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包括凌天在內的眾人都有些疑惑之時,只聽又是嘭的一聲爆炸聲,水團如萬針齊發一般,向四周擴散,籠罩方圓百丈距離,遠達千丈,有十多個靈嬰境修士來不及逃避,被毒水濺射到了。

那些靈嬰境修士不論修為高低,不約而同的全身塊塊腐爛,與第一個靈嬰境修士一般,化為了毒水。

這下所有修士都臉色大變,彷彿見了鬼一樣,瘋狂的四散逃命。

與此同時,更讓人難以理解的一幕發生了,只見半空中那一團團的毒水,竟開始蠕動變形,彷彿有某種生命。

「凌道友,只要有人在的地方,我這毒物可以無限生成,你看如何?」呂問霞眼睛微眯,似笑非笑的看著凌天。

眾人震怖,這什麼抱毒母蟲實在是太恐怖了,竟然能以人體為宿主,產生新的生命。

「去!」

只聽呂問霞一聲清喝,凌天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吸力,所有水團都向凌天怒射而去。

凌天手指連點,十多道蘊含著法則之力的劍氣點出,但那些水團極為敏捷,輕輕鬆鬆的就避開了凌天快如閃電的劍氣,而且每個水團方向速度各有不同,這些彷彿不是水團,而是某種具有智慧的生靈。

這時人群發出一聲驚呼,只見水團也逐漸顯出清晰的形狀來,是某種有四肢的飛蟲,和抱毒母蟲頗為類似,只是沒有抱毒母蟲那麼巨大的腦袋。

與此同時,鳳千凝的身形如竹節一般節節暴漲,再次化身閃電巨人,百丈長的雷獄神刀以截斷天地的氣勢,向凌天斬來。

雖然呂問霞的抱毒母蟲要壓制凌天應無問題,但這類毒蟲並不是主攻手段,只有在輔助時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為了保險起見,鳳千凝當然選擇合力一擊。

「兩位鳳儀門的使者,其中任何一人都足以掀動玄武國,現在卻聯起手來了,這小子就算死了,也足以自傲了!」太子感嘆。

「前方是無堅不摧的雷獄神刀,後方是無孔不入的抱毒蟲,我看他用什麼來擋,用命擋吧!」陽無壽也咬牙切齒道,被凌天毀掉肉身後,他對凌天的恨意已達到了無以復加的境界,眼看凌天要被殺死,心中快意無比。

而姬明月和芙蓉仙子,更是面如死灰,兩位使者掀起如此驚人的聲勢,她們對凌天獲勝是不抱任何希望了。

鬼屠和赤面尊者互視一眼,兩人已有了默契,準備跑路了,一旦凌天失敗,那郡主一方就再無轉機了,兩人是臨時投靠,又有鳳儀門,不會受到重視,只看呂問霞這肆無忌憚的殺戮,說不定連兩人也要遇害。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凌天沒有機會的時候,讓眾人大吃一驚,不敢相信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凌天身形一閃,化為一道流光向前疾縱,瞬間就出現在了抱毒蟲群的中心。

人群大嘩!

面對恐怖的抱毒蟲群,凌天非但不退,還主動迎上去,這是嫌死得不夠快么?

就連呂問霞也是微微一愣,甚至不用她控制,抱毒蟲群如萬針齊發,向出現在蟲群中間的凌天涌去。

「爆!」

凌天輕喝一聲,無數蘊含著法則的靈力如一道金鐘罩籠罩方圓近百丈的距離,所有抱毒蟲都受到了一道針狀法則之力的衝擊。

這法則化形的手段,凌天早就掌握了。

在法則之力的攻擊下,沒有任何懸念,這些水團狀的抱毒蟲紛紛碎掉,變成了無數水滴。

人群嘩然,想不到凌天如此輕易的就破解到了這古怪的毒術。

只有太子等少數了解內情的人露出冷笑之色,知道絕對沒有這麼簡單。

就在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更讓人驚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那些水滴各自聚攏,重新融合,又變成了抱毒蟲的模樣,也不知道是根本沒死,還是又生出了新的抱毒蟲。

「我的蟲子是不死之身,你怎麼殺?」呂問霞冷笑道。

而原本要發出雷獄神刀的鳳千凝見這一新情況,也是凝刀不發,她對於師妹的毒術最為了解,知道不死之身是誇大了,如果用多道法則鎖住一隻抱毒蟲反覆切割,最終還是能殺死的,但也僅僅是對付一隻而已,有這個工夫,早被其他抱毒蟲給殺死了。

面對繼續如潮水一般湧來的抱毒蟲,凌天面無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夜王獨愛傲嬌王妃不願嫁 「爆!」

眼看抱毒蟲群就要粘到凌天身上,那是連龍龜之體也未必能擋住的腐蝕,突然凌天化身為一團巨大的藍色火焰,向四面八方衝擊。

啪啪啪啪啪!

