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辰則是點了點頭,有些疑惑的朝著尹程程問道,「怎麼了?」

遲疑了下,尹程程彷彿是鼓起了某種勇氣一般,然後便是朝著凌辰說了一句:「還記得我給你說過的那個狩獵的地方嗎?正好我們現在也是沒事兒,不如去那邊轉轉吧。」

聽到這尹程程的話之後,在凌辰的臉上,則是浮現出了一抹瞭然的神色來,原來是來約他啊。

這當然得約啊。

「哈哈,這個自然是沒有問題的,不過我還要先整理下。」沒有絲毫的遲疑,林明則是點了點頭。對於這尹程程所說的那個神奇的地方,凌辰也是有著些許小期待的,不知道那個地方,到底是什麼樣子。

能夠讓野獸和巨獸源源不斷的走入到那個山谷之中,而且更為重要的是,在走入那個山谷之中,還會出現昏迷的情況,簡直就是要多神奇就有多神奇了。

在那一個山谷之中,肯定是有著某種奇特的地方吧,如果是自己能夠將這其中的原因給找出來的話……

在凌辰的心頭,在這一刻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種火熱之感來。如果自己真的是找出了那一個山谷吸引那些野獸和巨獸的原因,那麼自己是不是以後也是可以複製一個奇特的山谷出來?

到了那個時候,自己不就是想不犀利都不行了嗎?

想想就覺得興奮無比啊。 在略微的休整了下之後,凌辰則是跟著尹程程一起,朝著那尹府大門之外走去。

沿路之上,時不時的會遇到了一兩個尹家弟子了,都是紛紛的向凌辰問好。在見到凌辰身邊的那尹程程之後,皆是紛紛露出了異色。

當然,這種神色之間卻是沒有絲毫的鄙夷之色了。

在這段時間,尹雲天早就通過努力,來改變了族中弟子對於尹程程的觀感,而且還將那傳播的謠言的幾名弟子給關押進了地水牢之中。

一時之間,關於這尹程程的謠言皆是在尹府之中不翼而飛了。而尹程程也是十分享受這種變化,終於是不用再過以前那種生活了。

而這一切,都是自己身邊的青年給予自己的。

悄悄的朝著身邊的凌辰看了一眼之後,在這尹程程的臉上,卻是不禁的浮現出了一抹酡紅之色來了。

在見到凌辰和尹程程兩人入雙成對的走在一起,大部分男子弟的心中,都是湧現出了一抹羨慕之色了。

畢竟這尹程程,在平日里的時候可是他們的幻想對象了。那雙大長腿以及那一對大胸脯,不知道在多少個夜晚,浮現在這些少年的睡夢中,每每醒來的時候,都是一種別樣的回味。

對於這尹程程的謠言,事實上這些人都是有著懷疑,畢竟他們可是沒有真正的見到過自己身邊的誰誰和這尹程程進行過那種交易的。

而那些謠言,都是從那幾個平日里朋友並沒有幾個的尹家弟子口中傳出的。可信性不大。

所以在尹雲天出來闢謠的時候,幾乎是所有人都是在一瞬間相信了尹雲天所說的話了。

而這尹程程,也是成為了他們心目中真正的女神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現在女神更是有了本命星辰,可以如同是他們一樣開始修鍊星辰元力了。

但是,現在女神卻是跟著凌辰走在了一起啊。看那般小媳婦兒的模樣,自己等人根本就沒有絲毫機會了啊。

所有的人都是在心中哀嚎了起來。

不過相對於那些男子弟的對於凌辰的羨慕。而那些女弟子則是一臉的遺憾的神色了。

沒辦法,男神竟然是被別人搶先一步拿下了。

所有的女弟子都是在心頭哀嘆了一句。

「看來你現在人氣不小啊。」走著路上,凌辰突然是朝著身邊的尹程程說了一句。

措不及防之下,凌辰的嘴差點點在了尹程程那粉嫩的臉頰上,在尹程程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抹嬌羞。

