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雪你嚇我一跳!我還以為什麼事呢,菲菲也不小了交男朋友是好事!」

「老公,你都不吃驚嗎?」

「不吃驚就是有點意外,菲菲年輕漂亮還可愛,肯定有很多男孩子喜歡,就是……」

陳浩頓了下,拿手摸上蘇墨雪腦袋,輕輕晃了晃笑了。

「就是菲菲一直都是獨來獨往的,身邊從來沒見過有男孩子,真沒想到說找男朋友就找上了。」

「老公你還笑,大5歲!」

「5……歲,只要對咱菲菲好,也不是不能接受,年齡大點兒才知道疼人對吧。」

蘇墨雪一聽,就給氣的直搖頭。

「比你大5歲,老公你比菲菲大5歲,她男朋友比菲菲大10歲!」

10歲?

這是找男朋友,還是給自己找大爺?

陳浩心頭咯噔的下,完全沒想到自己老婆說的年齡,是比自己大5歲。

「菲菲這丫頭,口味是不是重了點?她是不是有戀父情結?」

「我覺著,她是在故意氣我!」蘇墨雪說完,頓時就給氣的唉聲嘆氣。

好一會兒。

陳浩坐在旁邊,都沒有聽明白啥意思。

「小雪你先別生氣,剛生過孩子不能生氣,具體怎麼回事跟我說說。」

「其實這事,說起來也怪我。」蘇墨雪拿手挽上他胳膊,兩眼虛看著遠處輕嘆一口氣。

「老公這段日子,你不是沒在家嗎,一直都是菲菲跟小魚倆人在醫院照顧我跟咱孩子。」

「小魚是挺乖的,每天都去公司上班,一下班就跑去醫院,菲菲這丫頭……」

「昨天出院的時候,我問她最近有沒有畫畫,她說最近一直在忙著做小姨,沒有時間畫畫。」

「她說這話原本也沒什麼,本來就是在照顧我跟孩子,可她說話的表情明顯就是在應付!」

「我就隨口說了一句,說她年紀也不小了,該考慮找男朋友了,總不能一輩子都跟著我。」

「誰知道這死丫頭,直接就跑出去了,結果沒倆小時跑回醫院,說今天要帶男朋友回家吃飯!」

「老公你說,我能不生氣嗎,哼這個死丫頭真是氣死我了!」

蘇墨雪一口氣,就說了這麼多。

陳浩坐在一邊,一直都安安靜靜的聽著,從都沒見她這樣發過牢騷。

很顯然,她是真的給菲菲氣到了。

不過,他聽到這兒,才總算明白了她什麼意思。

「小雪,你是懷疑菲菲隨便找了個人,來冒充她男朋友?」

「老公不是懷疑!她肯定就是這麼做的,故意找個大她10歲的男朋友來家裡氣我!」

「小雪好了別生氣了,菲菲還是個孩子,我回頭找她聊聊。」

「嗯嗯嗯,老公我也是這麼想的!」蘇墨雪猛的坐直身子,接連點頭道。

「老公你也知道,菲菲這丫頭一直都對你……對你有那種意思,現在又碰上這種事情,我說話她根本都聽不進去。」

「老公要不,你趕緊找菲菲聊聊去吧,別讓她把那個10歲的男朋友帶回來了!」

蘇墨雪有些著急,滿眼都是著急的樣子。

陳浩聽到耳朵里,心頭卻是咯噔的下,心想事情怎麼都碰的這麼巧?

他在回來之前,讓蘇菲菲把甄爽送去醫院,還順便給蘇菲菲轉了點錢,讓她給買一輛一模一樣的車。

現在外面天都快黑了,別說他不想找,就算是去找估計……

「老公,老公?你怎麼不說話了!」

「啊?哦小雪你放心,我肯定把這事放在心上,你先回屋歇著去,我這就去找菲菲。」

「嗯好,那老公你、你可千萬別給那死丫頭一哭鼻子,再給哭心軟了!」

「老婆大人!你就放心吧,除了你沒人能讓我心軟。」

陳浩故意逗著她,從沙發上站起來牽著蘇墨雪,把她送回卧室又看了孩子幾眼。

他這才走出家門,站在路邊長出一口氣,掏出手機撥通了蘇菲菲的電話。 「你是傻子嗎?真的懷疑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心魔」趙信一陣無語,憤憤說道。

