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大哥,這一招你幫我看看!」

城主府之中,秦昊所在的住所和劍飛龍所在的住所剛好是在對立面,劍飛龍基本上三五天便會來找秦昊一次,讓秦昊給他指導一番劍法,秦昊已都是孜孜不倦的告訴他,同時讓他不要著急。

秦昊聽見了劍飛龍的話,笑了笑,然後手把手教導了一番劍飛龍的劍法,劍飛龍看的如痴如醉,劍法在秦昊的手中放佛活了下來,變得有感情,一會兒飄柔,一會兒美麗,一會兒霸道…….

機甲天魔 「劍法你賦予了他生命才是最強大的,當然最適合你的劍法還是需要你自創的劍法,你現在可以嘗試一番自己創建一套劍法,就算不強大已算是踏出了一步!」

秦昊看著劍飛龍輕笑的說道,劍飛龍想要拜秦昊為師父,但是秦昊卻拒絕了,因為秦昊自己已覺得他沒有這個資格成為他的師傅,畢竟秦昊已不是非常的強大。

「好了,這些東西需要自己去領悟,別人告訴你的終究不是你自己的!」

秦昊看著劍飛龍陷入到了思考裡面,輕笑的讓他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去冥思,去思考,去探索。

秦昊這一個月的時間收穫已非常之大,創建的劍法徹底的完成了,而且已經將所有的劍法都賦予了生命,這樣秦昊的戰鬥力已提升了許多,就算和妖獸王最強大的武王四段的玄王戰鬥,秦昊已有了絕對的把握戰勝他,甚至斬殺於他。

「城主大人,城主大人,發現了有一部分妖獸暴亂了起來!」

秦昊正在城主府修行的時候,突然一位叫做趙冬的武王強者跑到了秦昊的身邊,急促,恭敬的大聲說道。

「你有看清楚妖獸為什麼暴亂嗎?」

秦昊聽見了這位趙冬的話眉頭皺了起來詢問的說道,要知曉這一個月的時間,妖魔可都是圍而不攻,怎麼可能暴亂,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成?

「我看見了一個人類,很強大的人類,可能達到了武王九段境界,他剛好被另外兩頭武王九段的妖獸王者牽制住了!」

趙冬聽見了秦昊的話馬上回應的說道。

「什麼?難道有強者來救我們了,馬上聚集所有人,一起出去幫助哪位強者!」

秦昊聽見了趙冬的話頓時激動,興奮的說道,然後二話不說對著眾人大聲的喝道,快速讓他將所有人聚集了起來。

「各位,告訴你們一個振奮的消息,終於又強者來救我們了,我們活下去有希望了!」

秦昊來到了城主府上方,看著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到了城主府前面,頓時興奮的大聲說道。

「城主大人這個事真的嗎?」

「真的有強者來救我們了嗎?」

「我們真的有活下去的希望了嗎?」

每個人都是非常的激動,都是非常的渴望,非常的迫不及待。

「雖然有強者來到了這裡,但是只有他一個人,而他面臨著另外兩位妖獸的武王九段強者,所以我們想要活著離開這裡,依然避免不了很多人會死去,但是我相信有一部分人可以活著離開這裡!」

「現在你們告訴我,你們是想要出去拼搏一次,還是想要繼續留在劍城裡面,留在劍城裡面應該是有什麼東西,妖獸不會進攻什麼,而出去便是生死!」

秦昊並沒有著急,已沒有催促眾人,只是讓眾人選擇,畢竟外面的世界可是相當的危險,一個不小心便是萬劫不復的下場,一個不小心便是全軍覆滅,活下來的就只有最強大的幾人,秦昊他們幾位武王強者。

「瑪德,拼了,大不了和這群妖魔拼一個魚死網破,我在這裡已經受夠了!」

有人憤怒的尖叫了起來,他們在這裡待了足足一個月的時間,很多人都快要被逼瘋了,此刻能夠找到宣洩的地方,是他們渴望的時候,所以很多人都選擇了和妖魔拼了,魚死網破。

只有少部分人願意待在劍城裡面,不願意出去和妖魔決一死戰,這群人少到不過數百人。

「願意留下的,便留下,願意跟我出去殺敵的,便跟著我一起離開城池殺!」

秦昊大聲的喝道,然後命令人打開了城門,秦昊帶著眾人全部走出了劍城,朝著哪裡爆發了驚天動地戰鬥的地方趕了過去。

「殺!」

玄王看見了秦昊帶著劍城的眾人類走了出來,便知曉秦昊他們已經得到了消息,有人類強者來救他們了,他們的目標已經達到了,所以玄王二話不說命令了所有妖魔瞬間殺向了秦昊等人。

