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鍊場中,姜雲卿突破那一瞬間,只感覺到周圍的血氣之力瞬間耗空,而她原本的突破猛的停滯,就當她心中遺憾準備中斷之時,卻感覺到原本耗盡的那些血氣之力被補充了過來,而整個修鍊場中又恢復到了最初充盈的模樣。

「咦?」

姜雲卿驚疑了一瞬,隨即卻是大喜。

她連忙繼續吸收起來,半點都未曾停頓。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她卻沒有任何蘇醒的跡象,反而如同之前一般繼續吸收煉化著周圍的血氣之力,而體內的修為在突破了半步破虛之後,又如泄了閘門的洪水一般,不斷攀升衝擊著更高的境界。

半步破虛初期……

半步破虛中期……

半步破虛後期……

巔峰……

姜雲卿也不知道吸收了多少血氣之力,更沉浸在修鍊之中不可自拔,直到體內的能量推動著修為到達了半步破虛巔峰之時,她那攀升的氣勢才緩了下來。

之前曾經出現過的境界壁壘再次出現,而這一次遠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艱難。

姜雲卿嘗試著衝擊了幾次,卻感覺到那壁壘紋絲不破,甚至堅如磐石,而她幾次撞擊之後不僅耗空了體內的修為,還氣血翻湧,大有走火入魔的徵兆。 瑞典,斯德哥爾摩,卡羅林斯卡醫學院。

桑尼掛斷楊順的電話后,笑著操作手機,將剛剛保存下來的視頻交給助理:「給你五分鐘的時間處理,我要帶到大會上播放。」

助理趕緊加工,將修好的視頻放入記憶卡,交給秘書長。

時間差不多到了,桑尼整整衣服和領帶,和羅切斯院長一起走出辦公室大門。

就是因為考慮到楊順的時差問題,華夏比瑞典快7個小時,卡羅林斯卡醫學院今天早上8點就開始進入投票環節,只用了半個小時,十八羅漢就選出唯一的人選。

16人的高投票,幾乎是眾望所歸,這個結果並不讓人感到意外。

當然,那些因為楊順而獲益,發表頂級論文的教授們,選擇楊順,並不是因為自己的主觀立場偏向楊順,而是因為他們偏向科學真理,他們仍然保持著諾貝爾大會的公正和驕傲,但這個理由說出來,誰信?所以他們乾脆不說,直接頒獎就行。

兩人穿過走廊,來到新聞發布會的小教室。

久候多時的記者們全部站起來,迫不及待拍照了,第一排性急的記者甚至大聲問起來是誰獲獎,卻引得大家鬨笑。

「新兵,冷靜點。」

「一看就知道是第一次採訪諾貝爾發布會。」

「噫,看起來像是個亞洲人?」

「哦,CCTV,明白了,華夏人。」

幾個歐美記者小聲笑著,發現黃皮膚,黑頭髮,於是大家都釋然了,換做是他們國家的熱門科學家,他們也心急。

往年宣布諾獎名單,只是秘書長隨便站在一個高櫃後面,或者乾脆隨便在大門口站著宣布,念獲獎名單不超過1分鐘。

但今年不同,院長羅切斯教授拿著信封,秘書長桑尼看著投影儀,對學生志願者組長招招手,華夏博士生陳尚平趕緊跑過來。

「調試一下透明板,有個視頻要播放。」

「明白。」

陳尚平趕緊拿出透明的玻璃平板,連接投影設備,迅速調好,投射在幕布上,確認接通后,進行背景虛化,只有桑尼和羅切斯看得到透明平板的內容。

助手在一旁對大家說道:「請大家配合一下,發布會馬上開始。」

記者們都坐了下來,呈梯形狀態,最高的幾排全在後面架著高腳架,數十家媒體安靜等候著。

這時候,華夏也有成千上萬的人,正在網頁上觀看實時轉播,一部分網速快的直接登錄瑞典官網,另一部分網速慢的,進入央視直播平台。

剛才央視記者迫不及待的那一聲詢問,已經讓無數華夏人揪起心來,好多人捏著拳頭,心裡喊著楊順的名字,為他加油。

桑尼對大家點頭:「歡迎大家來到卡羅林斯卡醫學院,我是諾貝爾大會秘書長桑尼-赫夫曼,下面我將為大家頒布2024年諾貝爾生理或醫學獎。」

「來了來了!」

無數華夏觀眾叫出聲來,央視直播平台的彈幕已經開始刷起來,無數人開始刷楊順,更多的人選擇關閉彈幕,仔細看視頻,聽同聲翻譯的講解。

「人類在上個世紀發明了幾種改變世界的藥物,盤尼西林,胰島素,阿司匹林,避運葯,這些藥物拯救了成千上萬的人。到了本世紀,另外一些優秀的藥物被發明出來,青蒿素拯救了上千萬的瘧疾患者,DLY-01幾乎救活了全世界所有的癌症患者。」

