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地誓言的事情應該是真的,我能感覺到起誓之後身上突然多出來的那絲約束之力,雖然很神奇,但是這東西的確是存在的。」

「況且言越不傻,就像是之前我說的那樣,他早就已經是言家的棄子,且又被言家捨棄獨自在這西蕪生活了十餘年,他要是真的搶回了金蓮,回到東聖之後或許還有他立足之地。」

「可是涅火金蓮已經認我為主,而他不僅沒了大半修為,就連言家的至寶也損毀在他手上,他就算回了言家怕是也沒有什麼好下場。」

姜雲卿帶著徽羽上了馬車,馬車外立刻有人揮舞著鞭子,駕車朝著皇宮的方向返回。

姜雲卿淡聲說道:

「而且徽羽,你有沒有想過,東聖如果真像是言越所說的那樣,無論宗門世家,還是其他人,都是以修為高低來論身份地位,那他們那裡的生活遠比我們這邊要殘酷的多。」

「言越十餘年前能被言家送來西蕪對付拓跋族的人,就說明他的修為絕對不低,而以他之前所展露出來的性情,他並非是什麼性情內斂好相處的人。」

「聽言越所說,光是言氏那一族,嫡系分支便有十餘家,還不算沾親帶故的那些姻親之人。」

「言家隨隨便便就能捨棄三百修鍊之人來送言越他們強渡磐雲海,就說明言家的子弟絕不會少,而如同言越這般修為不錯,卻非頂尖能夠隨意送往西蕪的人也不在少數。」

「在這種環境下,想要修鍊,想要出人頭地,想要勝人一籌,勢必會有競爭。」

「有競爭就有落敗之人,有落敗之人,便有怨恨在心。」

「言越能夠一路從分支走到那般出眾,怎可能沒有得罪過人?」

「他有能力的時候,那些人自然不敢對他如何。」

「可一旦他以如今這般修為半廢,甚至還戴罪之身的身份回去,你覺得他的日子會好過?」

姜雲卿靠在馬車之上,神色淡淡的說道:

「先不說那所謂的誓言是真是假,就說言越本身,他離開了皇莊只有兩條路可走。」

羽·蒼穹之燼 家有小妻:權少老公太無情 「要麼在西蕪藏匿起來,等待三百年之期的到來,要麼想辦法強渡磐雲海,回到東聖。」

「前者他固然可以離開,可一旦再被我抓住,他必死無疑。」

「後者離了言家,他哪裡去找那麼多人和靈礦來強渡磐雲海?而且此去磐雲海一路全都是我們的人,不用等他到達磐雲海,就已經先被我們的人發現,到時候他依舊只有死路一條。」

「言越不傻,註定是死路,他怎麼可能去走?」 第一百八十三章拍賣會開始

「記住我們的賭注!」

羅無生看著那倒在擂台上的拓跋虎,神色淡然一聲,就身形一動,出現在了江無塵兩人的身旁。

「哼,賭注的事情,我拓跋虎說到做到,但這件事情,我絕對不會就這麼結束的!」拓跋虎臉上凶厲猙獰不甘,從地上站起來,對著羅無生冷哼寒厲道。

羅無生聽此,嘴角笑笑,就身形一動,向著遠處而去。

既然靈藥的消息有下落了,那麼接下來自然回那雅苑休息一下,等下三天之後的拍賣會。

江無塵兩人對此,緊跟而上。

「羅兄,那拓跋虎沒有什麼,但是他的大哥拓跋無我,實力強悍無比,現在已經突破到了天府境後期。 爆笑強盜王 武道之意的話,那拓跋虎都二成巔峰了,其很有可能達到了三成。」離開廣場后,江無塵在一旁,對著羅無生提醒一聲道。

「嗯!」

羅無生聽此,點頭輕嗯一聲。

「除了那拓跋無我之外,能跟羅兄你做對手的,我們蒼南地界還有欽州的空烔和陸州的紅玲香,他們都是化元境後期,而且那武道之意,很有可能都達到了三成。」之後江無塵,在為羅無生了解一下,需要注意的對手。

「至於其他三個地界,我沒有得到什麼消息,但絕對比我們蒼南地界要多,而且實力相對來說,還要更加強大一點。秘境之中,不僅是考核,還有一些機緣,到時候跟他們爭奪的時候,你要小心一點!」最後提醒一聲了一下。

