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在我身上!」

童笑:「……」也不知道這群小混混能不能幫到她?這麼不正經的樣子!

「哼,老娘打卡完了還有事,等會再來。」

原主是做陪酒工作的,因為刻意把自己丑化了,所以每個月大多數只能收到基本工資,小費卻很少。加上原主大手大腳的花錢,現在還只是月中,她的錢就已經沒剩多少了。

看來不僅僅是任務,她的經濟也很有問題啊!

痛徹心扉把自己的一張紅票票拿出來,隨後奔向警局,就算是自己餓肚子,童笑也不喜歡欠別人錢。

灰色臨界 看見這幾人終於散了,蘇眉才默默停了車,從車子里才下來,就有眼尖的狗腿子跑過來,「徐少,我們可都在這裡等著您了。」

蘇眉微微勾起唇角,「說吧,找我出來,是不是又有什麼好玩的了。」

「那是自然了,」狗腿子笑得一臉菊花燦爛,「徐少你是不知道,這酒吧里忽然玩起新風尚,今晚來了一個拍賣酒會,不光是拍賣酒水,關鍵還是端著酒水的那些姑娘……」

「你口味真重。」蘇眉直接打斷對方的話。作為紈絝大少,這家酒吧他也來過不少次了,裡邊的陪酒大多是濃妝艷抹跟黑山老妖似的。能對著這樣的陪酒姑娘犯花痴,蘇眉不得不佩服他。

狗腿子:……

好有道理哦。

可他就是圖個刺激嘛!

含著一雙委屈的眼神看著蘇眉,狗腿子討好的看著他,「徐少,除開那些女人,今天的酒會據說還有酒吧老闆的珍品美酒呢。」

「哼……這個東西倒是比那些女人強多了。」蘇眉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方才與嚴語攀談的那幾個小混混。

據他所知的信息,嚴語也是這所酒吧的陪酒之一,蘇眉目前還沒有想到如何接近季清,不過看情況,先接近嚴語了解一下對方也不錯。 「不過既然你都這麼誠心好奇,本少爺就陪你玩玩。」

蘇眉好似大發慈悲,別人壓根沒看出來她的心思。連連對著她這好奇感恩戴德,「多謝徐少,徐少,早就等著你來了,我已經開好了最好的包廂,等會我們就在包廂里也能參與那拍賣。不用去往汗味兒濃重的大廳,清靜得很。」

狗腿子一邊笑一邊把蘇眉請入包廂。

來儀鳳姿 蘇眉滿意地點頭,對於別人的殷勤也不吝嗇誇獎,「這事兒辦的不錯,回頭你看上什麼,本少給你買下。」

「哎喲哎喲,好嘞好嘞,謝謝徐少!」狗腿子大喜過望,招呼著蘇眉來到包廂里。

因為今天的特殊,包廂里都安裝了叫價的連線儀器,不用去到現場也能了解現場的狀況。

蘇眉才一入座,包廂里已經點了兩名陪酒姑娘就立馬上來倒酒,長得青蔥水嫩的,狗腿子一看過去就迷上了。

只不過蘇眉在前,他還不敢動作。

蘇眉揮揮手,招來距離自己比較近的陪酒姑娘,「你是這兒的姑娘,工作多久了?」

那姑娘看蘇眉生的俊俏,舉手投足之間都是貴氣,連忙露出自己最甜膩的笑容,「三個月了……」

「哦。」蘇眉點點頭,又轉頭看向另一個人,「那你呢?」

「兩年了。」另一個姑娘顯然是知道徐少身份的。但是徐少每次都不會跟她們這些陪酒姑娘說話,所以這姑娘心底還壓著不少疑惑。

但不管怎麼說,被徐少看上了就是好的。

「徐少,怎麼了……」

「哦,沒事,就今天進來的時候看到門口有一個女人跟小混混走的挺近,好像也是這家酒店的陪酒姑娘,就想跟你們打聽打聽。」

「徐少說的是嚴語?」一說跟小混混挨得挺近,除了嚴語也沒別人了。

嚴語是他們這兒的老人了。工作三年,打扮熱烈,大膽潑辣,沒幾個姑娘不佩服她的。因為她跟那幾個混混挨得近,平常人都得罪不起。

做陪酒姑娘身體沒幾個是清白的,但是嚴語卻因為有那幾個混混的緣故,平常客人不敢得罪她,但是其他尊貴的客人她們也不知道了……所以,具體是個什麼情況她們也不太明白。

聽到徐少對嚴語那死女人有興趣,她們心裡還是有幾分嫉妒的。

本身打扮的就跟一隻鬼魅似的,沒想到徐少口味這麼奇怪,也看上了嚴語?

