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人喝下去倒沒什麼就是喝的有些突然略微嗆著了,但是,「你不會吧。」

「你給小舞也灌了酒。」

「完了,你自己負責吧。」

「我的天哪!」

幾個人開始面面相覷,突然一隻白手沖向桌面的酒瓶,「別拿。」幾個人紛紛喊道,可是也來不及了,這邊舞依炫拿到酒壺就開始咕咚咕咚的喝上了,一壺酒下去,一個酒嗝打出,一隻手抹了把嘴,「嗝~好喝。」這傻乎乎的眼神,這迷離的眼神,任誰都想欺負一把。

「沒攔上。天哪!」

「你是不是不知道小舞就一杯酒的酒量啊,她這一喝可是就停不下來的,待會她要是發酒瘋你自己看著辦吧我們不幫忙的。」藍若昕說道,其實不是不願意幫忙而是不敢上前幫忙。由於第一次醉酒的小舞帶來的震撼太大,讓大家都牢記於心(陰影過大)。

一向淡定的木葵不由得吞了口口水,望著已經喝得不少的小舞,她今天喝的是果酒濃度很低的,會不會情況好一點(現在也只能這麼安慰一下自己了)。「要不然我把她打暈了吧。」

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緊接著一聲凄厲的慘叫就從聚歡樓里傳來久久不能散去,「啊~~~」眾人皆是搖搖頭! 116

簡直是「自討苦吃」!唉!

「怎麼辦?」

「怎麼辦,先把木葵抬過去吧。」藍若昕嘆了口氣,「來搭把手。」幾個人忙活的把木葵抬到超大的床上。瞪著前面那個披著沐心外衣的人,喊著,「啊哈,總有刁民想害姐?」一腳站在凳子上,因為踩了個空差點沒崴到腳,穩了穩身子又說,「誰,是誰,又有誰想要害姐?」晃著身子轉頭過頭去在找誰,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是小狗附體咬著尾巴轉圈圈。

「她這是又鬧哪一出?」木蘭有些看不懂,搬得有點累端了杯東西直接大口喝起來。

藍若昕點到,「別管她,等她自己玩累了就好了。咱先吃吧。」

「木薇沐心,你們倆可別去撩小舞,待會要是你們出了啥事可別找我們。」最好的方法就是遠離小舞,藍若昕發現這是最佳的生存方法。

「可是小舞還是蠻好玩的呀!嗝~」木蘭抱著杯子也開始晃了起來。木薇一看不對勁,拿過杯子聞聞看看,「你喝了什麼?」這不是果酒的味道啊,可是又好像有些的樣子。

「噓噓噓,小點聲。」舞依炫突然跳了過來,手裡不知道拿著什麼湊到木薇和藍若愚之間放個腦袋,她倆也沒看清楚就聽見舞依炫又說,「我偷偷告訴你啊!剛才啊,我製作了一杯神奇的魔法藥水。就放在那個杯子里,然後啊,那個妹紙就給喝了。噓!千萬別告訴她。」

「噓!保密啊!現在我來施法了都很好看著。」臨了還往嘴上放個手指表示表面。若昕和木薇表示您老說得這麼大聲就是想要保密也不行啊,但是還是笑嘻嘻配合的點點頭,生怕她們也給灌了那個神奇的藥水。

「若昕你看!」木薇指了指一個柜子腳那邊,躺了好幾個瓶子,若昕也認出來了那是之前小舞放在這裡的高濃度的酒,好幾種呢。「不會吧!」木蘭你「運氣」還真是好!呵呵!若昕不由自主的閉緊了嘴巴。

突然幾個人嚇了一跳,「噹噹當,我變變變。把木…木蘭變成我男人。」這熊孩子嗷一嗓子,從沐心的外衣里掏出「魔法棒」——一隻長了很長的脖子的鴨。

。。。。。。烏鴉飛過,羊駝跑過。

獃滯的妹紙們,「哈哈哈哈……」那是啥!什麼鬼!

