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言……」一見葉湘進來,葉守連忙把說了一半的話給咽回了肚子里,換上一副乖弟弟的天真表情「傻笑」。

葉湘領著張儀兒和舒靜進來,吩咐兩人把飯菜擺在廳里,才過來招呼令狐方,「你快去吃飯吧,現在天氣冷,不趕緊的話一會兒冷了就不好吃了。」

令狐方沖她微微一笑,揚了揚手中字跡娟秀的紙張,道:「這就是你寫的話本子?」

葉湘點點頭,眨著亮晶晶的大眼問他:「你覺得怎麼樣?」

「好!」令狐方毫不吝嗇的讚美,「你剛才唱的曲子更好,詞美,曲也美。」

斗羅之知識至上 葉湘開心的笑起來,抽走令狐方手裡的稿子,轉手推他去客廳,「你趕緊先去吃飯。」

葉守看著葉湘對令狐方輕聲細語,舉止親密,妒忌的肚子里直冒酸泡泡,卻又無可奈何。葉湘與令狐方畢竟是皇上指婚的未婚夫妻,兩人的感情越好,葉湘以後的日子才會過的越好,所以他就算心裡再看不懂令狐方,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看葉湘兩人親熱,也只能坐在一邊生悶氣。

令狐方三下五除二把晚飯解決掉,就纏著葉湘讓她教他唱那首《相思賦予誰》,哼了兩次覺得不夠過癮,還特意鄧揚給找了個鼓和一張琴過來。

「你還會彈琴啊?」葉湘看著十指在古琴上撥動試音的令狐方,語氣里滿是驚奇。

葉守看葉湘那樣,立即不服氣的道:「彈琴有什麼難的,這我也會。」

葉湘更驚訝了,「你也會?小守,你什麼時候學會彈琴的?」

令狐方也頗有深意的看向葉守,心說:叫你爭,露餡兒了吧?

葉守的表情只微微僵了下,便馬上恢復了自然,他笑道,「我,以前在私塾里,先生教過一點,最近去供奴院,看人彈,我也跟著學了點。」

葉守向來乖巧,葉湘也沒懷疑他說的話有假,從到葉守身後,拿著小鼓當手鼓「咚咚咚」的敲了一竄鼓點。才清清嗓子清唱了起來,一句之後令狐方的琴聲就跟了上來,有了鼓聲和琴聲相合,葉湘覺得自己五音不全的歌聲,瞬間也有了那麼點兒動聽的感覺了,信心頓時倍增。

「……一番番青春未盡遊絲逸,思悄悄木葉繽紛霜雪催……」 368惹不起躲得起

令狐方和著葉湘的聲音,也輕聲吟唱了起來,葉守一聽立即不幹了,他說什麼都不能讓黑心的令狐方專美於前啊,於是也跟著兩人唱了起來。

「嗟呀呀昨日雲髻青牡丹,獨默默桃花又紅人不歸……」

一時間,瀟湘院里,歌聲、琴聲、鼓聲不絕,一片和樂融融,咳,至少葉湘是這麼覺得的。

第二天葉湘和令狐方相約要去看酒樓,葉守自覺有必要擔當起保護姐姐的責任,於是連供奴院都不去了,鬧著要跟葉湘他們一起去。

三人一早出現在福壽院時,令狐老夫人原本笑容滿面的臉,瞬間陰雲密布,看著令狐方的眼睛更像是帶了刀子,時不時的就目露凶光,瞪他一眼。

葉湘滿頭霧水,葉守看令狐方吃癟卻在暗地裡偷著樂。用早飯的時候,葉湘趁人不注意,扯著令狐方悄聲問:「你做什麼壞事了?怎麼祖母看起來在生你的氣?」

令狐方心裡也在打鼓啊。心說,該不會是祖父提前把他要出征的事情跟祖母說了吧?可他要出征,祖母不應該更心疼他才對嗎?怎麼搞得像是對他滿腹怨言一樣?