紅著臉,尹程程卻是沒有不知道說些什麼了。

這些人,在以前謠言圍繞著她的時候,在看待她的時候都是一副赤裸·裸的想要佔有的表情。而在現在,那種神情卻是變成了這種純凈的愛慕。

雖然尹程程有些不適應,但是這種純凈的神情卻是讓她好過了許多。

「謝謝你,要不是你的話,現在的我,恐怕還是以前的那番模樣吧,或許還會更糟也是說不定。」

凌辰微微的一笑,並沒有拒絕她的謝意。

兩人在走出了尹府之後,便是朝著那縱橫天林走了過去。不過他們走的路線並非平常的那一條直通那縱橫天林的那一道大道了。而是一條看上去略顯得偏僻的小路了。

「因為害怕那一個地方被別人發現,所以我每一次進入到那裡的時候,都不走那一條大道,而是找了這樣的一條偏僻小路。」尹程程朝著凌辰微微的一笑,解釋說道。

雖然現在尹程程的臉上,掛著的是一副笑臉,但是,凌辰卻是在其間聽到了她的一些心酸來了。

若是那一個地方被別人發現的話,她一個人肯定是無法獨佔了,而且很有可能被其他的人發現,然後到了最後,根本沒有她的一點湯喝。

為了保住這一個秘密,所以她自己乾脆是自己開闢出了一條通向那一片山谷的偏僻小道來了。

這一件事情說起來簡單,但是做起來的話卻並非是那麼簡單的一會兒事兒了。

最重要的是,開闢一條未知的通道,這就意味著會遇到無法預料的危險,很有可能,會直接葬身於這些危險之中。

不過,她在這種情況之下,卻是輕而易舉的將這一個地方告知給了凌辰,而且現在還親自帶著凌辰走這一條她所開闢出來的小路。這其中便是可以很顯然的看出她對凌辰的信任了。

凌辰自然也是明白這些道理,所以在這一刻,在他的心中也是止不住的升起了一股暖流來了。

兩人在這一條小道之上前行,大概是走了一個多時辰的時間,一座茂密的叢林,終於是出現在了他們的視野之中。

在這一個多時辰的時間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著兩人相互陪伴的原因,尹程程竟然是覺得時間比往常要短上許多了。

在面對前方的那一片叢林之時,尹程程深吸了一口氣之後,便是說道:「走進去沒多遠,就能夠看到那一個山谷了。」

說著這話的時候,尹程程已然是走在了前頭。凌辰則是跟在了她的身後,看了一眼前方那一道俏麗的背影,微微的一笑之後,也是跟了上去。

大概是在那叢林之中走了十多分鐘,凌辰便是來到了一處山坡之上。而這一個山坡在延伸出去一百多米的地方,忽然之間是凹陷了下去,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凌辰跟著尹程程站在這一片山坡之上,偶爾之間有著一縷縷清風吹拂過來,將兩人的衣角吹得微微的搖擺了起來。

「在以前的時候,我很喜歡站在這一片山坡之上,靜靜的吹著風,然後看著遠處的那些風景。」尹程程挽了挽額角垂落下來的秀髮,從這一句平淡的話語之中,凌辰卻是聽到了一陣孤苦。

從這一片山坡之上看出去,遠處的景色盡收眼底,卻是一處觀賞風景的好地方。

不過若是只有一個人來這裡觀看風景的話,卻是透著一股凄涼之意了。

「以後想要來這裡看風景了,不妨來找我。這裡的風景的確不錯啊。」凌辰轉過了頭,朝著尹程程說了一聲,然後陡然的做了一個鬼臉。

而尹程程在見到凌辰的這一副樣子之後,則是「噗」的一下就笑了出來。

「走吧,我們去那山谷之中看看。」略微整理了下秀髮之後,尹程程便是對著凌辰說道,然後則是率先朝著那懸崖邊上走了過去。

當走到這一片懸崖之旁的時候,凌辰這才看清楚了那山谷之中的景象。

這整片山谷呈現出一個漏斗狀,恐怕是有著兩三百米之深了。

左右兩面的懸崖,並非是那種斷壁,而是有著一個大大的斜坡延伸到了坑底。在這斜坡之上,還生長著稀稀鬆松的一株株灌木了。

在這山坡之間,有著一絲絲白色的雲霧浮現,不過在這個時候,凌辰仍舊是看清楚了那坑底的情況。

在這一座深坑的左右兩邊,分別是一片山坡,而前後兩方,則是一條寬闊的通道延伸進了那密林之中。

歡田喜地,漁家小娘子 此刻從這前後兩方的那兩道寬闊的通道之中,則是不斷的有著一頭頭野獸從其中奔涌了出來。然後朝著這深坑中心之處擠去。

在這些野獸群之中,還時不時的會看到一頭頭巨獸存在,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不過在這個時候,這些野獸彷彿是被侵蝕了神智一般,就算是在它的前方,是一頭巨獸存在,這些野獸都會努力的朝著前方擠過去。

而在那深坑的中心之處,則是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一頭頭野獸和巨獸了。看樣子少說也是三四百頭之多了。