「除了癌症,科學界又在免疫學上有了新的進步,我們發現了治療紅斑狼瘡的藥物,讓人害怕的HIV病毒也被身體免疫系統識別,數千萬的風濕性關節炎患者也有希望徹底治好,醫藥技術的發展,正在改變我們的生活。」

觀眾們看得急死,都特么把所有熱門提名者說完了,還不宣布?

或許是意識到自己確實搶了很大的風頭,桑尼說道:「下面我宣布,獲獎者是,來自華夏的楊順,獲獎的成果是DLY-01,YNM-01病毒,以及楊氏腫瘤免疫療法!」

現場仍然一片寂靜,記者們心中也很清楚結果,但等了幾秒鐘,發現桑尼並沒有念其他人的名字,這才反應過來,楊順獨自一人獲獎!

「Yes!」

「太牛逼了!」

「楊順!楊順!楊順!楊順!」

「我愛你楊順~~」

華夏網友們開始瘋狂刷屏,無數個大學階梯教室,研究機構,甚至上班的職員辦公室,亦或是拿著手機蹭IFI的普通老百姓,打聽到這個結論,全都忍不住激動地喊出聲來。

這時候,桑尼的解說還未結束,他在記者們鼓掌之前說道:「剛才我已經聯繫上楊順,並且進行了短暫的視頻電話,或許大家應該對這個年輕的科學家非常感興趣。」

果然,現場記者一陣小小的轟動。

觀看網路直播的華夏民眾也冷靜下來,再次關閉海量彈幕,央視直播平台的彈幕數量已經密密麻麻,完全遮蔽了整個播放界面。

最初只能聽見一段對話音頻,但緊接著就是視頻,果然看到一大片玉米地,收割機,再加上楊順戴著草帽,一那張汗滴滴的務農臉,現場記者發出善意的鬨笑聲。

桑尼是時候說道:「最後,再次祝賀楊順獲獎。謝謝大家。」

現場掌聲雷鳴,閃光燈不斷,好多記者都站起來,還想找桑尼要一份楊順視頻的拷貝,這種有意思的故事,能讓新聞變得更加吸引人一點。

好多人都想到了標題,《接到諾獎電話時楊順正在種地》,或者是《最跨界的生物學家》,《你永遠想不到的諾獎電話接聽形式》。

看到楊順戴著農村大草帽,國內這邊老百姓就立刻笑場。

「哎喲卧槽,不說穿西裝打領帶,能不能拾掇正式點再視頻呀?」

「就是,在你實驗室里擺拍幾個帥氣的動作也好呀,比化學四煞他們強就行了。」

「笑死老子了,這絕對是史上最接地氣的諾獎獲得者。」

「你們都笑個雞兒,楊順本來就是植物學家出身,他是紅農植保專業畢業的!」

「農學家種地不是很正常的嗎?嘿我說,農學家都能研發出治療癌症的藥物,你們科班畢業的醫學生懺不懺愧?」

「我是農民,我自豪!都別笑我楊專家!」

力挺楊順的粉絲們反而覺得很自豪,他們就是看不慣那些坐在空調房裡,卻屁都研究不出來的假冒偽劣科學家,這時候看到楊順臉上的汗珠,反而更真實,更親和!

就在央視直播平台被海量彈幕支配,鋪天蓋地時,摳摳,微信,微薄等多個社交聊天室,以及楊順種菜APP,全都開始瘋狂給用戶發彈窗提示。

「華夏29歲科學家楊順獨享本屆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葯香田園:悍妻萌寶病嬌夫 一時間,全國至少上億人收到這條消息,不管大家對楊順熟不熟,對諾貝爾獎感不感興趣,都被迫接受了密集的消息轟炸。

