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那我怎麼聽說那塊地的業主不肯賣呢?是不是你們的手段不行啊?如果真的實在不行,我不介意另選他人。」

「沒有沒有,放心吧,老闆,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嗯,那就好,沒事我就先掛了。」

「等等,老闆,我……」

錢不易欲言又止,一臉難色。

「有話快說,我沒那麼多時間浪費在你身上。」

「我們錢家收購京南食品廠的事情,您看是不是……」

「哦,你說那件事啊,不要著急,你也知道以你的身份,是見不了光上不了檯面的,所以這件事你絕對不能公開來……放心吧,我正在為你疏通關係,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辦成了。對了,你一說起這個,我也要提醒你一下,經費昨天就用完了,馬上再打一筆錢過來。」

「好的,老闆,謝謝老闆,勞煩您費心了。」

「嗯,知道就好,沒什麼事我就先掛了。」

「好的,老闆再見!」

放下電話后,錢不易臉上的微笑頃刻間僵住,接著變得陰狠,隨後順手拿起電話旁邊的一個礦泉水瓶子狠狠地往地上一砸。

「嘭~」

一聲響起,礦泉水瓶子被砸破,水濺了一地。

「草你奶奶個比的,要不是看在你現在的職位上,老子用得著這麼低聲下氣?早就乾死你丫的了……」

痛快地罵了一頓后,錢不易這才覺得心情舒暢起來,接著拿起手機打開屏幕,通過支付寶平台,向一個名為「老闆」的賬號轉過去一筆八百萬華夏幣的巨款。

「錢家主,誰惹你生氣了?居然把礦泉水瓶子都砸壞了,這可不是一家之主該乾的事情啊!」

突然,一道戲謔的聲音從門口傳來進來,錢不易當即一臉警惕,循聲看去。

只見,一個長相英俊的年輕男人正從門口信步走進,一直走到錢不易跟前,才停下來,朝錢不易咧嘴一笑,「錢家主,你好,我叫林飛,初次見面,不請自來,讓你見笑了。」

「林飛?」

錢不易沉吟了半響,才說:「我們好像不認識吧!」

林飛點頭:「剛才的確不認識,但是現在見面了,也就算是認識了。」

錢不易不悅:「你這是什麼話?對了,我家從不接待外人,你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林飛聳了聳肩,一臉輕鬆地說:「你家的安保系統在我看來,簡直就是如同虛設,憑藉我的實力,就算是閉著眼睛,我也能很快進來。」

「不可能!」

錢不易搖頭表示不信,他家的安保系統可是經熟人介紹,親自從歐洲機械工業做得最好的德國進口的,整個華夏地區,恐怕只有他們家和其他少數的家族住宅安裝這個系統,其先進性和穩定性等等都比較出名。

自從莫家大宅裝上這個堪稱屌炸天的安保系統后,不但無人敢來冒犯,這裡簡直就像個鐵桶一樣,栓得特別緊,甚至連蒼蠅飛進來都第一時間被系統報警,然後用電電死它。

可就是這麼一套安保系統,現在卻被一個同胞給貶得一文不值,錢不易的心裡還是很不爽的。

「我們家的安保系統,可是現在世界上最先進最牢不可破的系統,怎麼可能被你隨隨便便就破了呢?絕對不可能!」

直到現在,錢不易還是不肯相信林飛是硬闖著進來的。

「哼,不管你怎麼說,反正我不信!」

頓了頓后,錢不易又添了一句。

(本章完) 「管你信不信,反正我已經進來了。」

林飛攤了攤手,臉上泛起一抹戲謔的微笑,說道。

錢不易說道:「進來又如何?我同樣有辦法讓你進得來出不去。」

話音一落,錢不易就直接用手機按下一個按鍵,接著立刻出現了一個正在快速奔跑的機器人……

「卧槽,高科技產品啊!」

林飛見狀,立刻罵了一聲后,撒腿就跑。

他一跑,機器人的腳立刻向上一收,接著發出兩道紅色火焰,「咻」的一下竟然憑空騰飛了起來,如同導彈鎖定那樣,對林飛緊追不捨。

錢不易見到這一幕,開心地笑了。

這個機器人可是他訂購德國那個安保系統的時候,廠商送給他的禮物,據說完全按照變形金剛的構想去建造的。

它具有很強的攻擊性,只要下達了攻擊指令,就能將目標鎖定,不攻擊到底都誓不罷休。

「嘿嘿,我就坐在這裡看好戲了。」

說完,錢不易哼著一首無名小曲兒,大馬金刀地坐在太師椅上,拿起手機一邊玩著跳一跳遊戲,一邊不時用眼神瞥了過去,時刻關注著機器人追擊林飛的最新進展。

林飛也是有些懵了,這可是他第一次被一個非人類追趕,而且還要是這種會飛的機器人。

天了嚕,自己還是大意了,居然沒事先調查清楚錢不易有這種玩意兒,現在好了,才剛開始呢,就被機器人給追的像個孫子似的。

不行,自己得速戰速決!