很奇怪的是,在那深坑的中心,在這個時候凌辰並沒有見到什麼特別的東西。

一嫁南希愛終生 而也就是在那深坑中心的那些野獸和巨獸,卻都是一頭頭都是露出了一副享受的神色來了。

而且一些野獸還是在這個時候,變得昏昏欲睡起來,甚至是一些,直接是昏倒在了地上。

而每當有著野獸昏倒在地的時候,在其身後的野獸和巨獸便是會用蹄子將這一頭野獸踢出去。

而在那深坑中心的兩邊,此刻則是差不多對著三十四頭野獸了。

只不過這些野獸堆起來的位置,都是比較靠近那野獸群了。

看到這一幕,凌辰看了一眼身旁的尹程程。想到以前尹程程在這一個山谷之中撿取這些昏迷的野獸之時,便是在這種情況之下進行的。凌辰在心中也是湧現出了一抹心疼了。

現在這種情況,看樣子並非是之前如他心中所想的了。在這深坑之中,存在了如此之多的野獸以及巨獸存在,若是爆發出來,就算是一名元魄境的強者,恐怕也只能夠是斃命吧。

想要將那些昏迷的野獸撿取過來,需要冒的風險也是比較大的。說不定一不小心,就會丟掉自己的性命。

就算是凌辰自己,若是去撿取那深坑之中的那些昏迷的野獸之時,恐怕都會提心弔膽了。很難想象,當尹程程獨自一人進入到下面的那一個深坑之中的時候,會是怎麼樣的一番心境了。 「在身上塗一點這種汁液,只要是不太過於靠近那些野獸群,那些野獸是不會發現我們的。」彷彿是看出了凌辰心中所想,在這個時候,尹程程卻是沒有什麼在意的一笑,緊接著從自己的納寶囊之中拿出了一個玉瓶來了。

將這一個玉瓶打開之後,從其中則是散發出了一股刺鼻的味道來了。

「這一種味道和一種野獸身上的味道十分相似,將這一種汁液塗在自己的身上,那些野獸就會誤以為我們都是它們的同類的,當然,不要太過於靠近它們,否則的話,還是會受到它們的攻擊的。」尹程程給凌辰的身上滴了一點,緊接著又是在自己的身上滴了幾滴。

這一下子,從兩人的身上,都是散發著那種刺鼻的味道了。

「上一次你之所以受傷,就是因為太過於靠近那一群野獸了吧。」凌辰忽悠所覺,然後問了一句。

尹程程身子一頓,在其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紅暈來,卻是想到了凌辰在為她治療傷勢的時候,觸摸到其大腿時候的場景了。

在凌辰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個「大汗」的神色來了,這妮子到底是在想些什麼啊。

「走吧,下去看看,若是我們運氣好的話,說不定會撿到巨獸的。」尹程程轉移了話題,當即則是朝著那凌辰說道。

說著這話的時候,尹程程還朝著那下方的深坑之底看了一眼。

在凌辰點了點頭之後,兩人則是朝著那坑底之下走了過去。因為這斜坡並不算是陡峭,所以兩人走起來並不算是困難。

在十幾分鐘之後,兩人終於是來到了坑底之下。近距離的觀察這數百頭野獸,給凌辰的感覺則是更加的震撼。

他敢發誓,若是最後這一群野獸全部咆哮起來的話,他根本就是沒有絲毫的活路,只能夠在這裡死翹翹了。

「放心吧,只要是不靠近它們,就不會有任何問題。」尹程程看了一眼身旁的凌辰,則是很有經驗的這樣說了一句。

緊接著兩人則是悄悄的朝著那深坑中心摸了過去。

沒過多久,在兩人的腳底之下,便是出現了一頭野獸。不過這一頭看其樣子就不值多少星元石,凌辰對此則是沒有絲毫興趣的樣子。不過在他旁邊的尹程程,卻是一副想要將其撿起來的神色。

「先別撿,萬一一會兒納寶囊裝不下了,那就麻煩了。」看出了這尹程程的心思,凌辰則是對她叮囑了一句。

而尹程程也是在想了想之後,放棄了將這一頭野獸撿起來的想法。他們兩人身上的納寶囊都是有限的。

在她的身上,有著一個納寶囊,不過只有三十平米的大小。而在凌辰的身上,則是有著兩個納寶囊存在,並且這兩個納寶囊,都是有著一百平米之寬了。

看起來還不錯,但是在這裡存在的野獸,卻是有著數十頭之多,很多的體格都是非常之大,有著兩三米之長的也是不少。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那外面,還源源不斷的有著野獸想要擠進來,等會兒肯定還會有更多的野獸進入這裡的。

所以現在若是讓這些並沒有多少價值存在的野獸佔據了自己的納寶囊的空間,顯然不是明智之舉了。

隨著他們兩人的深入,從那些野獸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則是更加的顯得有壓迫力。不過凌辰在這個時候卻是並沒有多少感覺。只不過在其身邊的尹程程,在這此刻卻是微微的有些氣喘了。