「敢笑我,你們這群刁民,我且派我的人打得你們落花流水!」舞依炫這還用京劇唱上了。

木葵那邊捂著起包的地方醒了,愣是被別人給笑醒的,這麼吵!自己一個不留神還給小舞給打暈了,下手真是狠啊!好大的包,得虧沒出血。小舞舉個鴨脖子幹什麼呢?

「神奇藥水。」酒灑了一地,舞依炫箭步衝到木葵面前,直挺挺地灌了下去。

鳳沐心一聲嚎叫,好痛啊!原來是小舞飛過去的時候一腳就踩在了她的腳面上,她靠的又近不偏不倚,這倒是讓幾個人不知道先顧忌誰好了。「沐心,你又是怎麼了?」

「不要啊,小舞,別亂來。」這邊一個酒鬼,兩個酒鬼就夠了,不需要再多一個了。但是木薇的腳步那及得上舞依炫的輕功啊,還是晚了一步,眼睜睜的看著一大碗酒灌進了木葵的嘴裡,生生的看著那高冷范的木葵美人變成美艷型的美女木葵,完了完了。這幾個本就酒量不好都還偏偏喝了濃度不低的酒。

「嘿嘿嘿嘿…」好傢夥嗎!木葵就開始在那邊咯咯地笑了起來。嚇得咱們沐心小公主掉一地雞皮疙瘩,「若昕,木葵比平常更加的恐怖了。」 奶娃後媽粉嫩嫩 一把抱住藍若昕的腰,木葵這是要放大招了嗎?

突然木葵跳了起來站到舞依炫面前,刷的裂開嘴,「小舞,我最喜歡你了。」一把抱住舞依炫,因為舞依炫要比木葵小長的也沒木葵高,一把就被抱住都離了地。那邊舞依炫樂滋滋的笑著,「我也喜歡你。」這就是她要的效果,這是木木…木葵。

「小舞的身子好軟啊,好像棉花一樣。」木葵就跟流氓一樣(這就是三個旁觀者的心態)在舞依炫的身上不停的蹭來蹭去的,拉著舞依炫的小手不鬆開,往自己的臉上摸來摸去的,那表情好不陶醉啊!

「沒想到木葵喝醉了這麼的大膽啊,敢去平日里的都是裝的啊。用小舞的話來說就是——悶騷。這詞兒絕對的符合。同不同意?」木薇環抱於胸,懟了懟旁邊的藍若昕。

「呵呵!」藍若昕面對此情此景也只能幹笑了,木薇妹子你這頭一回看,待會你就覺得剛才那詞兒不夠用了。

鳳沐心倒是在旁邊看的熱鬧極了,但是對小舞有著佔有慾的人哪能任由木葵佔了便宜啊,「木葵姐姐,小舞是我的,你不能這麼搶的。」鬆開藍若昕就往那邊抱在一起的人去,就想著掰開木葵的「咸豬手」。可是小丫頭片子那是木葵大大的對手啊,一個「兇惡」的眼神過去把鳳沐心嚇得不敢掰了。

但是咱們二缺又哪是吃素的?你不讓掰還不讓她抱啊,兩隻手就跟無尾熊似的死死地纏著舞依炫也不放手。「小舞的身子果然好軟和的。」這木葵也不甘示弱直接把舞依炫抱到自己的腿上,就跟抱小孩似的。

這邊的幾個人就是看著那幾個人相愛相殺,在看著地上坐著的木蘭,好傢夥,也是不甘寂寞!拿著酒瓶子在那邊玩,一會子疊羅漢,一會子放在頭頂上,這下還把瓶子放在他倆身上了,嘴上還嚷嚷著,「你們可別動啊。別動啊。」

我的時空穿梭車 她倆哪裡敢動啊,這幾個瓶子放在身上不怕摔在地上也怕砸到自己啊,可這木蘭就是一個勁的指著她倆說別動。但是這指的方向吧,稍微過了點,少說這手指距離離著有二十公分吧。

「我一直都沒發現原來木蘭的眼神不大好使。」藍若昕正拿下身上的瓶子對旁邊的木薇說。

「你們敢拿下來試試。」一向就如名字一樣的溫婉的木蘭一聲暴喝,嚇得一個瓶子砸了地,木蘭顫悠悠的,一手一個瓶子指著倆人,「再拿下來,我就把你們倆給塞在瓶子里。」猙獰很猙獰,威脅很威脅。

「這孩子跟小舞學壞了。」木薇大拇指一翹。

「那邊幾個誰不是啊。」若昕已然看透一切,接著說,「除了你是純天然的釋放天性外加些許的耳濡目染。哎,這屋估計就我一個人比較正常了。」這感嘆的!

