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籬的話同樣也讓葉楓表情尷尬,敢情這小師妹想當一回紅娘。

「那……如果我贏了,你兩以後不能在一起。」若籬改口道。

「不行。」思瑤又是一口回絕。

此刻,若籬的表情是瞬間亮了,兩隻大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思瑤,一旁的葉楓表情也叫一個精彩。

「這事……同樣也扯我身上了。」被兩雙眼睛看著,思瑤有點不自然的吱吱語語,臉蛋還紅了一大片。

「哎呀,我突然發現自己忘了個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就先不跟你們聊了,我先忙去了。」若籬說著機智的走開了,留下一臉表情精彩的葉楓和一臉尷尬的思瑤。

「那個,我們還是先去任務閣吧。」葉楓看向思瑤。

「哦,好。」思瑤低著頭應道。

隨後的兩人,是一路沉默的走向任務閣。 今天的任務閣前,來接任務的弟子不算太多,葉楓來到任務欄前,仔細的看著上面牌子的內容。

隨後,葉楓一口氣摘十幾個牌子,全清一色是到外面斬殺妖獸,奪取靈核的任務。

「你拿這麼多牌子幹什麼?你做的完嗎?別到時候要我幫忙,我可不會出手幫你。」看著葉楓拿這麼多牌子,思瑤是有點看不過去了。

「師姐放心,今天做不完就明天做,先拿著,沒事。」葉楓笑道。

「你可別貪多,這些任務都是有時間限制的,一般就兩三天的期限,過了時間再交任務是沒有任何獎勵的。」思瑤對著葉楓沒好氣道。

「謝師姐提點,我自由分寸,師姐放心。」葉楓說著已經把牌子全部收好放進納戒。

看著葉楓完全沒打算把牌子還回去的意思,思瑤皺了皺眉頭,然後轉身離開。

看到思瑤離開,葉楓也快步跟上。

「師姐今天不打算接任務嗎?」看到思瑤沒有拿任務牌,葉楓有點好奇。

「今天我盡點師姐的義務,帶你到外面轉轉。」思瑤道。

「師姐對我真好。」葉楓是笑得一臉開心。

「少貧嘴。」

………

出了百越宗,兩人來到了宗門附近的一片妖獸森林,這片森林裡面的妖獸大多都是低階的妖獸,一路上並未發現有葉楓需要尋找的妖獸。

葉楓不斷的在前面奔跑,思瑤則悠閑的跟在葉楓的後面,兩人這樣又跑了半個多時辰,葉楓終是發現了前方有一隻幽冥白狼,看到是幽冥白狼,思瑤也有點小激動,她手中也有一個擊殺幽冥白狼的任務,昨天找了一天沒找著,沒想到今天這麼這輕易就撞見一隻。

看到幽冥白狼后,葉楓是二話不說,提著利劍就直接殺上去。

看到葉楓突然殺過來,幽冥白狼也不示弱,大聲吼著撲向葉楓,葉楓身體微微一側便躲過幽冥白狼的攻擊,反手就是一劍砍在幽冥白狼身上,一道血跡從幽冥白狼身上溢出。

被葉楓擊傷的幽冥白狼落地后還想反撲,然此刻的葉楓已經殺到,一把利劍直插幽冥白狼的眉心,幽冥白狼瞬間痛苦倒地,抽搐幾下后就斷氣了。

擊殺幽冥白狼后,葉楓是直接破開幽冥白狼的頭顱,將裡面的靈核取出。

這一氣呵成的動作,讓一邊看著的思瑤顯得尷尬,她是沒想到葉楓戰力如此了得,僅僅幾個呼吸就把幽冥白狼滅了,縱是自己現在武空境的修為,不使用秘術的情況下,也不一定能辦到。

