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湘笑嘻嘻的攤手,「我娘十二年前就暴斃了,我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所以還是自個兒好好的呆著吧,就不麻煩那些親戚了。」

瞧這話說的,簡直怨氣衝天了都。令狐方嘖了一聲,指點著巧笑倩兮的葉湘道:「你把你爹娘的事隨便拿來說,就不怕壞了你爹娘的名聲?」

葉湘聳聳肩,伸出兩根手指搖了搖,道:「我當然是有目的的,其一是:如果你們是多嘴或好奇心強,就會去查我說的事,若是正好與那家人相熟還可能把這事兒傳過去,那樣也就當我給他們報過喪了,若是他們念著親情還肯來尋我,那我還可以乘機罵他們一頓,給我娘也出頓惡氣。」說著她又是一笑,偏頭看向令狐老夫人,「還有就是……也讓老夫人知道,我這鄉下丫頭也是系出名門的,可不能教你們小瞧了我去。」

穿成甜寵文惡毒女配之後 令狐方聽的一愣,隨著葉湘的視線看向自己的祖母,恍然明白過來,低頭連連咳嗽了起來。

令狐老夫人一下虎了臉,一雙歷經滄桑的眼裡卻浮上了絲笑意,「好一個牙尖嘴利的潑辣丫頭,你何時看到老婆子瞧不上你了。」

葉守扯緊了葉湘的衣袖,一臉緊張的盯著令狐老夫人,葉湘卻拍拍他的頭,很是自信的笑道,「別怕,老夫人沒生姐姐的氣,她老人家應該還挺喜歡我們的。」

令狐老夫人簡直聽的目瞪口呆,手指指著葉湘半天說不出話來。

令狐方看了自家祖母一眼,不由的哈哈大笑起來,「祖母,你露漏兒了。」 63表忠心

「呸!」令狐老夫人板著臉啐了他一口,罵道:「你個吃裡爬外的臭小子。」

「這又關孫兒什麼事了,明明是人家自己看出來的。」令狐方很無辜。

令狐老夫人不相信,轉向葉湘道:「丫頭,你說說,是不是這臭小子給了你暗示?」

「這個不用令狐公子暗示,我也看得出來啊,老夫人。」葉湘輕笑出聲。

這下不單令狐老夫人好奇,令狐方也好奇,「你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

「有句話叫物以類聚,還有句話叫龍生龍鳳生鳳。」葉湘笑的很是開心,指著令狐方道:「你的品行不錯,那肯定是家裡的長輩教的好,那你喜好和性格至少得有一半是跟老夫人的相像的,我除了喜歡拿刀砍人的之外,其他都挺好的,沒道理老夫人會不喜歡我呀。」

葉湘那句令狐方品行不錯,是家裡長輩教的好,明顯讓令狐老夫人很是受用,又聽到葉湘說到自己愛拿刀砍人的喜好,這下令狐老夫人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原來你這丫頭還知道拿刀砍人不好啊?」

葉湘還是笑眯眯的,彷彿渾不在意一般,道:「在這鄉下地方,脾氣太好了容易受欺負,所以還是潑辣點兒好,能少很多麻煩的。」

令狐老夫人聽著心中不由的一酸,看著葉湘就憐惜的不行,「要不你跟老婆子回京城吧,以後老婆子來照顧你們姐弟倆。」

葉湘聽著心頭一暖,很是感動的向令狐老夫人福了福,卻搖著頭,俏皮的笑道:「我可不跟老夫人回去,現在令狐公子吃一頓我做的飯可要二十兩銀子呢,照令狐公子這貪吃的毛病,我不用多久就能買田買地買大宅子住了,要是住到你家去了,我還怎麼好意思收他錢啊,不行!不行!」