這兩個姑娘面面相覷,蘇眉一看她們的表情就知道她們心有不甘。

無論是在什麼時候,一堆女人聚在一起總會分成各式各樣的小團體,背後嚼舌根說壞話的更是不少,蘇眉也不廢話,有這麼一個張揚跋扈的身份,她只管砸錢便是。

啪!

桌上甩了一千塊出來,「說吧,別抹黑人,本少最厭煩這種小手段。」

倆姑娘一下子就愣了。

這位紈絝大少來酒吧的次數不少,可大多數都是看著別人玩,心不在焉的。她們也只是知道這位客人身份不簡單,卻不敢招惹他。

沒想到今天的徐少竟是大大不同,一下子就是一千塊小費! 就連狗腿子都驚訝起來了,「徐少,你怎麼忽然對那個叫什麼嚴語的這麼感興趣?」

「我任性啊。」蘇眉耍起無賴,懶懶靠在沙發上,一手枕在沙發靠墊上,有點兒痞氣,還帶著該死的性感,「你管我?」

狗腿子呸呸呸連忙啐了自己幾口,「哪兒能啊。徐少高興怎麼都行。」隨後又轉頭看向兩個清秀姑娘,「你們快說,徐少問什麼答什麼,這些錢就是你們的了。」

說起錢的事兒,蘇眉忽然想到了什麼,又勾勾手指把狗腿子招過來,「今天出門我帶的錢不多,這兒有張卡,你去給我取三千塊出來,一千塊是你的跑腿費,等會我還有用。」

「哎!哎!」狗腿子沒想明白徐少玩的是哪一出,接過卡來心情無比激動,「徐少你就放心吧,這小事兒,就附近剛好有個銀行,我立馬去給你辦妥了。」

「嗯哼。」

妖精新娘:神秘大叔霸道寵 不是蘇眉不想取多些,只是不想把錢浪費在這裡罷了。「密碼是xxxxxx,去吧。」悄聲在狗腿子耳邊說了密碼,拍拍肩讓對方出去,整個包廂里就剩下她跟這兩個陪酒姑娘了。

「說吧。」蘇眉微微眯眼,看起來有些睏倦,可是她眼睛里閃爍的偏是精明的光。

一千塊雖然不多,但是只需要回答幾個問題就能得到一千塊,這才顯示出它的誘惑來。

「嚴語啊……」在這兒工作較長時間的那個人就搶先接過話題介紹起嚴語來了。

得到對方的基本信息,蘇眉滿意的點點頭,微微轉頭看向另一個姑娘,「你呢,還有什麼補充的嗎?」

「我……」那姑娘左右看看,要說的都被之前的姑娘說得差不多了,桌子上粉粉嫩嫩的百元大鈔還在刺激著她,絞盡腦汁想了半天,才吐出這麼一句話,「我……我只知道今晚嚴語會作為拍賣會的奉酒姑娘,一起拍賣。」

「嗯哼。」

「兩百塊是你的,剩下都是她的。」蘇眉合理分配了一下,那負責取錢的狗腿子也回來了。

把卡和兩千塊交給蘇眉,他自己還有一千塊。

「徐少,你這是玩兒的哪出,我怎麼有些看不懂呢。」狗腿子還有點茫然,怎麼也想不通徐少怎麼忽然就對陪酒姑娘感興趣了呢。

蘇眉瞥他一眼,「你只管看著就行。」

「哦哦……」狗腿子眨眨眼,還是很聽話的不問了。

得知了自己想要的信息,蘇眉直接讓那兩個陪酒姑娘離開。至於狗腿子那怨念的小眼神,蘇眉看著直接一巴掌拍過去,「看什麼看,今晚給你一千就老實給我待著別動。」

「怎麼著了……」狗腿子很無辜,好不容易遇上兩個清秀的,徐少竟然還喪心病狂的把人家叫走了!

叫走了!