火焰所過之處,所有抱毒蟲都被凍結成了藍色的冰塊。

吞噬了多個火種,經歷了多次升級的天鳳冰焰,這還是凌天閉關以來第一次動用天鳳冰焰。

人群嘩然,就連呂問霞和鳳千凝也是面色一變,想不到凌天竟然還有這樣的手段。

(本章完) ?只見所有抱毒蟲都被凍結在了藍色的冰塊中,一塊塊美麗的雕塑般的冰晶浮現在空氣中,彷彿遠古以來就存在的化石。

呂問霞臉色一變,想要控制母蟲再滅殺幾個修士,製造出更多的子蟲,但在場的修士也學乖了,躲得遠遠的,除非呂問霞離開戰場,才能獵取幾個修士,這等於給凌天創造逃跑機會,呂問霞自然是不願的。

鳳千凝的反應最快,在凌天使用天鳳冰焰凍結抱毒蟲的瞬間,她發出一聲清吟,空氣產生了高頻的波動,半空中的冰晶產生了共振,紛紛出現了裂紋。

呂問霞臉色一喜,自己怎麼把這記鳳鳴術忘記了,此術是鳳儀門最基本的法術,屬於少見的音波攻擊法術,就算是低級的修士也要學習,平時沒什麼用處,只是因為鳳鳴兩字與宗門名字暗合,才引得門人爭相學習形成潮流,想不到也有實用的一天。

也有樣學樣,靈力運於口中,無形的音波如漣漪一般擴散而出。

凌天又伸手一按,靈力翻卷,形成了一個無形的屏障,將兩女的音波攻擊都隔絕在外面。

南雅 雖然凌天反應迅速,擋住了大部分的音波,但已然遲了,受少量音波激引,先是十多枚冰晶出現裂紋,緊接著嘩嘩聲音連響,一枚枚冰晶連續破裂,地上滿是冰渣。

這是……

所有人目瞪口呆,本以為鳳千凝和呂問霞發出音攻法術,是為了解救被困在冰晶中的抱毒蟲,但哪裡知道,非但沒能救出蟲子,反而打碎冰塊。

原本這些蟲子只是被冰晶凍住了,還有解救的可能,但變成冰渣子后,這些蟲子算是徹底的完蛋了,再無解救的機會了。

呂問霞臉上露出冷笑之色,她對於抱毒蟲的特性最為了解,這來自毒界的奇蟲,絕不是普通方法能解決的,什麼火燒冰凍對於抱毒蟲來說不過是撓痒痒罷了。

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再次讓眾人嘩然,而呂問霞和鳳千凝卻面無表情,因為這早就在她們的意料之中了。

只見地上那些冰渣子,如受到了某種無形之物的牽引一般,以聚攏成了一枚枚的抱毒蟲,這些蟲子不停的蠕動,顯得生命力十足。

抱毒蟲再次出現了,數量沒有絲毫減少,凌天的天鳳冰焰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就憑你這不知名血脈產生的異火,竟然還想凍結我的蟲子,你真是活在夢裡。」

呂問霞冷笑。

「去!」

她伸手一指,無數抱毒蟲聽令,向凌天疾撲而去,帶著腐蝕一切的恐怖氣息。

「這下真的完了!」芙蓉仙子臉色一變。

她也沒有想到凌天竟然是一個血脈修士,而對於一個血脈修士來說,血脈之力一般是到最後關頭才會使用的。

凌天雖然是血脈修士,但對付鳳儀門的人還遠遠不夠,他連血脈之力都用上了,仍然無法化解那些古怪的毒蟲,九成九是沒有機會了。

不光是芙蓉仙子,所有人都認為凌天不行了,鬼屠和赤面尊者也調動靈力,不等凌天完全死亡,就要逃命了。

面對撲天蓋地的蟲群,凌天仍是面無表情,他緩緩抬起一隻胳膊,只是輕輕一指點出,帶起一股蒼茫的旋風。

這一指,發出了一個銀色的球體,約有人的腦袋大小,那球體如飛蛾撲火一般,一頭向抱毒蟲群撲去。

這是搞什麼?