「傻子?你什麼意思?」心魔毫不在意的回道。

「唇亡齒寒這個道理那你懂嗎?」趙信轉聲問道。

「什麼意思?」心魔看起來較為耿直,問的話也顯得很白痴。

「外面正在戰鬥,如果損毀了身體,你會得到什麼?一個破爛不堪的身體嗎?」見心魔真的不明白自己說的是什麼,無奈的趙信只好解釋給對方聽。

「……」一陣沉默后,心魔終於分清了其中的利弊,但是他的選擇依舊特別的堅定。

「我感覺你說的不對,咱們兩個現在是敵對關係,只要是對你不利的事情,那麼就是對我有利的,你大可以選擇讓我接管身體」。

「干……」聽了心魔的話后,就算是趙信也忍不住大聲咒罵了一句。

「你可以選擇看著你的朋友死去,也可以讓出身體,讓我來接管,之後救了你的朋友……」。

「妄想……」趙信的回答也很直接,如果真的那樣做了,不說心魔能不能真的如他所說擺平眼前的事情,就算是能夠擺平了,至於到底會不會救下自己的朋友都還是一個未知數,畢竟心魔是自己心中最為邪惡的存在。只要是和好沾上邊的,肯定不會跟他有任何的聯繫。

「那就讓我們就拭目以待吧」心魔對此也不著急,顯得極為的悠閑。

「我會讓你們死的很舒服的……」打倒了魔扎之後,戰生顯得有些興奮,指著被包裹起來的趙信,輕聲說道。

「狂妄……」即使渾身已經疼痛難忍,但是魔扎仍然掙紮起身,盯著戰生。

「我很欣賞你這種嘴硬的人,那樣會讓我對打死你這件事感覺很興奮,你知道嗎?」戰生已經開始摩拳擦掌了,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你大可以試一下」正如戰生所說的一樣,魔扎雖然幾乎已經失去戰鬥的能力了,但是仍然不肯屈服,至少嘴上不會屈服於他們。

如果愛情可以輪迴 「無關緊要的人,死了也無妨」迎松倒是沒有動手,不過他轉過頭看了眼戰生,隨後頗為隨意的說道。

「很好……」戰生好像是得到了認可一樣,攥起了拳頭,輕步走到了魔扎的身邊。

「你們要幹什麼?是瘋了嗎?」這時,花霓裳一個箭步衝到了戰生的前面,講魔扎護在身後,大聲的嘶吼道。

「花霓裳,你最好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挑戰我的耐性」迎松將摺扇放在胸前,緩緩地抬起了雙眼,極其無神的看著花霓裳,雖然他身上沒有任何的危險的氣息,但就是這樣才是最恐怖的。

「霓裳,你到底是為了什麼,你是我們的人」戰生十分不解的低下頭看著花霓裳。

花霓裳突然變得極其的嚴肅,目光在戰生和迎送兩個人之間遊盪「你錯了,我不是你們的人,我只是罪孽學府的人,從來都是,而現在我是被上頭派來救人的」。

「霓裳……」戰生向後退了一步,好像不認識眼前這個女人一樣,而迎松則眯起了眼睛,依舊面無表情。

「我們都不喜歡礙眼的人」現場沉默了許久,迎松輕挪腳步。

「你們居然還在鬧內訌,如果不能儘管解決你們問題的話,相信一會兒我的人到了的話,你們也可能會成為目標的」看到他們在鬧內訌,莫妄娜則一臉的狠色,顯然她已經對他們感到失望了。

「我們會解決的……」戰生攤起雙手,試圖解釋給莫妄娜聽,但是被迎松給制止了。

「你知道嗎?我最煩的就是被別人威脅」說完,輕輕地打開了摺扇,而在這一刻,戰生的眼色也發生了變化,緊緊地盯著莫妄娜,好像就在等待迎松的一句話。在他的心中迎松就是自己的引路人,他指向哪裡,自己就會走向哪裡。也正是因為迎松的一句話,現在頓時變得緊張了許多。

「怎麼還沒有解決……」這時,又有一群人沖了過來,而打首的是一個長相十分精緻的女子,只不過這個女子身穿一襲長絨雪色的長衫,即使現在已經很暖了。看到這個女子,莫妄娜突然笑了起來,緊張的情緒也變得輕鬆了不少。

「當然沒有解決,不過你來的還算是及時……」莫妄娜則一臉的輕鬆,靜靜地看著來人。

「銀靈子大人……」看到了女子之後,那個冷麵女子也終於停下了動作,雙眉低垂,輕輕地低下了頭。

「你不用跟我說,這次還要感謝你們妖族的幫助,你的任務已經結束了,去找你們的小公主去吧,別忘記替我問一聲好」這打首之人正是消失了很久的銀靈子,看了眼冷麵女子,隨後嫣然一笑。

