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剛才幫了我,我很感激。但這件雲袍,還請你收回去吧,我是不會加入你們組織的。」

葉雲端態度堅決。

然後將手中雲袍,平平整整的放在地上。

其雖然不認同雲袍的做法,但也不想招惹雲袍組織。

「早就知道,你會如此選擇。」

「但……」

「我要是說,綾青璇在我手裡,你如果不收下雲袍,就再也別想再見她了。」

「你又會作何選擇?」 「夏侯家的人?」

蔣常沂見狀嚇了一跳。

火影之死神英豪 他之前未曾見過夏侯儀,沒想到眼前居然還有夏侯家的人,眼見著夏侯儀身上氣勢攀升之時眼中露出一絲懊悔之色。

隱世大族之中,夏侯家並不是最鼎盛的,而且夏侯家的人血脈不強,所誕生的子嗣也不多,可即便如此,他們卻是外界之人最不想招惹的一族。

夏侯家的金身秘術太過蠻橫,同為破虛巔峰,夏侯家的人能憑藉金身秘術短時間能踏入域主境界。

單憑這一點,夏侯家的人就算人丁單薄,修為也增長緩慢,可卻是隱世大族之中不可忽視之人。

蔣常沂之前若是知曉這裡有夏侯家的人,他或許會選擇其他辦法,可是事已至此,打都了他,他就算想要放過夏侯儀,夏侯儀使用金身秘術之後也不會放過他。

況且蔣常沂心中清楚,他今日已經動了這幾家的人,結仇恐怕是難以倖免。

若不能殺了姜雲卿二人,又得罪了幾家,簡直得不償失。

蔣常沂知曉夏侯家金身秘術的厲害,連忙就朝著夏侯儀攻擊,而夏侯儀修為攀升到了破虛中境便停了下來,他身形閃爍之下,幾乎化作了殘影,與蔣常沂糾纏在了一起。

比之宗瑞幾人他的確厲害許多,甚至還趁機在蔣常沂身上留下了傷勢,只可惜夏侯儀在血武之界中就已經動用過金身秘術,如今強行再次動用本就是勉力而為,而且他雖然修為提升到了破虛中期,卻未曾領悟規則之力。

蔣常沂與他纏鬥了一會,便讓得夏侯儀開始力竭,他不敢太傷夏侯儀,只以冰霜之力破壞了他金身,然後將人甩了出去。

夏侯儀落地之時,金身秘術瞬間消散,整個人萎靡的摔在地上時,滿是不甘的看向蔣常沂,而蔣常沂則是在擊退了所有人之後,直接到了陣法之前。

宗瑞氣血翻湧,剛好些的傷勢再次加重,持劍支撐著自己半跪在地上時,喉間鮮血不斷朝外涌,對著那邊蔣常沂嘶聲道:

「蔣常沂,你敢傷雲卿和璟墨,我流明宗必不會與你罷休!!」

蔣常沂手中停頓了片刻,有些顧忌流明宗那群瘋子,可是想起當年雷鳴帶給他們的陰影和恐懼,還有碧羽宗的將來,他卻是猛一咬牙。

事已至此,就算他這個時候退走,流明宗的那群人也不會善罷甘休。

只要他擊殺了眼前這兩人,或是毀了他們根基,流明宗就算是再怒又能如何。

大不了他也和當年雷鳴一樣,直接假意脫離宗門之後尋個地方隱匿起來,等過個百八十年、此事過去之後,又還有誰記得兩個廢物或是死人?

流明宗就算是再厲害,總不會為著兩個死人,真和碧羽宗不死不休?

蔣常沂心中有了決斷之後,手中靈力爆涌,直接落在了那陣法之上。

帝都冷少別太渣 那陣法本就是奚佑主持著,遭受重擊之後,奚佑就猛的一口血噴了出來。

他咬牙以心血結印勉力支撐著,可是那陣法依舊搖搖欲墜。 「這件雲袍,我收下了。」

葉雲端不喜歡被動,所以其在回復神秘人的同時,還在暗中,催動武魂「青眼」,尋找神秘人的所在。

青眼,是夜屠的武魂。

具有遠視、破妄、幻術攻擊,三種能力。在眼類武魂當中,資質中等。

但對現在的葉雲端來說,還是挺實用的,尤其是幻術攻擊。

夜屠是一個肉搏型戰士,靈魂強度不高,幻術攻擊在手裡,威力不大。

但葉雲端不同。

太古魔龍進階王階五品。致使葉雲端的靈魂力量暴漲,已經達觸碰到了滄瀾界的天道屏障。所以經他施展的幻術攻擊,一般人是防不住的。

「都不猶豫一下,滅蒼生,你對綾青璇還真是情根深種啊。」

「那我再問你。」

「如果讓你在加入雲袍,和保住綾青璇性命之間,做一個選擇,你又會作何決斷?」

追妻成狂,獵愛小軍醫 神秘人的聲音中,透著那麼一絲絲的嫉妒,聽著,應該是一個女人。

「你這是在脅迫我,恐怕……不符合雲袍的規矩吧?」

葉雲端仍在搜尋神秘人的位置。

夜屠施展青眼武魂,不但頭生三目,而且眼眸當中青芒四射,一點隱蔽性都沒有。

葉雲端使用,則全無聲息,甚至連一點靈魂波動都沒有。

這就是武魂品質上的差距。

「我說的是如果。」

「又不是真的,要用綾青璇的性命,逼你加入雲袍。」

神秘人微微惱火。

葉雲端心裡若有所思。

她……似乎對我的感情問題,很感興趣。難道是……哪位故人?