令狐老夫人一愣之後哈哈大笑起來,指著孫子笑罵,「你看看,你看看,人家就指望你買田買地買大宅子了,看你以後還敢貪吃不?」

令狐方無奈苦笑,讓他放棄吃,還不如讓他去死,可是祖母的話也反駁不得,誰叫他是孫子呢,他只能憋屈的摸摸鼻子,沉默是金了。

笑鬧了一翻,吃飽喝足的令狐方拎著二十兩銀子買來的八樣禮盒點心,扶著令狐老夫人上了馬車就往青山鎮去了。他們今晚要在青山鎮住一晚,明天一早起程回京城。

送走了坐席的賓客,把剩菜打包后全部分給了陳三嬸,陳六嬸,陳七嬸和大毛娘這四家。

等一切歸於寧靜,主僕幾個關了鋪門,重新端了飯菜出來,圍坐一桌,大家都相視著笑了起來。

這幾天大家一起努力勞做,一起看著這鋪子一點點建起來,挖水井,犁旱地,圍雞欄,建豬圈,搭牛棚……眼見著這房子里的東西一樣樣的多起來,他們就像是在一點一點的建起自已的家一般,讓人感覺很安穩,也很滿足。

葉湘舉起面前的酒杯,左右看了看,笑道:「為了我們新家的建成,大家都來喝一杯。」

家呀!這是多麼沉重又溫暖的一個字。

連成濟等人的眼框都不自覺的紅了起來,即是心酸又是歡喜,他們沒想到自己賣身為奴了,還能有個這樣的一個家。

章雲抹了把臉,舉起酒杯,啞著嗓子笑道:「俺們都是粗人,也不會說啥好聽話,大小姐您是個好人,是個好主家,您不拿俺們哥倆當廢人看,俺們感激,以後上刀山下油鍋都任您一句話,就是死,俺也跟著您干。」

章盛也舉起酒杯,道:「俺弟說的就是俺想說的,大小姐比那許多大老爺們兒都強,俺們兄弟能跟著您,這輩子就不虧。」

連成濟被章盛兄弟倆說的也激動了起來,道:「章家兄弟說的對,咱們跟著小姐,這輩子就不虧。」他扭頭看了幾個兒孫一眼,長長的嘆了口氣,悠悠的說起了深埋在心底的話,「說來不怕小姐您笑話,小的當年窮的吃不上飯才給人當了上門女婿,小的那婆娘心獨,總怕老奴和兒孫會貪了她的東西,病在榻上也不得安生,到死還在念著一家老小欠了她的,所以小的心一狠,就把自個兒這一大家子都賣了,俺們把欠她的還清,也省的她在下邊還掂記著,不安生。這沒見著小姐之前哪,小的是擔心的整宿整宿的睡不著啊,訝婆對小的說,一般來買人的主家,不是要丫頭小廝,就是買的壯勞力,小的有沒有主家肯要還先不提,最怕的就是一家子各奔東西,從此難有再見之日啊。」

連宏益低著頭抹淚,蔣氏忍不住哽咽的喊了一聲:「爹!」想起那些日子的忐忑和煎熬,一家人的眼淚是止都止不住。

連成濟見兒子兒媳婦和孫子孫女都開始抹眼淚,不由哎了一聲,抹了把臉,道:「別哭,都別哭,咱們一家現在算是苦盡甘來了,還清了一身的債,又碰上了小姐這麼好的一個主家,你們哪,只要勤勤懇懇的幹活,以後就不愁沒有好日子過。知道不?」

蔣氏道:「爹,您說的話,俺和孩子們都記住了。」

連承通道:「爺,我聽您的話。」

連成濟卻板起了臉,道:「俺一個老頭子要你聽啥話啊,你要聽小姐的話。」

連承信一下漲給了臉,忙應了聲「是。」又緊張的轉頭對葉湘道:「小姐,我們一定會聽您的話,好好乾活的。」

江翠芙看了眼女兒,又看了看眾人,也跟著笑道:「既然大家都說了,那我也來說說,小姐能把我們母女一起買回來,對我們就已經是天大的恩典了,以後幹活什麼的自不必說,只要小姐有話,您怎麼說,我們母女就怎麼做,絕沒有二話。」

