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泰妍不敢置信的看著面前的妹妹,她從沒見過這樣歇斯底里的夏妍。可是…..想到從出道前到出道后,哪怕是功成名就的現在自己所承受的那些事情,金泰妍就絕不能容忍金夏妍也走入這個圈子。

「沒錯,你既然覺得我是惡人,那我就是惡人好了。我是你親歐尼,我說的話你就必須要聽,回去收拾東西吧。」金泰妍這次說完直接轉身走了。

留下金夏妍原地跺腳:「呀!!!!!!」

金泰妍氣勢洶洶的直奔朴株永辦公室。

「額…..泰妍啊,部長他出門了,你找他有事嗎?」少時的其中一個助理恰好從朴株用辦公室出來。

金泰妍怔了一下:「出門了??現在還沒下班吧?」

助理笑了笑:「阿尼,聽說是從天朝來了非常尊貴的客人,朴部長作為接機人員之一去機場了。」

「哈?他是我們少時的總經紀人,我們組合成員都在國內,他竟然跑去接機??還什麼天朝的………」說到這裡金泰妍突然戛然而止。

「你知道接誰了嗎?公司還有誰去了?」金泰妍思索片刻後繼續問道。

助理也在公司許久了,應該也是小道消息不少。

「具體是誰不清楚,只知道是將來要跟公司合作的天朝企業,好像他們這次來高麗就是來跟公司談合作的。聽說李理事和藝人部的本部長都去了,一起去的還有很多部長。」助理開口回應道。

「jinjia?好吧我知道了,我給株永oppa直接打電話吧。」 萌妻來襲:最佳女一號 金泰妍說著就掏出了手機。

助理看沒自己什麼事了,也就點頭行禮離開了。

金泰妍雖然掏出了手機,但卻不是打給朴株永,而是直接打給了sunny。

「你故意的是不是!你早就知道了??」金泰妍小臉上滿是憤慨。昨晚在宿舍,sunny就特別神秘的說自己今天會有驚喜,追問了很久也沒說。

「哈哈,你知道了??」sunny好像還在打遊戲,電話里還時不時傳出金希澈的聲音,看樣子貌似是在雙排?

「喂喂喂,你夠了吧,明天就回歸了,你一回宿舍就打遊戲??」金泰妍當然聽得出金希澈的聲音,這倆貨總是一起玩一個叫什麼lol的遊戲,說實話她也看不太懂,但是兩人每次一打起來,金泰妍就不想在房間待著,因為動靜實在太大。尤其是每次sunny死的時候都會抓著金希澈一頓臭罵。

「算了算了,現在也沒空管你,我問你,你怎麼知道夏妍回來公司做練習生的?」金泰妍開口問道。

結果sunny大聲回應道:「mo?夏妍在公司成了練習生???」

「你裝啥裝!不是早就知道了嗎?昨晚在宿舍說的驚喜不是這個?」金泰妍有些好奇sunny的語氣。

Sunny這下遊戲也不打了,她舉著電話說道:「怎麼可能!我說的驚喜是鄭宰元又來高麗了好么!!Jinjia…….夏妍這個丫頭竟然瞞過你直接成了公司的練習生??」

看書不給票,作者全是淚啊~!!票票票~~!!! 「你說誰?鄭宰元?」金泰妍覺得今天有點亂,好像什麼事情都撞到一起了。

「搞了半天咱倆說的就不是一件事。前兩天我去看叔叔,聽他說的,公司現在想和宰元xi的公司合作從而順利進入天朝市場,而且第一個推出去的組合應該就是我們少時。」sunny開口說道。

「今天金社長找我談話的時候也說了天朝的時,那看來今天公司去接的天朝客人就是鄭宰元了?」金泰妍開口問道。

Sunny扳著手指算了算:「從時間上看,應該就是他了。」

「行我知道了。」說完金泰妍就掛斷了電話。

也不管sunny會不會生氣,現在先找到朴株永說清楚才是真的。

就這一鬧,時間基本已經到了晚上七點多了。

想著這會朴株永也應該接機結束了,金泰妍直接一個電話打了過去。

「泰妍啊,有事嗎,我這會正在外面。」朴株永的聲音壓的很低。

金泰妍還是把金夏妍的事情說了。

「這樣吧泰妍,等一會我這邊飯局結束了,咱們再說這個事情,這會正跟著總監和社長接待很重要的客人。」朴株永說完也就掛斷了電話。

金泰妍看著屏幕漸漸變暗的手機,看來應該就是鄭宰元了。這個傢伙來高麗竟然沒跟自己說一個字?也許是心電感應,她手機突然響了,是一條kakao訊息。

鄭宰元直接發了個圖片過來,正式酒桌上的照片,一桌子人除了幾個不認識之外,其他的金泰妍全都認識…..

