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看我要是有事兒的話早就倒地口吐白沫了,放心吧我有抗體。」她體內還存著南宮嘉兒的蠱毒呢,哪會兒在璃府都死不了更何況這會兒拿著的是花草呢?要是南宮嘉兒給她下的不是蠱毒多好啊!她這自身就免疫了,她就說這妹紙就是一造孽的把蟲子放到別人身體里,媽呀,想想就噁心。

「嘔嘔~」想想她還就真的噁心起來了,「沒事兒你別過來,就是想到了一點東西。」

「這的沒事兒,不會是中毒了吧?」起先逃出密道的時候他就發現明明是熊熊大火炫兒幾乎被汗濕透了但是這體溫偏偏是像冷窖一樣冰涼,這不正常在這之前有發生什麼了嗎?不應該啊,若是有,舞舜粲會不知道?

「等你傷勢好點了咱們就下山吧!」她晃了晃手上的火萼血,很高興。

巫山之上到底是荒無人煙,舞依炫和鳳沐璃也在這裡住了三四天,身上也沒有什麼信號彈到底是聯繫不上人了,要不是怕山下的人著急二人還真是不想離開這裡了,畢竟鳳沐璃傷也沒好這裡環境也好沒有紛擾。

深情如斯,相待何年 重生只想搞錢 這些天他們按照霄留給舞依炫的地圖和提示安然地在這裡河邊嬉戲、下水撈魚、崖上賞月、相擁初陽、林中散步、霧裡躲藏。

對他們來說就像是新婚蜜月,又像是老夫老妻。

「有點捨不得。」舞依炫實在是不想離開,何人會想著這陰森巫山會成為某些人流連忘返之地?

鳳沐璃也是,摟著舞依炫說,「先下是要解決一些事情,麻煩解決了什麼都解決了。」他可是還等著娶妻呢!

「好嘞,咱們見機行事!」

———————————————————————————————————————

幾天後藍家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鞭炮響徹整個京都街巷,甚至於是整個京都都是掛滿了紅燈籠,給別說是街道張燈結綵了,像是過新年或者節日一樣的喜氣洋洋。

「這舞家還真是大手筆,整個京都都被布置成了大喜之家。」

「我還收到了喜糖呢,你們是不是也有的?」

「都有的!哎呀,這舞家和藍家本不就是親家嗎?這舞家公子娶藍家小姐的這不是亂來嗎?」

「你還不知道啊!這早就有傳言了這藍家二小姐本就不是藍家女兒不過是藍家收養的孩子,本就是沒有血緣關係的,還**!這京都的老一輩人家也都是知道一二的,藍家摸約三十年前就多了個二小姐出來還是個半大的孩子,你說說怎麼回事兒的!」

「這樣的啊!那就沒關係了。」

「你咋不知道是不是藍家放出來的消息混淆視聽的?」

「要是我能夠嫁給舞家公子該多好啊,以後定是大富大貴不愁家財了,長相性格也是溫潤如玉,哎呀呀,這藍家大小姐真是好命~」

「可是你們聽說了嗎這舞家小姐在前幾日大火里死了,舞家竟然有心思舉辦婚禮,至於咱們的太子殿下也是在火場中失蹤了,皇家只是宣布說太子被救正在修養,我看哪怕也是…」

新話題立馬佔領高地,這有人提出來自然也就打開了八卦的話匣子。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你們敢攔著我,知道我是誰嗎?」慕思思就是不甘心,藍若昕就這麼順利地嫁給了舞舜粲她怎麼也不甘心的,「讓開我是慕家二小姐,你們這些下等人讓開!」

「新人回府!」藍家門口突然跑過來有人高喊。

因為舞家在北國的,舞舜粲決定讓整個京都見證他與她的婚禮所以在藍府接了新娘之後便在這京都大街繞行一圈再回到這藍府來。

新郎官大紅衣飾一個漂亮的反身下了馬,「若若小心點!」不等著喜娘喊話舞舜粲就急急忙忙地過去牽著新娘出來了,「注意轎門。」立刻伸手撩開門帘,藍若昕倒是出來的有些忸怩,他怎麼就這麼猴急呢?大庭廣眾的…