「臭美吧你!」木薇不屑道。

「你們兩個!」木蘭又喝道。

舞依炫也享受了那兩位的左摟右抱,聽到這邊吵吵起來,也過來插一腳,「我都忘記了,木葵美眉,給我教訓那兩個人。剛才笑我來著的。」

現在的木葵可不是木葵了,完全是小舞的腦殘粉了,「潑婦」樣說,「敢欺負我家的小舞。這還了得。」轉過臉來,酥到心底的聲音說,「小舞寶貝等著啊,我這就去啊。」

「我今個才知道木葵原來這麼的熱情如火。以前倒是我眼拙了。」木薇戳了戳藍若昕。

「呵呵!」藍若昕只應了她這一聲,這句話木薇倒是說的不錯了。

「就是你們倆是吧,笑話我家小舞寶貝,是不?」木葵踏著「凌波微步」大搖大擺的就過來了。

木薇又和若昕咬起耳朵,「木薇啊,我咋就發現這木葵的眼神也不大好使呀。」

「廢話,你喝多了眼神好使啊。」

若昕就指著舞依炫說道,「那小舞不就沒有嘛?這不還認得出誰誰誰嗎,雖然慢但是認得清那。」

「她那是喝的果酒,程度不一樣。再說了,那是小人精,這幾個還是小妖級別的,和妖精還差一個層次。」

藍若昕倒是點了點頭,「說的在理,看不出來倒是看的透徹啊。」

木薇那是經得住誇得主啊,這不小下巴就抬了起來。可是這把就被木葵可是抓的正著了,嫣紅的臉龐說不出的好看,嘴巴一張一合的,手上捏著木薇的小臉,「真是個可愛的小臉。」那邊又是一把攬住若昕的腰,嘴角邪魅的右揚,「這腰可謂是盈盈一握啊。」順勢小捏了一把,驚得若昕立馬「挺胸抬頭」。

「今兒個姐姐可是逮著了。」葵大爺可是笑的那叫一個「淫蕩」啊!

本是歡聲笑語的夜,愣生生地給演繹成了這樣的:

「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加油,加油~」

「我也要玩!」

「我的瓶子又倒了。那邊在幹什麼?」

……

錯愛冷麪首長:假婚真愛 京都皇宮

「母親,心兒會接受嗎?」

淑妃嘆了一口氣,「不接受又怎麼辦?希望這些年沒有白費。」

「恩,希望吧。」鳳沐清回到宮中后像平常一樣,而後便去給淑妃請安了,見母親沒有什麼異樣也放心了。但是妹妹這個問題真的頭痛。

皇宮攬月軒

一襲黑色衣飾的男子坐於房頂,手上拿著深色的偏平之物,不時地擦拭著。

「主子,那人又拿來一封書信讓我務必交給您。據人彙報,那人又有了新的目標,這次的胃口似乎不小。」一男子半跪於地。

黑衣男子來回的擦著手中的東西,那是一隻塤,托月光的福倒是看得出,歲月似乎在這隻塤上留下了的點點痕迹,但是卻看得出是個保存的很好的相比擁有者非常的愛惜。那塤的表面很明顯有著被人經常拿出來看看摸摸的痕迹。

「怎麼,他這些年的小魚小蝦吃不夠了?」

「主子,我們要不要和他….」

黑衣男子說道,「拖著他就好。」

「是。」那男子見主子這般說,識相的退下去了。

黑衣男子見安靜了,索性換個姿勢,順勢躺在瓦磚上,大好的月光,悠悠的拿起塤吹了起來…

他這一待就是十年了!