眾人疑惑不解,剛剛發生的一幕大家都看在眼裡,凌天連壓箱底的血脈之力都拿出來了,也對抱毒蟲沒有任何辦法,他該不會以為就憑這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球體就能翻盤吧?

這球體銀光閃閃,沒有人認出此球的來歷,也引發了眾人的好奇心,紛紛猜測起來。

「這小子是垂死掙扎了吧,這個球又有什麼用?」太子一臉冷笑。

「這好像是……山南御靈宗的噬靈蟲啊!」陽無壽細看那銀色球體幾眼,驚訝叫道。

「噬靈蟲不是金色的么?他這可是銀色蟲子!」陰無祿質疑道,得了師兄提醒,他也發現凌天打出的並不是普通的球體,而是由一隻只小蟲聚集起來的。

「聽說噬靈蟲也分等級的,等級越高的噬靈蟲,顏色越淡。」陽無壽皺眉道,心中隱隱有一股不好的預感,在他看來,以蟲對蟲的思路頗為清奇,也虧這小子想得出來。

但陽無壽對噬靈蟲也頗為了解,此蟲雖然強悍,但也遠遠比不上抱毒蟲的,凌天也不是傻子,他既然能以噬靈蟲對付抱毒蟲,一定有他的想法,他到底是個什麼思路,也讓陽無壽理解不能。

這時在場大多數修士也辨認出來了,凌天扔出來的不是普通的球體,而是由無數噬靈蟲積聚而出的蟲球,但大家也知道,噬靈蟲是遠遠比不上抱毒蟲的,也不知道凌天是怎麼想的。

一直抱劍旁觀的鳳千凝初時也有些疑惑,轉念一想,臉上露出冷笑之色,心道:「你丟出這些噬靈蟲,不過是想要拖住抱毒蟲群,然後伺機逃跑吧,也太小看我了。」

鳳千凝靈力一震,一劍劃出,帶著上古雷神的氣息,橫斷天地的百丈雷獄神刀,就狠狠向凌天殺去。

雷獄神刀!

轟轟轟!

凌天不閃不避,任憑那恐怖的法則巨刀轟的撞擊在身上,龍龜紋頃刻間亮起,將他的身形護得穩如磐石。

轟隆!

凌天直接被巨刀砸進了地底深處,頭上浮現出淺淺的白痕。

鳳千凝臉色難看,正如之前那一刀同樣,雷獄神刀根本擊不破凌天的龍龜之體。

這時感覺到師妹那邊有異,她向抱毒蟲群看去,頓時臉色狂變。

只見成千上萬的噬靈蟲如發了瘋的蜂群一般,對抱毒蟲噬咬著。

抱毒蟲的毒性雖然極強,每一次交鋒都要殺死好幾隻噬靈蟲,但架不住噬靈蟲的數量,在極短的時間內,所有抱毒蟲就這樣被蟻多咬死象的方式給滅乾淨了。

豪門癡纏:毒寵灰姑娘 呂問霞的臉色頓時如死灰一般,她趕緊操縱母蟲,想要尋找幾個修士變成毒蟲,但在場眾人早就躲得遠遠的,她一個人也找不出來了。

太子愣愣的看著場中情況,一張臉崩掉了。

(本章完) ?這怎麼可能呢?這是怎麼做到的?

所有人都在心中問自己,卻怎麼也得不到答案,凌天竟然靠一種低級的蟲子,僅憑數量優勢就把抱毒蟲給破掉了。

呂問霞心中更如翻江蹈海一般,直到現在還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這一幕。

她的這些抱毒蟲可是來自毒界,按理說在這一界是無敵的,就算是掌握了法則之力的靈嬰境修士,要殺死一隻抱毒蟲也極費工夫,她想破腦袋,也不明白凌天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而且她的抱毒蟲不是不死的嗎?就算被噬靈蟲咬碎,但只要還有一點碎液,就足以復活的了,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半點復活的跡象呢?