凌辰大致了想了會兒,便是明悟了過來。在他體內,可是有著一尊准魔獸存在的。而且似乎其逼格還不低,畢竟叫做蒼穹神蝠,觀聽這名字又是蒼穹,又是神的,肯定是牛逼的不要不要的了。

而且凌辰更是見到過這蒼穹神蝠的出手,那可是能夠將那嗜血狀態之下的莫元慶都當做是皮球來踢的猛人,哦,不對,是猛獸啊。

所以此刻這些野獸散發出來的氣息雖然強悍,但是對自己可就沒有多大的壓迫之力了,不過,尹程程可就不一樣了,恐怕在她之前也是很少深入到這種層次的。

他們現在距離那一群野獸密集的區域,也只不過三百米左右了。

凌辰在這個時候突然是伸手過去抓住了尹程程嬌嫩的小手,然後朝著她微微的一笑之後,便是牽著她朝著那深坑中心移動了過去。

到了這個時候,在他們的身旁,已經是有了一頭頭孤零零的野獸存在。只不過這些個野獸都像是一個個癮君子一樣,此刻貪婪的吸收著那空氣之中的那種特別的味道。卻是對於凌辰兩人,視而不見了。

凌辰在此刻也是變得更加的小心翼翼,因為若是一個不小心的話,說不定就會引起這好幾百頭野獸一起暴亂的。到時候恐怕自己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會和身旁的尹程程一起,成為這些野獸腳底之下的肉餅了。

那就真的是悲催死了!

突然的,在凌辰身旁的尹程程忽然是動了動凌辰牽著她的那一隻手,凌辰頓時頓時反應了過來,朝著她看了過去。

卻是見到此刻的尹程程,朝著她右方不遠處指了指。緊接著,凌辰則是根據尹程程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在距離他們十多米的位置,此刻則是有著一頭大約是有著三米之長的如同是野牛般的猛獸躺在那裡。而從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上來看,這一頭猛獸,竟然是達到了巨獸級別!

巨獸!到了這個時候,凌辰他們終於是見到了一頭昏迷的巨獸了!

一般來講,只要不是那種垃圾得不得了的巨獸,至少都能夠賣到兩萬次品星元石之上。而凌辰來這裡的目的,也是為了這些巨獸了。

對於這些野獸存在,他實在是沒有多大的心思。畢竟若是自己一下子拿出好幾百頭野獸出來,肯定是會引人注意了。而且一頭野獸的價值,也不過是幾千次品星元石而已。

可是萬萬不及撿取這些巨獸來的划算的。

凌辰也是將心中的想法和尹程程說了出來。 癡心總裁俏嬌妻 尹程程在略一思索了之後,也是點了點頭。

的確是如同這凌辰所說的那樣,若是他們大量的撿取這些野獸的話,說不定在撿取的時候便是會引起這些野獸的注意了,到時候說不定還會引起這些野獸的暴動。

而且更重要的是,到時候這麼多野獸拿出來,肯定是會引起別人的注意,而到時候這一個山谷被別人發現了的話,估計也就沒有自己兩人什麼事兒了。

當然,平常的時候,她一個人撿取少量的野獸拿出去賣,那就另說了。只是幾頭十幾頭出現在驍龍城之中的市場之中,根本就是翻不起什麼浪花的,也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走到了那一頭如同是野牛一般的巨獸的身旁,凌辰在這一刻直接是手起刀落,一記掌刀直接是轟擊在了這一頭野牛模樣的巨獸的心臟之處。

這一剎那,雄渾的星辰元力重重的轟擊在了這巨獸的身上,響起了一道並不大的悶沉的聲響來了。

只是一瞬間,這一頭野牛般的巨獸便是身子一顫,緊接著僵硬了下去。

而也是在這一瞬間,凌辰直接是將這一頭巨獸的屍身給納入了納寶囊之中了。沒有讓那一頭巨獸的鮮血有著絲毫的流出。

遺忘國度之德魯伊 這納寶囊根本就無法納入活物進去,所以想要將這巨獸裝入自己的納寶囊之中的話,那就只能夠將這些巨獸擊斃之後才能夠將它們裝入自己的納寶囊之中了。

而這一切動作都要迅速無比,否則若是讓這巨獸的鮮血散發了出去的話,肯定是會引起在這裡的這些猛獸的注意的。

雖然那些野獸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樣子,但是還有著一些巨獸似乎還有著神智存在,到時候它們在聞到了這些鮮血的氣息之後,肯定是會暴動起來的。

在解決了這一頭巨獸之後,兩人又是仔細的在這周圍搜尋了起來。

沒過多久的時間,在兩人的納寶囊之中,便是有著十二頭巨獸屍身之多了。

這簡直就是在撿星元石啊!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