪錚冷冷的掃了一眼圍觀眾人。

眾人被那神靈一般的眸子盯著,再看一眼白遲,心中冒起了寒氣。該是怎樣的深仇大恨,才將一個人生生的虐死?

「走吧,我們回家。」洪錚臉上出現了深深的疲憊之色,他有些厭倦了。江湖紛爭,廝殺不斷,你死我活……他有些厭惡。

上官墨苔眸子亮晶晶的,如同天空中的月牙兒:「這裡有菩提悟道樹,我覺得你應該奪來。」

七彩天雞也是勸道:「洪錚,如果你想復活李輕依,只有不斷變強。當你某天達到了巔峰領域,或許你能夠找到辦法?」

「真的?」洪錚猛然抬起頭,「我想起來了,萬毒龍果生長之地,當初李輕依就是在那裡覺醒,而且吞魔獸也是從那裡出現。那裡山脈雖然崩塌,但一定有線索的。」

洪錚眸中神色堅定了起來:「我必須要尋找一切讓自己強大的機會。無論是保護你們,還是復活李輕依。我要做到,誰也掌控不了我的命運!」

上官墨苔溫柔的看著洪錚,臉上出現了微笑。滿頭秀髮散發出幽香,面色有些蒼白,體內氣息不穩定,那大陣不斷汲取她背後上的大脈符文,讓她傷了本源。

洪錚拉起她的手,蒙昧星胎中傳出生機,灌入到她身軀中。她渾身一震,瞪大了眸子,有些吃驚的看著洪錚。她傷勢在漸漸的痊癒,雖然不快,但已經穩定了。

洪錚微笑不語。

「哎,輕依她對你一片痴心,你呢?」上官墨苔問道,歪著腦袋。

洪錚眼中有迷茫之色:「我……不知道,我想,我應該是愛她的。她死的時候,我分明感覺到了心痛,從未有過的心痛。與當初司徒洛馨背叛的時候,與你被擄走的時候,有一樣的感覺。」

「我明白了。」上官墨苔點點頭,眼中神色有些黯淡了。

就在眾人沉默的時候,一聲慘叫突兀響起,極其凄慘。

「啊,這是什麼東西?」

「快走!」

場面頓時一下子混亂了。

洪錚猛然望去,他瞳孔微微的收縮。雪地上,四五名修士正在奔走,忽然,雪地裂開,裡面噴出了晶瑩霧氣。霧氣化為一張巨口,猛然將一名修士吞噬了下去,血肉不存,隨後又鑽入到了地面。

另外一處地面噴出了一道寒氣,寒氣化為一桿方天畫戟,光芒交織,劈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嘭的一聲,那修士猛然化為了冰雕,然後四分五裂。

一時間,雪域不斷出現異變,瘋狂的吞噬著修士。

「快走!離開雪域,這裡根本就不安全。」大茶壺面色一變,「這寒氣,可能是九幽魄。」

「什麼是九幽魄?」洪錚護著上官墨苔,衝上了高空。

大茶壺臉上出現了冷笑:「雲海宗祖地,比任何地方都要神秘。這雪域,也存在了無數年,寒氣經歷無數時光,修鍊出了靈智,化為了九幽魄。」

「九幽魄……」洪錚正在奔走,忽然眉心中傳來了波動,那是大日如來焰!許久沒有動靜的大日如來焰散發出了意識波動。它晃動著身軀,準備瘋狂的衝出,但是被洪錚阻止。

「找死啊。」洪錚大怒。 地面上,一道寒氣從地底噴薄而出,交織成一做矩陣,矩陣內,籠罩了幾十名修士,瞬間將幾十名修士硬生生的煉化!

慘叫聲此起彼伏,這裡成為了煉獄!隨後,又是一道寒氣化為一尊巨獸,宛若巨鱷一般,匍匐在地上,冷冷的看著洪錚。

「大日如來焰……你沒死。」它口吐人言。

大日如來焰震動的越來越厲害了,但被洪錚給死死的壓制。因為洪錚感覺到了九幽魄的恐怖之處,那氣息內斂,沒有形體。給洪錚的感覺,卻異常的危險。

「桀桀!」九幽魄冷笑一聲,地面裂開,再次冷冷的掃視了洪錚一眼,隨後裂開地面,鑽了進去。在鑽入地底的剎那,洪錚瞳孔猛然收縮。只見地底,滿是雪白霧氣。在霧氣中,一尊巨大的紫色大鐘沉睡在地底。雪白霧氣圍繞在四周,似乎在修鍊。

「東皇鍾……」洪錚心中震驚的無以復加,當初他孕骨之時,引出東皇圖騰殿,他得知東皇鍾一共十件。算自己在內,已經有四尊被人得到認主。

那四尊,分別是赤色,橙色,黃土色,青銅綠色。而眼前這一尊,自己分明沒有見過,也就是說,這是一件無主的東皇鍾!