「那我也來說說。」姚三跟著舉杯笑道:「小姐是知道小的的,以前家裡開著鋪子,小的是姨娘生的,鋪子里的活計也沒少干,小的識得幾個字,也會削皮算賬,當夥計當跑堂當賬房,只要小姐一句話。」

一桌子的人都表了態,周開本就緊張,現在大家的視線又全都落到他的身上,他頓時就緊張的漲紅了臉,憋了半天才喊出一句,「俺……俺會種地!」

眾人聽的一愣,續而哄然大笑起來。 64計劃

這一笑倒讓周開輕鬆了不少,他抓了抓頭髮,一臉認真的道:「俺就從小到大就跟著俺爹種地,地里不忙的時候,家裡劈柴餵豬餵雞的活計俺也干,這些都難不到俺,鋪子後頭的地俺一個人就能收拾了。」

不到十的功夫能把這些人凝聚到這個程度,葉湘是滿意的,聽著眾人跟她表忠心,她的心裡是歡喜且雀躍著。「別的話我也不說了,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只要你們肯干,我就能領著你們闖出一翻名堂來,來,喝酒!」

章盛和章雲首先跳了起來,大叫著:「幹了!」

男人們都是一臉的躍躍欲試,葉湘見狀便笑著舉杯站了起來,其他人見狀,也都扭扭捏捏的跟著站了起來。

葉湘看了眼坐在她身側的姜洪和葉守,氣氛這麼好,這杯酒不喝都說不過去,便笑道,「大家一起,我們幹了這一杯。」

「乾杯!」眾人一口同聲的喊著,然後仰脖子喝盡。

「咳咳咳……」連承信,連承荷,蔣氏都被嗆的連連咳嗽,引的眾人一陣笑。

忠心也表了,酒也喝了,姜洪站起來拍拍手,笑道:「今天雖然不用上山,不過還有一院子的牲口要侍候呢,大家趕緊吃菜,吃完了去把該做的活做了,今天都早些歇著,明兒,咱們的鋪子就要開張了,到時可還有得忙活呢。」

葉湘一邊伸筷子給葉守夾魚丸,一邊也笑著叫道:「你們再不夾菜,好吃的可都要到我碗里來了。」

「我要吃那個梅花餃!」張儀兒笑著去夠遠處的梅花餃,小臉紅朴朴的,別提多嬌俏可人了。眾人見她這樣,也都跟著舉筷搶起菜來,氣氛一時間好的不得了,真是比過節都要熱鬧。

這頓飯一直吃到了未時末才結束,眾人幫忙把碗盤搬到院子里,張儀兒和連承荷留下洗碗,菜花嬸則帶著江氏和蔣氏上樓給各屋鋪被褥去了,周開拿著鋤頭埋頭翻地去了,剩下的人則到院子里,給一群牲口餵食和洗理糞便。

葉守知道葉湘對三隻小豹的看重,連看書都不忘要守著那三隻。

葉湘叫了姜洪上樓,兩人坐在新隔出來的書房裡,開了窗,一轉頭就能清楚的看到大條官道。

「小姐想要買地?」姜洪問的是她白天提及要向趙家村買兩百畝地的事。

葉湘點點頭,「咱們做的是吃食買賣,米、面、瓜、果、菜都是從地里來的,現在有了周開他們,買了地也不怕沒人種,為了長遠打算,這地是肯定要買的。而且除了地之外,我還想在鎮上再買間鋪子,用來皮毛或是衣服、綉品什麼的。」

之前已經積累了不少竹鼠的皮毛,新買的蔣氏母女和江氏母女女紅都不錯,以後做些成衣和綉品賣倒也是一條路子。

姜洪想到這裡,不禁挑眉,「小姐打算提拔姚三?」

「也不算提拔,他本身有這個基礎,就讓他先試著,至於他最後擔不擔得起這份重任,那就要看他自己的表現了。」葉湘微皺起眉,說到了買地的事,「你應該也聽說了吧?靠山的那一片一百多畝地,那主家有意賣掉。」