「你不覺得奇怪?」蘇眉冷笑一聲,「像這樣的酒吧多的是,能珍藏的寶貝美酒又有多少,若只是為了出賣調酒師的技術或是奉酒姑娘,還用得著拍賣會?」

「徐少……你……你這是什麼意思?」狗腿子的確是沒想這麼多,只是覺得忽然辦這麼一場拍賣會挺讓人新奇的,所以他才會把蘇眉叫過來。 「我懷疑……」蘇眉叫人湊近過來,在他耳邊說:「這是個圈套。」

「你也不想想,陪酒姑娘是什麼貨色,都是行里秘而不宣的職業了。今晚這麼明目張胆的,肯定吸引了不少人。若是到時來一個突襲……會抓到多少人,你想想?」

「……」狗腿子順著蘇眉思路下去,腦子都要亂成一團漿糊,「可,可是這也不對啊,這老闆總不能砸自己場子吧!」

「若是有人查到了什麼呢。」蘇眉笑意盈盈。

狗腿子的心裡頓時沒底了。

「可這又跟嚴語有什麼關係?」

「這你就不用問了,我心裡有數。」她總不能說嚴語跟季清也許會有關係吧?

因為猜測一個陪酒女跟一個警察的身份,加上嚴語忽然變成了今晚拍賣會的奉酒姑娘,蘇眉才會大膽猜測這場拍賣會的意外。

本身調酒師的技術時時能見到,陪酒姑娘也是每天打卡上班,一場拍賣會不過是個噱頭罷了。吸引那些追求刺激的顧客的目光。

但透過現象看本質,蘇眉便嗅到這一絲不尋常的氣息。

修長的腿隨意撩起搭在桌子上,蘇眉無時無刻不在透露自己乖張跋扈的公子哥氣質,「怎麼今天就你過來了,他們幾個呢?」

平日里徐致的狗腿少說也有四五個,今天只來了一個,有些不正常啊。

「其他人……好像是因為一件案子,被禁足了。」

「什麼案子?」蘇眉忽然來了精神,整張臉都變了。「我不是說過不許玩兒大的嗎,你們什麼時候接觸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徐致交朋友一向慎重,哪怕是狗腿子也都是家世清白沒幾分歪心思的人。偶爾玩玩圖個刺激,但是都會小心翼翼避開雷區的,又怎麼會跟案子扯上關係。

「不是,不是……徐少你誤會了!」狗腿子一急,撓著頭髮就把事情說了一遍,「上次哥幾個回家路上遇上個醉醺醺的酒鬼,煩人的緊。哥幾個就把他鞋子脫了扔到一邊去,讓他受個教訓就走了。」

「可是……可是……聽林華在局裡當差的表哥說,那個人……那個人失蹤了!家裡人來報警,調查監控才查到他們幾個,所以他們就被家裡禁足了。」

「失蹤?」蘇眉深深懷疑著,「你們幾個,就脫了人家鞋子以後就走了?」

「是啊。」狗腿撓撓頭,「不過都是林華他們脫的,我在一旁看著沒參與,所以我就被摘出來了。」

「你們也真是……」想想蘇眉就哭笑不得,「脫人家鞋子也不嫌臭!」

這真是個有味道的消息。

狗腿:……

「咱們可都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那酒鬼忒煩人,咱們也沒辦法才出了這麼個主意教訓他……也沒想到會出這樣的事兒啊!」

蘇眉:……

「得了,倒霉起來喝口涼水都塞牙。」蘇眉白了對方一眼,「他們還在家裡蹲著,你就出來玩耍,也不怕這事兒過去了以後他們再打死你。」

狗腿子笑得猥瑣,「林華那小子平日里跟他哥學兩三招就經常唬我,這一次也換我來氣氣他。」 這還是一對好基友的相愛相殺?