任令狐方再如何神機妙算,機智若妖,也猜不到令狐老夫人是在埋怨他都跟葉湘大被同眠了,竟然還沒「吃」掉葉湘,害她老人家空歡喜了一場。

天地良心,他真不知道哪裡惹到這位老祖宗了。令狐方滿臉無辜的道:「我昨天回來之後就進了趟宮,之後可一直都在府里,除了去你那兒就跟祖父商量了點兒事情,沒招惹到祖母啊。」

葉湘偷瞄了一眼低頭吃飯的老夫人,「那你準備怎麼辦?」

令狐方摸著鼻子道,心說,再過幾天我都要出征了,一去好幾年呢,老祖母到時候就是再氣他,應該也捨不得了吧。「反正咱們用過飯就出門去了,惹不起我躲得起啊,先躲過今天再說吧。」

葉湘看他那頭痛的樣子,不由捂嘴偷頭。

「姐,你們在說什麼悄悄話呢,我也要聽。」葉守不甘寂寞的一嚷嚷,令狐老夫人和老侯爺,連帶一屋子丫頭婆子全都看向了葉湘和令狐方。

葉湘直接就懵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尷尬啊。

令狐方輕咳了一聲,神情自然的道:「我們倆在說一會兒去看看酒樓裝修的怎麼樣了,順便挑個時間開張的事情。」

葉湘頓時眼冒星光,無限崇拜的看著令狐方,這丫的太急智了,借口張嘴就來啊。

心裡不太痛快的令狐老夫人,聽到這話終於有了反應,盯著令狐方問,「你要帶湘丫頭出門?」

令狐方小心翼翼的恭謹回道:「是啊,祖母,孫兒之前不是商量著要跟小湘開個酒樓的嘛,所以我就讓人把咱們府里名下的,那個酒樓旁邊的幾個宅子都買下來了,前陣子我跟小湘去看過了地方了,也交代了下面的人要怎麼改,今天我想帶小湘去看看,若是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就選個日子開張。」

葉湘賣好的插上一句,「要不祖母先幫我們挑個好日子吧,我們年紀輕,難免會有想不周到的地方,你幫我們看看,看哪天是好日子,在什麼時辰開張最能招財,我可等不及想數銀子了呢。」

令狐老夫人原本沉著的臉,瞬間浮現笑容,「你這丫頭,還是個小財迷,既然你這麼喜歡數銀子,那祖母把所有庫房的鑰匙都交給你來管好不好?反正這個家以後也是要交給你的,趁祖母還能動彈,你早點兒接手,有哪裡不懂的,祖母也好教你。」

葉守聞言,頓時眼中發光,他滿臉欣喜的看向葉湘,卻發現葉湘臉上不但沒的喜歡,反而一副呆樣。

「啊?」葉湘是傻眼了,她就是順口拍了祖母大人一個馬屁,想要她知道,她對她們這些小輩來說太重要了,她們沒她不行。怎麼祖母大人一高興,就直接拿庫房咂她啊?不帶這樣的啊。

管家可是個大責任,而且王公貴族,雞毛算皮的事情特別多,煩瑣的能讓人抓狂。葉湘只能縮著脖子悻悻陪笑,「祖母,這個,咱們以後再說,好不好?」

令狐老夫人人老了,眼可還沒瞎,她一看葉湘那樣子就知道這丫頭在想什麼了,瞄了眼不做聲的孫子,她看著葉湘好整以暇的笑道:「哦,以後啊,那你覺的什麼時間最合適呢?」

葉湘冷汗都快下來了,最怕她老夫人這樣子說話了,感覺就跟在面對一隻千年老妖怪一樣,她完全不是對手的說。桌下,葉湘急的踢了令狐方一腳,順帶狠狠瞪了他一眼,意為:她是你祖母,你倒是趕緊想辦法啊。

令狐方其實是贊成葉湘接手管家的,在他心裡,葉湘就是自己媳婦兒,伯陽侯府的世子夫人,管家是天經地義的。而且祖父、祖母年紀都大了,該好好安享晚年才是,管家的瑣事本就該讓葉湘擔起來的。

不過面對小丫頭的求助,令狐方還是不忍心拒絕,於是摸著鼻子插嘴道:「祖母,要不就等我們忙完酒樓的事再說吧,那個酒樓可是花了我跟小湘不少心思了呢,而且為了酒樓的生意,小湘還特地寫了個話本子,到時我讓酒樓的伶人排練好了,表演給您看好不好?」