這時候,央視直播平台切換到了主持人模式。

主持人非常激動地介紹楊順獲獎的意義,並且將他的成就用紀錄片形式播放出來,另外為了滿足那些還不知情的新觀眾,還將楊順以前拍攝的兩段紀錄片循環播放。

全國輿論全部沸騰了,再度被諾貝爾和楊順刺激到了雞點。

熱搜沒用十分鐘就更新了頭條,楊順,諾貝爾獎,抗癌,多個關鍵字全方位覆蓋,媒體們恨不得把楊順誇成民族英雄。

因為他年輕,形象好,積極向上,他在醫學上的成就幾乎是幾十年來無人可比的,華夏老百姓相信,至少在未來的五十年內,華夏醫學界都會有一個強勢的諾獎科學家帶路,讓華夏醫學科技再上一個大台階,領先全世界。

無數媒體開始尋找楊順,但只有消息最靈敏的少數媒體知道楊順在大寨鄉,他們趕緊從最近的地方調動人手,去大寨鄉追楊順,他們必須在明天早上之前,拿到最火熱的新聞!

就在外界鬧哄哄的時候,大家心目中的英雄楊順,還在玩玉米棒子。

面對宣傳人員提出的採訪要求,他也只是淡淡說道:「採訪肯定是有的,但不是現在。」

宣傳人員有點小尷尬,陸老在一旁說道:「你們別以為諾獎的成就就比這個小小的玉米高,說不定這個玉米,也能改變全世界。」

大家都驚訝,不敢相信,玉米怎麼改變全世界?就這?

楊順和首長看到玉米全部脫粒完成,用幾個蛇皮袋裝好,轉移到旁邊稱重。

計算下來,畝產1430.5公斤!

要知道,這只是生長了大約108天的玉米,還沒有到足天數的115天,也不是最好的專家實驗田,就是一般的農戶都能達到的規模,現在市面上主流最好的幾個大規模播種的品種,差不多畝產才1100公斤。

這個數字一統計出來,楊德勝這些普通農戶,還有羅鄉長這些一線領導,全都喜出望外,大呼小叫起來,眼睛差點變成¥,看到的全是錢啊!

一個不懂農業知識的省領導側過頭,問身邊的幕僚:「這什麼意思?產量很高嗎?」

幕僚回答:「很高,全國最高記錄是實驗田的1537公斤,普通的1100公斤左右。不說實驗田,就馬路對面其他農民種的玉米,畝產大約700公斤左右,我覺得700都夠嗆。」

周圍幾人聽到,暗吸一口涼氣:「那這片田的產量1430.5公斤是隔壁產量的兩倍?」

要是全國農民全部換成這個品種,豈不是玉米產量要翻倍? 姜雲卿察覺到不可能強行突破,這才連忙停了下來。

「看來不領悟規則之力,當真是再難前進一步了。」

姜雲卿看著血氣之力再次將氣海盈滿,而體內氣血慢慢平復下來,那隱形的境界壁壘依舊矗立,她這才放棄了一鼓作氣突破的心思。

難怪雷鳴等人常說,半步破虛不難,破虛卻是天塹。

這東聖之地的半步破虛從來不缺,可能夠順利踏足破虛境的卻是少之又少,若不能領悟規則之力,沒有足夠的悟性和天賦,那究其一生也只能止步於此了。

就如十二世家,一個破虛境便能抵得過無數半步破虛。

頂級強者的震懾之力,和半步破虛完全不在一個等級之上。

姜雲卿睜開眼時,那原本黑色的瞳仁之中,出現一雙染著摻雜著血色和金色豎瞳,而她周身的氣息和之前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強盛了不知道多少倍。

