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腳步頓了頓,嘴角微微彎起,突然有了主意。

片刻后。

疾風宅。

已經許多章沒有出現過的卯月夕顏——不,現在應該叫月光夕顏了——打開門,意外地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粉色頭髮,纖細苗條的女孩,俏生生地站在門外,臉上掛著明媚的笑容。

「喲,稀客啊!」少婦驚喜地說道。

「請進!」她讓開身體,笑盈盈地將女孩迎進家中。

「好久不見啦,夕顏姐!」

說是好久不見,其實隔上幾個星期,春野櫻都會過來看一下她在暗部的前隊友——這種人情往來的交際,並沒有太多可說的地方,故而在本書中,夕顏倒是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

志野亦是如此;在暗部他跟春野櫻碰頭的機會更多,只是如今少女幾乎已經不再在暗部小隊中執行任務,所以多數時候兩人只是見面打個招呼,偶爾暗部聚餐一起吃個飯,並沒有發生什麼值得一書的事情,因此也隱身了相當長的時間。

——而且看樣子還要繼續隱身下去。

「夕顏姐好像又瘦了點。」走進客廳時,春野櫻望著夕顏窈窕的背影,說道。

她對夕顏最深刻的印象,當然是最初在暗部浴室時看到的那位長發及腰的美人。性感,成熟,兼具英氣和美艷,致命的少男殺手。

不過這些都隨著夕顏改姓月光之後改變了,婚後——尤其是生孩子前後,夕顏簡直胖了四五十斤,身材由玲瓏有致變成下巴都多了兩重的肥膩大媽,簡直不忍直視。然而這就是真實而殘酷的世界,要當媽媽的女人在懷孕期間一般吃得會更好,運動得更少,因為胖起來真是分分鐘的事情。

尤其是忍者這種習慣了高攝入高消耗的職業,一旦進入安坐養胎的時段,體形就難保持得住。

能夠在懷孕時還能維持身材不走樣的,可能也就綱手這種掌握了將查克拉和脂肪、蛋白質互相轉化的高深醫療忍術的女人了吧。

「最近開始加大訓練量了呢。」夕顏笑道,「身上的肥肉都減下去了。」

少婦搖曳著腰肢,走在前面,除了那充滿少女感的三千青絲變成了幹練利落的短髮以外,跟櫻最初對她的印象已經完全重合了。

春野櫻跟著夕顏走到客廳中間的絨毛墊子上坐下。夕顏的女兒已經接近一歲,正滿大廳亂爬,見了她也不怕生,咿呀咿呀地笑著爬了過來。

春野櫻一邊逗弄著小嬰兒,一邊笑道:「身手恢復多少成了?」

「一半吧……」夕顏蹙起娥眉,想了一下,「畢竟荒廢了差不多一年,有點找不到鼎盛時期的感覺,刀術就是很靠感覺的。」

她想了想,又說道:「不過很奇怪,可能是更換了年輕的心臟的緣故,查克拉倒是很快就恢復到了巔峰的水平,甚至有所超越……體力似乎也變綿長了。」

夕顏說著,若有所思地瞥了一眼春野櫻。

心臟是櫻給她準備的,這裡面該不會有……什麼說道吧?

【第二更】

【感覺自己寫日常的能力這麼久了都沒有太大提升……所以將書架上養肥了的文豪少女開宰了,想學習學習,不料取材用的時間太多了,咳咳,第三更不知道今晚能不能寫完,大家別等了。】

【群里的人應該知道,芽吹拍屁股那段對應的是什麼圖。】 囊中妻 「這……不會有什麼問題吧?」夕顏平靜地問道。

春野櫻微微一愣。

「怎麼會?這、這完全是好事啊!」她乾笑一聲,連忙說道,「這說明之前的換心手術非常成功……你很快就能恢復到原來的水準,甚至有所超越也說不定。」

「嗯……?」

夕顏揚起秀眉,意味深長地望了春野櫻一眼。

接著便笑了起來,拍了拍櫻的肩膀:「好了,我就說說而已,不要太在意!」

相比換心之前可能不得不退役甚至生孩子都有生命危險的狀況,夕顏對現狀已經相當滿意。就算這其中有什麼問題,她也不會怪到好心幫助她的春野櫻身上。

春野櫻輕輕地舒了一口氣。

她盤坐在墊子上,小嬰兒像是很喜歡親近她的樣子,爬到她身邊,扶著她的膝蓋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嘴裡啊啊地發著不明所以的叫聲。

「好可愛。」 火爆媽咪:我知錯了 少女摸了摸小娃娃的腦袋,笑道。

然後下一秒,她的笑容僵住了——小嬰兒撲到她身上,張著嘴,動作像是在尋找著可以下口的位置。

夕顏微微一愣,然後大笑起來。

「傻豬豬,櫻姐姐連胸都沒有,你抓到了也沒東西吃啊!」女人把半天摸不到要點的小嬰兒抱到身邊,笑道。

春野櫻臉一黑,嘴裡喃喃道:「我本來一點都不在意這些事情的,但是被你們天天這樣說……我就算是佛都有火啊!」

受身上還殘留著的男性思維的影響,春野櫻一直感覺不到女生之間攀比胸部大的意義在哪……但是經常被某人鄙視,她還是很不爽的!