蘇眉在心裡默默為這隻可愛的小狗腿心裡默哀。

說起來,林華算是他們這群人里對徐致最狗腿的一個,平日里算是徐致的二幫手,所以在他們這群人里威望也比較大,就除了眼前這個陸明。

人長得不大,脾氣不小。

就在兩人說話間,酒吧里的拍賣會也開始了。同那兩個人所說的一樣,嚴語作為一個奉酒姑娘,捧著托盤在一旁等著調酒師調劑的第一杯酒。

一共兩位高級調酒師,意味著每一次拍賣的只有兩杯酒,正是物以稀為貴,才引起眾人的追捧。

陸明對於調酒師的這些技術沒什麼興趣,他更感興趣的是今晚酒吧所說那神秘的藏品。

只不過,有蘇眉提醒在前,陸明行事更是小心幾分了。

「看著也就那樣,沒什麼特別的嘛。」陸明哼哼兩聲表示不滿,酒吧里的包廂還有玩遊戲的大屏,他們包下的是最好的包廂,陸明乾脆把目光放在遊戲上。

「哎,徐少,要不要咱們玩一局?」

「你先玩著,我等嚴語呢。」蘇眉開了一瓶酒慢慢品,一雙眼睛映照熒幕反射出來的光芒,星星點點嵌在眼中,好看的很。

「徐少,你真不是看上這麼一個陪酒姑娘了吧?」說起來,陸明也好奇了,「剛才你讓我取錢去了,我還不知道那兩個姑娘是怎麼把嚴語誇得天花亂墜的,怎麼徐少就偏偏對這麼個姑娘感興趣了呢?」

蘇眉唇角微微勾起,「畫煙熏妝,穿著暴露,算是誇獎嗎?」

陸明:「……呃……」光是想想那個畫面,他就覺得跟自己審美一致,重口味比較刺激啊!但是明顯徐少並不是這樣的人,又怎麼會因為這樣的評價對這個姑娘感興趣。

「那這是為什麼?」陸明還就想不明白了。

蘇眉看著他的目光有些冷。

陸明立馬就察覺了,「呃不是……徐少我錯了,我沒在好奇,就是一個人打遊戲覺得無聊。」

「跟林華開黑啊。雖然他們現在不能出來,但遊戲還是可以玩的。」蘇眉換了個銷魂姿勢癱著,「讓我瞧瞧你們技術進步了沒。」

包廂里的遊戲室特意做了大屏幕,這也是他們經常玩的遊戲,雖然今天只有陸明一個人在,但是聯網開黑不是什麼大問題。

蘇眉一邊等著拍賣會的嚴語出現,一邊看著陸明玩遊戲。

……

童笑的心情有些糟糕。

之前剛打了卡就跑去警察局給季清還錢,回來的時候被經理抓到還被罰了款。雖然只是五十塊錢,但是如今她已經十分拮据,就算是五十塊錢也能讓她肉疼上很長一段時間。

去廁所里換了衣服化了妝,童笑又變成了放蕩妖艷的陪酒女郎。今日酒吧舉辦的這場「盛宴」,童笑也知道意味著什麼,好在她和那些混混關係好,就算是被推著當上了奉酒姑娘,有那幾個混混的震懾,一般人也不會真敢對她做出什麼過分的舉動。

如果不是因為奉酒姑娘的提成更高,童笑是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放心吧嚴語,咱們認識這麼多年,怎麼可能讓你做那種事情呢。」

想到喬凜在自己耳邊拍著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證,童笑的心才放下幾分。

其實,她之前做的任務,都是攻略,要說吸引男人,談戀愛,對她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可是在酒吧這樣魚龍混雜的地方,童笑還沒把握能在裡面釣上一個金龜婿。

所以童笑還是做了萬分打算的。

並不是她思想刻板,失了身就要把所有摒棄,但至少她也是個潔身自好的女人,扮丑故意放蕩只是一種保護手段,不見得她就非得做那些下三濫出賣身體獲得物質的女人。

選擇在什麼原主身上,是系統動手,而不是她自願。系統給她的身份就是一個陪酒女郎,童笑也只能持著這個身份從中想辦法保全自己。

童笑位於第二個,意味著第二杯酒拍賣的,不單單是那杯酒,還有綁定了的奉酒姑娘,也就是她。

童笑出場較早還真是方便了蘇眉,在看到嚴語的第一眼,蘇眉就摁下了拍賣按鈕。

每次加價的不是很多,也就一百起步。畢竟只是酒吧經營的一種新型手段,大家也就圖個刺激。

再加上童笑故意把自己畫的跟鬼似的重口味姑娘,雖然艷麗卻也庸俗,有點品味的還真看不上。

蘇眉並沒有費太大力氣就把嚴語拍賣下了。

而童笑,則是聽到自己被608包廂的客人「買走」,她的內心就是一顫。

608包廂……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