一清澈的聲音從林間過來,「就知道你睡不著!」 118

在舞依炫她們來一字閣之前,鳳沐清就早早的來了璃府。「三皇子請稍等,小姐她們昨天,昨天挺晚睡得。您再等會吧。」管家說這話都覺得虛的慌,可憐他昨天晚上一把老骨頭還得起來望望是不是宅子里來了什麼不幹凈的東西。「哈欠~」一個瞌睡不小心打了出來,管家伯伯立馬小可愛的捂住嘴巴。

「嗯。」鳳沐清倒是一改昨日的邋遢樣,神清氣爽的定坐在廳堂。看樣子昨天晚上她們幾個鬧騰得不小。端起白瓷茶杯徐徐飲下,而那杯腳也沒掩了男子的笑意!

「三皇子一早就來抓人了。」木薇雖和鳳沐清不疏遠但是到底還是叫不起名字,「見過三皇子了。」

藍若昕倒是一臉的不好看,「鳳沐清最近離我們最好遠一點。」這一句話倒是甩的鳳沐清莫名其妙的,只得看看木薇。

木薇一時之間也沒反應過來,不過小小潤過也就瞭然了,眼神立馬也不對了,「三皇子,記得回去給你家妹妹看看身體是否康健。」都怪這三皇子要不是他說了要沐心要聯姻的話,鳳沐心也就不會離家出逃了,也就不會來小舞家,也就不會大家一起喝了酒,也就不會她和若昕兩個人昨晚深受欺負了,想多了都是淚啊!

「?」一向靈光的鳳沐清也不大明白怎麼回事了?他好像沒有得罪她們倆啊!「她們幾個人呢?」怎麼妹妹,小舞,還有木葵,木蘭都沒出來。

「待會就來了。」藍若昕頭也沒回的徑直就走了。「若昕等等我。」

半盞茶的功夫,「我說大家忘記了就忘記了唄,反正都過去了。」

舞依炫沒好氣的說,「是啊,我們幾個喝多了忘記了,怎麼你幾乎沒喝酒的人怎麼也不記得多少啊?」

「誰說我不記得的。我現在就告訴你,昨天晚上木葵抱著你就親…唔唔唔…」木葵哪能讓鳳沐心這傢伙說出來啊,立馬憑藉身高的優勢反手扣住了鳳沐心的嘴巴,「這傢伙餓了,該吃飯了。」一副很為鳳沐心著想的樣子。

不過這倒是讓木蘭和舞依炫面面相覷,不由得覺得這貓膩足足的,奸笑了一陣,「看來昨天晚上木葵發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木蘭也幫著腔,一臉的壞笑,「木葵從今天早上起來這臉的溫度就沒下去過,莫非昨天晚上的事情是記起來了。」

一根簪子穩噹噹的定在了舞依炫和木蘭的眼前的柱子上,釘上時還發出清脆的響聲,「還說嗎?」

「呲~」倒吸一口涼氣,倆人連忙擺擺手,訕訕的笑道,「不說了不說了。」才怪!

木葵果然還是那個高冷妹紙,真的又高又冷!三個人暗自說道,一定要長高,然後俯視她!

咦,木蘭,你來插上一腳幹嘛?你已經沒多少機會了,邊玩去!

就是!木蘭姐姐,您老,我數數,雙十年華了,別和我們摻一腳了!

你們,哼!還好我比你們倆高!

你……兩個人暗自說道,一定要比木蘭高,然後蔑視她!

以上純屬不靠譜的心靈交流,如有雷同純屬磁場混亂!

「三皇子!」一貫的木葵風格。簡單明了。

「你們來了。」鳳沐清起了身,「好久不見,小舞。」這麼長時間不見了。

「嗨,倒是變回來了,一會子犀利哥的邋遢樣,一會子溫潤公子的模樣,你這是玩魔術呢!」舞依炫砸吧了幾下。

「你也就現在敢這麼和我說話。你不還是一如既往地嗎?」鳳沐清說道,「醜丫頭!」

「你你你,死毒舌!」敢說她丑,拿下面具嚇不死你(說的好像怪怪的)。奈何她卻不願意摘下,有理說不出。

「心兒。」一聲的凝重,一聲的嘆息,一聲的幸好!