「哦?湘丫頭還會寫話本子啊?」老侯爺聽著也來了興緻,笑道:「那敢情好,等你們排練好了,老夫也去看看。」

葉湘忙不迭的點頭,笑道:「都去,都去,到時咱們一家要先睹為快。」

令狐老夫人終於開心了,笑道:「那你們趕緊吃,吃完了就早點兒出門去,我們老兩口可就等著看你們那個話本子排的戲呢,咱們事先說好啊,要是不好看,我可饒不了你們。」

令狐方連忙滿口答應,「祖母您放心,小湘寫的話本子我也看了,包準您看了還想看。」

令狐老夫人聽了,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見終於哄好了老夫人,葉湘三個麻溜的吃完早飯,立即起身告退了。 葉湘從床上坐起來,轉頭看他那個樣子,不由「咯咯」的笑起來。

令狐方一手蓋著眼睛,對她揮了揮手,語氣「兇惡」的道:「還不趕緊去把衣服穿上,小心我反悔,直接把你給吃了哦。」

葉湘被他逗的笑的更開心了,之前被壓在床上的氣,早就拋到九宵雲外雲了,她湊上去在他的唇上響亮的「啵」了一下,才哈哈大笑著跳下床,抱著自己的衣服躲進了凈房。

令狐方拿開蓋著眼睛的手,臉上哪裡有半點兒愁容?眼角眉梢的笑意!他抬手摸了摸剛被葉湘親了一口的唇,喃喃笑罵了句:「笨丫頭。」這才拉高被子重新閉上眼,帶著笑意沉入了夢鄉。

令狐方再次醒來時已經是一更天了,遠處傳來更鼓的聲音,外間則是葉湘姐弟倆的說話聲。他抹了把臉,便翻身而起,拿起矮柜上的衣褲飛快的套在身上。

「……姐,這些都是你寫的嗎?這個詞的曲你也譜好了嗎?」葉守舉著手裡的稿紙,一臉崇拜的看著葉湘。

「你姐我五音不全,可唱不好,不過哼個調還是沒問題的。」葉湘認真的寫著稿子,頭也沒抬,漂亮的簪花小楷一個個整齊的出現在紙上,將葉湘想像述說的故事慢慢呈現出來。

葉湘寫的這個劇本講述的是一個虛構的王朝——金鳳王朝的故事:長公主楚天歌年芳十五,於鳳台選婿之際,皇帝被刺客刺殺而死。突遭大變,鳳台選婿不了了之。與公主一見鍾情的王狀元數次欲與公主相會,卻都是來去匆匆。八歲的太子楚天夜方登基為帝,敵國便派兵來犯,文武雙全的長公主不顧王狀元的勸阻,毅然放下兒女私情代君出征,在打退敵國的來犯之後也沒有班師回朝,而是為年幼的弟弟鎮守起邊關來,直到十年之後,皇帝年滿十八,王國也培養出了不少有才能的將領,公主這才回到京城。只是十年已過,當年在鳳台上讓公主心動的狀元郎早已娶妻生子,公主於雨夜在鳳台清歌一曲,感慨自己逝去的感情。

這首好妹妹樂隊的《相思賦予誰》就是葉湘抄襲來給公主感慨自己感情的曲子。她能記得的現代曲子並不多,也就是這種古風,又很有韻味的歌曲才記得那麼幾首。

在葉守心目中,姐姐就是全能的,曲子不是歌也會哼,他興奮的要求道:「姐,那你哼給我聽聽唄,你這詞寫的這麼好,曲子肯定也好聽。」

能被她記住的曲子,當然是最好的。

葉湘抬頭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笑,才擱下毛筆湊過去看他手上拿著的詞稿。「這是公主十年後再遇王狀元,在鳳台上清唱的曲子。」說著,葉湘便輕輕的哼唱起來。「你說相思賦予誰,明月妝台纖纖指,年華偶然誰彈碎,應是佳人春.夢裡……嗟呀呀昨日雲髻青牡丹,獨默默桃花又紅人不歸……」

葉湘一曲唱完,葉守拚命鼓掌,「好聽!」只是細聽,這掌聲卻不只一道。

葉湘一抬頭就看到斜靠在內室門邊的令狐方,不由笑道:「你醒啦?餓不餓?我讓儀兒給你把飯菜上上來。」

「好啊,我正好餓了。」令狐方對葉守暗底里的警告視而不見,笑著跺到羅漢床邊,拿起葉湘攤放在炕几上的稿子看了起來。

「姓令狐的,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一見葉湘掀簾出去,葉守就不客氣的沖令狐方低吼起來,「你跟姐姐都還沒成親呢,就留宿在姐姐房裡,你讓別人怎麼看姐姐?」