「我會的,欺騙了我們族氏,還有不知道履行承諾的人,都將是這一個下場」冷麵女子躬身還禮,聲音如同堅冰一樣,回頭看了眼在蠶繭中的趙信,轉身便離開了。

「看來已經不需要我們動手了……」對方的大部隊已經到了,迎松攤開了手,識相的走到了一旁,而戰生也跟著迎松讓開了位置,倒是倔強的花霓裳還站在遠處,一動未動。

「這裡很熱鬧嘛」作為進入過罪孽學府的人,銀靈子自然也認得迎松他們。

「還可以,不過一會兒可能還有別的人要加入」莫妄娜聳起了肩膀,眼光看向了身後,正是之前攔住剩下人的方向。

銀靈子看了一眼,將目光放在了身後的人上,隨後這幫人特別識相地走出了一半,大概有二三十的樣子,騰空而起沖向了身後的方向。

「估計這回應該就沒有別的人了」銀靈子微微一笑,將目光轉到了那個破裂的蠶蛹上。

「當然,魔神大人的事情估計也很快就能成功了……」莫妄娜則心中成竹的看著銀靈子,就這樣兩個女人會心的一笑。

「你們是不是有些高興的太早了」就在所有人都快忽視了蕭正的時候,他走到了人群中間,聲音淡漠的說道。這一下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迎松對此則淡然一笑。

「蕭正,我一直認為你是一個聰明的人,可沒想到居然會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說完,迎松還無奈的搖了搖頭。

綜美恐怖我的戀人是死神 蕭正身體顫了一下,不一會兒就緩緩的抖動了起來,可隨著笑聲越來越大,情況就變了。 「魔扎小子,你還能動嗎?」雖然眼前有一堆的人,但是蕭正渾然不懼,這就是蕭正,一個在過去名噪一時,甚至讓人聞風喪膽殺神。

「當然……」緩了很久的魔扎,在聽到蕭正的話后,努力的站起了身子,一臉的輕鬆。

「就等著你這句話呢,不然的話還真的以為你要慫了呢」魔扎開心的笑了起來,好像等待他們的不是一場硬戰,而是一場歡樂的聚會。

「怎麼可能呢?這點小場面對我來說簡直不值得一提」蕭正稍稍的活動了一下身體。

「難道他們是傻子嗎?還是在這裡跟我裝什麼大瓣蒜?」銀靈子看著這兩個連形勢都看不清楚的人,心中充滿了疑惑。

「呵呵,你永遠也不會懂得的」魔扎搖了搖頭,甩了甩自己手中鋼刃上的血跡,雖然鋼刃早已經腐蝕不堪。

銀靈子宛然一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趙信的身邊都是你們這些傻子,不過既然你們不想繼續活下去的話,那麼我一點也不介意多殺掉幾個人……」。

「那就動手吧」莫妄娜似乎已經完成了自己任務一樣,後撤了一步,抱著肩膀等著看戲了。

「去吧……」銀靈子的手指輕輕一揮,頓時她身後的人都沖了過去,將兩個人團團包圍,而從中走出了一個人,徑直奔向了被蠶絲包裹住的趙信。

「唰……」一道血光閃過,那個即將要把手伸到蠶繭上的人手臂頓時分為了兩截,而出手的人正是之前還被人包圍的魔扎。

「我現在要加一句話,不要砰碰信哥的身體,除非我死了」魔扎將鋼刃抗在了肩膀上,跨步擋在了眾人面前。

「我的手……」痛失一手的感覺可不是那麼好的,更何況是用那麼鈍的鋼刃,魔扎完全靠的都是自己的力量。

「動作快點……」看到這一幕後,銀靈子倒是沒有什麼想法,在她心中這些人都只是一個工具,至於這些工具的死活對她來說則毫不重要。她關心的只是最後的結果,而現在這個結果讓她很不滿意。

「是……」應了一聲之後,原本包圍蕭正的人呼啦一下子撤出了大半,繞到了魔扎的身旁。

「快點……」像是這種戰鬥太多華麗的動作都是無用功,雖然他們已經是古稀境界了,但是赤膊肉戰仍然是最為直接有效的。魔扎原本的實力並不是太強,所以之所以能夠支撐,完全是憑藉自己的精神在支撐的。

「殺了他……」這時,眾人也開始著急了,這麼長時間都不能解決掉兩個人,不僅臉面無光,心中更是要萬分焦急。

「嘩」幾乎同一時間,整片天空都被每個人的精氣光華所覆蓋,原本還能支撐下去的魔扎,但是因此也終於撐不住了,沒有一會兒便倒在了血泊之中,但是那把鋼刃依舊插在地面之上。