「開!」

秦昊看著這些不過武玄境界的妖魔劍域開啟,這群妖魔剛進入到劍域之中,便直接被瞬間斬殺,沒有一個妖魔能夠順利的活下去,無數妖魔被秦昊開啟的劍域斬殺。

「殺!」

秦昊怒吼道,支撐著劍域保護著眾人,人類的武王強者直接找上了對面妖獸的武王強者,生死一戰,秦昊則是保護著下方的人類武靈高手,不斷的斬殺武靈境界的妖魔,讓的這群武靈境界的妖魔成片成片的死去,倒下。

「哼!」

玄王看見了這一幕,嗜血的目光看向了秦昊,然後便看見了玄王一拳轟出,一瞬間一道數百丈巨大的拳頭,便朝著秦昊狠狠的轟殺了過來,帶著凌厲的勁氣,吹得地動山搖,讓的秦昊完全不敢有任何的小覷。

「殺!」

秦昊怒吼了一聲,一拳轟出,不弱於玄王的一拳,轟殺了出去。

「彭!」

兩拳在天空之上瞬間碰撞到了一起,一時間風起雲湧,天地變色,兩拳不斷的摩擦,不斷的有火花爆發而出,讓的這片天地都是變色了下來。

「轟!」

一聲巨響,然後便看見了秦昊和玄王同時倒飛了出去,互相看著,殺意瀰漫,一圈圈驚人的玄氣朝著四周蔓延開來,秦昊和漩玄王之間的戰鬥,終於要徹底的拉開了! 雙喬對羅陽的感情都很好,她們也弄不清楚自己是愛上了他還是純粹是友誼。

