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肘眯眼,他做事向來果決,本來他對於這個三玄宗也沒有什麼想法,可是陸海齡一再請求他庇護三玄宗——

好吧,那就把你們三玄宗收下好了!

「這三玄宗離裂天劍州也不遠了,用來作一個據點,也是不錯。」夏肘掂了掂手中的令牌,也不在意,隨手就把它收了起來。

「還有那個無回洞窟——」

嘚嘚嘚!

夏肘手指輕敲著石桌,他從陸海齡那裡知道的,在這附近還有一個上古凶地,就名為無回洞窟。

根據僅有的資料顯示,這個古地有著不少稀奇古怪的東西。

如果僅僅是如此,那夏肘也不至於有過多的關注,可是從陸海齡的記憶里看到,幾年前他進去無回洞窟冒險,當時誤闖進入了深處,除了得到這一枚通天令之外,他還看到了——

一座龐然大物!

而如果夏肘沒有看錯的話,這龐然大物,分明就是一艘鋼鐵大船啊!

這個就讓夏肘不禁眯眼了,心神進入系統商城當中,一番搜查之後,終於是找到了一個相差不大的東西。

星艦!!!

帝級一劫星艦!

這個寶物等級對應之後的修為,就是蛻凡境、枷鎖境、天人境、王者境、聖人境、帝王境!

而這個帝王境,卻是被劃分為帝境九劫,一劫一重天!

在九劫帝境之上,才是至尊境!

「星艦,這可是無垣星空的黑科技啊。」夏肘眯眼,這無回洞窟的深處,竟然有著一艘上古星艦。

這是什麼情況?

百镀一下“最強狂武帝王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夜色之下,荒林里落下稀稀疏疏的影子,不時的傳來幾聲獸吼,在這個夜裡添上一絲的色彩,顯示出別緻的生息。

幾道身影悄然接近三玄宗,他們看到三玄宗里燈火通明,雖然說比起以往,這燈火少了很多,但是還是有一大片。

「任務失敗了!」

「火天教的人都不見了,有人說看到了三玄宗的人把他們抓上了靈山上,也不見有人跑出來!」

「火老道也失去了消息!」

「回去,把這件事情稟報使者大人,三玄宗的情況有變!」

幾道黑影在山下互相傳音,相視一眼之後,沒有猶豫,直接轉身就走。

至於親自動手,衝上山去把三玄宗給屠了?

開玩笑!不存在的!

他們可是情報人員,怎麼可能去做這麼粗魯的功夫,先讓他們再多活幾天吧。

這麼一想,幾位仁兄的心裡都舒服多了,就連被火老道這位天人境高手消失的消息嚇得炸炸的心臟,都慢慢平復了下來。

獨愛緋聞妻 ……

第二天大早上。

在接到古德八與綦克兩兄弟的消息后,裂天劍宗第一時間,就派出了一名長老,帶著數十名弟子趕至。

夏肘與那長老相照一面,這是一位天人境七重巔峰的強者,一身鋒芒內斂,卻是又如潛藏的火山一般。

如果當真爆發,夏肘覺得,就是當初的那頭蛟龍對上,估計都有些懸乎,或許會被刺得一身都是血洞,並不意外。

不過這長老只是掃了夏肘一眼,就不再關注這個『普通』的人。

魔道在這裡出沒,還鬧出了這麼大的事兒來,如果他們裂天劍宗不做出一些什麼事情,那魔道絕對會更猖狂!

一天晚上過去,再次出現在眾人眼前的陸海齡,卻是氣息大變,變得更為淵深不可測,一身氣息蠢蠢欲動,一隻腳已經是踏入了天人境。

三玄宗的長老見狀大喜,連忙就上前向陸海齡道喜,就是裂天劍宗的長老與那些弟子,看向陸海齡的目光也不再是高高在上,多了絲尊重。

這個樣子,可見踏入天人境已經是必然的事情,或許是下一秒,或許是喝口茶,就能夠突破成功。

天人境,在荒天域也是絕對的強者了!