洪錚眼中眸光幻滅,壓制心中的激動。

等有實力了,再進來取這東皇鍾,現在我根本就不是九幽魄的對手。洪錚心中想到,隨後瘋狂遠走。

「洪兄,洪兄救我!」葉南庭在後面瘋狂大喊,他四周本來有數十人,但此刻全部隕落,均是被九幽魄給斬了。

武青虹眸子化為了銀白,小心翼翼,苦苦支撐。

「掌教大人,帶我一起走。」公孫在冊喊道。

爵風臉色蒼白,手中出現一柄劍,猛然出手將一團霧氣劈成粉碎,但那把劍也是被凍碎成了碎片。他根本就沒有理睬公孫在冊幾個跳躍,迅速向遠處逃去。

「大茶壺,等等我,我倆也算患難過。」葉南廷喊道。

「此人極為虛偽,卻又貪生怕死,隨他自生自滅。」洪錚說道。

大茶壺思索了一番,隨後開口:「我覺得應該帶他走,他是隕石城葉家的人。他的祖上參與過通天骨路一戰。他的後輩雖然大都不成器,但他們血脈中,可能藏匿有類似於白帝額骨矛一樣的寶術,此人留著或許有大用。」

「還有那隻羊……我看像是熬因,他祖上也不簡單,是鎮壓斗戰神王神山的山神。而且還是御獸仙宗的人,持有《吞荒經》。」七彩天雞眯起了眼睛,打量起了魔羊熬因,「這個世界真的很不簡單,太不簡單了,不愧有中樞大世界之稱。已經出現了這麼多的上古人物後代。」

「中樞大世界?」洪錚有些疑惑。

「對,中樞大世界……」七彩天雞說完,沉默了下去。

「那行,就帶他倆走。」洪錚一手指天,推動斗戰變,虛空中凝現筋斗雲,漂浮在了葉南廷的身前。

葉南庭一愣,隨後大喜,猛然跳了上去。

「熬因,你也上來。」洪錚說道。

熬因雙角繁複,繚繞符文,眸子意外的看了洪錚一眼,踩在了筋斗雲之上。

武青虹見狀,臉上出現了焦急之色,對洪錚一行禮:「洪兄,還請帶我一起走。」

「不帶。」洪錚不耐煩的說道。

武青虹臉色羞紅,隨後認真的說道:「我看洪兄的瞳術一直屬於探視階段,尚無攻擊術法。在下隨不才,但對於瞳術攻擊一道也略有涉足。我可以給洪兄一點啟發,只希望洪兄能夠帶我走。」

洪錚仔細的看了一眼她的銀白眸子,立刻點頭:「上來。」

武青虹大喜,迅速的踏入到筋斗雲之上。

雪域中越來越寒冷了,有不少修士直接被凍碎了軀體,永遠的沉淪在了雪域。公孫在冊只感覺渾身發冷,靈力流轉不暢。他嘗試祭出飛行羅盤,但根本無用。

他掃視一圈,猛然發現一個問題,這麼多人中,除了一些神禽,只有洪錚一人會飛。當他見到洪錚帶著葉南廷幾人要走的時候,他看到了一絲希望。

「洪兄,請救我。」公孫在冊大喊。

洪錚譏諷的看了他一眼:「方才你不是說我再太玄手中走不過十招嗎?」

「對啊,叫太玄帶你走。」大茶壺鄙夷的說道。

此刻生死存亡之際,公孫在冊臉皮也不要了。立刻跪在地面上,一隻手不斷打自己的耳光:「洪兄,我有眼不識泰山。方才你就當我在放屁,我向你賠不是。只求你能夠救我。」

洪錚根本就懶得理會,筋斗雲閃爍發光,攜帶葉南廷幾人迅速升起,向遠處遁去。

「洪兄,洪兄!」公孫在冊慌了,眼中出現了悔恨之色,當他看到一團霧氣向自己襲來的時候,他癱軟在地上,「別殺我,我不想死,啊!」

霧氣將他包裹了,隨後拖入到了地底。

「多謝洪兄救命之恩,在下沒齒難忘。」葉南庭對洪錚一拱手,隨後眼神不著痕迹的抬頭看了看那一輪真陽,眼中有貪婪之色。

武青虹也是行禮,隨後取出了一本經文——《萬瞳真解》。

經書異常古老,有些書頁已經破碎,殘缺了一部分。打開書頁,上面密密麻麻均是不同的眸子。有銀白色的眸子,栩栩如生,正是六七真瞳。洪錚仔細看著,發現越是向後翻,瞳孔越是可怕。其中有一種眼瞳,眼球分裂成了兩顆。一眼看去,洪錚頓時靈魂震顫。

