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笑白看著羅無生手中的令牌,雙眼陰沉寒厲之極,一字一頓,有一絲極其不甘道。

正如四周人所想的一般,他們冷家現在還真的不能出手。至於現在,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羅無生管閑事。

這一下子,讓他的面子,在冰古島極度的受損。

緊接著想到了什麼,雙眼殺意厲聲道:「就算你是天荒神宮的弟子,又怎麼樣?我大哥,同樣也是天水域水神殿的弟子!」

「呵呵,你大哥是水神殿的弟子,難道就代表你也是水神殿的弟子嗎?有本事你現在當著所有人的面,說一遍!」羅無生聽此,嘴角呵呵,帶著一絲極強的不屑譏諷道。

「你…」

冷笑白一聽,整個雙頰頓時陰沉寒厲到極點,一個你字,代表他現在心中的憤怒,但那種話,他絕對不敢說,否則帶來的後果不可想象。

至於四周的人,沒想到羅無生說話如此犀利,一連讓冷笑白吃癟,而沒有任何的辦法回擊。

這種事情,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了。

雖然羅無生會讓冷笑白記恨,但還是那一句話,冷家沒有任何的辦法。

而且冷笑白的事情,整個冰古島的人,又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敢說出來罷了。

另外加上那些失蹤的人,只是沒有什麼勢力之人,就算其他勢力的人知道了,也看在冷家的面子之上,睜一眼閉一眼。

「呵呵,不錯,不錯,我冷笑寒還沒有挑戰過天荒神宮的弟子,現在就讓我看看荒域天荒神宮的弟子,到底有多強大!」

但是就在其他所想的時候,一聲呵呵的笑笑,從旁邊的酒樓響起,然後一個手持冰晶扇的青年,一個閃動模糊,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前。

剛一出現,手中的冰晶扇絲絲靈力,釋放出一道冰焰,直奔羅無生而去。

羅無生見此,臉色微微一凝,從名字上看,其就是冷笑白所說的那個大哥,但是就這點攻擊,想要擊敗他,豈不是把他想的太簡單了。

幻影無漣一個猛的催動,身形猶如幻影一般,出現在冷笑寒的左身側。

出現的瞬間,就是一記凌厲霸道的橫掃。

冷笑寒對此,雙眼一凝,然後在第一時間,左手五指一開,凝聚一個冰焰漩渦,重重的擊在羅無生的腿上。

砰!

羅無生的腿和冰焰漩渦對抗在半空之中,誰也不讓誰。

但是在這時,羅無生嘴角戲謔一笑,一股如洪流裂山般的巨力,從腿間猛的爆發而出。

那原本還在對抗的冰焰漩渦,瞬間爆裂。

見到這一幕,冷笑寒臉色陰沉,他沒想到羅無生居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但讓他在這麼多人的面前丟失面子,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退!