在思瑤還在驚訝葉楓戰力強悍時,葉楓已經拿著幽冥白狼的靈核走到她身前。

「這個給你。」葉楓說著把靈核遞給思瑤。

「你自己不需要嗎?」看到葉楓把靈核給自己,思瑤略感驚訝。

「我接的任務裡面沒有這個。」葉楓笑著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

思瑤接過靈核,一臉疑惑的看著葉楓說道:「我可說好了,給了我,我可不會還給你的。」

「這是當然。」葉楓道。

「那好吧,繼續找其他妖獸吧。」思瑤說著把靈核收入納戒。

葉楓微微一笑沒說話,又繼續走在前面。

這一路上,葉楓是看到稍微有點價值的妖獸都殺,不管有用沒用,全部靈核都先收起來,留著以後有需要的時候用,對於葉楓的舉動,思瑤也是頗感無語,她是沒想到這葉楓精力如此旺盛,一路殺過來,都沒見他喘氣。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跑了很遠。

在一條小河邊上,兩人停了下來,只因葉楓看到了一隻石猿,這是他的其中一個任務。

看著河邊上的石猿,思瑤微微皺眉的看著葉楓說道:「這石猿是四階妖獸,起碼是白銀級以上的任務,你怎會接這麼個級別的任務?」

「這個有什麼問題嗎?師姐是覺得我打不過這隻石猿嗎?」葉楓笑得一臉自信。

「你對自己就這麼有信心?」思瑤有點疑惑的看著葉楓。

「一隻石猿而已,還能應付。」葉楓說完就直接殺向那隻石猿。

感應到葉楓的到來,石猿並沒有立刻向葉楓發動攻擊,而是立即向著另外的方向逃遁,這一幕,讓葉楓有點尷尬了,他是沒想到這石猿居然不應戰,直接逃跑了。

看著石猿逃跑的方向,葉楓是快速追了上去。

這四階妖獸的奔跑速度還真不是蓋的,葉楓在後面一路的拚命追趕,石猿就在前面一路的飛奔,還時不時的發出幾聲吼叫,此刻的思瑤也是快速的跟在後面,以她的修為,是可以殺到最前面將石猿攔截下來,不過她沒有這麼做,首先是不想破了自己早上說的不出手幫助葉楓的承諾,其次也想看看這葉楓還有什麼其他的手段。

這一獸兩人的,在森林裡快速飛奔,足足追了半個多時辰,終於在一個峭壁下停了下來,石猿不是不想跑,而是現在已經沒有地方可以跑,石猿喘著氣,用憤怒中略帶驚恐的眼神看著葉楓。

葉楓提著利劍走向石猿,此時突然從葉楓身後傳來一股殺氣,葉楓微微轉身,看到一隻體型更大的石猿正快速的衝過來。

「這就是你叫過來的同伴嗎?」葉楓微笑的看著衝過來的石猿。

「葉楓小心點,這隻石猿不好對付。」思瑤向葉楓提醒道。

「師姐放心,我會小心,你先幫我看好另外一隻石猿,我先會一會這隻大的。」葉楓說著也朝著殺過來的石猿衝過去。

萌物出沒:豪門幸孕妻 這隻衝殺過來的石猿是異常的憤怒,每轟出一拳都力度十足,打在葉楓的劍上是噹噹作響,葉楓憑著玄妙的身法在石猿四周穿插,時不時的往石猿身上刺上一劍,縱是身體強悍的石猿也被葉楓這冷不防的出劍給刺傷,看到自己的同伴受傷,另外的那隻石猿想上前幫忙,可無奈思瑤橫在它的身前,武空境的思瑤,對四階的妖獸,還是很有震懾力的。

受傷的石猿不斷怒吼,揮出的雙拳越發凌厲,無論攻擊速度還是移動熟讀都在瞬間暴漲了。

「葉楓小心,石猿給自己施加了秘術,它的攻擊變快了。」看守著另外一隻石猿的思瑤還不忘給葉楓提醒。

「多謝師姐提醒。」葉楓回應道,然後葉楓的速度也是瞬間暴漲了。

「不是只有你會給自己加速。」葉楓對著石猿冷笑。

加速后的葉楓,攻擊比石猿更是凌厲,殺得石猿節節敗退,不經意間,石猿身上又多出幾道血痕。

敗退的石猿被葉楓逼到了峭壁邊上,捂著受傷的身體,憤怒的盯著葉楓,又時不時看一看隔壁的另外一隻石猿,而另外一隻石猿也向受傷的石猿投來擔心的目光。

看到這一幕的葉楓,葉楓遲疑了一下,微不可查的開了魔眼,看向了思瑤看守的那隻石猿。

入眼一幕讓葉楓驚訝,他發現剛才一直逃跑的石猿竟懷有身孕,而且肚子裡面的孩子,用不了多久,估計就要出生了,這讓葉楓尷尬了,這是他沒有想到的情況,還有,被葉楓打傷的那隻石猿,估計就是孩子他爹了。