「這是重瞳!」七彩天雞說道,眼中出現了回憶之色,「很久之前,我見過一個。」

「怎麼沒有看到太初荒瞳?」洪錚找了幾遍,都沒有發現,覺得應該是殘缺了一部分。

「等空閑下來再細看。」洪錚毫不客氣收起,向遠處疾行。

地平線盡頭,雪域邊際已經出現。只見遠處,仙光霧靄,包裹虛空,一派仙境之景。不過那裡的虛空漸漸的在沸騰,神光沖霄。很明顯,那裡有高手在爭鬥!

「菩提門就快要開了,今日,你們誰也不能阻我!」洪君臨強大而霸氣的聲音傳來。虛空中,衝出了十道絢爛多彩的光芒,伴隨陣陣恐怖餘波。 洪錚速度很快,鳳凰翅展動間,就已經出了雪域。

眼前出現的是一座滄桑而古老的宮殿,宮殿高有百丈,牆體深灰色,邊角碎裂,似乎隨時都會倒塌。宮殿大門已經打開了一道縫隙,白色仙道氣息從門縫中擴散而出,化為一道道流光,照耀的天宇光明,五光十色。

透過縫隙,可以看到宮殿中,有一口井。井上紮根著一顆三千道光芒閃爍的仙樹。朦朧而又迷幻,透發出磅礴的氣息。

而宮殿外,則是一處巨大祭台,祭台寬廣,有百丈方圓。而祭台上方,則是被一道碗形光幕倒扣,宛若一尊巨碗祭台上,站立了數十人,全部都是年輕修士。靈體大境的修士全部給光幕遮擋,根本進不去。年邁體衰的修士,也是難以進入。

洪君臨,鳳蒼宇,肖帝,王隆錦等人全部都在。

洪錚掃了一眼,有些心驚,場上數十人,居然全部都是天寵級別的高手!修為最低的,都是在孕骨七轉,最強的,乃是洪君臨。

場上有一尊只有胳膊長短的金色神鱷,全身金光閃爍,鱗片張開。身軀雖然不龐大,但體內能量浩蕩驚人。隔著遠遠的,就能夠感應到他體內的恐怖氣息。

「皇血巔峰的達摩鱷,血脈能夠進化,再進一步,只要一小步,就能夠步入帝血,天寵級別的高手。」洪錚說道。

此外,還有一名頭顱巨大,宛若球體的年輕修士。他身材矮小,宛若童子,扎著一根小辮子,笑嘻嘻的,手中還掌持一尊金缽。耀眼的是眉心中間凸起一顆圓潤的珠子,珠子內,還孕育著一個小人,正在衍化真法。

「巨顱族的天寵,那珠子,是古舍利。看來他融合了那舍利,才成為了天寵。」大茶壺說道。

玉翅金蟾同樣也在,它背負雙翅,薄如蟬翼。雙眸中,那被封印的兩隻老蟾已經徹底歸神。全身法力被玉翅金蟾汲取。讓它的修為步入到了孕骨八轉的境界。

它體內的血氣更是恐怖,宛若汪洋一般澎湃,精氣神飽滿。

帝血,玉翅金蟾乃是真正的帝血幼獸!

天驕薈萃,群雄並起。

「怎麼會這麼多天寵?」洪錚眉頭皺了起來。

「很正常,雲海掌控地,是空白地帶,從未出現過圖騰。要是出現的話,好處不可估量。圖騰源法積累了這麼多年,早就已經達到了恐怖的程度。」大茶壺說道。「這些天寵,一旦能夠成為圖騰,就定能夠一飛衝天。周圍數十個掌控之地,在祖地開啟前,就已經在準備了。

此刻的洪君臨,手持方天畫戟,霸氣絕倫,對戰兩尊天寵。他擋住了宮殿大門,身影高大,滿頭金髮披散,一臉桀驁不馴之色。

「這菩提樹,是洪某的。有洪某在,看誰敢進去。」洪君臨冷笑,手中方天畫戟舞動,殺機沖霄,仙光迸射。一戟揮出,有橫掃千軍之勢,氣勢懾人,壓迫天地。

他的對手是兩名強大的天寵,一尊是一名白衣飄飄的女子。她手持玉笛,玉笛揮動間,密密麻麻的魔蟲從她體內飛出,發出尖銳嘶吼,向洪君臨沖了過去。另外一名天寵,則是一尊三尾天狐。已經化為了英俊的男子,髮絲雪白,面龐冷厲。雖然化為人身,但還有三尾尚未化掉,同樣是皇血巔峰的荒獸,堪比天寵。