「泰妍xi,我才下飛機沒多久,剛剛才看到你的訊息。而且一下飛機你們公司的同事都太熱情了,一時間也就沒怎麼看手機。」鄭宰元的文字是跟著圖片一起來的。

哈? 穆少太偏執 這算是炫耀嗎?金泰妍小手飛快敲擊屏幕回復道:「你好像瞞了我很多?從上次你回國就一直在吊我胃口,很好玩嗎?生氣jpg。」

「我哪敢啊,真不是吊你胃口,一時半會也說不清,要不這樣,晚上找個地方聊聊?壞笑JPG。」鄭宰元發出邀請。

「哈哈,你這簡訊敢讓我們老師Nim和金社長看到嗎?當著他倆的面,你竟然在約他們旗下人氣最高的女idol深夜見面??」金泰妍回復道。

「咦?你這麼一說我竟然覺得好刺激啊!不過有句話說的不對,剛才你們社長拿旗下女藝人舉例子的時候,說的好像是允兒誒……」鄭宰元回復的比較慢,畢竟他還在酒場上。

「呀!那你還是約允兒見面去吧,再見!」金泰妍回復的非常快。這人真是越來越討厭了,不過,看著鄭宰元發的簡訊,金泰妍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聽到鄭宰元這三個字就會不由自主的關注。

她拿著手機在原地站了半晌,覺得心情頗有些複雜。

出道前在s&m當練習生,出道后在娛樂圈,見過的帥哥不知道有多少,即便是在眾人騷動的青春期,也未遇到過能讓她怦然心動的男生。

她不能理解,甚至不能相信,這世界上真的存在電光火石間產生的愛情。倘若真的有,在完全不了解彼此只看錶象的情況下,這喜歡豈不是太過淺薄了些。

收起思緒,只見手機上只是回了一個求饒的表情。想來在酒局上他應該也挺忙吧,既要應付李秀滿和金英敏,還要應對公司那些其他部長們的敬酒。想到哪怕是這樣,鄭宰元還能抽出時間給自己發簡訊,金泰妍不由自主被自己想象中鄭宰元窘迫回信息的樣子逗笑了。

「結束了給我打電話吧,但提前說好,這次不許再吊我胃口,要把一切都告訴我知道嗎!」金泰妍笑著回復道。

沒多久又是一個遵命的表情回復了過來,金泰妍又笑了出來。只是笑著笑著,她又想到金夏妍的事情,本來彎起的嘴角又漸漸滑落。

她想要打個電話質問自己老爸,但最終還是沒打。想要再打電話勸勸金夏妍,但最後也還是沒有打電話。其實金夏妍的真正想法,她這個做歐尼的怎麼可能不知道?以前金夏妍跟她說過很多次,她想像Krystal一樣,離自己的歐尼更近一些。

雖然金泰妍都明白,可是她還是不能那麼去做。首先金夏妍的年齡不適合再做練習生,並且不管是長相還是天賦,也都不適合這個圈子。最關鍵的,或許靠著金泰妍的名頭,金夏妍能夠成功出道,但是她要背負的一定會比金泰妍更多。

最終金泰妍還是回了宿舍,金夏妍的事情,現在去強行讓她回家也沒有用,還是等到跟朴株永說清楚再說吧。

「守高地!!守高地!!!」

「我去,金希澈你在幹嘛!你特喵的玩個玩個機器人能不能跟大團???」

金泰妍剛進宿舍,sunny的聲音直接從二樓傳了出來。

無奈的撇撇嘴,金泰妍決定先不進房間了,她直接在一樓客廳的沙發上坐下。

因為馬上要回歸了,這會少女們基本都回宿舍住了。

「咦泰妍歐尼你回來了?金社長找你什麼事?」林允兒正好從樓上走下來。

「嗯,沒什麼,對了,跟你說一聲,我跟邊伯賢是炒作,不是真的。」金泰妍說的很平靜。

林允兒張大嘴,半天說不出話來。 都市夜戰魔法少男 突然接收到這麼重磅的消息,她人都傻了……..