而在眾人開始商議的時候,夏肘則是漫步離開了三玄宗,也沒有讓古德八與綦克跟隨,帶著星月妖狼就走。

距離三玄宗大約十萬裡外。

一片群山當中,上空被一團濃濃的迷霧籠罩,哪怕是以武者的視覺,都無法看清這迷霧當中,到底是有著什麼。

而在遠處看去,這片迷霧卻是組成了一個無底的漩渦,在漩渦的四周,空間一片寂靜,似乎都被凝固了一樣。

夏肘的身影從遠處而來,目光落在這漩渦之上,強悍的感知散出,眼中精芒閃爍。

「好奇妙的法陣,似乎是糅合了一個天地法陣?」

如今【符非符陣之道】已經被他提升至一百零八層的境界,雖然這是符道與陣道相合的功法,但是其中的法陣之道,卻是不弱於單一的法陣傳承。

尤其是在這功法的境界被系統漸漸提升上去之後,一些其他的法陣傳承都被融合了進去,威能是愈發的神異傳奇了。

夏肘一眼看去,這個法陣,其實相比於他在九幽世界,看到的那個九幽魔宮天選之地,要遜色一些。

不過在這一方世界來看,卻也是超出目前武者境界的法陣!

「應該是帝級法陣吧?」

夏肘沉吟片刻,這帝級法陣可不是開玩笑,況且這玩意還是從上古遺留下來的,保不準會不會出現什麼情況。

只是他也有些好奇,為何上古之後,這個世界似乎完全變樣了似的,帝天域被隔離來,八大域上古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一位聖人境的存在。

按照他的了解,哪怕是裂天劍宗的那位劍主,在百年前出手對付魔道的時候,也不過是王者境的存在。

這可是一域的霸主勢力!

在這之前,他並沒有太留意這一方面的消息,但是昨天晚上從陸海齡那裡看到了星艦的存在之後,他就想到了這個問題。

從這遺迹來看,上古時代這八大域肯定不是如今的模樣,至少武者能夠突破聖人境是可以肯定的——

說不定,這裡還能連通星空!不然的話,這星艦要來何用?這可是在星際間穿行的工具,有著科技的影子。

夏肘抬頭看天,星空依然可見,然而卻是無法觸及,就像是一個鏡像一樣,兩者之間存在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

還有帝天域……

「進去。」夏肘並沒有多想,他從陸海齡那裡的記憶可以知道,這個無回洞窟並非是絕地,進去的人只要小心行事,不觸及裡面的殘餘法陣,通常都能安然走出來,裡面的寶物也是不少。

揮手把星月妖狼收起來,夏肘往前邁步一個閃身,身影剛剛觸及那一道漩渦,就見空間泛起漣漪,猶如一顆石子扔進了湖面一樣,夏肘消失不見。

……

一片原始荒林當中,夏肘的身影突兀出現,他散出了自己的感知,目光往四周的環境掃視,目光所及之處,儘是一片迷霧,有著絲絲神秘的氣息。

「果然,感知被壓制了!」

夏肘細細感受,進入這無回洞窟,感知都被壓制到只有十分之一的程度,這環境里充斥的迷霧很詭異。

「不過也就這樣了。」

夏肘內心毫無波動,他進入這無回洞窟,只是想要看一下,這裡有沒有什麼上古時代的殘留,或者是有關星空的東西。

尤其是無回洞窟深處的那艘星艦,如果他沒有猜錯的,這無回洞窟在上古時代,應該是一個宗門的駐地。

「把東西拿了,就去裂天劍州。」

夏肘看了一下方向,查看著陸海齡僅有的記憶,大致分辨出無回洞窟的深處是在哪一個方向,往那裡走去。

這個樣子,就像是逛後花園一樣。沒辦法,他的實力足以不懼一切,哪怕這裡有威脅他生命的東西——

滴血重生也了解一下!

「吼!」

這個時候,一道猿猴咆哮的聲音從選處傳來,可以看到一股動靜由遠及近,這凶獸正在快速朝夏肘撲來。

(本章完) 這方世界除了要小心殘餘法陣外,最大的危險就在於這凶獸了!

當初陸海齡之所以被迫進入無回洞窟的深處,就是因為凶獸的追殺,不是一隻,而是好大的一群!

更讓人難受的是,這些凶獸的實力遠超外界,很難對付。

「這算不算一個小型的無盡獸淵?」聽到獸吼聲,夏肘腦海里第一個想的,卻是這個念頭,還有狂武值——

夏肘腳步不停,目光看去,就看到了一頭渾身灰色的小凶獸,長得像金絲猴子,不過人高的大小。

但是它的氣息,卻是已經達到了枷鎖境的修為,一雙眼瞳血紅,充斥著毀滅與狂暴的氣息,沒有一絲靈智可言。

這無回洞窟很大,內部是一方法陣空間,甚至可以成為小世界,平日里這裡沒有什麼人的蹤跡,卻是生存著很多的凶獸,而且這些凶獸——

大多都有著上古凶獸的血脈!