一聲退,滾滾極寒的冰元,化為強大的威力,想要將他羅無生給擊退開來。

但就此想要讓羅無生,也是不可能的。

四成武道波動,一個顫動下,直接爆發而出。

一時之間,兩人的攻擊,再次對碰在半空之中。

至於為什麼羅無生不直接施展出毀滅武道,那時因為外面險惡,自然要留一手防備。

如果全部暴露給別人,怎麼死都不知道。

而四周的人,對於羅無生兩人的攻擊,自然也看在眼裡。

可是越看在眼裡,心中越是震驚。

冷笑寒的實力可不低,境界可是天府境後期巔峰的存在,沒想到一連對抗,反而吃了小虧。

畢竟一開始的攻擊被躲避,同時手中的冰焰漩渦被轟碎。

同時對羅無生的實力,感到震驚之極,天府境後期領悟四成武道的人可不多,看來羅無生在天荒神宮也是天賦弟子。

而冷笑白對此也沒想到羅無生的實力,居然如此之強,但是緊接著雙眼一寒,一抹殺意浮現。

就算再強大,也不是他大哥的對手。

「冷笑寒,停手吧!」

可是就在這時,一聲清冷的聲音,從剛才酒樓的方向,響徹而起。

聲音響徹的同時,一個身穿輕盈白色絲裙的少女,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前。

一襲黑髮,五官精緻,一對畫眉,有幾點雪白色的點點,神色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

除了少女之外,還有一個神色冷酷,雙頰凌厲的青年,也同樣出現在羅無生的身前。

「雪柔晴!冰無極!」

四周的人看到出現的少女青年,臉色一變下,連忙開口驚聲道。

羅無生看了雪柔晴兩人一眼,嘴角微微一笑,然後收起了自己的腿。

冷笑寒見此,自然也收起。

至於冷笑白,雙眼一寒,對雪柔晴暗暗憤怒。如果雪柔晴不出來阻止,羅無生一定會被他打趴在地下。

但是同時,看向雪柔晴的身材時,雙眼深處又浮現出一抹貪婪淫意之色,如果能將她壓在身下修鍊,那滋味絕對美妙之極。

隨之很好的隱藏起來,這種事情絕對不能讓雪柔晴發現,否則等下就算他大哥在這裡,都要脫一層皮。

「羅公子,有沒有興趣去酒樓小酌一杯?」

而在他想的時候,雪柔晴對著羅無生做了一個請道。

至於聲音,還是如剛才一般清冷。

「可以!」

羅無生一聽,一臉笑笑的說了一聲。

然後身形一轉,手對著牧海一揮,其周身縈繞的罡風瞬間渙散開來。

「不要再出手,先在旁邊的酒樓等我!」

隨之對著牧海說了一聲,就和雪柔晴三人,一個模糊,出現在一處酒樓的雅間之中。

牧海雙拳緊握,眼中雖然憤怒不甘,但最終還是沒有出手。

隨之憤怒的看了一眼冷笑白之後,就轉身向著旁邊的酒樓而去。 「雲卿,我回來了。」

一句話,道盡了半年未見的相思。

一句話,也告訴了所有人。

哪怕雄兵百萬,江山盡在面前,於他而言,都比不上姜雲卿一人。

姜雲卿眼裡綻放出笑意,那黑眸如同染上了星輝。

「祝賀陛下大勝歸來。」

群臣、百姓夾道站在兩旁,聞言都是齊刷刷跪下高呼出聲:

「祝賀陛下大勝歸來,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祝賀陛下大勝歸來,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祝賀陛下大勝歸來,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歡呼之聲如山海洶湧,綿延不絕直至京城。

所有人看著那人潮之中那些興奮而又激動的臉龐,聽著那一聲高過一聲的吶喊和歡呼,從未有過清晰的明白,他們勝了,而這天下至此之後,只剩大燕!

君璟墨抬手止住所有人的歡呼,當那些人紛紛抬頭屏氣凝神的看向他時。

君璟墨執手姜雲卿站在所有人面前高聲道:

「天下一統,改燕為安,年號景運。」

「從此往後,天下只余大安一朝。」

「凡目之所及,皆為我大安國土,凡生靈之人,皆為大安百姓。」

「至此往後,朕與帝后望攜手同治,望天下海晏河清,從此再無戰事!」

君璟墨說話之時,聲音之中帶上了內力。

那話中之意傳遍所有人耳邊,讓得那些百姓之人皆是沸騰起來。

此時哪怕冰天雪地,哪怕身覆大雪,可卻沒有一個人覺得寒冷,所有人都是跪伏在地,就連原本跟著君璟墨歸來的那些將士也是跪在地上,高呼出聲。

「大安萬歲!」

「陛下,娘娘萬歲!!」

君璟墨攜手姜雲卿穿過人群返回城中,孟少寧臉上滿是欣慰之色,而原本跪在道旁的朝臣卻都是臉色大變。

他們望著離開的帝后二人,眼中有驚疑,有複雜,有害怕,更有不甘。

方才君璟墨那句「與帝后同治」,意思可深可淺。

如果只是隨口一言,表達陛下對皇後娘娘情深似海,對她看重便也罷了,可如果陛下並不是隨口說說,那這其中的深意……

「王爺,陛下方才所說的意思是……」

狄念站在一旁,突然開口,眼底帶著隱隱的期待之色。

孟少寧回頭:「你說呢?」

狄念看著孟少寧眼中笑意,再看看不遠處簇擁著帝后回京的人潮,嘴角輕揚緩緩也是露出笑容來:「娘娘果然是娘娘。」

孟少寧笑了笑:

「狄大人大可放心,雲卿既然允了你入朝堂,只要你不做叛國背主之事,誰也不會拿你女子身份為難於你。」

「這天下並非只有男子才有才能,而如雲卿,如狄大人這般的女子若只困於後宅之中未免委屈。」

狄念眼前猛的一亮,抬頭看著孟少寧。

孟少寧笑道:「待到新朝改立,朝中恩科之後,也許狄大人在朝中便會有同伴了。」

狄念急聲道:「陛下同意讓女子入朝?」

孟少寧搖搖頭:「陛下還沒同意,但是我想,他不會拒絕的。」 「可朝里那些大臣……」

狄念皺緊眉心。

朝中那些朝臣向來看不起女人,雖說如今待姜雲卿和她不敢有任何怠慢之處,可也只是因為她們一個是皇后,得皇帝信任又殺伐果斷,而另外一個則是手段狠辣,手握重權。

他們雖然對她們妥協,甚至於不敢有半點輕視,可狄念卻是知道,他們依舊打骨子裡是瞧不起女人的。

如若一旦同意讓女子入朝,勢必會掀起軒然大波。

那些個朝臣怕是也會撞破了腦袋阻攔。

孟少寧聞言輕笑了聲:「什麼時候,狄大人也在意那些朝臣了?」

「這天下是陛下夫妻的,江山也是他們打下來的。」

「無論是陛下還是雲卿,他們都不是弱主,更不是以前你們南梁那個為人所制的皇帝,或是當初處處受人掣肘的元成帝。」

「只要他們想做,這朝中就沒人攔得住他們。」

君璟墨和姜雲卿都是慣來強勢之人,他們不是聽不進旁人的意見。

若在旁時,他們可以容納所有不同的聲音,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可一旦他們真的下定決心想要做什麼,那就容不得任何人從中阻撓。

若真有人攔了,換了就是。

如今天下一統,諸國歸順,還怕找不到有才之人,代替那些個尸位素餐,享受慣了富貴生活,卻忘記了為人臣子該有的本分和分寸的朝臣們嗎?

孟少寧後來的幾句話雖然沒有直說,可是狄念卻莫名懂了他的意思。

她難得的露出個大大的笑容來。

「也是,娘娘她何曾懼過誰人。」

孟少寧抬腳朝著城內而去:「走吧,今日之後,朝中有的忙了。」

狄念點點頭,拉了拉身上的披風跟在孟少寧身後。

……

皇帝大勝歸來,整個大燕舉國歡慶。

君璟墨在城門前的那一番話,不過小半個時辰就傳遍了整個京城。

而待帝后回宮之後,宮中開始準備宴請將士分封的大宴,禮部、欽天監,還有太常寺等地,則也是忙碌了起來,一方面要準備年底祭祀之禮,一方面又要準備年後初七的大朝會。

所有人都知道,朝會之上,大燕將會徹底改國號為安,定立新朝,更換新制。

從此往後,天下便只有大安一國。

而君璟墨也會在朝會上改年號稱帝。

姜雲卿陪著君璟墨見了那些凱旋歸來的將士,又與君璟墨接見了朝臣。

大軍歸來之後,卻是越發繁忙,等到命人安頓好了城外大軍,拒絕了求見的那些使臣后。

哪怕以兩人的體質,也覺得疲憊。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