「歐尼…..你是說,你根本就沒有戀愛??」林允兒半晌反應過來后,連忙跑到金泰妍身邊開口問道。

「嗯,都是公司安排的。」

林允兒只是愣愣的看了會金泰妍,隨後也就想明白了事情始末。結合今天金泰妍去找了金英敏,然後現在又突然跟自己說這些,看樣應該是金英敏告訴金泰妍可以內部澄清了。既然這樣的話,估計離正式對公眾宣布分手也不遠了。

「我懶得一個個解釋了,允兒,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跟其他孩子們說一下吧。」金泰妍抿嘴說道。

「得嘞!」

林允兒說著也沒上了樓挨個房間敲門,而是拿出手機直接在「少時富婆群」里發消息。

知名演員林小鹿:「重磅消息!重磅消息!泰妍歐尼和邊伯賢是炒作,兩人根本就沒有戀愛。」

沉迷遊戲sunny:「你才知道?」

我是個設計師:「這還能叫重磅消息?早就知道了好嗎?」

粉色小豬:「允兒你再逗歐尼們開心嗎?」

毒舌崔:「允兒啊,你是去天朝拍戲,又不是退團,為啥消息這麼慢呢?」

看著群里一個個滿是嘲諷的少女,林允兒尷尬的敲了敲自己的小腦袋:「誒???」

再見面會拿下軟軟嗎?多投票我就告訴你!發個單章,更新還是凌晨,大家記得投票,另外已有扣群:686511796

還有應該是明天或是後天修改簽約狀態,屆時會有打賞加更規則,當然也可能是我自作多情,不過還是按照常規了弄了個加更規則,會在上架前一直進行。畢竟不是全職,沒有打賞是木得動力瘋狂碼子的~~~! 晚10點,漢江大橋上。

因為夏天的緣故,直到這個時間,天色才徹底暗了下來。白天灼熱的氣息逐漸退去,伴著清爽的江風,鄭宰元坐在人行道的長椅上等著。

也沒過多久,一個穿著褐色衛衣,帶著帽子的小短身出現了。

「泰妍xi,你沒偽裝嗎??」鄭宰元一臉疑惑的看著只是帶著帽子的金泰妍。

金泰妍手裡還拿著瓶礦泉水,是從宿捨出來的時候順手從冰箱拿的。她擰開喝了一小口后說道:「你不懂,越是這樣,越不容被認出來。你想想,帶著口罩,帶著墨鏡,那不是明擺著告訴別人你是藝人??」

還有這麼一說?(實際上,忘了哪個綜藝了,秀英說過的。)

鄭宰元順手拿過金泰妍手中的礦泉水,在金泰妍目瞪口呆的情況下直接對嘴喝了一大口,然後才開口說道;「要說貴圈還真是奇葩。」

「呀!那是我的水!而且我剛喝….」金泰妍壓低聲音驚呼,伸手就要搶回來。

金泰妍生氣的時候,面頰微紅,杏眼圓睜,小臉鼓起來十分可愛。

鄭宰元躲開,然後又喝了一大口,沖她眨眨眼睛說道:「等你了那麼久,我很渴~~!」

想了想,鄭宰元又說道:「還要我可以給你買瓶新的?」

這就是直接搶走不再給自己喝的意思嗎?他耍賴的這模樣有些熟悉,金泰妍一時想不起來像誰。

「算了算了,給你了。拿jinjia!」金泰妍也懶的生氣了,甚至還有點想笑。

兩人在昏暗路燈下的長椅上並排坐著,吹著清涼的江風,一時間金泰妍舒服的伸了個懶腰。

突然意識到什麼,金泰妍一回頭,果然鄭宰元一直盯著自己。

臉頰有些發燙,金泰妍有些不自在的別過頭:「幹嘛看著我?」

「你好看。」鄭宰元懶洋洋的放下翹著的二郎腿,又往金泰妍身邊坐的近了一些。

臉更燙了,感受到鄭宰元的靠近,金泰妍只能再往邊上挪,她沒注意看,這次一動,差點從椅子邊緣掉下去,還是鄭宰元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攬了回來。

「是Pabo嗎?」鄭宰元挑眉沖她笑起來,牙齒晃人眼睛。

還不都是因為你!

