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凌辰自己都不敢相信,初次溝通第一顆本命星辰時自己可是整整用了一天一夜呢!

元魂一次一次的榨乾,一次一次聚合,一次一次的爆發,才溝通成功。

一般的修鍊者至少要用三天三夜!

可剛剛才過了不到五分鐘就溝通成功了,凌辰在不經意間不知道打了多少人的臉。

元魂歸體,居然絲毫沒有疲憊感,反而覺得一身輕鬆,筋骨舒暢。

本命星辰匯聚星辰元力鑄成一條光束,直衝地面,爆發開來。

凌辰清晰的看見了星辰紋路,心中激動萬分,兩年了,自己終於可以修鍊了! 「沉寂了兩年,終於該輪到我爆發。」

兩年時間內,驍龍城人才輩出,四顆本命星辰的天才數十餘位,甚至還出現了五顆本命星辰的天才,能與巔峰時期的凌辰一較高下。

現在,他必須儘快修鍊,一定要在最短時間內追回所有的差距。

他信心十足,如今他的心臟因為金色珠子的融入使得全身都發生了異變,雖說隱隱約約,但能清晰感知得到。

凌辰盤膝而坐、神速入定、元魂出竅、元魂進入星辰紋路中,跟隨者星辰紋路的引領,演練著……

第一遍演練十分順利,用時僅三分鐘,三分鐘演練一遍星辰紋路簡直是天方夜譚。

星元大陸上的絕頂天才演練一遍星辰紋路最快都要五分鐘,這三分鐘的妖孽讓其他人怎麼活?

演練一遍后,凌辰感覺精力充沛、神清氣爽,不小收穫讓凌辰喜出望外。

一般情況下,演練第一遍星辰紋路后,自身幾乎沒有什麼反應,凌辰收穫如此巨大,一定是跟這第一顆本命星辰有關,這第一顆本命星辰到底是有多強大!

突然,凌辰的身體睜開了眼睛,元魂出竅,還能睜開眼睛,逆天之處實在不可思議。

「卧槽!第五天穹,第一顆本命星辰就直指第五天穹,駭人聽聞!」

凌辰心中狂喜,第一顆本命星辰若是第三天穹就能遭到無數大門豪派瘋搶,自己這樣的不得搶的死去活來。

「唬~~」

才演練三遍,虎圖騰便從熟睡之中蘇醒,一聲猛虎巨吼,差點沒把凌辰的耳膜撕破,耳朵麻木之餘凌辰興奮極了,僅僅不到十分鐘便進入了星紋境第一重天,就算天賦異稟再加上高人指點也萬萬不可達到。

他憑藉自己的逆天輕輕鬆鬆完成了在別人看來毫無可能的事情。

一重比一重難修鍊純屬正常,可凌辰根本就是直衝雲霄的節奏,絲毫沒有遇到瓶頸,根本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就這樣一直衝到了星紋境的第一個坎,三重天巔峰。

以前凌辰整整用了一年才突破這個坎,到達四重天,可如今人才輩出,情況緊急,自己若不速度提升那就會被人吃定了。

「誒,三重天巔峰有點棘手,半個月必須突破。」

凌辰現在得天獨厚,集萬千精華於一身,他的目標是驍龍城第一,與此同時他還想知道自己潛能到底有多大,他要給自己設定一個又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現在我三重天巔峰不能跟那些叱吒驍龍城的天才比肩,但虐葉盾那種貨色毫無難度,老子還就吃定你了!」

凌辰性子直爽、有仇必報,他一定要讓葉盾因為他的無知而顏面全無,再也不敢抬頭做人。

而殘酷的事實擺在眼前,凌辰現在急缺星辰武籍、奇珍異寶和順手的武器,這些都需要大把大把的錢,可現如今他只能勉強維持生活。

「實在不行就去縱橫天林,憑我勢力殺幾隻野獸不成問題,到時候也能換點錢解燃眉之急。」

縱橫雲林離驍龍城不遠,是大片原始森林,面積有一百個驍龍城那麼大,沒人去過中心地帶,更何況裡面有很多野獸出沒,甚至還會出現極其可怕的巨獸或是魔獸。

但危險與機遇並存,這些野獸、巨獸尤其是魔獸身上可都是些價值連城的寶貝。

很多修鍊者都願意鋌而走險,來縱橫雲林搏命換取修鍊資源,若是運氣好,還能在裡面有什麼奇遇,搞到一兩本失傳的星辰武籍也不是不可能。

凌辰很早就把目光掃到這兒,但以前心裡沒底把握不大,可今非昔比。

想到這裡,凌辰心頭一陣痛快,可忽然之間,腦袋瓜子里劃過一道閃電,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在裡面呆了將近有三個時辰了,外面的葉曉月一定又嚇又急,自己要趕快出去。

說罷,凌辰元魂歸體,退出了心辰元地。

迷迷糊糊睜開了眼睛,凌辰看見倒在床上的葉曉月,再看了看空無一物的盒子。

凌辰輕輕的將自己的手搭在葉曉月的右手上把脈,深吐了一口氣,他驚訝的發現,不知不覺中葉曉月居然已經衝破了星紋境六重天,堪稱奇迹。

夜,悄然過去,露珠喚醒了這個早晨,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凌辰微微的睜開了眼睛,意外發現葉曉月已經醒來,雙手撐在床上細細打量著自己,凌辰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額頭上心形的溫熱。