少女眼神一變,怒喝道:「夕顏姐,吃我一招[-嗶-]龍爪手!」

說著就真的探出手來,抓向夕顏……

的胳肢窩。

「哈哈!」

夕顏笑得天花亂墜,胸前的一對高聳誇張而炫目地搖晃起來。

「哈哈……好了好了,別鬧了。」她把少女的爪子拉下來,笑得有點喘不過氣,心中卻是想著,畢竟還是小女生,實力已經站到木葉頂端了,臉皮仍是太嫩。

女人撩起衣衫,混不在意地在春野櫻面前露出大片白晃晃的軟肉,抱起小嬰兒說道:「剛才不是吃飽了嗎,怎麼一見到櫻姐姐就又餓了呀?」

似乎比婚前又大了一號的樣子……這福利看得春野櫻臉色微紅,別過眼神。

「害羞了?」夕顏調笑道,「你以後也會有這麼一天的。」

「不,我沒有!」春野櫻臉一板,正色道。

「你現在是這樣想,等你長大了想法就會變了。」夕顏看得出春野櫻是認真的,不以為意地搖搖頭,「我生她之前,也想著一輩子只和疾風談戀愛不結婚不成家,夢想成為一個偉大的、能在史上留名的體術型女忍者,女刀客。」

「不過成為母親,也是極好的選擇。」

她低頭望著懷裡安靜喝奶的女兒,臉上洋溢著母愛。

春野櫻扁扁嘴不說話。

女人負擔人類種群繁衍的重任,在生孩子方面犧牲很大。且不提生孩子前後過程中受的罪;像夕顏這樣,在最頂峰的時候因為生孩子和心臟的問題,差不多一年沒摸過刀,實力退步是很大的,生完孩子之後能不能恢復巔峰都是個問題。

還有一些細微而麻煩的問題,比如夕顏當時身上嚴重的妊娠紋,難看得像是整塊皮膚都被撕裂了一樣,幸得有春野櫻一直幫她治療才恢復光潔柔嫩;又如因激素變化而導致的「一孕傻三年」,也就是認知力、記憶力和執行力明顯下降的表現,會極大地影響一個刀口舔血的忍者的實力。

春野櫻敬佩這些做出犧牲的母親。

不過就她自己而言,別的地方她都可以很無私,唯獨這方面她寧願自私一些;生孩子什麼的還是算了吧,少她一個做奉獻的人類又不會滅絕……

這是春野櫻一直以來的想法,夕顏這一年多來的狀況,更是堅定了她的決心。

話說回來,她連談戀愛都沒想法,還結婚生孩子?那也想得太遠了吧……畢竟這可是戰鬥番!

「切……我已經長大了,想法是不會輕易變化的!」春野櫻自認為自己心理年齡不比夕顏小,哼了一聲說道。

「嘻嘻,真的長大了嗎?」夕顏眼神亂掃,別有意味地說著,笑了一下,接著語氣又變得語重心長,「總之,有時候人是必須做出抉擇和犧牲的。就算你想學你師傅那樣一直單身……也要想想,這種單身對如此優秀的綱手和你來說,難道不也是一種犧牲嗎?綱手大人真的喜歡這種單身嗎?」

她眨了眨眼睛,柔聲說道:「說真的,如果我現在就變成男生,我一定會追求你的哦,小櫻。」

「不用變成男生,你就以女生的身份追求到我的成功率還高一些。」春野櫻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給她,不想再聊她自己的事情,便生硬地轉移話題說道,「話說回來,成為母親和你的理想並不衝突吧?」