凌天面色淡淡,對於抱毒蟲的下場並不意外。

表面上看,噬靈蟲確實遠遠比不上抱毒蟲,但眾人的看法不過是偏見罷了。

他們所看所聞的噬靈蟲,不過是御靈宗宗主所御使的那些四五轉的噬靈蟲罷了。

王者榮耀:陸神有禮了 在山南的長時間閉關,凌天在御靈宗最好的噬靈蟲的基礎上,用神蠱石和手機的時間軸大大加快了噬靈蟲的進化水平,達到了十九轉的程度。

原來的噬靈蟲還帶有幾分淡金之色,到了凌天手上已變成了完完全全的純銀之色,可以說就算是御靈宗宗主看到噬靈蟲,都有點認不出來了。

進化到十九轉的噬靈蟲,是御靈宗萬年飼養噬靈蟲以來從來沒有過的事情,這種經驗連御靈宗都沒有,其他外人怎麼可能知曉,自然是把噬靈蟲當作普通的蟲類了。

而此時論對噬靈蟲的了解,凌天可算是第一大行家,無人能出其右者。

十九轉的噬靈蟲無論是身體的防禦力還是噬咬能力,雖然還不足以與來自毒界的抱毒蟲抗衡,但也相差不遠了。

至於抱毒蟲所謂的不死之身,在凌天看來根本就不是問題,抱毒蟲都被噬靈蟲咬進肚子里消化了,成為另一種物質了,與五行神光有異曲同工之妙,自然是不可能復活的了。

「你們打了這麼久了,是不是該輪到我了。」凌天面色冷厲,淡淡說道。

凌天此言一出,包括鳳千凝在內的敵對方修士都是臉色大變。

鳳儀門兩位使者是這裡最強的,她們手段盡出也沒能奈何凌天,一旦凌天反擊,那會是何等的恐怖,眾人不敢想象。

「受死吧!」

凌天腳步一踏,如一道疾電瞬間就出現在鳳千凝的頭上,他雙手伸出兩道雷電長刀,高頻雷波劍刷刷舞動,整個人如旋風一般。

鳳千凝知道此時不能有任何留手了,她面色陰冷,轟然一劍斬下,猶如雷神一般,化為一柄百丈長的巨大雷劍。

轟!

雷劍撞雷劍,雷劍中蘊含的法則之力如火星一般濺射出來。

這是實打實的法則之力的比拼,沒有任何的取巧之處。

鳳千凝也是心中疑惑,凌天明明能使用那些噬靈蟲給她造成更大的麻煩,卻選擇了這種硬碰硬的方式,究竟是什麼樣的心態?

不過鳳千凝也不是糾結之人,凌天既然選擇這麼做,正好能讓她發揮最大的優勢。

鳳千凝想也不想,一道道法則之力如孔雀開屏一般,從真元中伸展而出。

一道!兩道!三道!……

鳳千凝的法則之力層層加碼,法則之力是她最為驕傲的地方,她足足掌握了六道法則之力,雖然在大周不算什麼,但放眼整個玄武國,論法則之力的渾厚,絕對沒有人能比得上她的,唯一可以比較的可能就是她的師妹呂問霞,呂問霞掌握了四道法則之力,也算很不錯了。

但讓鳳千凝大驚失色的是,凌天掌握的法則之力竟然絲毫不比她少。

隨著鳳千凝的加力,凌天也不斷放出法則之力。

很快,鳳千凝放出了全部六道法則之力,而凌天也放出了六道,而且凌天還顯得很輕鬆,一副還有很大餘力的樣子。

這怎麼可能?

鳳千凝心中彷彿有一萬頭大象踏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是大周巨門的弟子,有整個宗門的資源作後盾,才能煉出六道法則之力,而凌天不過是一個窮鄉僻壤出身的修士,怎麼可能也能掌握六道法則之力,實在是大大打擊了她的信心。

鳳千凝不知道的是,凌天有整個山南的修鍊資源作為後盾,雖然就算整個山南加起來也比不上大周的鳳儀門,但要蓋過鳳千凝也是綽綽有餘了。

更讓鳳千凝震驚的,在放出相同的六道法則之力后,凌天放出了第七道法則之力。

沒有錯,正是第七道,比她還要多出一道來。

如此一來,在硬碰硬的鬥爭中,天平開始轉向,鳳千凝開始處於下風了。

而且凌天的法則之力還在增加,又是一道,已達到了八道法則之力,足足超過了鳳千凝兩道。

「師姐,我來助你!」

這時一聲斷喝,呂問霞殺了上來。

在鳳千凝和凌天相持之時,呂問霞帶著抱毒母蟲,悄悄的摸到了凌天身後,看準時機發動了突襲。

呂問霞的攻擊凌天倒不放在心上,值得警惕的是那隻抱毒母蟲,凌天也沒有信心擋住其毒液,一旦被毒液滲入體內,後果難以想象。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