「死……」看到魔扎倒下的那一刻,正好被蕭正看到了,看到了這一幕之後,蕭正身體蔓延出了無數的蠶絲,蠶絲像是髮絲一樣,將整片天空都覆蓋了,而蕭正的身體也被這些蠶絲所支撐到了天空上。

「變異的血脈,好美麗……」看到這一幕的莫妄娜突然睜開了雙眼,如同欣賞一片美景一樣看著蕭正,眼中的渴望之情不言而喻。

「別在這裡犯花痴了,以為每個人都像是趙信一樣那麼容易上你的當嗎?」銀靈子看了一眼趙信,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在嘴邊綻開。

「沒有我得不到的男人,只是看我想不想得到……」莫妄娜媚然一笑,媚眼如絲的盯著蕭正。

「你太自信了……」銀靈子隨意的說了一嘴,莫妄娜的眼色一變,沒有再繼續說下去。

爆發后的蕭正蠶絲變得更加的強了,不管是利刃還是精氣,根本就對他的蠶絲造不成任何的傷害與破壞,反倒是蕭正此時就像是一個蜘蛛人一樣,但是攻擊性要強太多了,敵人的防禦對他來說甚至還不如是一張薄紙,瞬間就被穿透。而因為有蠶絲的保護,對方几乎對於造成不了任何的影響。

「這是要我動手嗎?」看到這一幕後,銀靈子眼中凶光畢現,身子漸漸在原地隱去,莫妄娜則在一旁靜靜地看著這一切,並不說話。

「是不是要我親自動手?」 陰陽外賣員 就在蕭正大開殺戒的時候,忽然身後一陣清香飄來,蕭正根本就來不及回過頭,便感覺自己的脖子被鐵鉗一樣的東西抓住了,頓時臉色憋的漲紅。

蕭正悶吭一聲,蠶絲如手臂一般,湧上了身後的人,但是就在這一瞬間,對方忽然不見了,還沒等自己緩過神來,腹部一陣劇痛,蕭正被一腳踢開,幸好有蠶絲的支撐保護,才沒有摔落在地。但是陣陣的劇痛還是讓他不由得咬緊了壓根,看向了在不遠處的懸空的銀靈子。

「很強的一個血脈,不過還是可笑的護荒七子,為了保護這個人甚至不惜編出來一個天大的謊言,七個族同時對你們散步追殺令,但是你們真的以為自己能夠瞞天過海嗎?」銀靈子毫不在意的撣了撣身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塵,一臉譏諷的看著蕭正。

蕭正轉過頭看著早已經被銀靈子的人搶奪到手的趙信,惘然一笑「但還是讓你們感覺到害怕了不是嗎?我知道你們在想什麼,等待趙信將自己的潛能開發出來,只能佔據他的身體用來承載蚩尤,我可以告訴你,你們都是在妄想……」。

既然已經被蕭正將自己的底細揭露了出來,但是銀靈子卻沒有一丁點的緊張,反倒是看起來無所謂「妄想嗎?實話告訴你,趙信從來都是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活動的,我們能夠清楚他的每一次蛻變,至於你們從始至終都沒有被我們看到過眼裡,就算你們在神運算元那裡得到了什麼時間點能夠找到趙信,但那又如何?結果永遠是不可變的,蚩尤大人復活已經是必然的事情了,你們只是一顆絆腳石,踢開就可以了」。

蕭正扶正了身子,剛毅的臉上閃過一抹異樣,顯然是沒能想到銀靈子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但是這並不能打擊掉他的信念「記得曾經司老說過一句話,人活如雲終會飄散,人死如土歸於平淡,而我活著的意義就是要做好我自己」。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

「運氣真好,打電話沒看黃曆。」陳浩輕聲說著,隨手掛斷電話往嘴裡塞了根香煙。

現在家裡沒車,他又不知道蘇菲菲在那兒,就算是找也都沒有個方向。

香煙還是老樣子,有點嗆嗓子,但抽到嘴裡咽到肚子里,咳咳,咳咳!

他一不小心嗆到了自己,接連咳嗽著再次掏出手機,正要再次撥打蘇菲菲電話時。

蘇菲菲卻先一步,把電話回了過來。

「咳咳菲菲,你在哪兒?」陳浩扔掉香煙,沖著手機直奔主題道。

「姐夫你怎麼了?」

「出門沒看黃曆,抽煙給嗆著了,你在哪兒?」

「在你心裡唄,嘻嘻姐夫害羞了沒!」

臭丫頭!

這是害羞的事嗎,分明是在故意撩我!

「別沒大沒小的,我可是你姐夫,趕緊回家我找你有事。」陳浩還真就感覺,自己臉蛋子有點發燙。

Views:
36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