「沒你的事兒了邊上站著就好。」,也不讓喜娘牽著她,舞舜粲直接拉著若昕,「我牽著你。」

蔥白玉手搭上了他的手,細長的手指上戴著一枚白銀戒指,鏤空圖案甚是複雜加上有著古老的氣息——這是舞家祖傳的戒指。

兩位新人可是沒有看見這鬧事兒的慕思思,眼中只有彼此,「舞公子你怎麼可以就這麼娶親了呢?」她慕思思真的沒想到他會這麼快的成親,畢竟他對她一直是溫柔細語的,怎麼會呢?「那你和藍若昕根本就是表兄妹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的,藍家也算是個大族在錦國是不可以與表親有婚約的。」

慕思思攔著新人不肯讓路,張大了雙臂不准他過去,「你明明與我有緣分的,在京都以後更是對我關懷備至的。我記得的,每一次見到面都會好聲問候,見到都是微笑待之更別說你對旁的女子恍若不知對我則是細語不斷的。」

「這位慕家小姐,舞某想你是…」舞舜粲笑起來,而蓋頭下的藍若昕也是失笑不已。

看吧,他又對她笑了。慕思思看著這個宛如神邸的男子,這麼優秀怎麼可以放手呢?

不過舞舜粲話沒說完就被人給打斷了,同樣是紅妝的女子但沒有新娘的張揚和複雜可是那張臉卻是有夠張揚的,「哥,大喜之日別耽誤及時,先進去,這種事情小妹來就好了!」女子清脆的聲音高揚。

來人報新人來了,她這個伴娘趕緊過來大門等著,哪知道來一個「怨婦」還是算不得怨的那種!

「這是舞家小姐是吧?」「是太子妃吧?」「原來沒死啊?這外面傳言的…」「幸虧沒死,這麼個傾國傾城的人兒要是死了多可惜。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做舞家的女婿?」

最後一位仁兄剛剛笑得淫蕩(yindang)不已口水都沒來及擦就…流的更多了,女子身後跟著一位冷若冰霜的玄衣男子,僅僅一眼似乎就要把他活吃了似的。手自然而然地搭在女子的肩上是在宣布所有權,他剛剛說的話這麼遠那人這是聽見了?

一個字——跑!不好意思,這位仁兄的雙腳不聽使喚了。

「交給你了妹妹!」舞舜粲看了眼站在台階之上的二人,接著低頭對身邊的人說,「若若,我牽著你,走吧!」蓋頭下的女子微微點頭。

「是太子,是太子!」「太子爺還活著!那個二缺姑姑說死了的?」「害得大爺我揣摩了好久,這個命題誰提的給老娘揪出來,咱倆好好聊一聊。」這位大…怎麼稱呼?

舞依炫笑嘻嘻地走下來,「慕姑娘好久不見吶!」看這樣子氣色不太好也不知道是不是鳳沐璃之前的惡作劇元氣沒恢復好還是被她老哥的婚禮給氣到了。

「你還沒死?」慕思思顯然也是跟著眾人一樣像是見到鬼一樣,畢竟之前的藍家和舞家都是已經買好了元寶蠟燭的,在太子府更是哀聲一片的,所有人都以為他們二人已經死了。

「我哥大婚還沒見到,我大嫂還沒叫到口怎麼能死呢?」 拒嫁天后:帝少的緋聞嬌妻 舞依炫依舊笑嘻嘻的,「我說慕小姐你這長得也是美人一個何必纏著已經是他人夫的呢?你要是乖乖地回家呢我必定給你一個喜糖吃吃,要是不乖乖回家呢府裡面座位也不多也不好留你我就給你兩個喜糖吃吃。」

說著舞依炫拿出了兩個包裝精美的禮物袋子,「如何?」其實她只想說一句,大小姐回家洗洗睡吧!

「沒門!藍若昕就是勾人的小賤人根本就配不上舞公子,拋頭露面的人還不知道在外面會招惹多少是非,更別說她也是和多少男子打過交道了!」她鄙夷的眼神嗓音恨不得所有人都看見聽見,她就是要敗壞藍若昕的名聲。

「更別說舞公子對我才是柔情的,定是那個女人耍了什麼手段,抓住了什麼把柄。」

「你哪裡來的自信啊?」舞依炫收回了手。

她指了指自己,「你看看我在對你笑,你這樣子沒水準的潑婦罵街我都是笑臉相迎,那是不是說明我也是對你柔情蜜意中意你的啊?」拋了個媚眼丟給慕思思,這手上某男人的抓緊了一些!