靠山的一百多畝地里,有良畝也有孬地,其中就有葉家被搶走的十畝良田和一畝半的魚塘。當初吳氏的人從葉家搶走地契之後就在鎮子上找人直接賣掉了,現在那主家變賣家產遷到別處去,他們沒道理不買回來。

姜洪嗯了一聲,目光堅定的道:「那地得想辦法買回來。」在他的眼裡,那十畝良田就是葉子軒留給葉湘和葉家後代子孫的東西,他們要是沒條件也就罷了,有條件說什麼都得買回來。

「所以我想先緊著買地,不過今天跟陳九他們鬧了一場,我就怕咱們把地買在村子里,以後會有麻煩。」葉湘是信不過村子里如王瘸子,王寡婦一類的人。

「現在那些村民都指望著小姐帶他們發財,現在誰鬧事就是跟全村人過不去,相信沒人敢在這會兒找咱們麻煩。」

葉湘搖頭,「像陳若山這樣有手藝,肯踏踏實實幹活的,我們自然會有合作的機會,可那些天天躺床上就想錢從天而降的人,我可沒興趣搭理他們。」葉湘略一沉吟,便問:「姜叔,你說咱們在趙家村也買一百畝地怎麼樣?咱們這屋子緊挨著趙家村的地,如果咱們在兩個村子都有地,這樣是不是就能達到平衡?必要時還可以同時轄制兩個村的里正,讓他們不敢隨便拿捏咱們?」

姜洪笑了起道:「這個主意好,兩百畝地的銀子咱們現在也拿得出來,等地買下來,種上糧食不管收成好壞,溫飽總是不愁的。至於鋪子的事倒是可以往後推推,畢竟合適的鋪子也不是那麼好找的。」

「明天你去鎮上送竹蓀時,順道也去趟伢局說一聲,我現在手頭上還有一千兩銀子可動用,鋪子的要價只要不太離譜,我們應該都能吃的下來。」

姜洪點點頭,起身道:「那老奴先去找陳九談談,然後再去趟趙家村。」

葉湘微微頷首,將房間略做收拾,跟在姜洪身後也下了樓。

廚房裡,葉守正坐在牆角邊搖頭晃腦的背著書,幾隻狗崽和三隻小豹在他的腳下打著轉。

超級小神醫 小豹們長的很快,這才半個月身長就超過了幾隻狗崽,葉湘準備一會兒燉鍋魚湯出來,用紗布把湯瀝出來,試著讓三隻小豹喝喝看,吃魚利腦,人都能因為吃魚變聰明,沒道理豹子就不行。

在後院的六畝地里走了個來回,葉湘回到廚房收拾烤盤裡剩下的那些點心糕餅,這些都是裝了令狐方的回禮剩下的,再有兩天便要端五節了,葉湘想了想就把點心分四個油紙包包了,回房畫了張竹籃的簡筆畫,標明了大小尺寸,便讓連承信連點心帶畫一起給金寶,春妞,陳枝兒和大毛娘家送去。

傍晚的時候,大毛娘,陳三嬸,陳六嬸和陳七嬸連袂而來。陳六嬸一進門便拉著葉湘問:「葉湘啊,你要那麼個小籃子,真的會有人買嗎?」 65開業

葉湘讓請幾人坐下,讓張儀兒給向人倒了水,才道:「小籃子我是想用來裝點心的,所以你們編好后,裡外都必須打磨過一遍,可別留下刺傷了人才好。」

大毛娘就道:「這個你放心,編這麼個小東西要還不仔細,那我們也不敢接您的活做不是?」

葉湘微微笑了下,拿出紙筆給她們算賬,「籃子我兩文錢一個收,明天一早就要,還是跟賣小兔時一樣,不過因為這回是以我的點心為主,所以我給賣點心的每人一天兩文錢的跑腿費,每賣出一籃子點心,就可得到一文錢的獎勵,誰賣的多工錢也就多,後天就是端五節了,鎮上人肯定多,這個點心大人孩子都能賣,不過我只要老實本份的人來幫我賣東西,你們要是有合適的人,想在端五前後賺點兒錢花的,可以讓他們明天辰時到鋪子里來。」