她雖然看不到自己眼中的變化,可是身上境界提升卻能感覺得分明。

原本她還打算爭取在出滄瀾境前能踏足半步破虛,卻沒想到居然機緣巧合一步到了破虛邊緣。

「嗝。」

身邊傳來一道打著飽嗝的聲音,姜雲卿扭頭朝著一旁看去時,就見到身邊有個看上去粉粉嫩嫩的小少年,面如白玉,眼若星辰,唇紅齒白的好看的不得了。

「焱陽?」姜雲卿驚訝。

少年歪著頭叫了聲「姐姐」后,便興奮的蹦達了幾下:「姐姐,我解開一半第三層封印了,你瞧我有實體了,我以後能直接留在外面跟你一起了。」

蒲公英飄不到天堂 姜雲卿沒想到她自己突破之後,涅火金蓮居然能解開剩下的封印,而且之前只有虛幻身影的焱陽居然也有了真實的身體。

姜雲卿好奇的伸手碰了下焱陽的臉頰,就感覺到入手是真實的肌膚,手感極好,而且她精神念力籠罩之下,也只能感覺到焱陽身體上傳來隱隱的靈力波動,卻看不透他到底是真是假。

姜雲卿驚訝道:「你這身體?」

焱陽笑得一臉陽光:「姐姐之前突破半步破虛的時候,我就感覺到本體金蓮上封印鬆動,當時直接吸收大量的血氣之力,除了供給姐姐突破所用之外,便全力衝擊封印。」

「我這身體是我本體金蓮所化,就算是破虛境強者也看不透,而且我也能夠修鍊了,姐姐,我現在已經是半步破虛初期了喲,厲不厲害?」

姜雲卿微張大嘴,探查了一下焱陽體內,果然見他是半步破虛的修為,而原本在她身下的金蓮也早就沒了蹤跡。

她能感覺到和焱陽之間的關係依舊如從前,能夠感覺到他和金蓮的存在,可是原本留於她體內的金連本體卻也融入了焱陽的身體之中。

她依舊能夠驅使焱陽,可焱陽也能夠獨立在外。

若說以前的焱陽只是個不得不依附她而存在的活靈,如今的他卻能光明正大的出現在外人眼中,甚至和她一樣藉助天地之力修鍊。

姜雲卿好奇道:「那你現在還能幻化嗎?」 獲得玉米產量數據后,實驗完成,眾人就開始撤離了。

首長臨時改變主意,這時候前往楊順的南山植化所參觀,並且把楊順叫到自己的考斯特上,坐在一起聊天。

四人主要是聊玉米產量,關於乙醇燃料和能源問題,萬一將來決定全國大範圍種植玉米,那就不是1萬畝,而是1億畝起步了,那就不是簡單的事了啊。

比如說,現在全國種植玉米的面積是5億畝,一年產量2億噸,國家糧食庫存已經有2億噸玉米的總量,相當於全國一年的產量,再種玉米就容易過剩。

所以必須減少玉米種植面積,提高玉米的單位產量,增加其他作物的種植面積,這就是一個大聯動,牽一髮而動全身。

而且楊順的玉米總量暴增,導致乙醇價格暴跌的話,影響了相當多的其他行業,以及出口外貿,這又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

國際原油是由美元定價的,而且國際油價和糧食價格,也是通過美元捆綁在一起的,鎂國是糧食大國,假設國際原油價格上漲達到90美元/桶,就會刺激鎂國玉米轉化成燃料,國際糧價就會上漲,這又會引發物價上漲,通貨膨脹。

因為涉及的範圍太廣,上升到宏觀經濟層面,一時半會肯定聊不出結果,首長還是決定回去就把這個試驗小組升級,變成國家級的戰略工作組,認真研究這件事。

首長說道:「當然,小楊,你的制種不要停,我們隨時可能批准這個項目全國範圍種植,這場仗我們要打幾年。」

楊順為難道:「可是制種需要大面積耕地,我知道全國許多農科所都在海楠有制種場,但現在海楠土地不好拿,我想要個100平方公里的私人制種場,大概能做出10萬畝的制種耕地,才能生產1億畝耕地需要的玉米種子,您給得了我這麼大的面積嗎?」

100平方公里,這是什麼概念?

整個三亞,也才1920平方公里,楊順想在那裡劃一塊區?不可能的,那裡可是三亞,整個海楠島都很難給他那麼大的制種基地。

陸老笑了,說道:「你就不能想辦法在內地找一座山,申請一個大面積的制種區嗎?有必要時可以封山封路,做到保密嘛。」

楊順樂起來:「這麼說,我還可以佔山為王咯?」

幾人都笑了,還佔山為王,南山景區基本上他就是山大王了,還嫌山地不夠?

但說到這裡,陸老又給楊順普及了一個知識:「國家重點制種基地都是農業部在牽頭,全國有幾百個點,你要真想弄大規模,給國內外提供玉米種子,至少要種植100萬畝,加上非種植面積,也就是1000平分千米。半個深市吧,你管的過來嗎?」

楊順吐吐舌頭,管不過來,半個深市全部種上玉米,讓他一個人制種,他會不會累死過去?

還是必須得另想辦法,盡量培養一個可靠的種子公司團隊才是最緊迫的。

另外,陸老也聽說了,袁窿平的身體不太好,似乎有意把雜交稻的技術傳給楊順。

楊順承認了這件事,說道:「袁老的三兒子袁定洋正在辦理工作交接手續,準備過來投奔我,似乎原單位不肯放他走。」

Views:
3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