他們只要得到考核積分滿,就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

雖然這樣有失風範,但為了能進入天荒神宮,風範什麼的,都不用去在意。

隨後一邊說一邊聊,很快出現在了雅苑之中。

雅苑的院落房間很多,羅無生三人,找個三個附近的空餘院落,就進入了其中,休息了起來。

至於羅無生擊敗拓跋虎的事情,很快在天海城傳遞了開來。

而在傳遞的途中,一處閣樓雅間,有著兩個少女。

一個一身紅衣蝶裙,身材看起來有些較小瘦骨,至於那臉,雙頰有些微鼓,有點像包子。

另外一個,是一身的黃色束衣,臉有些像胖了的瓜子。

「紅姐,沒想到那羅無生,還是有些實力的!」

至於這時,那黃衣少女開口,有些驚訝的說道。

「九國雖然是蒼南地界最偏僻的,但同樣會出一些強大的天才。」蝶裙少女一聽,向著窗外看了一眼,淡淡一聲道。

「就算再天才,也不可能是紅姐你的對手!」

黃衣少女對此,連忙再次開口道。

接下來,蝶裙少女沒有說話,只是向著窗外看去。

至於同時,另一邊一處院落房間之中。

拓跋虎站在其中,而在他的身前床上,盤膝著一個比他還要更加強壯的青年。

一張方塊臉,鼻子跟拓跋虎一樣的粗大,眉宇間絲絲凶厲,霸氣而出。

「那羅無生的實力不一般,你輸了也是正常,只是讓我失望的是,你居然連他的毀滅武道,都沒有逼迫而出。」這時,那方塊青年雙眼一開,對著拓跋虎一臉失望的說道。

「大哥,你放心,我這個仇,我一定會報回來的!」拓跋虎見方塊青年失望,雙眼厲色寒光一閃,一臉堅定的說道。

「想要找回來,你還需要更加努力的修鍊!」

方塊青年淡淡一聲,雙眼再次一閉,進入修鍊之中。

羅無生雖然強大,但他的對手,可不是羅無生,而是其他三個地界的頂尖天才。

「大哥,你放心,我會更加努力的修鍊!」

拓跋虎再次堅定的說了一聲,就身形一轉,離開了房間之中。

而寧月曦,對於羅無生擊敗拓跋虎的消息,雙眼神色一凝,堅定無比。

她現在只是修鍊時間短,境界低,等她獲得天荒神宮劍道長老的指點,實力肯定可以一飛衝天,變得更加的強大,到時候將都不是她寧月曦的對手。

其實她的心中,還是有些不甘嫉妒的。

因為由於羅無生的出現,風頭全部都被羅無生給搶走了。現在外面只要談起九國,就會想到羅無生。

雖然她擁有劍體,也會被提起,但沒有羅無生那麼的顯著。

同時,將羅無生排在蒼南現在最強大的四大天才之一。

對此,她的心中,更是極其的不甘。

等她修鍊有所成,再向羅無生挑戰,到時候會告訴所有人,她寧月曦的天賦實力,比羅無生還要的強大。

對於這些事情,羅無生不知道,他此時藉助那黃蘊丹快速的修鍊。

而這一修鍊,轉眼間就是三天之久。

這一天,天海城瞬間點燃了起來,其熱鬧程度,比之前上升了一個層次。

有不少的人,向著城中央一個半圓形的建築而去。

至於羅無生,此時從房間出來。

而江無塵和宮凌宇,已經在院落中等待。

「江兄,宮兄,我們走吧!」

見此,羅無生笑著說了一聲,就向著那半圓形的建築而去。

因為那建築,正是此次拍賣會的所在處。

除了他們三人之外,寧月曦其他二十七人,同樣向著那建築而去。

畢竟這樣盛世的拍賣會,之前九國可沒有見過。

但以後只要加入天荒神宮,會見到更大的拍賣會。

隨後不久,羅無生三人出現在半圓形建築之外。

看了一眼,就向著入口而去。

至於在那入口,站著兩個身穿藍衣的青年。

「九國羅無生!」

「九國江無塵!」

「九國宮凌宇!」

到了身前的時候,羅無生三人直接開口道。

「羅公子,裡面有人會直接帶你去二樓的雅座!」

那兩個藍衣青年聽此,連忙恭敬的說了一聲。

羅無生對此,點點頭,就直接進入了其中。

「羅公子,這邊請,我現在就帶你們去二樓的雅座!」接著出現在裡面通道口的時候,一個身穿綠色花衣的女子,對著羅無生笑著說道。