大毛娘幾個聽了都是滿臉抑制不住的喜氣,跟葉湘匆匆告了辭,就結伴回了村子。

買地的事卻沒有那麼順利,前山屯那百多畝地是鎮上一個富戶的,陳九要去問過了才知道人家肯不肯賣,要怎麼賣。至於趙家村的地倒是有,不過卻不是緊挨著葉湘這邊的,姜洪跟趙家村的里正提出可以易地:也就是她們買了趙家村其他地方的地,跟挨著他們的這片地的主人交換,不過這同樣需要時間,所以也只能暫時擱著了。

第二天鋪子就要開張了,晚上葉湘特意讓章盛他們多和了些面,竹鼠肉也多腌制了些,全都用大缸吊著放到井裡保鮮。

現在搬了新家,處理下來竹鼠的頭尾和內臟,葉湘便吩咐周開他們直接就地燒掉,而不是像以前住在村裡那樣,還特意買個缸裝起來,過幾天才燒一次,現在天氣熱了,那些內臟腐爛發臭是極容易引發疾病的。

一夜好眠。

第二天卯時初,葉湘自動醒來,起床洗漱後下樓,就見廚房裡早就已經忙開了,四個灶燒著了兩個,一個鍋上正架著燉骨頭湯專用的大鐵桶,另外三個鍋上也都已經加上了兩個籠屜。

鋪子面朝東方,也正朝著官道,從打開的窗子可以看到天邊漸漸亮起來的金光。廚房中間的案桌前,菜花嬸,蔣氏,江氏,張儀兒和連承荷正圍在一起包包子。

葉湘邊下樓邊跟眾人打招呼,「你們都幾時起的?怎麼這麼早?」

眾人聞言齊齊回頭,菜花嬸和藹的對她笑,「小姐,您起來啦。」

張儀兒則嘰嘰喳喳的叫道:「小姐,我們寅時中就起來了呢,周開大哥他們把鼠籠和豬圈也都快清洗好了呢。」

葉湘點點頭,過去看了眼蒸籠里的包子和正熬著的骨頭湯,問:「你們起這麼早,都還沒吃早飯吧?」

江氏一邊手上不停,一邊笑著答道:「這邊鍋上的兩籠馬上就要好了,一會兒就可以吃了。」

葉湘點點頭出了廚房,便看到鋪子的門已經開了,出去一看,就見姜洪正帶著姚三在門口擺弄著鞭炮,包著紅綢的木匾已經掛到了正門上方,這鋪子她原是打算弄成飯莊的,不過先期就主要供應肉包子和骨頭湯,因此那包著紅綢的木匾上只有五個字——葉家包子鋪。

為了吸引人注意,她們在鋪子前面還特意立了塊幌子,黑色的幌子上用白色的顏料畫了個大大的白麵包子,下面上書「肉包」兩字。不管是從哪個方向經過這條官道,都能很清楚的看到這塊幌子,進而注意到他們的鋪子。

遠處通向村子的土路上,拐過來幾個人影,看著正是往這邊過來的。葉湘眯著眼仔細辨認,看身形那些人有老有少,手裡似乎都提著東西,別人她是認不出來,不過梳著兩個包包頭的春妞她一眼就認出來了。

