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BOSS眼神好可怕……

不過真的好好奇……唔……

要不,再開一下,就一下下。

女孩想著,伸手小心翼翼的按下了那個魔導監控的開關。

結果一開,就看見了她家BOSS正用比剛剛還冷的眼神看著她,嚇得她「啪」的一下就關掉了魔導監控。

哇……可怕……

她剛剛是手抽了嗎?

「早就叫你關掉,你不要,現在還不是關了?」身後走出來的長發女孩一個文件夾拍在她的頭上,告訴了她答案:「還有,抽的不是手,是腦子,外加,如果你再這麼划水下去,我覺得,BOSS會讓你直接進醫院,讓醫生告訴你,到底是哪裡抽了。」

「哎呀!你才腦子抽了!」旋轉椅上的女孩捂著頭:「還有!別用你的能力讀我的心!」

拿著文件夾的女孩攤了下手,理直氣壯:「又不是我想讀的,我在找文件,你自己在這裡亂想,我不小心聽到了,能怎麼辦?」

旋轉椅上的女孩盤著腿,轉了一圈:「你就不能控制控制嗎?一天到晚亂讀別人心,搞的人家都沒有隱私了。」

長發女孩攤手無奈道:「我控制不住啊,我一用能力,方圓五百米的人和物的聲音我都能聽得到,我能怎麼辦?」

「切~」雙馬尾女孩眸光落在那個她剛按下的按鈕,白凈的小手抬了起來,躍躍欲試:「你說,我要是再按一下,會怎麼樣?」

長發女孩答的一本正經:「我覺得,如果你想再進一趟醫院,你可以試試。」

雙馬尾女孩盤著腿,默默的收回了自己白凈的小手,又開始轉椅子,看監控。

女孩眸光又落到了那個暗掉的屏幕上:「誒,你說,BOSS和那個男的,有沒有可能?」

女孩拿著文件夾,抬手又敲了她一下:「想啥呢?前天才出的醫院,又想進去啦?」

女孩拍開她的手,眉心微擰了下:「去你的!那是出任務搞的,又不是BOSS,BOSS可是對我們最好的人。」

荒野幸運神 女孩揮著文件夾走了,敷衍的答著:「是是。」

「哦,對了。」長發女孩回頭看了眼:「你屁股底下滴椅子讓我跟你說一聲,別轉了,很重的。」

「你才重!我前天出院才瘦了九斤的呢!」女孩瞪了眼自己身後的椅背:「還有你!總是跟她說什麼?!我才是你的主人啊!」 汐楓看見了按下去的魔導監控上的亮光,眉心微擰了下:「這是你的店?」

唐糖收回了眸光,臉上還帶著酒醉的紅暈:「正事?來酒店?」

汐楓伸手扯了下領帶,露出了裡面潔白的鎖骨:「不是什麼不正經的事。」

唐糖靠著門:「所以呢?你干你的正事,管我幹什麼?」

汐楓眉心微擰了下:「不要總是來這種地方,太雜了。」

「雜?」唐糖冷呵了一聲,雙手環胸:「是不是在你眼裡,來這種地方的女生,都是壞的。」

汐楓眉心擰起:「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唐糖走到了沙發前坐下,身形向後一仰:「那是什麼意思?」

