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我說,我保證能安全回來,大家不用擔心。」羅陽正經道。

「牛仔,很危險呢,聽話呢,不要去呢。」安玉瑩勸道。

有些事情不能忍。

不收拾余向海,那他的氣焰會越來越囂張,日後恐怕會將魔爪伸向羅陽的親朋好友。

「我決定了。不用再說。」羅陽堅定道。

眾美人的關心,羅陽心領。

安玉瑩和唐桂花見勸不動羅陽,都有些著惱。

這也要等回來才能哄轉她們。

羅陽辭別了美人們,特別叮囑洪佳欣別隨便出去。

隨後羅陽從小路出了村子,上了朋友的車,帶著十幾人由另一條路駛向小樹林集市。

還在路上時,余向海打來幾次電話催促,羅陽說就出村子。

其實他已快到小樹林集市了,因繞了遠路,花的時間平常的要多。

彼時才是晚上八點多,還沒到吃夜宵的時間,大排檔沒什麼食客。

余向海和幾個男青年坐在門外一副座位上,正在喝啤酒。

忽然見到羅陽帶著一幫人出現,余向海很驚愕,滿臉的不敢置身。

「你不是說還沒有出村子嗎?」余向海愕然道。

「兵不厭詐。」

說著,羅陽一手抓住其中一個男青年的肩膀,將他甩在地上。

「你!」

砰!