想到人家都送籃子過來了,她的東西都不知道在哪兒呢,葉湘忙對姜洪道:「姜叔,一會兒揭匾,你來就行了,不用等完。」說完便跳起來往後院沖。

姜洪見她那火燒眉毛的樣子,不由笑著直搖頭。

葉湘衝到後院,見章盛提著個鐵桶過來,不由急問:「章盛,牛的奶擠了沒?」

章盛笑著提高了鐵桶,道:「已經擠好了,小姐,小的這就給您提進去。」

還好!還好!葉湘拍拍胸口,定了下神便轉身跟著進了廚房,一邊折起袖子洗手,便準備開始忙活了。

把牛奶倒進乾淨的瓷罐里加熱,雞蛋打發,等牛奶煮沸了用細紗布過濾之後,倒出一碗,加了鹽放到剛打上來的井水裡降溫,等涼了之後加了蛋液倒入麵粉中,再加入塊老面揉實了,再灑了香蔥反覆揉打。

章盛洗凈了手,過來幫忙揉面,他的手勁大,只用一刻鐘,面就能揉的鬆軟。

「葉湘姐,我爹我爺我奶都來了,」春妞跑了過來,站在廚房的隔扇外探頭進來,笑的露出了兩顆豁牙,「我們把你要的籃子拿來了。」

葉湘抬頭對她笑了笑,道:「你們先在外頭坐下歇會兒,我一會兒就過去。」

「哎!」春妞答應一聲,就跑開了。

葉湘扭頭吩咐張儀兒,「儀兒,你洗洗手,拿著紙笑去把籃子驗收一下,把數量記在賬本上,若是有不好的,你也只管拿出來讓他們帶回去,咱們做的是長久生意,沒的為了面子以後傷了情份。」

「哎!奴婢明白了,這就過去。」張儀兒應了聲,洗了手就匆匆出去。

烤箱下的灶已經燒了起來,葉湘專心手上的餅乾製做,用模子在擀平的面上壓出一個個大小一致的圓。或抖上白芝麻,或加上核桃仁碎粒,又或灑上瓜子仁,再一烤盤一烤盤的擺進烤箱,只兩刻鐘就可以好了。

灶里的肉包子飄出濃郁的肉香味,這時門口響起了喜慶的鞭炮聲,葉湘走出廚房往門口看,就見門口站了不少人,鞭炮炸開的紅紙在濃煙中飛騰著,看著是又熱鬧又喜慶。

葉湘拉好了袖子,轉身正打算回廚房,就見章雲和周開他們進來了,便笑道:「快去把湯碗和籠屜搬出來,咱們先吃早飯。」

「哎!」三人笑著應了,進了廚房搬東西。不一會兒空氣中的肉香味就更濃郁了,骨頭湯一碗碗的端出來擺在桌上,並兩籠屜熱騰騰的肉包子,葉湘讓連承荷上樓叫葉守下來吃早飯,自己也抓了一個來吃。 66開門紅

門口的眾人聞到香味都跑了過來,大傢伙兒熱熱鬧鬧的圍在一起吃早飯,葉湘向站在門口的春妞招手,她卻笑嘻嘻的直搖頭,「葉湘姐,你吃吧,我們是吃過早飯出來的。」

葉湘聞言也不再勉強,心裡卻很滿意春妞一家的知禮。知道事先吃過早飯過來,也說明了春妞一家懂進退,平時過來撈忙吃一頓那是應當應份的。現在談合作賺錢的時候,如果再來占這點兒早飯的便宜,那也就沒得合作了。

大家吃到一半,就有一大早趕集的人從官道那邊過來。三個人都挑著擔,從老到少,相貌還很相象,一看就知道是一家子。那老者擱了擔子過來問:「聽說你們這兒賣白面肉包子,多少錢一個啊,這東西聞著可真香,我們在老遠的地方就聞到了。」

姚三顛顛的跑過去,滿面笑容的道:「肉包子皮薄餡兒多,三文錢一個,」說著還把自己手裡吃了一半的肉包子給來人看,「您瞧這皮多薄,餡兒多足,咱們這兒還有骨頭湯,一大海碗才一文錢,大爺,你們一起來點兒不?」