令狐方轉頭撇了他一眼,同樣壓低了聲音,滿不在乎的回道:「這裡是伯陽侯府,小湘是我的未婚妻,誰敢嚼她的舌根?」

「人言……」一見葉湘進來,葉守連忙把說了一半的話給咽回了肚子里,換上一副乖弟弟的天真表情「傻笑」。

葉湘領著張儀兒和舒靜進來,吩咐兩人把飯菜擺在廳里,才過來招呼令狐方,「你快去吃飯吧,現在天氣冷,不趕緊的話一會兒冷了就不好吃了。」

令狐方沖她微微一笑,揚了揚手中字跡娟秀的紙張,道:「這就是你寫的話本子?」

葉湘點點頭,眨著亮晶晶的大眼問他:「你覺得怎麼樣?」

「好!」令狐方毫不吝嗇的讚美,「你剛才唱的曲子更好,詞美,曲也美。」

葉湘開心的笑起來,抽走令狐方手裡的稿子,轉手推他去客廳,「你趕緊先去吃飯。」

葉守看著葉湘對令狐方輕聲細語,舉止親密,妒忌的肚子里直冒酸泡泡,卻又無可奈何。葉湘與令狐方畢竟是皇上指婚的未婚夫妻,兩人的感情越好,葉湘以後的日子才會過的越好,所以他就算心裡再看不懂令狐方,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看葉湘兩人親熱,也只能坐在一邊生悶氣。

令狐方三下五除二把晚飯解決掉,就纏著葉湘讓她教他唱那首《相思賦予誰》,哼了兩次覺得不夠過癮,還特意鄧揚給找了個鼓和一張琴過來。

「你還會彈琴啊?」葉湘看著十指在古琴上撥動試音的令狐方,語氣里滿是驚奇。

葉守看葉湘那樣,立即不服氣的道:「彈琴有什麼難的,這我也會。」

葉湘更驚訝了,「你也會?小守,你什麼時候學會彈琴的?」

附身 令狐方也頗有深意的看向葉守,心說:叫你爭,露餡兒了吧?

葉守的表情只微微僵了下,便馬上恢復了自然,他笑道,「我,以前在私塾里,先生教過一點,最近去供奴院,看人彈,我也跟著學了點。」

葉守向來乖巧,葉湘也沒懷疑他說的話有假,從到葉守身後,拿著小鼓當手鼓「咚咚咚」的敲了一竄鼓點。才清清嗓子清唱了起來,一句之後令狐方的琴聲就跟了上來,有了鼓聲和琴聲相合,葉湘覺得自己五音不全的歌聲,瞬間也有了那麼點兒動聽的感覺了,信心頓時倍增。

「……一番番青春未盡遊絲逸,思悄悄木葉繽紛霜雪催……」 令狐方和著葉湘的聲音,也輕聲吟唱了起來,葉守一聽立即不幹了,他說什麼都不能讓黑心的令狐方專美於前啊,於是也跟著兩人唱了起來。

「嗟呀呀昨日雲髻青牡丹,獨默默桃花又紅人不歸……」

一時間,瀟湘院里,歌聲、琴聲、鼓聲不絕,一片和樂融融,咳,至少葉湘是這麼覺得的。

第二天葉湘和令狐方相約要去看酒樓,葉守自覺有必要擔當起保護姐姐的責任,於是連供奴院都不去了,鬧著要跟葉湘他們一起去。

三人一早出現在福壽院時,令狐老夫人原本笑容滿面的臉,瞬間陰雲密布,看著令狐方的眼睛更像是帶了刀子,時不時的就目露凶光,瞪他一眼。

葉湘滿頭霧水,葉守看令狐方吃癟卻在暗地裡偷著樂。用早飯的時候,葉湘趁人不注意,扯著令狐方悄聲問:「你做什麼壞事了?怎麼祖母看起來在生你的氣?」

令狐方心裡也在打鼓啊。心說,該不會是祖父提前把他要出征的事情跟祖母說了吧?可他要出征,祖母不應該更心疼他才對嗎?怎麼搞得像是對他滿腹怨言一樣?