真是的,女人的醋也吃!撇撇嘴巴……她喜歡!

「這麼說只要是對你柔聲細語的都是喜歡你,哇撒,這樣子的話我家四朵金花得有多少的追求者啊?」掰起手指頭這孩子還就認真地數了起來了。

「神經病!」慕思思有點沒嚇到了,,推搡著攔著她的人要往前走,這婚一定不能結成。

「你怎麼知道我是神經病啊?」舞依炫一副被人猜中了的樣子,拍拍手!「我可是告訴你,我最愛把那些亂說話的人的嘴巴灌點蟲子,或者喂點葯讓她結巴說不出話或者直接潰爛什麼的,你說你這張嘴巴想要哪一種呢?」

「你…」

「哦,對了聽說你之前就有過這種經歷的,不如就來上次的那種,不過你得提醒我一下是哪一種?」她眨巴眨巴眼,仍舊是笑眯眯的好脾氣的模樣。

反倒是慕思思沒了之前的氣勢捂住了嘴巴,上一次的經歷實在是噁心的回憶,她退後了幾步這個女子漂亮的像個惡魔,「你…你就是個神經病!」

「這不是說過了嗎?對了我可是告訴你啊,我家無雙哥哥可是還有什麼讓人跳個不停地葯還有什麼讓你口吐瓢蟲也是可以的,要不是試一試啊?你運氣好我真好帶了一顆!」說著舞依炫就拿出一顆藥丸,blingbling的亮。

慕思思嚇得手不離嘴,後退的跌落在地上,這個人古怪得很說不定就有的,「啊啊啊~瘋子!」

落荒而逃的身影還挺不錯的,「給她好吃的都不吃!」舞依炫搖搖頭,手上拿著的東西立刻投進了嘴巴,「嗯吶,好吃真好吃!」好幸福吶!

捧著小臉都是滿足感,鳳沐璃颳了刮她的鼻子,「淘氣!」她辦事他放心。

「進去吧!不然就拜堂了!」

———————————————————————————————————————

洞房花燭夜……之前

「別怪我沒提醒你,待會進去走左邊!」鳳沐璃擺著一張臭臉,「你妹妹!」說完人就閃了兩個線頭都木有。

妹妹?左邊?八成是依依在生氣他和鳳沐璃欺騙了她,他可得小心點。

「咯吱!」開門聲讓房中等候多時的新娘不自覺抓起了衣裙,緊張和期待當然眉眼之下、嘴角邊上都是揮之不去的笑意。

「娘子!」舞舜粲背對著門關上看著紅蓋頭蓋著的人兒,這一刻有點不真實,像夢——他做了十六年的夢終於實現了,怎麼會感到不怕呢?

左邊!對,走左邊!

要說舞舜粲還是比較相信鳳沐璃,畢竟他覺得這事兒他們倆是一條船上的螞蚱,按照他妹妹睚眥必報的個性怎麼會放過他們任何一個?

而他已注意到了擠滿了門口的人群中那個在前線的瘦弱身影,舞舜粲按照鳳沐璃的指使踩了屏風的左邊,接著「嘭」——一個水袋掉了下來,和正常惡作劇不同的是裡面不光有水還有無數的小珠子!

舞舜粲看了眼快擠爆掉的門窗,鳳沐璃你小子敢陰我!

走右邊!

可惜了,這一次新婚房裡處處是坑哥的節奏,舞舜粲不論那一邊,那一處都是舞依炫獻給哥哥大人的新婚禮物。

第二步是蠟燭軟劍晃蕩在空中重點不是火而是躲過之後會出現的流蘇掃你一臉!就和遇見長發妹子哪知道失神被及腰長發掃一臉——門外的每一個忍不住的捂住了臉,有點疼!

第三步就簡單了,舞舜粲比較輕鬆的躲過了通往床邊的地雷之路就是臉上又被噴了水,就是天花板上沾滿了亮晶晶的東西。

「妹妹~」

外面眾人:這大概是新郎官最清新的一天吧,這裡面可都是加了清新無比的薄荷粉末,慾望(yuwang)之火就是在強烈大概也是沒了吧!

小姐您真狠!