「皇兄。」鳳沐心只喊了一聲,並沒有上前。

「心兒,過來。」鳳沐清再次喚了一聲,這一聲更多的是心疼。

他這般的毫不掩飾,鳳沐心又豈會聽不出來,小走幾步接著就是小跑起來,「哥哥,對不起讓你擔心了。」剛剛她才發現哥哥那一臉的消瘦,就像小舞之前說的樣貌一夕之間倒是白凈了不少,可是這蒼白的臉龐哪是一個晚上就可以不見的?

「知道就好。」依他妹妹的個性,給她幾天估計還是在牛角尖裡面出不來,鳳沐清抱著鳳沐心,面向舞依炫,「謝謝。」很輕,但舞依炫還是聽見了。

「好了,在朋友這裡住了這麼多天也是時候回去了。該向母妃問安了。」這要是再不把鳳沐心帶回去估計母妃那裡就瞞不住了,鳳沐清一向不拖泥帶水的。

之前她是答應小舞要回宮,可是,「哥哥,能不能不回去啊。我在這裡多住幾天可不可以啊?」她真的不想回去,一點都不想。她雖然不聰明但是也不是多笨,這回去了估計是一時半會兒都難出宮了,至少也得等到盛典那一天。

「不可以,你這次出來我只是和母妃說你到璃府住下了。父皇那邊也找過你幾回了,我都給說你在練琴退了。父皇前日說了,這幾日皇子公主不準再出宮了。你要是再不回宮,你是想要父皇親自過來請你嗎?」鳳沐清微微抬高音量,到讓人覺得更加的嚴肅了。

「沒有,沒有。」鳳沐心當場嚇得脫口而出。

「那就走吧。」鳳沐清這下也不給商量了,知道鳳沐心再擰也是擰不過他的。「小舞,先走了。」鳳沐心也是怪怪的跟在後面,可是那腦袋倒是像不是原裝的,和步調相反著,哀怨的小眼神看的舞依炫差點沒笑出來。

「沐心,一路走好,過幾日我就會去看你的。」舞依炫還伸出玉藕一個勁兒揮手再見。

木葵白了一眼,「沒良心。」

「是啊,怎麼沐心走了你還這麼高興啊。」木蘭也皺了皺眉。

舞依炫笑道,。「這你們就不懂了,鳳沐心這是回去試煉去了,這要是通過了她也就不用聯姻了。」

木葵和木蘭相望一眼,「真的嗎?」

舞依炫收起了手臂,「希望吧,至少有鳳沐清在還是有希望的。他比我們任何一個人都希望鳳沐心過得快樂。」

「嗯。」

「咱們去店裡吧,今兒個事情也要有個了斷了。」舞依炫轉身就看見管家在那,「管家伯伯,你可看見玉無雙在哪?」

「玉公子一大早就出去了,說是出去逛逛。他昨個就在廚房裡睡著了,老奴一大早去廚房的時候正好遇見了,估摸著是回來的匆忙累著了。小姐你們昨天你們鬧…那麼玩都沒吵醒,睡得應該很早,一大早就起了。」管家答道。

「要他的時候回回來這一招,怪不得唐希見他一回打一回。」舞依炫環起手來。

「找他幹嘛?」木葵問。

「自然是有用。」舞依炫頓時有種心有餘而力不足,「算了!木蘭,你帶人去找找吧,還是那些老地方。找到后就立馬帶到一字閣來。」

「小姐,先別走。早飯一早就弄好了,吃一口再走吧。」管家說到底還是心疼的,這麼小的一個姑娘家,整日里忙得不停,昨天剛剛回來就忙著找人眼都沒合過,今個一大早又要出門去,身體哪受得了啊,在年輕也不行。

Views:
3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