「我有那麼好看嗎?等到我成為了驍龍城第一,一定讓你全身上下看個夠。」

凌辰猛的睜開了眼睛,故意嚇葉曉月。

而葉曉月也不出所料的中招了,嚇的她原本撐著的兩隻手瞬間軟了下來,一下子摔入了凌辰的懷抱。

而胸前的巨物頂在了凌辰的胸口,那軟軟的、嫩嫩的感覺,讓凌辰的下面不由自主的有了些感覺。

「真大。」

「哪裡?」

葉曉月羞紅著臉問道。

「你說呢?當然是我的下面。」

凌辰調戲著說道。

葉曉月狠狠的拍了下凌辰結實的胸膛,嬌滴滴的罵道:「討厭。」

兩人起來,洗漱一番,吃了早飯後便留在屋內。

「月兒,昨天感覺怎麼樣?」

「辰哥哥,那珠子太神奇了,我花費了兩年都還只停留在第五重天,它居然讓毫無負擔的沖入了第六重天,僅僅只花費了一個晚上,這太不可思議了。」

葉曉月一談到那珠子便興奮的蹦了起來,欣喜若狂。

原本葉曉月見著凌辰吞了珠子,昏死過去便打算殉情,自己也吞下了紫色珠子,可沒想到誤打誤撞輕輕鬆鬆沖入第六重天。

「月兒你沖入了星紋境第六重天,你和葉薰還有一段距離,畢竟她已經沖入六重天三個月了,還有五個時辰,你必須憑藉紫色珠子短時間暴走修鍊,這樣勝算更大。」

凌辰撫摸著葉曉月的秀髮,輕輕的說道。

葉曉月點點頭,又進入了心辰元地開始暴走修鍊。

……練武場內

一天之約已到,主角尚未登場,練武場便早已人滿為患。

「走走走,快點,快去練武場看,今天不正是大小姐和二小小姐對決的時候嘛,百年難遇,還不抓緊著一睹風采。」

「就是為了凌辰那廢物,所以大小姐和小小姐對決,是這事不?」

「是呀。」

「誒,真搞不懂凌辰那廢物命怎麼會那麼好,被二小姐罩著,可沒想到被大小姐的寶劍盯上了,嘿嘿,這絕對是一出好戲呀。」

葉家練武場,比武台。

葉薰手持寶劍早早的站在了比武台上,而葉曉月姍姍來遲,卻信心十足的走上了比武台。

「你居然突破了第六重天,而且看樣子鞏固的很好,區區一天,不可思議,看來我得重新審視凌辰的存在,但今天無論如何你必輸無疑。」

葉薰囂張氣焰無人能擋,猛地拔劍而對,指向的不是葉曉月而是台下觀戰的凌辰,葉曉月往旁邊挪了挪身子,擋住了葉熏的劍意。

「哼!不自量力的小毛丫頭,就讓你姐姐我好好教育你!」

話音未落,葉薰輕輕躍起,一躍十丈之高,御劍於心,人劍融為一體,朝葉曉月疾馳而來。

「劍月冷訣」

葉曉月不慌不忙,鎮定自若的將武籍和星辰紋路融匯一體,眨眼間抬起手,一個微微的馬步,定在原地,等待著破風萬里、疾馳而來的劍尖。

「一指殘月」

兩大絕技相撞,火光四濺,星辰元力霸道的橫掃四方,周圍有些新人居然直接被氣浪打翻在地,而大多數人都是弓著腰抵擋著這股氣浪,只有凌辰靜靜的、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劍力雖柔卻堅,逼迫著葉曉月身體向後輕仰,幸虧馬步打的紮實,不然不僅身受重傷還要一個跟頭摔在地上,丟人丟到家!

「轟!」

就在此時,葉曉月心口的紫色珠子瞬間爆發,紫色光芒耀眼奪目,連陽光也遜色不少。

忽然間葉曉月感受到了極其濃厚的第七重天力量,她硬生生的直起了腰,葉薰看勢不妙,榨乾了所有、咬牙堅持、再度全力出擊,葉曉月借力使力、順勢向後輕仰,徹底爆發,直接將葉曉月彈飛了出去……