「有著上古凶獸的血脈,這應該對星月妖狼它們有些幫助吧?」

夏肘看著那猴子殺了過去,當即揮手喚了星月妖狼出來,之前擔心這空間進來后位置會分散開,所以他才把星月妖狼收起來,如今才把它放出。

「嗷嗚!」

星月妖狼剛剛放出來,也正好那猴子闖了過來,一個爪子印上去,瞬間就把它給鎮壓了,爪子一捏,就像是拿著一根肉絲一樣,直接扔進嘴裡一咬——

「走!」

夏肘拍了拍星月妖狼的腦袋,直接坐到了它的背上,讓它往無回洞窟的深處走去,路上遇上的凶獸,都被它一爪子給打趴下,而後成為了它的腹中餐。

漸漸地,夏肘離開了無回洞窟的外圍,一路躲開那些殘餘的法陣,進入了無回洞窟的內圍——

而這裡的凶獸,實力已經提升到了枷鎖境後期,乃至是巔峰……

「系統,提升修為!」

……

「朱老大,以前極劍門的山門來了一伙人,似乎是要在那裡落腳了!」在夏肘離開夏府的幾天後,一隊夏神衛出去巡查回來,就向朱大良稟報道。

「嗯?」

朱大良聽著眉頭一皺,極劍門的山門以前倒是覺得挺遠的,足足上萬里的距離,然而現在,那不過是目光所及的範圍,在夏府的上空看過去,就能夠看到。

然而在極劍門搬走之後,經歷了一場海妖之禍,這附近都是沒什麼人了。極劍門也是空空如也的。

可是如今,竟然有人搬進去了?

「查出來是什麼人嗎?」

「據查是從海域海島上過來的,如今海域海族暴動,很多在海域的人族勢力都被波涉了,逃出來的也沒幾個。而這千絕門就是其中之一的幸運兒——」

前來報告的夏神衛神色一頓,接著才繼續道:「朱老大,這千絕門似乎不太正道,混偏的,專精用毒!」

「咦!用毒?」

朱大良聞言愣了一下,專門修行毒功的門派,在這方圓還真的是沒有,畢竟以前是東夏王國,用毒太過傷和氣了。

就是附近的江湖勢力,只怕也融不下它,更別說是東夏皇族。

朱大良沉吟了片刻,突然來了一個用毒的門派在附近落腳,雖然對夏族是構不成威脅,但是卻也不是什麼好事啊。

沒過多久,朱大良便站了起來,朝著這夏神衛擺手道:「帶上幾隊人,跟我走!」

半刻鐘后。

三百名夏神衛便跟在朱大良的身後,一同橫空而起,朝著極劍門的山門而去。

只是片刻,一座約幾千丈的高山映入眼帘,最先讓人矚目的,是這山的外面,一層幽黑的光幕,把整座山都籠罩了起來。

不多時,朱大良一行人來到山前,他看著這一層光幕,眼睛微眯:「地級法陣?而且似乎還帶有極強的毒性啊!」

他收回目光,朝著四周看了看。

在大半個月前,他曾經來到過這極劍門的山門,那時候這四周的花草樹木都是茁壯嫩綠的,讓人看了都覺得神清氣爽。

可是如今他再看,這附近的高樹都有些萎靡了,在嫩綠樹葉的表層當中,還帶著一層淡淡的幽光,與那光幕很是相似。

看到這一幕,朱大良揮手束來一團空氣,一股力量灌入其中,慢慢地,就有一絲細小的絲線被他分離了出來。

「連四周的空氣都帶著一絲毒氣了? 借腹 嘖嘖,有意思!」

朱大良伸手一捏,這一絲毒氣竟是一陣扭曲,似乎是察覺到危險,想要逃跑一樣。

然而它落入朱大良的手裡,又怎麼可能還能夠溜走。

只是虛空一震,這一絲的毒氣,便被碾碎成了虛無,真真正正地徹底消散。

至於他們的肉身,在這裡待了這麼久,卻也是屁事沒有。

不說他們都修行了【降龍伏虎功】,修成了後天的體質-降龍伏虎金身,萬毒不侵。

就是他們日久以來服用龍虎丹,那股神異的藥力,也足以護住他們的肉身了。

朱大良帶著眾人一路前行,來到極劍門山門之前,光幕之外的時候,就看到了裡面的幾名千絕門守山弟子。

而他們這麼一群人的突然造訪,也是把幾名弟子嚇得夠嗆,連忙就大聲喝道:「什麼人!」

朱大良掃了他們一眼,嘴角微微揚起:「夏族夏神衛統領朱大良,把你們的門主叫出來吧!」

千絕門早就上了岸,在這流轉了大半個月,自然不會不清楚夏族的存在。

Views:
35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