二者的修為均都是在孕骨九轉,共同聯手,擊向洪君臨。

洪君臨臉上出現了不耐煩之色:「不陪你們玩了。」

說完,他臉色肅穆起來,手中方天戟直接向三尾天狐刺了過去。三尾天狐面色一變,瘋狂後退。

「逃的了嗎?」洪君臨身形如同鬼魅,速度奇快,一步就跨越而出,一戟崩碎了三尾天狐。

「該你了。」洪君臨猛然轉身,背後脊背大骨中,伸出了一隻金剛石鑄造而成的大手,直接掐住了女子,隨後將她的頭蓋骨打碎,靈魂都是碎裂。

洪君臨殺完兩人後,左右扭了扭自己的腦袋,發出了咔咔的骨節交錯聲:「還有誰來?」

此刻,宮殿大門在緩緩的打開,縫隙也越來越大。

大道神音從裡面傳出,宛若神靈講經,大佛論道。

祭台上,開始出現了騷動,不少人都眯起了眼睛,盯著洪君臨,眼神不善。

鳳蒼宇未動,手持一桿白色大幡,看上去極為的詭異。

洪錚看向鳳蒼宇的剎那,身軀一震。因為在鳳蒼宇的周圍,聚集了無數的符文……那符文,正是無數孕骨境修士死亡后的孕骨符文!

洪錚想起了剛剛進入祖地時,那些孕骨符文全部飛走,逃遁向一個方向。現在看來,就在鳳蒼宇的周圍。

而且,此刻的鳳蒼宇,氣息極為的古怪,時而強大,時而弱小。生命氣息也是不穩定,有那麼一剎那,爆發出的靈魂波動,竟然讓虛空扭曲。

「鳳蒼宇的體內有一個魂!」洪錚臉色有些凝重。

國算天香 「這幡,好眼熟、」七彩天雞的傷勢已經好轉了一些,看著大幡,「他……他身軀內,封印著冥魂。」

「鳳蒼宇真神秘,我曾經研究了他好幾年,都沒有看透他。」大茶壺說道。

與此同時,鳳蒼宇體內傳出一道聲音:「我好像被人窺探了。」

鳳蒼宇猛然睜開眼睛,看向洪錚:「是洪錚!」

雙眼對視,兩人均是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殺機。

狼性索愛:帝少的契約新娘 「鳳蒼宇所圖甚大,聚在鳳蒼宇周圍的孕骨符文,有上千之多。也就是說,這段時間,已經有超過數千孕骨高手死亡。」洪錚收回了目光,踏入到祭台上。

咯吱咯吱聲不斷傳來,宮殿大門一寸寸在打開。

「洪君臨,讓開吧。」鳳蒼宇站了起來,收起了大幡。他風度翩翩,笑容和煦,白衣勝雪,英俊不凡,額頭晶瑩,目若星辰,氣質高貴。

「鳳蒼宇,你可以試試。」洪君臨說道。

鳳蒼宇溫和的點點頭:「那蒼宇……就得罪了。」

說完,鳳蒼宇動手了,直接打出一拳,卡擦一聲轟鳴,一道雷霆在他拳上炸裂,響徹長空! 東荒地域廣袤,疆土無限。掌控之地無數,單單整個西北,就包括了七十二個掌控之地。這七十二掌控地,各自間有交流,組成了西北聯盟。

從目前入世修道的天寵來看,西北聯盟中,洪君臨是最強天寵,而最神秘的,應該是鳳蒼宇。鳳蒼宇出生在西北外,三歲時入了雲海宗。此後一直在雲海宗內修鍊,很少現身。但他的修為,連雲海宗的一些長老都覺得驚恐。潛力實在太大,十幾年前,洪錚橫空出世,將鳳蒼宇的光芒遮攔了一些,讓人的視線有些轉移。

但,西北聯盟都知道,明面上的天寵,最神秘的,就是鳳蒼宇。

鳳蒼宇一拳擊出,拳頭上光芒炸裂,漣漪蕩漾,化為波紋,向四周擴散。那一拳,帶起了滔天大勢,隱隱有風雷聲。

洪君臨眯起了眼睛,絲毫不懼,背後寶骨釋放威能,無上奧義交織。他背後一塊寶骨噴薄神霞,碎光交織,化為一隻金剛石鑄造成的大手印,橫空而起,迎向鳳蒼宇。

拳頭相擊,火花四濺,爆發金屬震顫聲,二人身軀絲毫不動,空間中響起了爆鳴聲。

「洪兄,你……還嫩了一點。」鳳蒼宇溫和一笑,讓人如沐春風。脊背大骨猛然發光,讓人一眼看清楚了鳳蒼宇的脊背大骨!

Views:
7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