對此,羅無生再次點點頭,就身形一動,跟著那綠衣女子向著二樓的雅座而去。

隨之在那綠衣女子的帶領之下,出現在二樓一個標著甲十的雅座之中。

「羅公子,這甲十的雅座,就是你們的!拍賣會很快就要開始了,你們先等待一下!如果沒有什麼吩咐,我就先離開了!」到了后,綠衣女子對著羅無生三人再次恭敬一聲。

羅無生對此,點點頭,就視線一轉,向著雅座的窗戶外面看去了。 徽羽聽著姜雲卿的話想了想,不得不承認她說的有道理。

那個言越如果打從一開始就是個硬骨頭,當時崇陽殿坍塌他被生擒之後,也不至於還沒怎麼下手,就將東聖的事情吐露了個一乾二淨,就連他身後的言家也給賣了。

這種人本就以性命為先。

但凡有活路可走,他又怎麼可能一心向死?

徽羽放下心來之後,不再擔心言越會不會逃離的事情,反倒是有些不忿道:「可娘娘當真要認他為師嗎?」

姜雲卿笑了笑:「認他為師又能如何?」

「他若能好好教我,我自當以師禮待之,於我而言也沒什麼損失。」

江湖小霸王 見徽羽依舊覺得委屈,姜雲卿臉上笑容收斂了一些,望著街道兩邊喧囂熱鬧的人群輕嘆了口氣。

「我們對東聖的事情還是知道的太少,而坊間關於那邊的記載也只找到寥寥一些,想要對付東聖那些人,總要先知道他們具體的一些事情才行。」

「言越畢竟是東聖土生土長之人,自幼便居於世家之中,他知道的很多東西對於我們來說都是極為珍貴的消息。」

「而且我和陛下想要修鍊,言越這邊的幫助少不了,特別陛下。」

「我身上有拓跋族傳承記憶,哪怕沒有言越也能自行摸索,可陛下那頭卻是無從下手。」

姜雲卿對著徽羽說道:

「我知道你記恨他當初以水鏡之事險些置我們於死地的事情,可是有時候現實比人強,和言越交好所能得到的利益,遠超於多一個仇人。」

徽羽聞言沉默了片刻,才低聲道:「是奴婢著相了。」

姜雲卿搖搖頭溫聲道:「我知道你是替我不忿,可是徽羽,有時候對錯恩仇並不是絕對的,適時的服軟並不是怯弱,而忘記前仇也並不一定是委屈。」

「而且我和言越之間,也並沒有化解不開的仇恨不是嗎?」

如果當初水鏡之中,她或者君璟墨,亦或是後來進去的清歡出了任何事情。

姜雲卿絕不會輕饒了言越。

哪怕他知道再多東聖的事情。

哪怕他們再急於想要修鍊,甚至懼怕東聖,她也不會如現在這般跟言越和平相處。

姜雲卿從不否認自己記仇,一旦言越真切的傷及了她所在意之人,那言越此時恐怕早已是階下囚,而她也會用其他的手段去撬開言越的嘴,知道她想要知道的一切。

說到底,還是因為她和言越沒有生死大仇,基於奪寶所起的仇怨也並不是不能化解,所以她才會選擇用稍微平和一些的手段達到她想要的目的。

徽羽跟了姜雲卿多年,聞言不過細想了片刻就知道了她的意思。

她不由暗道自己想的太多。

娘娘從不是什麼好性子的人,她幾時讓自己吃過虧?

徽羽收斂了心思低聲道:「娘娘,那咱們現在回宮?」

姜雲卿搖搖頭道:「清歡先前賴在孟家不肯回去,咱們正好出來了,去見見外公他們吧。」

「等過幾日出征之後,怕是有好一段時間見不上了。」 第一百八十四章天衍罡晶,雲漣草

「羅兄,這不愧是蒼南地界的大型拍賣會,比風月國的拍賣會大了數倍,其中的氣派,更不是風月國能比的!」江無塵看著窗外的拍賣會中心,一臉激動的說道。

一個人的心境,會隨著見到的事物,越來越多,越來越強,而發生改變。

如果只局限於一個小地方,就算天賦再高,也會難以突破。

只要心境有所提升,對修鍊也有很大的幫助。

旁邊的宮凌宇,也是如此。

羅無生對此,臉上笑笑,他見到過的拍賣會,比這個更大更豪華的多得是,有以前的基礎,心境早已不一般。

原本修鍊這麼快,要擔心心境跟不上,有可能會出現心魔,但他根本不需要擔心。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