窗外的舞依炫摸了摸鳳沐璃的頭,「很聽話,我對你出手的時候我一定溫柔一些!」

透心涼心飛揚!原本鳳沐璃做好了準備舞依炫對她出手的,可是配上她這「慈愛」的笑容和動作,他心更慌了,他只覺得自己只會比舞舜粲更慘才是。

「都給我散了!人家就要干那啥子事兒還看一個個的齷齪的很,嘖嘖嘖!不是我說你們都回去好好修身養性的,走走走,姐姐我給你們上一上思想教育課!」

「思想教育課!!!!!「刷刷刷!」已經沒有人了。

「都跑這麼快,不敢看吶,都還是有救的。」舞依炫很是欣慰,「咦,咱們還有一個?」

「小姐我前兩天剛剛摔了腿有點不方便,我這馬上就好讓我調整一下起跑的姿勢!」說時遲那時快這位仁兄就扛起了拐杖,單腿衝刺百米!

「人才啊!」舞依炫鼓掌叫好。

「咱們也走吧!」鳳沐璃實在是不忍心戳穿大家都是對舞依炫「避而不及」這件事,自從舞依炫死裡逃生之後這心情大好天天逮著人說教,大道理不是一堆一堆的而是一山一山的,她都想好了說準備出一本書籍都叫他給她代筆了,她口述他來寫。

「對對對,我可是還有好多菜沒吃呢。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這人哪到底是不能浪費糧食的你說說農民伯伯辛辛苦苦的種糧食給咱們吃,大米蔬菜的是吧。尤其是肉肉,這我不吃就是大不敬,是吧小璃子!聽我說啊,你也得好好吃飯的,幫我解決一些蔬菜大米的,我呢也禮尚往來給你解決一點肉肉…」

「好!」她說什麼就是什麼。挽著身邊對他滔滔不絕的女子,她像個束縛不住的空氣環繞著他,他離不開她,每時每刻!

掛滿了紅燈籠的長廊溫馨動人,女子蹦蹦跳跳的,嘴上手上的根本停不下來,身邊的男子就由著她鬧她玩,她是他的呼吸支柱有什麼不能由著她的? 394

「他還活著!」南宮嘉兒坐不住了,一把攥住小滿的衣領。

小滿嚇得直縮頸脖,「是…是,但是那個舞依炫也活著,二人都在藍家參加喜宴。」

喜宴?

「小滿,更衣!」天還未遲。

本就是美人,加之白色羅蘭綉於紫色羅裙,靈蛇髮髻頭插珠翠步搖,婀娜多姿但女子的面容有些蒼白虛弱,「替我畫上一個漂亮些的妝容。」

藍家

從新房那邊回來一大幫人,接著紛紛坐下,老一輩們就沒去湊這個熱鬧看這一個個回來的表情倒是有點不太理解。

「舜粲兄真是一刻都等不了,成親這天也就喝了幾杯祝酒就溜去新房了。成親了的人都這樣嗎?掃興真是掃興!」鳳沐英表示單身狗不大懂,抱著酒杯可勁的喝,咕咚咕咚、咕咚咕咚!

藍若愚拍拍老鐵,這些天也是苦了他了,鳳沐英也是三千煩惱絲,「英子,我陪你喝酒,今兒你就不醉不歸!我奉陪到底!」

「還是小愚兒好!」鳳沐英抱著藍若愚就要哭,感動啊!

但藍若愚心就不在他身上了,這邊還攬著兄弟那邊就給小姑娘拋了個「媚眼」:木蘭看到了吧,我還是很仗義很懂事兒的!

木蘭:額~低頭吃她的飯吧!

「木蘭姑娘,聽聞你工藝巧奪天工,慕狄有一事相求不知道木蘭姑娘可否行個方便一下?」慕狄倒是少見這幾位管事,本就是不怎麼熟悉的人,和他熟稔的也就是唐希和鳳沐清了。

「慕大公子但說無妨,若是木蘭能夠幫得上的一定幫忙。」聽聞依依說過此人的,慕家要屬這大公子品行最為端正了。

慕狄已經拿出準備好的絹布,打開是一件鐲子,但是有了小缺口,「不知道這還可不可以修補,姑娘可否幫慕狄這個忙?」

木蘭接過此物,「看著成色和光澤都是一等一的上品,而且此玉本身…」她摸了摸這玉對著燭光,「竟是月國月崖山穴所處的明汀玉。」愛不釋手,愛玉之人更別說是打造飾物玉器的人了。