「我並不覺得,你的實力已經到天花板了。」

「嗯……」女人用纖長有力的手指敲了敲下巴,沉吟了一下,「一般女人生完孩子都可以考慮退役了,不過我似乎還可以復出一下,看看還能不能再進一步……」

「而且我家疾風的實力,咳咳。」

夕顏乾笑兩聲。

女強男弱,對於傳統的忍者家庭來說是挺尷尬的一件事,尤其是綱手有意促使夕顏復出,讓疾風退役做家庭婦男,因為疾風實力遠比不上夕顏又一副病懨懨的模樣,早退役早好……

換了哪個男人被這樣對待,都覺得尊嚴受侮辱。

不過疾風最後還是同意了,在家庭和事業的抉擇中做出了犧牲。

聊了一會,順便給夕顏做了一個體檢——有一個醫生朋友就是這麼便利,晚些的時候,疾風就早早地下了班,拎著一條大魚回到了家。

「夕顏,今天做鯽魚湯給你好不好?」沒進門就疾風的嗓音就傳了過來,一副顧家好男人的樣子,看來他已經提前在做退役的準備了。

見到粉發少女在家裡做客,疾風差點一句「春野櫻大人」脫口而出:「——啊,小櫻,你來看夕顏了!」

疾風微微有點拘謹的模樣,看得夕顏和櫻暗暗好笑。

不過隨著春野櫻戰績的不斷刷新、仙人模式的修鍊成功,櫻也越來越多地接受到旁人敬畏的眼神;哪怕是見過櫻幾次面的疾風,也打心底覺得老婆的這個朋友很不同凡響。

「那麼,我先回去啦。」和疾風打過招呼之後,春野櫻就提出了告辭。

謝絕了夕顏的熱情挽留,不想打擾兩人世界的春野櫻走出了月光家。

街上大雨初停的空氣很清新,比屋裡突然瀰漫的愛情的腐臭味——那是戀愛的酸臭味加上石楠花味道的混雜——好聞多了。

今天與夕顏的談話,讓她對這個世界的人的價值觀有了一些新的感悟。

夕顏的話,有她的道理。

春野櫻也深知,綱手師傅的單身,並非她的本意。看似強勢的五代火影大人,其實內心深處,也渴望得到所愛之人的憐惜。

甚至夕顏說如果她是男生絕對會考慮追求自己,也並非純粹的玩笑話。

不過……少女的想法並沒有因此而發生變化。

天色已經黯淡了下來。

春野櫻不急著回家,邁著輕盈的步伐,調皮地踩著淺淺的水窪,悠悠地漫步在木葉的街道上。

在去日向宅的路上,她不出意外地遇見了友人。

白眼球黑眼圈的雛田。

「你怎麼比之前還憔悴了一些?」春野櫻一愣。

「我被你師傅榨乾了啊!」

雛田趴在她肩上。

嚶嚶嚶地哭訴著,說出了充滿污力的話。

榨、榨乾?春野櫻瞪目結舌,差點想歪了。

【第一更,補昨晚的更新。日常可能會有人嫌水,但也是必要的鋪墊和交代……】 「你在亂說什麼話啊!」

春野櫻對著好友翻了一記白眼。

「全身精力都被榨乾了啊!」雛田軟綿綿地伏在櫻身上,像條腌入味的鹹魚,嘟著嘴,有氣無力地抱怨道,「都怪你把佐助拉出去玩,結果要用瞳術的任務全交給我來處理了!一口氣加班了四天!」

日向螢位高權重,才懶得做這些瑣碎的工作,結果兩人份的工作這幾天就全給由暗部新人日向雛田一個人擔起了。

沒辦法,誰叫她既不是大家族遺孤,也沒有一個震撼忍界的哥哥,白眼瞳術還被公認低寫輪眼一等,自己又是不容易出彩的體術型忍者呢。

「雛田……對不起啦。」春野櫻拉起她的手,不好意思地說道,「請你吃一樂拉麵如何?」

「就拉麵?」

春野櫻咬咬牙:「不限量,吃到飽為止!」

「真的?」

「真的!」櫻眼神無比堅定。

「原諒你啦!」白眼女孩臉色瞬間轉陰為晴,從櫻身上撐起來,身上的鹹魚味頓時煙消雲散,燦爛地笑道。

變化之快,令櫻瞠目結舌。

春野櫻小臉一板,斜眼望過去:「你就是在欺騙我的感情是吧!」

「嘻嘻,原諒我吧,小櫻。」白眼少女笑嘻嘻地湊過去,在櫻臉蛋上啵了一口,「愛你喲!」

親到了。

這種女孩子之間的親密行為讓春野櫻一愣,她連忙一臉嫌棄地推開雛田,擦了擦臉:「幹嘛啊,還有口水!」

濕漉漉的。

「你是狗嗎?!」

噁心心!

「哈哈,」雛田笑得很不淑女,指著少女的臉,「櫻醬害羞了哦!」

隨後,一樂拉麵店內。

因為一樂忠實粉絲鳴人的緣故,春野櫻、雛田和佐助等人也時不時會來這裡聚餐。

量大管飽,價錢優惠,味道也相當不錯,對於剛剛踏入忍者社會、囊中羞澀的年輕忍者來說,是個很好的就餐選擇。

不過,再實惠的價格,乘以二十倍以上,都會變成一個相當誇張的數字。

而雛田面前疊起來的空碗,很快便超過了二十這個數字,在桌面上壘成高高一沓,搖搖欲墜地擺著。

一旁看著的食客們嘴越張越大,一樂大叔的小眼睛越睜越亮,而請客的春野櫻臉色也越來越白。

「第二十五碗!」雛田將碗里最後一點湯水也喝掉,給空碗堆又加高了一層,豪氣地一抹嘴角,喊道,「老闆,麻煩再來一碗!」

「好的!」

手打笑眯眯地應了一句,轉身又遞過來一碗面,渾然不顧春野櫻在一旁使勁擠眉弄眼、瘋狂使眼色,端端正正地放到雛田面前。

「第二十六碗!」

一個好事的普通人食客起鬨地喊的一句,引來了路過的一名少年的注意。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