平時見羅陽跟安玉瑩和唐桂花卿卿我我時,雙喬又沒感到有多吃醋,只是略微有些惆悵而已。

若要她們都滿足羅陽的要求,她們是不會輕易答應的。

至少不會公開答應。

羅陽要是單個找她們來聊,她們或許會默許。

現今是姐妹在一起,她們決無同意的道理。

喬悠思想到自己是姐姐,應當作出犧牲。

若羅陽真的要條件交換才肯幫忙還清高利貸,她願意付出他需要的。

只是當著妹妹的面,喬悠思也不會說出口。

見雙喬都羞紅了臉,羅陽嘻嘻笑道:「大喬姐,小喬姐,我真的有件事要告訴你們。」

他已在心裡打好了腹稿,決意說一個善意的謊言。

「再騙我們,那我們可要惱了啊。」喬在水微微鼓著腮幫子。

「我不是去見過王雲雄嗎?」羅陽言歸正傳道。

一聽提及王雲雄,雙喬立時屏息聆聽。

「不用我多說,你們也應該知道他早就對你們有非分之想了。」羅陽兩手分別輕拍雙喬的臀。

雙喬均扭了扭腰枝,表示抗議。

「那次跟王雲雄面談,我說願意幫你們還錢,但他還附加了條件,要你們至少一個要……」羅陽停了停。

「到底要什麼嘛?」喬在水追問道。

當聽羅陽說是陪睡,雙喬都很惱火。

「這死王雲雄,還真想吃天鵝肉!」喬在水輕叱道。

她生氣時,自又有一翻風情。

「小喬姐說的對。」羅陽贊同道。

當喬在水嘴角噙著笑意時,羅陽輕快地啄了一下她的唇。

喬在水立時撅起紅唇,眼神幽冷地盯著羅陽,正要向他問罪。

「小喬姐,聽我說。」羅陽連忙說道。

由於雙喬確實想聽羅陽繼續說下去,只好暫歇戰。

「我還在跟王雲雄談判中,反正你們欠的債,會由我來還。跟王雲雄的恩怨,也會由我來擺平。你們只要等我的消息就行。」羅陽說道。

聽到這話,雙喬頗感滿意。

就是喬在水,冷了的臉都漸漸暖了起來。

可是當羅陽再次輕啄喬在水的紅唇時,喬在水又微慍地撅起了紅唇。

「牛仔,你不能欺負我妹。」喬悠思含笑道。

「大喬姐,我沒有欺負小喬姐。」

說時遲,那時快。

在喬悠思還沒反應過來時,羅陽便輕啄了她的唇。

「你再這樣,我可要惱了啊!」喬悠思正經道。

「大喬姐。」

話音未了,羅陽又啄了一下喬悠思的紅唇。

見羅陽嘴角扯出痞笑,喬悠思又氣惱又好笑,拿他沒辦法。

「姐,他越來越無賴了,咱們教訓他。」喬在水起鬨道。

「好。」喬悠思同意。

姐妹倆便又齊心協力對付羅陽,但她們的小粉拳未能打疼他。

便在此時,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

「大喬姐,小喬姐,讓我先接電話哈。」羅陽說道。

「不許接!」喬在水脆聲道。

羅陽故意啄雙喬的紅唇,那是有目的的。

先前說了還債的事,生怕雙喬繼續談論,那會問出破綻。

只好啄她們的唇,轉移她們的注意力。

現今這個目的達到了。

「你們不讓我接電話,我就吻你們。」羅陽祭出殺手鐧。

雙喬果然妥協了,只好讓他接電話。

羅陽讓雙喬分別坐回到座位上,掏出手機,見是村長謝潤發打來的,還道他急著要談事情,打電話來催。

電話接通后,羅陽說道:「村長,我很快回去了。」

卻聽謝潤發說道:「牛仔,有警察找你。」

羅陽聽了,便大抵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怎麼了?」羅陽問。

一紙婚約:早安嬌妻 「我們找你協助調查一單人命案。你現在在哪?」換了一個陌生聲音問。

羅陽說在小樹林集市酒吧,對方便讓羅陽在那兒等著。

掛機后,喬悠思關心道:「牛仔,發生了什麼事?」

羅陽搖頭道:「奇怪,不知警察為什麼找我。你們先上去,在上面等我。」

於是雙喬便下了車,回進酒吧裡面。

在車上,羅陽先打了電話給弟弟,讓他出來。

羅國興在酒吧包廂里,跟郎意鋒同一個包廂。

迷藥玩偶:難逃惡魔總裁 隨後發了簡訊給洪佳欣,說會離開一陣,讓她別隨便出去。

接著又打電話給朱莉,說要去派出所。

青絲夢 過了一會子,羅國興從酒吧出來,上了越野車。

羅陽跟弟弟簡單交流了一番,叮囑他別亂說話。

當時洪佳欣和朱莉也在場,羅陽只說自己帶了那個嗑藥的傢伙同行,沒有其他人。

在林家將林國髮帶走時,洪佳欣和朱莉都在車上。

是以,林家的保鏢和女傭都沒瞧見洪佳欣和朱莉。

警察很快來到酒吧門口,帶羅陽和羅國興去派出所調查。

警方要弄清楚羅陽在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在派出所門口,羅陽見到了林天華等人,黑壓壓的一群,至少有幾十人。

在羅陽剛下車時,便有好幾個男青年衝過來要打他,均被羅陽一拳一個打倒在地。

林天華眼睛都瞪圓了,死死地罩定羅陽。

這是二人第一次這麼仇恨滔天地互相瞪著。

若非有警察在旁邊,二人恐怕早就打起來了。

在錄口供時,羅陽說去救弟弟,帶上林國發,是讓他帶路。

到了養雞場,羅陽找到了弟弟,本來要報警的。

可是還要到縣城去參加中日武術業餘愛好者擂台賽,若報警了,則去不了參賽,只好讓那個嗑藥的傢伙先看著林國發等人。

待羅陽打完擂台賽,再報警處理。

結果那嗑藥的傢伙在期間嗑了葯,產生了幻覺,便殺了人。

這個口供,跟那個嗑藥的傢伙的口供一樣。

Views:
3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