「木蘭姑娘好眼力!這塊玉是我母親送與我的,我母家正是月國人,這塊玉就算是月國的懂玉行家也不一定可以這麼快判別出來。」慕狄讚賞溢於言表。

木蘭卻是嘴角苦澀一笑,「不過是多年前有幸見過一次。」

藍若愚不知道很是搬著小板凳橫到兩人之間,板凳磕在地上一聲倒是嚇得兩人耳朵一震。

木蘭沒搭理他,笑著說,「慕大公子放心,這不過是一點點的破損不是大問題,當然了如果公子您不介意的話我會幫你為這玉加固邊框一下以防止意外磕碰的,自然是要您願意的。」這塊玉可是最上乘的玉一種,她這惜玉的本能不自覺就出來了。

「那自然最好了!這塊玉畢竟是母親家裡世代傳下來了,與我而言很重要。木蘭姑娘想得周到那就請姑娘做主了,姑娘也不必客氣了喚我慕狄就好了。」找了好幾家店都不敢輕易動手估不出這玉的價值真的害怕,三皇子說不如去找一字閣的木蘭!正好藍家辦喜事這藍若昕和舞舜粲也給他極樂份請柬來,他這才來問了。

木蘭微微點頭,「好!木蘭會回去畫幾個鑲嵌這明汀玉的圖紙給公子過目,看看哪一種較為中意的,可好?」這麼好的玉她得好好地擺弄一回,這機會並不多。

慕狄看著她的眼睛閃閃發光了,似乎整個人亦是耀眼,「好!」

「我覺得不好!」藍若愚大腦袋又橫了過來,「木蘭要幫我的忙沒什麼空給你慕狄幹活了!更何況還是沒工錢的差事兒!」這倆人熟得很嗎?

慕狄似乎有些紅了臉看來是忘了這事兒,「木蘭姑娘,報酬的事兒我定會豐厚報答的。剛才,剛才還恕慕狄一時高興忘了!」

「無礙,就算是沒有報酬我也是樂意了,這麼好的玉碰上了就是運氣,木蘭還得感謝慕狄公子給我一個好的見識機會!」

木蘭還是喊著慕狄公子,這倒是讓藍若愚心花怒放,至於為什麼他就不得而知了。

「木蘭姑娘客氣了,慕狄看姑娘也是惜玉之人,慕狄沒有什麼別的愛好這收集玉的愛好倒是巧了,若是姑娘不嫌棄的話不如與慕狄交流一番心得。而且我也正好有幾塊玉石想要雕琢一番但苦於找不到惜玉識玉琢玉的人。」

慕狄也是受到母親家族的影響對這個玉石也是有著濃厚的興趣,慢慢地也就成了愛好更是愛收集。

「那公子這報酬不如就用這個頂了吧!」既然他會有明汀玉,其他的玉自然也不差!

很快的藍若愚就又被冷落了,只不過一貫是被冷落慣的人這一回倒是落寞十足的湧上心頭。他也想插上幾句話可是腦海里想了半天,卻沒有半點關於玉方面的知識。

他這是,怎麼了?回頭便去找被他丟棄的鳳沐英了,但是小英子已經找了他三哥喝上了,小英子不准他這個「叛徒」過來,可是藍若愚非要過來擠著,至少讓別人看不出來他有心事,也方便他看著那個讓他有心事的女子。

「沐璃,這些你都不能吃的,你得好好吃蔬菜,還有水果,酒也不可以喝得。這在節骨眼上還有你這一身的病痛,咱們這時候就不要作,啊~」

咱家炫兒不走尋常路她可不來什麼把你的飯碗堆成小山的,她沒那個准勁兒——多放幾個碗不就好了!再不濟那就來幾個盤子!做什麼費勁那難事兒的?!

繁花萬千不及你一點星光 鳳沐璃自然是吃得歡樂,他又不是舞依炫用不著什麼「無肉不歡」的。

「藍家倒是好生熱鬧,不知道是不是本王沒有那個面子也沒有收到請柬來觀賞外甥女的大婚?」

來人是裕親王和裕王妃,還有一道的南宮嘉兒和葉家幾個公子小姐。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