葉楓嘆了口氣,關閉魔眼,緩緩收起利劍后對著思瑤說道:「師姐,我們走吧。」

這可把思瑤弄糊塗了,這劇情轉換得有點看不明白,看著葉楓已經轉身離開,思瑤快步上前追過去。

「怎突然就跑了?你都佔盡上風了?」思瑤不解的看著葉楓。

「下不了手。」葉楓的表情是一臉無奈。

「剛才你殺那麼多妖獸,怎沒見你說下不了手。」思瑤用怪異的眼光看著葉楓。

「剛才那些跟這個不一樣。」葉楓長嘆一口氣。

「有什麼不一樣?」思瑤顯得非常好奇。

「這兩是一對的,而且都快要當爹媽了。」葉楓道。

「你這都能看出來?」思瑤好奇的看了一眼葉楓,然後也好奇的回頭看了一眼那兩隻石猿,確實如葉楓所說,這兩是一對的,此刻兩隻石猿正依偎在一起,體型小點的那隻石猿正幫著受傷的石猿處理傷口。

「這一對是看出來了,可我怎看不出來他們快要當爹媽了呢?」思瑤好奇的看著葉楓問道。

「那是因為你道行還不夠。」葉楓一臉壞笑。

「我看你是在吹牛。」思瑤聽了有點不高興。

「那要不我也幫師姐你看看?」葉楓看著思瑤,一臉的壞笑。

「流氓!」

……….

之前跟著石猿追了一大段路,現在的兩人都有點辨不清方向了。

「都怪你,只顧著追,現在連自己在哪都不知道了。」思瑤對著葉楓埋怨道。

「你從上空看,都看不出方向嗎?」葉楓疑惑的看著思瑤。

「從上面看,各個方向都差不多,而且現在天色有點暗,這裡霧氣又比較重,看不到很遠。」思瑤一臉的無奈。

「那要不我們分頭找一找?」葉楓道。

「不行,分開了等會找不到人更麻煩,要不我們從空中走吧,那樣會快點。」思瑤建議。

「那也不行,在空中走太過顯眼,我們現在還不具備這個實力,很容易被其他人伏擊,我們還是從地面走吧,大不了在外面找個安全的地方睡一晚上。」葉楓道。

「看來也只能這樣了。」思瑤無奈說道。

然正當葉楓和思瑤準備離開的時候,一股強大的妖獸氣息在靠近。

「不好!」兩人同時喝到。

「先找個地方隱秘起來。」葉楓說著已經拉起思瑤快速的往遠處飛奔。

在不遠處的一塊岩石底下,兩人快速藏曆了起來,並且用秘法將自身氣息隱藏起來,沒過多久,那隻強大的妖獸便追到此處,是一隻六階的玄冥幽虎。

「人類,出來。」玄冥幽虎怒喝道,巨大的咆哮聲響徹天際。 「玄冥幽虎一般不會在這種地方出現,它怎麼會跑來這?」葉楓輕聲問思瑤。

「別出聲,先看情況,要是暴露了,我來做掩護,你第一時間逃走。」思瑤說道。

「這怎麼行,要走一起走。」葉楓說道,要思瑤掩護自己先走,他可接受不了。

「都這時候了,還逞什麼強。」思瑤覺得這葉楓是沒看清形勢。

「這不是逞強,反正要走一起走,要死我就陪你一起,這樣起碼你不會孤單。」葉楓微笑著看向思瑤。

「這種時候還開玩笑。」思瑤白了一眼葉楓。

在兩人輕聲說話的時候,玄冥幽虎正一步步的向他們逼近。

「來了。」葉楓神情有點緊張,說話時手中已多出一把利劍,隨時做好應戰的準備。

「等等,有強者來了。」在葉楓已準備好要應戰的時候,葉楓又感應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正快速往這邊趕來,前後不到三個呼吸,那股氣息已經來到葉楓兩人的不遠處。