葉薰狠狠的往後退了幾步,右腳重力一踩才穩住身體,雙眼緊盯著葉曉月,冷漠的眼眸中全是驚恐。

葉薰看著自己滴著血的手指,隱隱作痛。

凌辰看著葉曉月滴著血的手指,格外的刺眼,與此同時葉薰舉起寶劍,氣勢恢宏,一副唯我獨尊、天下無敵的樣子。

「乒~」

葉薰舉過頭頂的寶劍斷成三節,從空中極速滑落毫無規律的掉落在地上,而此時她的手掌心居然留下了一條血痕,很深很深,流淌著血……

「不!剛才那光是什麼東西?一定是你作弊,我才是第一,我才是第一!你不可能超越我!」

葉薰發瘋了,瘋的很徹底,自己居然被自己的妹妹在一天之內超過了,這是巨大的恥辱,不可思議的諷刺,一下子又一下子砸暈了她。

全場一片死寂后,便是劃破黎明的驚呼聲,葉家子弟們有點沉默的低下了頭,有點高高興興慶祝了起來。

獨家歡寵:總裁從天而降 %22一夜之間突破第五重天巔峰晉陞第六重天,更何況如此穩固,真是奇迹。%22

凌辰一步一步,慢悠悠的走上了比武台,看著癱坐在地上的葉薰,很有禮貌的鞠了一躬,冷冷的微笑道:「我說過你會敗在月兒的舞裙之下,我說過結果會讓你驚訝無比,現在這一切都如期發生!」

不怕一個男人恨、鬧、瘋,就怕一個男人對你冷冷的笑,那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徵兆,可怕無比。 「我要挑戰一個人。」

凌辰目送下台,走向涼亭的葉薰,背影頹廢,像極了一天之前的凌辰,一步一步艱難萬分。

葉曉月驚訝的望著凌辰,台下圍著的葉家子弟各個神情迥異、炸開了鍋。

「這廢物居然今天敢站在比武台上公然叫囂要挑戰,看來是活的不耐煩了呀。」

「誒,這可說不一定,沒看出來嗎,凌辰背後可是有咱們現任葉家第一的曉月小姐撐腰的,哪不敢叫囂了?你的鐵褲衩能擋得住曉月小姐輕輕一擊嗎?」

「好像不能,那我們就只能看看到底是誰那麼倒霉了。」

不遠處涼亭內,臉色凝重的葉薰觀察著比武台上的一舉一動,凌辰要挑戰他人,葉薰並沒有驚訝,反而有了些許期待。

「葉盾」

凌辰不緊不慢道。

聽到這個名字時,葉薰覺得有些刺耳。

擠在水泄不通的人群中的葉盾還沒反應過來,便被推上比武台。

人人心裡都在醞釀著一場好戲。

不是葉曉月虐葉盾,就是葉盾虐凌辰。

「出招吧。」

嬌妻難爲:Boss大人請節制 凌辰堅定的目光看著剛剛才反應過來的葉盾,嘴角露出了冷冷的一笑。

「你個不知好歹……」

葉盾不自覺的脫口而出,卻發現被葉曉月的雙眸盯上,後背一陣陰森,趕緊改口道。

「凌辰,那我們便一決勝負。」

葉盾心想:凌辰你自尋死路,送上門來讓我裝逼踩你,一會被打的鼻青臉腫可千萬不要怪我。

說是遲那是快,凌辰幾步便移到葉盾面前,一個毛栗子毫不留情的砸在了葉盾腦門上,葉盾迅速反應,忍著疼痛巨手一揮,卻被凌辰輕輕鬆鬆躲開。

凌辰全憑腳力,若是配上星辰武籍那速度絕對嚇人。

葉盾本來打算簡簡單單一把摁住凌辰然後再好好蹂躪他,沒想到自己還沉溺於幻想之中,就狠狠的吃了記凌辰的毛栗子,瞬間發怒了。

「天鋼拳!」

葉盾怒火中燒,伴隨著震耳的怒吼聲,一記鐵拳狠狠的砸向凌辰。

凌辰不緊不慢的走上前去,頭稍稍一歪便躲過一拳,腳步突然加快,又是一記清脆無比的毛栗子重重砸在葉盾的腦門上。

砸的他腦門上通紅,隱隱約約起包了,再也忍受不住劇痛的葉盾捂著腦門,眼神之中充斥著難以發泄的憤怒。

台下一眾子弟看的目瞪口呆,葉盾等級不低,而且拳法蠻橫,從沒見過有人敢怎麼戲弄他,凌辰是第一個。

穿越六十年代農家女 就連涼亭之中的葉薰也肅然起敬,就算是自己也沒有那種可怕的近身速度。

葉曉月近距離的看著眼前那位帥氣的少年一招一式,十分刁鑽,連自己都心生敬畏。

「要吃第三個嗎?」

凌辰吹了吹自己的手,毫不在乎道。

「有本事你就來,被老子抓住了,就直接掐斷你脖子!」

葉盾不管不顧,雙眼狠狠瞪著凌辰,周身的肌肉繃緊,就等著一拳頭轟炸凌辰的腦門。

凌辰根本不屑,兩步上前,舉起手來準備給葉盾第三個毛栗子……

葉盾也不笨,右手捂著腦門,左手一拳頭便往凌辰的腦門上轟去……

凌辰眼睛一瞟,隨即整個身體往下一蹲,重重的一拳砸到了葉盾的小腹,疼的他直接趴倒在地,頭埋在地,手捂著肚子,額頭流著汗珠,使勁的喊疼。

凌辰蹲了下來,狠狠的給了葉盾第三個毛栗子。

「你不是要踩我嗎,趴在地上幹什麼?等著我來把你踩碎嗎?」

凌辰站了起來,望著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葉盾,心中的憤怒得到了史無前例的爆發。

Views:
4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