要不然,趕不及在明天日出之前,把事情給解決。

林飛把心一橫,猛地停了下來,接著右腳一蹬,整個人瞬間彈飛而起,接著在半空中旋轉一圈后,對準了緊隨而至的機器人就是一腳掃踢。

「嘭~」

機器人結結實實地挨了這一腳,頃刻間如同斷線的風箏般,快速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后,狠狠砸在地上,「哐當」一聲,被摔成了碎片……

「滋滋滋……」

摔得粉身碎骨的機器人,各個殘體之間接連的電線,發出陣陣被燒焦的聲音,驚得正在玩手機的錢不易立刻撿手機扔一旁,接著滿臉驚訝看了過去。

「我的機器人……」

錢不易看著自己最心愛的機器人,才第一次拿出來「戰鬥」,就被摔成這樣,基本上算是徹底報廢了,他的心在滴血,同時對林飛恨之入骨。

林飛冷聲一笑:「錢家主,如果你不想你其他的東西再承受任何損害,那就不妨我們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可否?」

錢不易咬牙切齒道:「談你麻痹,我特么殺了你!居然敢弄壞我的機器人。」

說完,錢不易一個箭步朝林飛沖了過來,只是無論從他所扎馬步和出拳的力道來看,他都只是個菜鳥級別的人而已,別說林飛他打不過,恐怕以他現在的水平,連一般人都能夠輕鬆擋下來。

「錢家主,有話好好說嘛,大家都是斯文人,動手多不好啊!」

林飛說道,接著錢有易更火了,你丫口上說是斯文人,但到底是誰先動的手啊?是你好嗎?你不但動手了,還把我最珍貴的機器人給一腳踢壞了,這筆賬我一定要跟你好好算一算。

錢不易罵道:「好好說個屁啊,你弄壞了我的機器人,必須賠,否則別想走出這個大門。」

「是嗎?」

林飛聞言不怒反笑,隨後緩步上前,示威性地看了錢不易一眼,接著一抬腳,猛地踩向那機器人的胸口,「咔嚓」幾聲響起,機器人的胸口處頃刻間就被踩了個稀巴爛。

「啊……我的機器人……」

錢不易再次驚叫而起,林飛這個舉動,無疑像是在他的傷疤上再狠狠插上一刀,不是滴血那麼簡單了,簡直就是在放血啊!

「哎呀~不好意思,踩爛了,呵呵……」

林飛故作驚訝,接著抬起腳來,對準機器人的頭部作勢就要踩下去,但他卻看向錢不易,淡然一笑問道:「錢家主,我們是好好談一下呢?還是不談呢?就看你了……」

錢不易看得眼睛都快要冒火了,尼瑪,這小子是在威脅我啊,可自己卻又偏偏不得不全盤接收他的威脅,誰叫他視這個機器人如命般重要呢?

「好,你千萬冷靜,萬事好商量,說吧,你想和我談什麼?」

沉吟片刻后,錢不易決定使用緩兵之計,語氣一緩問道。

林飛聽后卻沒有半點鬆開腳的意思,反而將腳踩得更貼近一些,說:「錢家主,不好意思了,不是我不信你,而是你說的話誠意不夠啊,唉,我真怕我一不小心,就把這腦袋給踩爆了,那多可惜啊!」

錢不易一聽,急了,忙擺手說道:「別、別別呀!可千萬別衝動,哥們,萬事好商量,你想說什麼都可以,就是千萬別踩下去,我……我求你了,行不?」

終於,錢不易不得不相信,林飛這真的不是在跟自己開玩笑,看他那架勢,只要自己那句話說的不中聽,他肯定會毫不猶豫地踩下去的。

所以,這次自己不得不主動先投降了,畢竟和機器人腦袋比起來,其他任何事情都不重要了。

林飛哈哈一笑,說:「好,等的就是錢家主你這句話,那我就開門見山了,錢家主,你只要答應我不再去收購莫靜雯那塊農莊的土地,我立刻鬆開腳,並且承諾今晚之內幫你修好這台機器人,如何?」

錢不易一聽,整個人猶豫了。

的確,林飛提出來的條件很吸引人,不但不踩爆機器人腦袋,還承諾會在今晚之內幫他修好這台機器人!

不過,轉念一想,錢不易又不信了。

這台機器人可是德國軍工企業精心研製而成的,林飛看上去只是個普通的華夏年輕人,怎麼可能會修機器人?

嗯,沒錯,他肯定是在騙人。

「對不起,你這個條件我沒辦法答應,再說了,我的這台機器人可是德國進口的,你不可能會懂的,所以麻煩你不要再忽悠我了,好嗎?」

錢不易朗聲說道,同時隻字不提答應不去收購莫靜雯農莊那塊地皮的事,畢竟這件事連她都做不了主,又怎麼會貿然答應林飛呢?