汐楓拿起水壺倒了杯水:「這裡太亂了,不好,會有危險。」

「危險?」唐糖嘴角勾了下,黑裙紅唇顯得妖冶邪魅:「你清楚我是誰嗎?我會有危險?你還不如擔心那些遇見我的人會有危險。」

他們危不危險不關我事。

汐楓淺黃色眸子微斂了下,將水杯遞給了她:「解下酒。」

唐糖接過了水杯,喝了一口,看著他又開始削蘋果。

唐糖眸光落在他雪白的發上,抬手喝了口水:「你的頭髮,一直這樣幹嘛?」

汐楓指尖都是一頓,長翹的眼睫微低:「我好歹也是她的弟弟,光汐的大王子啊,一點皇室象徵都沒有,怎麼能行。」

唐糖白皙的指尖蹭著凹凸不平的杯壁:「你在這裡說這種話,也不怕被錄音。」

「這是你的店。」

唐糖挑眉:「你知道你剛剛還擔心我?」

汐楓將蘋果遞給她:「其他的店不一定都是你的。」

就像其他人不一定都是他。

唐糖看了眼蘋果,沒有接過,只是又一個抬手,將水杯里的水喝完了:「不吃,酒也解得差不多了,走了。」

汐楓將蘋果放在了桌上:「我送你。」

「停!」

總裁的暖心寶貝 唐糖站在門前,轉頭,臉上還有點紅:「你,喜歡我對吧?」

汐楓愣了下,點頭:「嗯。」

唐糖走了回來,湊近他的臉,紅唇微勾:「說你喜歡我。」

汐楓頓了下,還是照做:「我喜歡你。」

假的。

汐楓根本沒有任何的防備,直接被她推在了地上。

抬起眸看見的就是那人寶藍色的眸子透著冷意,聲音冰冷:「我不喜歡你,我最最最討厭的,就是你!」

說完,她毫不留情的轉身邁步離去。

門關上的聲音提醒著汐楓剛才發生的事。

汐楓低了下頭,白髮打下來,遮住了他的眸,只能看見稜角分明的下巴弧線和嘴角勾起的弧度。

汐楓單手捂著額,輕呵出聲,五指緩緩攥緊,讓手掌中落下了微紅的印子。

抬起頭來時,水滴順著下巴和脖頸的弧線滑了下去。

二樓的女性公用洗手間。

「嘔!嘔!嘔!」唐糖單手拍著胸口,胃裡一陣翻江倒海。

唐糖打開了水龍頭,朝著自己臉上撲了一把水。

額前紫色的發沾到水黏在了額上,鏡子里倒映出來的人影臉上還帶著紅暈。

唐糖抬起眸看著鏡中的人,又低下頭去撲了把水。

討人厭的魔法陣。

就她一個人不能說謊什麼的,太犯規了…… 離落瑤坐在自家的沙發上,拿著玻璃杯喝了口水:「你是不是該走了?」

季洛辰手上削著蘋果,聞言,抬眸:「不該。」

離落瑤忍著情緒:「為什麼不該?」

季洛辰低眸,瓷白修長的指抵著刀背:「你身體不舒服,沒人照顧你。」

離落瑤雙手握著玻璃杯:「我不是人?」

季洛辰眸光未抬,嗓音慢條斯理:「你要是能照顧好你自己,能變成現在這樣?」

「……」離落瑤放下了水杯,雙手環胸,「那也和你沒關係,請你離開我家。」

季洛辰抬眸,看起來沒有絲毫戲言:「為什麼?」

離落瑤說的理直氣壯:「這是我家。」

季洛辰靜默了一秒:「我作為你的朋友,過來探病。」

離落瑤雙腿疊起:「我並沒有承認你是我的朋友,請出去。」

「不是朋友?」季洛辰眉梢半挑,很不要臉的道:「你要把我當做你的戀人我也不介意,當然,我更樂意是丈夫。」

「……」離落瑤耳根微紅,對這人的容忍程度到達了頂點:「請滾!」

季洛辰低眸,切著蘋果:「滾床單?我倒是不介意,但現在你的身體確定能行?」

「……」

離落瑤這次是真的忍不住了,抬手就拿著抱枕往他身上砸!

季洛辰卻在這個時候,將手中的到一放,將切好一塊蘋果塞到她的嘴裡。

他單手抓住了她的手腕,一個轉身,就將她按在了沙發上!