任令狐方再如何神機妙算,機智若妖,也猜不到令狐老夫人是在埋怨他都跟葉湘大被同.眠了,竟然還沒「吃」掉葉湘,害她老人家空歡喜了一場。

一胎雙寶:爹地敢不投降? 天地良心,他真不知道哪裡惹到這位老祖宗了。令狐方滿臉無辜的道:「我昨天回來之後就進了趟宮,之後可一直都在府里,除了去你那兒就跟祖父商量了點兒事情,沒招惹到祖母啊。」

葉湘偷瞄了一眼低頭吃飯的老夫人,「那你準備怎麼辦?」

令狐方摸著鼻子道,心說,再過幾天我都要出征了,一去好幾年呢,老祖母到時候就是再氣他,應該也捨不得了吧。「反正咱們用過飯就出門去了,惹不起我躲得起啊,先躲過今天再說吧。」

葉湘看他那頭痛的樣子,不由捂嘴偷頭。

「姐,你們在說什麼悄悄話呢,我也要聽。」葉守不甘寂寞的一嚷嚷,令狐老夫人和老侯爺,連帶一屋子丫頭婆子全都看向了葉湘和令狐方。

葉湘直接就懵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尷尬啊。

令狐方輕咳了一聲,神情自然的道:「我們倆在說一會兒去看看酒樓裝修的怎麼樣了,順便挑個時間開張的事情。」

葉湘頓時眼冒星光,無限崇拜的看著令狐方,這丫的太急智了,借口張嘴就來啊。

心裡不太痛快的令狐老夫人,聽到這話終於有了反應,盯著令狐方問,「你要帶湘丫頭出門?」

令狐方小心翼翼的恭謹回道:「是啊,祖母,孫兒之前不是商量著要跟小湘開個酒樓的嘛,所以我就讓人把咱們府里名下的,那個酒樓旁邊的幾個宅子都買下來了,前陣子我跟小湘去看過了地方了,也交代了下面的人要怎麼改,今天我想帶小湘去看看,若是都準備的差不多了,就選個日子開張。」

葉湘賣好的插上一句,「要不祖母先幫我們挑個好日子吧,我們年紀輕,難免會有想不周到的地方,你幫我們看看,看哪天是好日子,在什麼時辰開張最能招財,我可等不及想數銀子了呢。」

令狐老夫人原本沉著的臉,瞬間浮現笑容,「你這丫頭,還是個小財迷,既然你這麼喜歡數銀子,那祖母把所有庫房的鑰匙都交給你來管好不好?反正這個家以後也是要交給你的,趁祖母還能動彈,你早點兒接手,有哪裡不懂的,祖母也好教你。」

葉守聞言,頓時眼中發光,他滿臉欣喜的看向葉湘,卻發現葉湘臉上不但沒的喜歡,反而一副呆樣。

「啊?」葉湘是傻眼了,她就是順口拍了祖母大人一個馬屁,想要她知道,她對她們這些小輩來說太重要了,她們沒她不行。怎麼祖母大人一高興,就直接拿庫房咂她啊?不帶這樣的啊。

管家可是個大責任,而且王公貴族,雞毛算皮的事情特別多,煩瑣的能讓人抓狂。葉湘只能縮著脖子悻悻陪笑,「祖母,這個,咱們以後再說,好不好?」

令狐老夫人人老了,眼可還沒瞎,她一看葉湘那樣子就知道這丫頭在想什麼了,瞄了眼不做聲的孫子,她看著葉湘好整以暇的笑道:「哦,以後啊,那你覺的什麼時間最合適呢?」

葉湘冷汗都快下來了,最怕她老夫人這樣子說話了,感覺就跟在面對一隻千年老妖怪一樣,她完全不是對手的說。桌下,葉湘急的踢了令狐方一腳,順帶狠狠瞪了他一眼,意為:她是你祖母,你倒是趕緊想辦法啊。

令狐方其實是贊成葉湘接手管家的,在他心裡,葉湘就是自己媳婦兒,伯陽侯府的世子夫人,管家是天經地義的。而且祖父、祖母年紀都大了,該好好安享晚年才是,管家的瑣事本就該讓葉湘擔起來的。

不過面對小丫頭的求助,令狐方還是不忍心拒絕,於是摸著鼻子插嘴道:「祖母,要不就等我們忙完酒樓的事再說吧,那個酒樓可是花了我跟小湘不少心思了呢,而且為了酒樓的生意,小湘還特地寫了個話本子,到時我讓酒樓的伶人排練好了,表演給您看好不好?」