「如果我現在就修復一小部分給你看呢?」

林飛淡淡一笑,說道。

(本章完) 「你確定你沒學過機械工程?」

錢不易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赫然已經修復了將近一半的機器人,再看了一眼已經站起來在旁邊拍手上灰塵的林飛,木然問道。

林飛攤了攤手,笑道:「沒有,我現在才讀大一,還沒軍訓完呢!」

錢不易點點頭,恍然大悟,然後臉色猛地一變,期待萬分地看向林飛,問道:「那請問一下,可以全部修復嗎?」

林飛做了個OK手勢,道:「當然可以啊,錢家主,你忘了嗎?我剛才說過,只要你答應我提出的條件,和我簽訂一份秘密協議,我就立刻幫你修機器人,如何?」

「不對不對,我記得你剛才說的時候,可沒有什麼秘密協議啊,怎麼現在又多了這麼一份秘密協議呢?」

錢不易張嘴正要答應,但很快他就反應過來,意識到問題所在,當即搖頭說道。

林飛臉色一變,語氣立刻變冷:「那是因為我怕你會變卦,你也知道自己是什麼人,可信度為零,所以我不得不這麼做,怎麼?你不願意?」

錢不易嘆了口氣,「哥們,不是我不願意,而是這件事也輪不到我,其實我只是個聽命令做事的人而已,真正決定拍板的人,不是我!」

「是誰?」

「對不起,我不能說!」

「你放心,只要你說了,我就保證那個人絕對不會知道是你做的。」

「不行不行,太危險了,我還是不能拿自己的命來開玩笑,所以你不要問我了,我是不會說的……啊……你、你對我做了什麼?我怎麼覺得那麼暈……」

錢不易搖頭拒絕後,在看向林飛的那一剎那,他突然感動眼睛被林飛眼睛射出兩道光芒給「擊中」,接著先是覺得頭暈,隨後往後一倒,昏迷不醒了。

「錢家主,情況緊急,我也只有得罪了。」

林飛拱手抱歉了一句后,接著開始對錢不易施展催眠術,開始套他的話。

「錢不易,我現在問你一句,你就要回答我一句,知道嗎?」

天命賒刀人 「知道,你問吧!」

「指使你收購莫靜雯農莊那塊地的幕後老闆是誰?」

「余振興,京城市主管城市建設管理方面的領導,具體職位我也不知道,我們沒見過面,都只是用固定電話號碼來聯繫的。」

「電話號碼多少?」

「5786xxxx」

林飛拿到電話號碼后,先是用手點了錢不易的睡穴,讓他安靜躺著。

接著,林飛去辦公桌前的固定電話前,撥打了這個號碼。

響了幾下,電話那邊傳來一陣辱罵聲:「不是叫你沒事別打過來嗎? 斷點幸福 你難道不知道我的時間很寶貴嗎?」

「余局長,我的時間比你更加寶貴,所以請你來城郊錢家一趟,我有事要跟你商量,給你二十分鐘,過時不候。」

「你是誰?怎麼用錢不易的固定電話打給我?你叫我過去目是什麼?給我說清楚了否則我就……」

「否則你就報警是吧?報啊!你倒是報啊!」

林飛冷聲一笑,接著說道:「余局長,以你的聰明,不可能想不到錢不易出事了,而你的事他也全都告訴我了,所以今天你是來也得來,不來也得來,否則我不排除有進一步的行動,就這樣!」

說完,林飛就把電話放好,走到太師椅上,閉目養神起來。

而剛剛接完林飛電話的余振興,放下固定電話后,整個人都不好了,心裡早就將錢不易的祖宗十八代都給問候了個遍,但依然難以消除他心頭之恨。

豈有此理,出生這麼多年來,余振興還是破天荒頭一次被人如此赤果果地威脅,怎能不讓他生氣呢?

去還是不去好呢?

不去的話,萬一把那人給惹毛了,恐怕一氣之下會把自己的諸多事情公之於眾。

到時候,自己很可能會身敗名裂,一切也就徹底玩完了。

想到這裡,余振興咬了咬牙,轉身去和秘書說了一聲后,就急急忙忙地出門了。

半小時后,余振興來到了錢不易家,在開車進來的整個過程,他驚奇地發現,地上橫七豎八躺著的都是一些錢家的保安和保鏢。

這些人居然全部都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他家到底發什麼了嗎?」

帶著這份疑惑,余振興將車小心翼翼地開了進去,停好後下車,徑直朝房間門口走了進來,很快就見到了正坐在太師椅上閉目養神的林飛以及躺在沙發上還沒醒來的錢不易。

「你就是剛才那個打電話給我的人?」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