葉雲端之前九世,每一世,身邊的女人都不止一個。

若是再算上,那些曾經愛過、酒後無德、一時衝動、紅顏知己、見色起意、逢場作戲……

具體數字,就更無法估計了。

所以,要想在如此龐大的疑似目標中,找到這位「故人」的真實身份,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只能賭一賭了。

激她一下試試。

「我會選擇青璇,為了她,我什麼事情都願意做。」

「你……」

神秘人的情緒,果然露出了一絲波動。結果便是這一絲波動,泄露了她的位置。

終於露出馬腳了!

看你還往哪跑?

葉雲端已經做出了最壞的打算。

假設這神秘人力量、敏捷、防禦、靈魂等等屬性,全都達到了滄瀾界的天道屏障。

那麼,其唯一能夠,不動聲色,將這神秘人制住的辦法,便是青眼的幻術攻擊!

「小姐。」

「你這些年,為滅蒼生默默付出了那麼多。有好幾次,還差點丟了性命。」

「可他呢?」

「剛一轉世重生,就開始泡妞。」

「而且還眼光奇差。」

「那個綾青璇,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天賦也差得要命。」

「不!」

「他不是眼光差,根本就是眼瞎,可惡!可惡!可惡……」

葉雲端跟那神秘人的靈魂強度相同,都是滄瀾界的天道屏障。所以其只能順著對方的思緒,推波助瀾,並無法左右她的思想。

但這也已經足夠了。

「哼,事先布置了一個,能夠扭曲光線的陣法,怪不得我只聽到你的聲音,卻找不到你的人,還挺會藏的嘛。」

葉雲端找到了神秘人的真身,然後便取出震魂錘,輕輕的敲了一下她的腦袋。

「哎呀。」

神秘人從幻覺當中蘇醒了過來,而且受震魂錘影響,其還有些頭昏腦漲。

「別動。」

「以你的見識,震魂錘應該認識吧。」

「從現在開始,你要是有任何的輕舉妄動,我就殺了你。」

葉雲端不是說笑,他是真的會下殺手的。

「無恥!」

「卑鄙!」

「你就是一個小人!」

神秘人不在掩飾自己的聲音,一動不動,痛罵著葉雲端。

葉雲端也不生氣。

其用手中的震魂錘,緩緩挑開,神秘人云袍的兜帽,然後露出來的,則是一張清秀、白皙的俏臉。

如果綾青璇的相貌是十分,那這丫頭的相貌,至少也得有九分。

只是氣質……稍稍落了下成。

「兩個問題。」

「回答完,我就放你走。」

葉雲端仔細回想了下,這個丫頭,他應該沒有見過,但也不確定。

「哼!」

雲袍丫頭,白了葉雲端一眼。

「第一。」

「青璇在哪?」

葉雲端問道。

「就知道你會問這個。」

「負心漢!」

「綾青璇被埋進亂葬崗的當天晚上,我就把她給挖了出來。本來是找個機會,把屍體轉交給你,卻發現她根本沒死。」

「她應該是中了一種很奇怪的毒,一直處於假死狀態。」

雲袍丫頭憋著嘴,就好像在吃飛醋。

「我問你,她現在在哪?」

葉雲端的表情,一下子就冷峻了不少,然後重複問道。

「西南三十里,有一個山洞,我把洞口封死了,她就在裡面。」

雲袍丫頭微微頷首,其對葉雲端,似乎還是有一些畏懼的。

「第二個問題。」

「你家小姐是誰?」

「跟我有什麼關係?」

一聽綾青璇沒事,葉雲端的心,便稍稍安定了一些。

「你耍賴,這是兩個問題。」

「一個。」

葉雲端冷著一張臉,不會給雲袍丫頭討價還價的機會。

「一個就一個唄,有什麼了不起的。」

「告訴你啊,你聽好了。」

「我家小姐就是……」

雲袍丫頭話音未落,天空中便風雲匯聚,一道接引光束落下,正照在她的身上。

「嘿嘿。」

「我要走了嘍。」

「你……」

葉雲端沒有想到,雲袍丫頭,竟然曾經不止一次,從滄瀾界飛升離開。

在某個位面。

第一次飛升,需要渡劫。

Views:
5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