「哦?湘丫頭還會寫話本子啊?」老侯爺聽著也來了興緻,笑道:「那敢情好,等你們排練好了,老夫也去看看。」

葉湘忙不迭的點頭,笑道:「都去,都去,到時咱們一家要先睹為快。」

令狐老夫人終於開心了,笑道:「那你們趕緊吃,吃完了就早點兒出門去,我們老兩口可就等著看你們那個話本子排的戲呢,咱們事先說好啊,要是不好看,我可饒不了你們。」

令狐方連忙滿口答應,「祖母您放心,小湘寫的話本子我也看了,包準您看了還想看。」

令狐老夫人聽了,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見終於哄好了老夫人,葉湘三個麻溜的吃完早飯,立即起身告退了。 371來了好多人

吳宏急的臉都紅了,連連擺手。他知道葉湘是好意,可小姑娘這樣直言世子爺,萬一惹惱了世子爺可如何是好?說實話,他還挺喜歡葉湘這個未來主母的,小姑娘待人和善,也沒有架子,雖說沒什麼身份地位,但他沒錯只有這樣善良的姑娘配世子爺才最合適。

令狐方看都沒看吳宏,只衝他揮了揮手,卻是看著葉湘笑道:「我是真的沒帶錢,要不你先借我點兒銀子?」

葉湘盯著他審視良久,確定他不是在戲弄自己,才噘著狡黠的笑意,兩眼亮晶晶的對令狐方筆出一根手指頭道:「銀子借你沒問題,不過我的利息可是很貴的,借一還二,不二價,你要借多少銀子,都得還我雙倍。」

令狐方看著她那財迷的樣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難怪祖母說你是個小財迷呢,你既然這麼喜歡數銀子,怎麼祖母讓你管家你還不要,咱家庫房裡銀子不少,你不想去看看嗎?」

吳宏在旁聽得大駭,自覺聽了不該聽的話,連忙避閑的躬身退到了假山外。只是回想起令狐方說的話,和他與葉湘說話時的親昵和放鬆,又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世子爺對葉姑娘分明是喜歡到了極點,哪裡有半點外頭謠傳的被逼無奈?

不過吳宏很快就釋然了:好人有好報,這葉姑娘為人和善,能得世子爺和老夫人喜歡自然也不奇怪,只是葉姑娘還沒與世子成親,老夫人就想把管家的權力交給葉姑娘,這倒真是讓他有些意外。

總裁的魅影情人 假山洞裡,令狐方還在和葉湘侃著管家的話題,葉湘皺著鼻子猛搖頭道:「侯府這麼大,管家好麻煩呀,我想想都害怕。」她美目一轉,瞪著令狐方嗔道:「我不管,以後成親了你管家。」

得!這都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來了。令狐方苦笑著搖搖頭,拉過葉湘的手,一臉認真道:「這可不行,男主外女主內,我要給皇上辦差,后宅之事只能你來管。」

葉湘不置可否的哼了一聲,她也知道讓令狐方管家肯定不行,剛才那句話,其實就是跟他撒個嬌,耍個小脾氣而已。「我都還沒嫁給你呢,就要給你當牛做馬了。」

令狐方拉過她摟在懷裡,笑道:「侯府是咱們的家,你身為府里的女主人,把家管好不正是你的責任嗎?而且……」令狐方神秘的一笑,開始引誘她道:「祖父在邊關鎮守了三十多年,其間不只一次帶兵打到韃靼王庭去,可是收繳了不少好東西呢,管家之後那些東西可都是你的了,你真的不想去看看你的庫房裡有什麼好東西嗎?」

葉湘斜眼瞪他,「你少來,你家的東西怎麼就成我的了,就算祖母讓我幫著管家那也是代管……」

沒等葉湘說完,令狐方就笑著打斷了她的話,「傻丫頭,咱們是未婚夫妻,侯府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你的還是你的,咱家庫里的東西可不都是你的嗎?」

葉湘看怪物似的看著令狐方,忍不住伸出手去扭他的臉,笑道,「我的天啊,難怪你出門不帶銀子呢,是不是你每次帶銀子出門,銀子就都成別人的了?不過你剛才說的話我喜歡,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所以侯府和你都是我的。」葉湘說著便再也忍不住,笑倒在令狐方懷裡。

令狐方笑眯眯的抱緊懷裡的小人兒,卻是異常認真的重複著葉湘的話,道:「你說對的,侯府和我都是你的,所以你可不能拋下我不管哦。」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