「玄冥幽虎。」那名強從上空飄落,對著玄冥幽虎冷喝,聽聲音是一名男子。

「竟然是他?」思瑤有點驚訝。

「霍玄天。」幽冥白虎沉聲道。

「你認識這個人?」葉楓看向思瑤。

「陽炎宗的宗主霍玄天。」思瑤不由皺眉。

「是友軍還是敵軍?」葉楓問道。

「非敵非友。」思瑤道。

「不是敵人就行,他們一旦開戰,我們就找機會逃走。」葉楓已想好對策。

「恩。」思瑤點頭。

再看回玄冥幽虎和霍玄天,雙方都已經做好了開戰的準備。

「當日不慎被你逃走,今天,你就別想再想能活著離開。」霍玄天看著玄冥幽虎道。

「當日要不是對我偷襲,重傷於我,我也不會落敗而逃,今日,新仇舊恨一起算。」玄冥幽虎怒道。

「這玄冥幽虎並非普通的六階妖獸,准天武境的修為,未必能拿得下,這霍玄天不應該不知道?」葉楓心裡嘀咕著,同時又微不可查的看了靈輪魔瞳。

突破到凝元境的葉楓,靈魂之力的感知範圍比之前擴大了許多,靈魂之力擴散之後,葉楓看到了在玄冥幽虎和霍玄天的不遠處,還潛伏著一道身影。

「果然還有埋伏,兩個准天武境對付一個玄冥幽虎,這樣的話,這玄冥幽虎估計凶多吉少了。」葉楓輕聲嘀咕。

「你自言自語的在嘀咕些什麼?什麼還有埋伏」看著一旁的葉楓在那嘀咕,思瑤不禁好奇。

「沒什麼,就是這霍玄天還帶來幫手,潛伏在一邊準備搞偷襲。」葉楓向思瑤解釋。

「還有人?我怎麼感知不到?你是怎麼知道的。」思瑤看向葉楓,她武空境的修為都感知不到還有人,而葉楓凝元境的修為卻可以感知到還有其他人,要真是這樣,那葉楓的感知能力豈不是比他自己的修為等級更強?

「你相信我就好。」葉楓沒有解釋,曾為殺手的葉楓,天生感知能力就比普通人要強很多,再加上有靈輪魔瞳的加持,靈魂的感知能力早已超過修為等級。

思瑤疑惑的看了一眼葉楓,沒有再追問,葉楓給她的感覺是越來越神秘,修為的暴漲,玄妙的身法,還有現在超強的感知能力,等等這些,都讓思瑤覺得眼前的這個葉楓,並不簡單。

停止討論的兩人又重新把目光看向霍玄天和玄冥幽虎。

此刻只見玄冥幽虎大吼一聲,前爪直接拍向霍玄天,速度極快,霍玄天是快速向後退,躲過玄冥幽虎的一爪,一擊落空的玄冥幽虎再次大吼,一道光波從口中噴出。

霍玄天冷喝,身前一道護盾顯現,將玄冥幽虎的光波一一化去,隨後一指神芒射向玄冥幽虎,玄冥幽虎騰空而起避過神芒,這一攻一守,瞬間完成。

總裁別再追我了 看著這種級別的戰鬥,葉楓倒沒什麼,可一旁的思瑤卻已經玉手捂嘴,一臉的驚訝。

「趁現在他們打得激烈,我們快走吧。」葉楓向驚訝中的思瑤提醒道。

反應過來的思瑤連連點頭,隨後兩人偷偷的向遠處移動,退出一段距離后,兩人便飛掠向遠方,逃離戰場。

「宗主,要不要出手截住這倆人?」藏匿在不遠處的另外一人在葉楓和思瑤逃跑的那一瞬間,察覺到了他們兩人,便向霍玄天傳音詢問道。

「兩隻小老鼠而已,不用理會。」霍玄天回應道。

………

Views:
7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