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小冬吃了個驚,說道:「這!」

蘇芒接著說道:「然後,這個東方龍,有三個徒弟,第一個徒弟,叫陳北冥,第二個徒弟和你同姓,叫羅光,第三個徒弟,就是獨孤天的師傅,叫東方上,這三個人,這三個徒弟,你覺得你對戰他們,勝負如何?」

羅小冬心想,如果用點仙力,應該不成問題,但是這樣就暴露太多了,羅小冬只想安心賺錢,但是沒想到,惹出來的事越來越多了,牽扯的勢力越來越大了。

御醫俏皇后 羅小冬捫心自問,真的不想惹事,但是也許正應了那句話,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羅小冬想了想,說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也沒什麼。」

超品大亨 輕描淡寫,這時候,那邊倒是沉默了,過了一會,蘇芒說道:「金老爺子想見一見你,你是否方便?」

羅小冬說道:「我在金海市大學城啊,我新開了個飯館,金老爺子在哪裡,在江南市嗎?」

蘇芒說道:「金老爺子在金海市有宅子,你去就行,你怕孤單的話,你和你朋友一起去吧?」

羅小冬說道:「行,我和胖子郭大路白珊珊一起去,行吧?」

蘇芒說道:「人呢別太多,就這些人吧。我告訴你地址。」

羅小冬收聽了地址,然後出發,和白珊珊等人,一起去了!

羅小冬說道:「這一路去,郭大路,你稍微少說一句話。」

白珊珊笑道:「郭大路天生直腸子大嘴巴,我覺得很可愛。」

郭大路在旁邊,說道:「你們呀,我這叫無知者無畏,你們太慫比了,我這是天不怕地不怕,天塌下來高個頂著,怕個啥。」

羅小冬做了個手勢,說道:「行吧,你看著辦,我不逼你了。」

轉眼,到了。

這時候,門口的人似乎早就知道了,羅小冬一看,好傢夥,光是保鏢,就有十六個。門口一堆人啊!

門口一堆人中,有一個組長樣子的人,說道:「羅小冬先生是吧?」

羅小冬點頭。

然後停車,和眾人踏步進入。

這時候,只見周圍,庭樓水榭,雕樑畫棟,很豪華。但是這種豪華,卻和一般的闊氣是完全不同的,而是一種低調內斂的奢華,這庭樓和水榭,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羅小冬沒讀過建築學的書籍,當然是分不清的。

羅小冬進去,見金老二在叼著雪茄,看著院子里的一角天空,羅小冬和胖子等人上前,說道:「金老爺你好。」

金老二說道:「羅小冬,白珊珊,是吧?你們都來啦?」

羅小冬和眾人跟金老二打招呼。很是尊敬。

金老二說道:「我叫你們來,主要想說一下這個事情。」

說完,凝神深思,不在說話了,胖子急了,想問是什麼事,但是看那金老二在凝神思想,不忍打擾,但是郭大路就不知道了,想說話,可是怕自己大嘴巴壞事,於是看了一眼白珊珊,白珊珊則看著羅小冬,羅小冬面無表情,十分平淡。

也凝神看著遠處!

就這樣過了十五分鐘,沒人說話,最終,郭大路憋不住了,說道:「金老爺子。」

金老爺子這時候,放棄了凝神的狀態,看著天空,嘆口氣,說道:「羅小冬,我來告訴你一個故事把?」

郭大路心想,嗎的,經過我的提醒,才有了下文,這比老頭真能憋啊。

羅小冬說道:「請問是什麼事?」

金老爺子說道:「你們知道,大家都叫我金老爺子,實際上我還有一個外號,叫金老二,你們知道是為什麼嗎?」

胖子說道:「當然是因為您當年在九幫十八派中的地位,僅次於白老大了,白老大第一,您第二把交椅,所以叫金老二。」

金老二嘆口氣,說道:「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緣故,我有個哥哥,外號金老大!」

大家都吃了一驚,說道:「金老大?」

金老二嚴肅的說道:「是啊!」

然後又點燃了一口雪茄,然後深深吸口氣,說道:「這世界,轉眼已經滄海桑田了。」

羅小冬說道:「那您哥哥,不在人世了嗎?」

毒妃萬萬歲:邪王太妖孽 金老二點頭,說道:「我哥哥死於東方龍之手。我想蘇芒已經給你打過電話了,解釋了東方龍的三個徒弟,還有徒孫,是吧?」

羅小冬心中思緒萬千,但是還是整理了一部分思緒,整理了一部分的思緒,化作語言,說道:「我知道,獨孤天是東方龍的三弟子東方上的徒弟,也就是東方龍的徒孫了。」

金老二說道:「我當年迫於九幫十八派的總體利益,沒和東方家開戰,所以,算是一種血淋淋的妥協。今天,沒想到,東方龍還是如此囂張,我聽說,他指著罵過你,說三天後繼續挑戰你,是嗎?」 卞雷的目光落在了石頭上。