大爺聞著那香味,看著那肉餡兒口水都快流出來了,「那……那就給我們來六個肉包子,三碗湯吧。」

六個肉包子三碗湯,共收二十一文錢,算是個開門紅。

大家都是滿心歡喜,臉上的笑容壓都壓不住。

匆匆吃過早飯,官道上的人也慢慢多了起來,鋪子里進的人也跟著多了起來。卯時末的時候,陳三嬸,陳六嬸,陳七嬸,以及三家的幾個親戚和孩子都來了。張儀兒在一旁的櫃檯上驗收幾家帶來的小竹籃並記著賬。

廚房裡,葉湘教菜花嬸幾個包餅乾的方法,圓形的餅乾用油紙捲成筒子狀,一頭扭一圈用細紅線扎住,另一頭則扭一圈折一折,就成了一朵散開的花。花口朝上正好豎著放入小竹籃里,看著既然美觀又漂亮。

葉湘在竹籃的提柄上繫上不同顏色的細線以區別口味,又將碎裂的餅乾弄的更小些,拿小紙盒裝了,分給幾家人。

「這紙盒裡的是讓你們拿給客人試吃的,這點心是新口味,別的地方肯定是沒有的,別人好奇,你就給人吃一塊,喜歡他自己會買,不喜歡就算。提柄上綁紅線的是加了核桃仁的,三十文錢一籃,綠線的是香蔥的,二十文錢一籃,瓜子的是黃色的,二十五文錢一籃,粉色的是芝麻的,一樣是二十五文錢一籃。要拿多少籃,你們到儀兒那邊登記,回頭好給你們算工錢。」

祁少不可能這麼溫柔 邊上有吃包子的人見幾人拿著的小竹籃,好奇的過來詢問,春妞機靈,立即就擠開了老實的父母,打開了小紙盒,給人推銷上了。

葉湘看的點點頭,轉身鑽回廚房,也不管菜花嬸他們包餅乾包的手軟,徑自拿了牛奶雞蛋和白面又開始做起餅乾來。

等餅乾出爐的空檔,葉湘殺了兩條魚,放了生薑,小半段辣椒,又灑了小勺鹽,就用溫火煲上了魚湯。

灑了白芝麻的餅乾出爐后,葉湘用油紙做了個裱花袋,裝了果醬給餅乾的一面擠上果醬,再貼上另一塊,如此反覆。

紫色的桑葚醬,粉紅的桃子醬,亮紅的刺莓醬,黑色的刺泡醬,香甜的果香混合著餅乾的奶香味,順著廚房的窗戶就飄了出去。

「小姐!」姚三滿臉喜氣的跑了進來,激動的道:「令狐公子家的楊管事來了,姜管家正在前頭招呼著,說是要買一百個肉包子,還問您又做了什麼好吃的,可不可以也賣份給他?」

葉湘順手拿了個盤子把八種口味的餅乾,每樣都放了一個進去,道:「你告訴姜叔這新做的夾了水果醬的餅乾是一籃三十文錢的,你把這些拿出去給那楊管事嘗嘗,看他喜歡哪個,要多少,等談妥了讓姜叔來說一聲就成了,我就不過去了。」

「哎!」姚三應著,又對菜花嬸道:「嬸子,你們找個大框把包子裝一裝,聽那楊管事說,令狐公子和老夫人辰時四刻就要起程了,那邊一大夥人都還等著咱這包子呢。」說完也不待菜花嬸回答,便笑盈盈的端著盤子出去了。

一下接了一百個肉包子的大訂單,菜花嬸和蔣氏幾個笑的都快合不攏嘴了,三人找竹框的找竹框,鋪白棉布的鋪白棉布,等將蒸好的一百個包子裝完,整個廚房能拿出去賣的熟包子就只剩下不到十個了,這下三人可傻眼了,偏連承信這時候又過來催要包子。

Views:
6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