金泰妍心裡默默想著,把鄭宰元攬著自己的手揮開。

「你別往這邊挪了!」

「好吧!」鄭宰元抱起手,爽快答應:「我不動可以,但你要坐過來。」

沒臉沒皮。

金泰妍又往他身上貼了個標籤,都懶得說話了,但還是坐的離他近了些。

「這次能把事情說清楚了吧??」

鄭宰元點點頭:「問吧,這次oppa有問必答!」

「呀!你是誰oppa你!」金泰妍這次直接抬胳膊給了他一下,然後繼續開口問道:「之前到底跟我們社長說了什麼?」

勁還挺大?鄭宰元揉了揉被打到的胳膊:「上次跟你們社長聊了很久,最後聊到了合作的事情。說白了,就是你們社長想要進入天朝市場,覺得我有能力幫到你們公司。而我也覺得你們公司能給我提供幫助,所以也就有了今天我帶著公司人來高麗的這一幕。」

「切,那跟你說的什麼我們社長把我賣給你有什麼關係?」金泰妍繼續問道。

鄭宰元神秘的笑了笑:「雖然是開玩笑,但我可以提前告訴你,你可以準備去天朝的行程了。」

「Mo?真的是我去天朝?不是說我們組合一起嗎?」金泰妍好奇的問道。

鄭宰元點點頭:「是你們組合會一起去,但不是近期。 第一寵妃 你不一樣,你會作為我們每日生鮮的代言人在天朝進行活動,宣傳我們企業的同時,也能打開你們少時在天朝的市場。」

金泰妍怔了一下:「和允兒一樣,還會開粉絲見面會什麼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會在天朝活動一段時間吧。」鄭宰元攤手回應道。

「那我們社長今天找我說…….」下意識的就要說出來,但金泰妍還是及時停住了。這種事情還是別跟他說了,雖然他在無意中又幫自己了個大忙,為自己解除了困擾了許久的戀愛捆綁。

鄭宰元疑惑問道:「說了什麼?」

金泰妍坐在長椅上,兩隻小腿一翹一翹的:「沒什麼。那你這次來,就是跟公司正式簽合作協議?」

知道金泰妍轉移話題,但鄭宰元也沒追問。

「不一定就是簽合作協議,但是會在後天開啟正式洽談。」鄭宰元開口道。

「後天?那明天是參觀我們公司?」金泰妍好奇問道。

鄭宰元搖了搖頭:「不是,明天的話,或許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呀!是不是跟你說了不準再吊人胃口!你再這樣我可真生氣了!」金泰妍鼓著臉叫道。

「就是明天應該會去看你們打歌。」鄭宰元果斷認慫。

「真的?看我們的回歸舞台嗎?」不知怎麼了,聽到鄭宰元會來看自己的回歸舞台,金泰妍莫名的嘴角彎起。

這一瞬間的嘴角彎起,鄭宰元當然捕捉到了。原來自己去看她的舞台,她是會很開心的嗎?暗暗的將這一點記下,鄭宰元不動聲色的說道:「今天吃飯我也了解了許多,你們這次回歸是先行曲吧?後面還有正規的專輯吧?」

「嗯,後面還有正規五輯。」金泰妍點點頭。

鄭宰元笑了一聲:「那你將來可是要受累了。要是後天談的好,可能等到你們五輯發布的時候你要天朝和高麗兩邊跑了。」

「累點就累點吧,其實我們組合能走到現在,已經很不錯了。也不知道這次五輯結束,我們還有沒有繼續活動的可能。」金泰妍突然有些傷感,尤其是最近練習的時候,看著練習室和身邊的成員們,是久違的一起練習,但恐怕也是最後的練習了吧?

感受到金泰妍情緒的變化,鄭宰元再次伸手攔住金泰妍的肩膀:「泰妍xi,相信我嗎?」

或許是被鄭宰元突然說的話衝擊到了,金泰妍這次倒是沒有甩開他的手:「相信什麼?」

鄭宰元輕聲開口:「相信我一定不會讓少時逐漸走向下坡路,在高麗我不敢保證,但在天朝,你們一定會有更多的機會。而我做這個保證也不僅僅因為我親姐就在少時,這裡面也有你的原因,泰妍xi。」

大家記得投票,另外已有扣群:686511796 「……..」聽到鄭宰元的話,金泰妍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回應。

江風拂過,將金泰妍披在肩后的頭髮吹的有些凌亂。

她將頭髮在耳後別好,輕聲對著鄭宰元開口:「宰元xi,你為什麼……」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