羅陽一腳踹過去,踢暈了那個男青年。

「喂!你想來打架?!」余向海漲紅了臉,怒道。

「你們全給我站著說話!」羅陽冷道。

「你算老幾!」

才剛講完這幾個字,余向海腦袋就被肖大牛一拳打歪了,人也跌到地上。

其他男青年見羅陽來真格的,嚇得霍地站起來。

「敢打老……」

「卧槽,老子不敢打你!」

肖大牛揚著兩隻巨拳,砰砰地打余向海。

余向海雖比肖大牛年長几歲,可是體格完全沒有肖大牛那麼健壯。

單挑,余向海絕對不是肖大牛的對手。

「水牛,別打死了。老子還要問他事。」羅陽說道。

篷地又打了一拳,肖大牛才停手。

「我沒叫你躺著說話,你就得站起來說話!別讓我講第三遍,否則我不敢擔保你的性命還會在。」羅陽冷道。

余向海只得爬起來,已被打到面目全非了。

「說,為什麼要叫我到渣土場去談事情。」羅陽喝著茶。

「你清楚。」余向海低著頭。

「抽他嘴巴!」

隨即兩個男青年上來抓住余向海的手,肖大牛便上去打他的耳光。

啪啪啪……

肖大牛打起人來,不會輕易停手。

只一會,余向海嘴角便溢血。

「停。」

「老子還沒打夠。」

肖大牛還是停手了,意猶未盡。

被打了幾十巴掌,余向海兩邊臉面都紅腫起來,跟原來的樣子很不一樣了。

「這是第二遍了,等到第三遍,你今晚要死在這裡!說!為什麼叫我到渣土場去?」

羅陽冷冷地盯著余向海。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

見羅陽眼神殺氣越來越濃,余向海精神已崩潰了。

「我說,我說。這都是別人叫我這樣做的。不是我要害你的。」余向海哭道。

「誰?」羅陽冷笑。

原先,羅陽還擔心餘旺胡說的。

但余向海的言行舉止都令人懷疑。

現今聽余向海親口承認在幹壞事,羅陽很感激余旺。

看來兩個村子的人還是希望能化解恩怨,以後能交往。

羅陽要化解兩個村子恩怨的決心更堅定了。

「余顯貴。」余向海顫聲道。

果然是余顯貴。

羅陽知道不收拾余顯貴,那是不可能化解兩個村子的恩怨。

只要余顯貴還活著,那就會阻撓羅陽的好事。

「他想要撞死我?」羅陽問。

見余向海點頭,便知為真。

「現在先來談談跟你的帳怎麼算?」羅陽冷道。

「我錯了,求你放我一馬。求求你了。」余向海跪了下去。

「一句道歉,就想我原諒你?」羅陽冷笑。

要不是多留個心眼,恐怕又要被撞死。

(本章完) 「哼,滾吧」

雲雪九人打的很爽,將對方二十多人全部打走了,至於古老頭說完話了便回房間煉丹去了,完全不理會外面的事情,秦昊已只在一邊觀看著,並沒有理會。

「給我等著」

這群人都是來自於王都學院之人,惡狠狠的說道,顯然準備再次回到學院搬出救兵來教訓這群來自於小城市的廢物。

「我看我們還是走吧,我非常清楚這群人,這群人修為不怎麼樣,但是嘴皮子很好,最會顛倒是非了,到時候一定會去王都學院請那些高手出手的」

莫白州對著眾人苦笑的說道,雖然前面莫白州打起來已很爽快,將沒有戰勝秦昊的鬱悶氣全部散去了,但是打完之後不由的苦笑的說道。

「他說的不錯,王都學院確實有幾個高手,修為都已經突破到了武靈境界」

藍素素這一次並沒有反駁莫白州,雖然藍素素總是看不順眼莫白州,這一次贊同了莫白州的想法。

一男一女代表了男女兩方的態度,於是這群人全部看向了事不關心的秦昊身上。

「你們不要看著我,我可是沒有動手的,每次都是你們自己惹事,這一次還是你們自己解決吧,當然怎麼解決都可以,我無所謂,我依然給你們在旁邊助威」

秦昊看著眾人全部看向了他,笑著說道,完全將他自己當成了局外人。

「哼,怕什麼,大不了在狠狠的揍他們一番,管他們來什麼人,只要官來,我們救敢揍」

雲雪聽見了秦昊的話,冷哼了一聲不爽的說道,前面幾次出事秦昊都沒有出手,都是讓古老頭出沒解決,古老頭的解決方法便是不惹事,不怕事,秦昊的解決方法便是在一旁看著眾人打鬥,做到了完全不惹事,所以雲雪看秦昊非常不順眼,有一次還邀請了秦昊打鬥了一番,至於最後的結果只有他們兩人知曉。

從那個時候只要秦昊說的話和眾人不同,雲雪便會對秦昊冷嘲熱諷,完全不給秦昊任何的面子。

「隨便你們吧,我回樓上修行去了」

秦昊聽見了雲雪的話搖了搖頭便回到他自己的房間修行去了,當然還是讓雲老隨時注意下面的情況,情況不對秦昊便會下去幫忙。

「哼,膽小鬼,廢物」

雲雪看見秦昊上樓了不屑的撇了撇嘴說道,然後坐在位置不走了,等待王都學院之人找來,其他人看見了這一幕已經習慣了都沒有說什麼,雲雪不走了,他們已沒有辦法走了,莫白州唯有苦笑。

「客官,你們還是走吧?被你們打走的人我們可惹不起,到時候他們將怒火發泄在我們一家身上的話,那我一家人便會全部死去了,我求求你們了」

掌柜看著雲雪九人不走了,掌柜直接來到了他們九人的面前跪下磕頭大聲的說道。

「好了,掌柜的,大不了我們下次打鬥的時候,不在你酒樓裡面打了,我們自己去外面就行了,這個事賠償你的錢」 見到羅陽嘴角揚出鄙夷的神色,余向海也知道事情不容易解決。

「那你想要我怎樣做?」余向海哭道。

「叫余顯貴出來,你揍他一頓,我放你一馬。」羅陽說道。

在還沒有想好怎麼收拾余顯貴之前,羅陽只能先教訓他,煞一煞他的囂張氣焰。

余向海起先不肯,又被揍了一頓,才同意了。

過了大約2o分鐘,余顯貴便來了。

看到一大群人,余顯貴轉身想逃,可是肖大牛衝上去把他抓了回來。

羅陽以前沒見過余顯貴,現今算是認識了。

見到羅陽那一刻,余顯貴嚇得臉都白了。

「你們想幹什麼?」余顯貴驚怒道。

「該你表演了。」羅陽盯著余向海。

為了自保,余向海便揍了余顯貴,一面打一面罵。

余顯貴被打得倒在地上蜷縮著。

打完,羅陽冷道:「別說我沒提醒你們,下次再玩小聰明,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看在還想化解兩個村子的恩怨的份上,羅陽沒有將余顯貴和余向海打成重傷。

當羅陽回到家裡,眾美人見他平安無恙,頗感欣慰。

彼時已是晚上九點多了,蘇雲也從學校回來了。

她還沒有浸泡葯澡。

羅陽給蘇雲熬了中草藥,等她泡完葯澡,便給她按摩。

每個美人都想知道打通任督二脈是怎麼樣的,可是她們的體質還不適宜打通任督二脈,只能再往後等。

直到午夜十二點,各位美人才回房睡覺。

冥王纏婚:這個夜晚不太冷 洪佳欣和蘇雲睡同一張床,唐桂花自然便睡在羅陽所在的床上。

這是羅陽和唐桂花第一次睡在一起過夜。

以往,跟洪佳欣睡時,3人是橫睡在床上的。

那樣做的好處是每人分得的空間比較充裕,缺點是難以伸直腳。

雙人床一般是長約2米,寬是1.6米左右。

只有小孩子橫著睡,才能伸直腳。

愛上你,不期而遇 羅陽,唐桂花和安玉瑩都是過1.6米的人,腳伸直就要探出床外。

「咱們怎樣睡呢?」羅陽笑道。

他,安玉瑩和唐桂花站在床邊,3人還沒有上床。

唐桂花說道:「牛仔又沒買床回來。」

當時在縣城買床時,唐桂花也在場,可是她卻沒有說要買床。

現今卻說羅陽沒買床。

羅陽知道這是唐桂花心裡尷尬,找個借口渲泄一下而已。

「桂花姐,我忘記了。」羅陽笑道。

對於擁有透視能力的羅陽而言,唐桂花和安玉瑩便如什麼也沒穿,站在床邊。

只掃視一圈,羅陽便體溫急升。

「那怎麼睡呢?」安玉瑩嬌聲道。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