白白的小手握著石頭,上頭就是日光,背著光芒,石頭似也在發光。

「看著它。」夏昭衣道,然後鬆開了手。

石頭落地,不過一瞬,卞雷卻覺得像是被放緩了。

他垂著眼睛看著落在地上的石頭,眼眸漸漸沒了光彩。

「你這是在幹什麼?」宋二郎問道。

夏昭衣看了他一眼,邊收起鞭子邊朝青雲走去:「死掉很痛苦,扔塊石頭分散下他的注意。」

還真是第一次聽到,宋二郎扯嘴,不冷不熱的一笑:「誰教你的?」

夏昭衣腳步微頓,抿了下嘴,轉眸看著宋二郎:「我問你三個問題,換你也問我三個問題,你要問什麼都可以,行么?」

無緣無故冒出來這句話,宋二郎好玩的看著她:「你要問什麼?」

「定國公府還在不在?」夏昭衣開口便道。

宋二郎一愣。

女童站在那邊,眼眸大膽直白,定定的看著他。

她垂在身邊的小手握著長鞭,握的很緊,有微不可見的輕顫。

這樣的眼神,他覺得似曾相識,那是在戰場上面,最絕望時的堅毅。

「沒有定國公府了,」宋二郎回答,又道,「你手裡的鞭子,哪來的?」

夏昭衣眨了下眼睛,抬頭看向湛藍湛藍的天空。

沒有風,天地都燥熱的難受,她早就汗流浹背了,後背的衣裳打濕,黏糊糊的貼著身子。

腳也很痛,筋骨又扭到了。

還有她的手,手背白嫩,手心早就塗滿了各種各樣的草藥,那是在山上爬來爬去給磨的。

但是,如今卻又像不存在這些難受與痛楚。

本來這具身體,於她就是陌生的存在。

她只是想借著這具身體回家而已,哪怕父親兄長不見了,至少還有個二哥和小弟。

如果連家都不在了,那她回哪去?

「你怎麼了?」宋二郎說道。

「鞭子叫千絲碧,」夏昭衣平靜著聲音說道,「我自己做的。」

「你自己做的?」宋二郎訝異。

夏昭衣收回視線,朝他看去:「為什麼沒了,真的是株連么?」

宋二郎奇怪的打量著她,點頭:「是。」

「是我自己做的。」夏昭衣說道。

宋二郎微頓,覺得自己上當了,忙道:「不成,那不算是一個問題!」

「因誰株連?」夏昭衣看著他,一點要討價還價的打算都沒有。

「你關心這個做什麼?」

「你先回答。」

宋二郎抿唇,看著這個女童,輕搖了下頭:「這問題,我不想回答。」

「為什麼不回答?定國公府滿門抄斬,這定會昭告天下,我稍微去打聽一下就能聽到,你說與不說,都與你沒有任何損失。」

「就是不想回答,」宋二郎說道,「我那第二個問題不作數,我要重新問你。」

「你真不回答?」夏昭衣道。

「到我了,第二個問題,你為什麼要問這個?」

夏昭衣收回視線,將長鞭掛在青雲身上,牽著韁繩要走。

傲世大小姐 「喂!」宋二郎上前攔住她,「你還沒回答呢!」

「你不回答我,我便不回答你,這沒什麼不對。」

說話時,女童連眼都沒抬起,冷冷的看著地面。

「你跟我氣上了?」宋二郎看著她的臉。

夏昭衣抬眸,望著他的眼睛:「因誰株連?」

這女童倒真是倔強。

宋二郎失笑,又打量了她一番:「你到底為什麼要問這個?」

「你回答我先。」

「我不。」宋二郎饒有興緻的杠上了。

夏昭衣牽著馬就要走。

宋二郎伸出手攔住她:「去哪?」

「你回答我了我再回答你。」

「我連尋常同你說句話都不行了?」

「因誰株連?」夏昭衣看著他。

「你倒真是個奇怪的女娃。」宋二郎搖頭,「我不與你浪費時間了,你走吧。」

「再會。」夏昭衣冷冷道,牽著馬匹便走。

剛從宋二郎身邊經過,腰間忽的一重,緊跟著她就整個人被捧了起來。

她隨即伸手去摘馬上的長鞭。

身子被人抱上了青雲的馬背。

她手裡的長鞭也揮了出去。

意識到對方沒有惡意后想要收勢,也來不及了。

宋二郎抬手去擋鞭子,吃痛的縮了回來。

掌心厚厚的繭都架不住這千絲碧的銳利,滲出了血。

夏昭衣回過頭來,怒瞪著宋二郎。

宋二郎更是惱怒:「你這女童,毒辣的狠,好心沒好報!」

「我要你碰我了嗎?」夏昭衣說道。

「她們還道你心性好,脾氣好,你跟這綠鞭子一樣,都是刺蝟!」

夏昭衣收回視線,將還沒有展開的千絲碧掛回馬背上,頓了頓,她看向宋二郎手裡的傷口:「給我看看。」

「幹嘛?」

「給我。」夏昭衣伸出手。

宋二郎皺眉,還是將手伸了過去。

柔軟的小手握住他的手指,兩隻手的大小和顏色都呈現出鮮明的對比。

夏昭衣檢查了下傷口,並不是很深。

她打開自己的小包袱,從裡面摸出一個小竹筒,小竹筒的蓋子擰開,她作勢要將裡面的粉末灑在宋二郎的掌心裡。

宋二郎趕緊縮手:「你要幹什麼?」

「怕我下毒?」夏昭衣好笑道。

「這是什麼葯?」

「如你說的,你不能耽誤時間,」夏昭衣將蓋子蓋上,遞過去,「我知道你那邊肯定有隨行的軍醫,但這傷既是我傷的,我自然要做出些補償,我這葯能讓你快些好起來,至少它不怕汗液滲入傷口。」

宋二郎仍看著她,這女童,稀奇古怪。

「你時間很多嗎?」夏昭衣說道,「拿去啊。」

因為坐在馬背上,雖然個頭小,宋二郎卻仍需抬頭看她。

女童這樣下垂的目光,還真不是一個孩童該有的。

他頓了下,伸手接過小竹筒。

「你們都是好樣的,」夏昭衣又道,「戍衛邊疆也好,貶到此地剿匪也好,都是在保家衛國。」

竹筒不小,但那是對女童的手掌而言的,現在握在宋二郎的大掌里,顯得有些太小個了。

Views:
42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