「喂!你!……」

還沒等離落瑤開始反抗,她就見到了那人突然湊近的臉,雙眸猛地一縮。

就聽那人清冷音質的嗓音在身前響起:「果然……」

離落瑤才回過神來,一陣無用的掙扎:「什麼果然不果然?!你放開我!」

季洛辰抵著她的額,一雙藍紫色的眸子略深:「別鬧,發燒了,好好的回床上躺著。」

離落瑤根本就掙不開他,只能臉頰微紅的瞪著他:「那也不管你的事!請離開我家!」

季洛辰雙眸突地發狠,攥著她手腕的指都緊了些:「別鬧!我說過了,如果你不聽話,我只能用強制手段了。」

離落瑤眉心微擰,蒼白的唇抿的很緊。

季洛辰的雙眸還是軟了下來,嗓音依舊清冷佔半:「聽話,好好養著,我不想你難受。」

離落瑤雙眸微縮了下,眸光移開:「放開我。」

季洛辰這才注意到,她的衣領因為掙扎而散開了點,露出了潔白精緻的鎖骨,修長白皙的脖頸上骨骼很明顯的顯著,白凈的臉上還帶著點紅。

他略顯慌張的起身,像個小孩子一樣:「抱歉。」

離落瑤慢慢的坐起身,單手攥著衣領,側眸看他,眼睫微斂,兩頰上泛著不正常的淺淡紅暈:「隨便你。」

說完,她起身朝著二樓走去。

季洛辰看著她走了上去,已經站了起來,卻沒有再邁步。

腦子回蕩著的,是那天她在遊樂園走時的背影。

孤寂。

這是他感覺到的情緒。

垂在身側的手緩緩攥緊,季洛辰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只是,突然之間,覺得他好像也不是那麼好。

他就那麼站在那裡,雙手緩緩地攥緊,在掌心裡落下了紅印都絲毫沒有察覺。

卻在聽到一聲並不響亮的聲響之後,瞬間反應了過來,衝上了二樓…… 葉雨晴回來的時候,夏陌歆和莫紀羽已經在家裡面了。

由於之前某人的那一番話,給了她極大的衝擊,所以在進去之後看到莫紀羽,第一時間就是想起了之前的那件事。

在外面被凍的有些發僵的臉一下就「嘭!」的紅了起來,整個人都有些懵掉了。

還是夏陌歆正好下來的時候看見了她:「雨晴?你在幹嘛?快點進來啊,把門關上。」

「啊,哦,哦。」葉雨晴趕緊關上了門,小心翼翼的想屋子的裡面四處看著。

莫紀羽嘴角勾起:「宇軒突然有事回家去了,說是就不過來看離落瑤了。」

「啊,哦。」葉雨晴擺著手,說著誰都看的穿的謊言:「我,我沒有在找他,我,我是,我是在找落落,嗯,對!落落在哪兒?怎麼樣了?燒退了嗎?」

夏陌歆拿著低年份的火屬性魔晶,搖了搖頭,眸光微斂:「還沒退,但溫度沒在往上漲了。」

「嗯。」葉雨晴擰眉:「怎麼會突然感冒呢?之前也從來沒有過這樣啊?」

總不可能是穿少了的原因。

冰元素向來對落落都很友好,不可能會讓落落生病的,落落的體質雖寒,但卻很少因為冰寒入體而生病。大多數時候還是因為火屬性入體,導致體內冰寒元素的失控,才會生病。

夏陌歆搖了搖頭:「不清楚,但應該不是火元素入體和冰元素起衝突導致的,我剛剛試著聯絡了一下落芊,她正好結束了任務,不過大概要明天才能趕回來,最早也是今晚半夜。」

葉雨晴眉心微擰:「嗯……,我上去看看。」

夏陌歆將手中的低年份的火元素魔晶遞給了過去:「那你順便拿上去吧,落落屋內的火元素魔晶快用完了,我給落落去做點容易消化的食物。」

「好。」

葉雨晴拿著低年份的火屬性魔晶,腦子還在想著那邊是出了什麼事。

「嘭!」

「哎喲!」

葉雨晴單手捂著頭:「啊嗚,痛。」

門從裡面被打開了。

季洛辰眉心微擰:「小聲點,她睡著了。」

「哦。」葉雨晴捂住了自己的嘴,向裡面看去。

裡面,白色大床上離落瑤側躺在上面,習慣性的縮成了一團。

葉雨晴眉梢挑了下:「你一直在這兒守著?」

季洛辰拿了個椅子過來,放在一邊,自己做到了旁邊的一個椅子上:「嗯。」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