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88特種部隊。

看著打完電話回來臉色不佳的穆星辰,季楊藝走過去問:「怎麼了,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沒什麼。」

他不願意說,季楊藝也不問,反正他知道這個孩子再也不像她想象的那麼簡單,「你要的人我都給你準備好了,什麼時候出發?」

「再等等。」

季楊藝輕輕蹙眉,「等什麼?」

霸情總裁追逃妻 穆星辰眸光暗了暗,說:「等消息。」

*

消息一等就是一個星期,其間周孜月一個電話都沒有來過,就連龐子七那邊都斷了聯繫。

讓安莽找狼海,可笑的是,從來都不會不接電話的狼海也被傳染了,這幫人等於全面斷了聯繫,沒人知道他們在幹什麼。

會長跪地唱征服 這一個星期,政界出現了很大的問題,原本季北城死了大家全都擁護季天堯上位頂替他父親的位子,可是謠言侃侃,季北城被人說的越來越不堪,連帶著季天堯也被牽連了些許,可即便如此,這個位子也輪不到季浩昇的頭上。

季南城在這個時候離婚另娶新歡,還帶著一個三歲的孩子,在別人看來他就是忘恩負義,李家倒台,他立馬就拋棄了李家的女兒,他累積多年的政界生涯也因此沒了立足之地。

*

一個月過去了,季浩昇已經露出了本性,跟季天堯斗的如火如荼。

季天堯多年來一直忍讓,可是他接受不了季浩昇有這麼大的野心,居然看中的是總統的位子。

「季浩昇!」

季天堯醒過來發現自己被綁在椅子上,面前放著兩台電腦,和一台攝像機。

看了一眼站在一旁抽著煙的季浩昇,季天堯掙扎了一下,「你到底想幹什麼?」

季浩昇回頭看了他一眼,扔掉煙頭就那麼在地上燃著,「睡的好嗎,你足足睡了兩個小時。」

季天堯蹙眉看他,「你是不是瘋了?」

「嗤,瘋了?季天堯,你別告訴我這麼多年你從來都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我明裡暗裡的跟你作對,你真以為我是為了一個女人?你太小看我了!」

「是,我是小看你了,我居然沒有想到你的野心如此之大,你想要的是整個Z國。」

季浩昇笑了笑,「沒錯,我想要的一直都是Z國,朱雨謠不過是我閑著無聊的時候的一個消磨品,既然你喜歡,你拿去就好了,我一點都不在乎。不過這並不表示你要跟我搶總統的位子我也要讓給你。」

季天堯覺得這話說的可笑,「我搶?現在到底是誰自不量力,季浩昇,你到底在想什麼?」

季浩昇最恨的就是別人看不起他的能力,他一腳踹翻一旁的椅子,捏著季天堯的脖子惡狠狠說:「我自不量力?誰又給過我機會做我力所能及的事?你是總統的兒子,是季家的嫡子,你生下來什麼都唾手可得,我也姓季,我卻什麼都要自己爭取,從我小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們兩個不一樣,如今也是時候換換位置了。」

季浩昇鬆開手,詭異的笑了一下,「我今天帶你來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讓你親口說放棄總統的位子,並且推舉我上位。」

「我看你是腦子不清醒了,你覺得我會這麼做?」

季浩昇看了他一眼,走到電腦前,隨手按開一個畫面。

滾開的鐵水燒得通紅,滑板上放著的不是準備加進去的鐵塊,而是一個孩子。

季天堯驀地一怔。

季浩昇笑著放大了那個熟睡的孩子的臉。

「小布……」

季浩昇笑著說:「現在你覺得你會怎麼做?」

季天堯驚恐的看著畫面,只要孩子稍稍挪動一下,他就會從滑板上滑進鐵水裡,他捏緊了拳頭,掙扎著吼道:「季浩昇,你還是人嗎?」

季浩昇冷漠的搖頭,隨後按開了另一台電腦。

「雨謠!」 重生之超級銀行系統 季天堯崩潰的大叫。

朱雨謠被吊在一棟廢樓上面,人已經沒了知覺,頭歪歪斜斜的搭在一邊,本來就瘦弱的人看起來更加令人心疼。

「季浩昇!你到底想怎樣?」

季浩昇扶著攝像機說:「我想怎樣你已經很清楚了,就看你的選擇了。」

*

半個小時之後,季天堯宣布放棄總統職位的視頻傳遍國務部和Z國軍隊。

有這樣的宣布已經很詭異了,更加奇怪的是他舉薦了季浩昇作為下一任總統。

穆星辰正在家裡看著電視新聞,電話突然響了。

「星辰,是我。」

季楊藝這時候打電話來,穆星辰也猜到是因為什麼了,「姑姑是為了天堯哥的事嗎?」

「對,我擔心他出事,你能不能去總統府看看,好端端的他發出這樣的聲明,實在是太奇怪了。」

*

總統府大門敞開著,因為這段時間的事,原本在這的守衛都已經撤離了,穆星辰自己開車過來,看了看周圍之後壓低了頭上的帽子走了進去。

「怎麼回事?」

蔣佩受傷,傭人們全都人心惶惶,看到又有人闖進來了傭人下了一跳,直到看清他是誰,這才開口說道:「夫人受傷了,我們不敢送她去醫院,少奶奶和小少爺被人帶走了,星辰少爺,您快想想法子吧。」

「天堯哥和天心呢?」

「不知道。」

猜到事情不會太好,卻沒想到季浩昇居然這麼滅絕人性,帶走了朱雨謠和小布。

穆星辰轉身就走,拿出電話打給古宗,讓他找人。

掛斷電話坐進車裡,穆星辰正要啟動車子,電話突然響了,看了一眼顯示的號碼,穆星辰眉頭一蹙,連忙接起。

「哥哥你在哪。」

聽到周孜月的聲音,穆星辰不知道自己是該高興還是擔心,他沉聲說:「季浩昇帶走了季天堯一家,有沒有什麼辦法找到他們。」

電話突然就沒了聲,穆星辰看了一眼,嘆了口氣。

這丫頭!

*

季浩昇說話不算話,在季天堯錄完視頻說完讓位之後,他並沒放了朱雨謠也小布。

他解開了幫著季天堯的繩子,也不怕他回去反悔自己剛才的話,季浩昇邪肆的笑了一下說:「你老婆在北邊的廢樓區,你兒子在南邊的鋼鐵廠,救誰你自己看著辦,不過時間不多了,半個小時之後廢樓區會被拆除,鋼鐵廠也會自動開啟放下一塊廢鐵,抱歉,我說錯了,再次開啟放進去的不是廢鐵,是你兒子。」

季天堯的手機被摔碎了,他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哪,也沒辦法跟外面的人聯繫讓他們救人。

半個小時,如果是從南到北根本就不夠時間。

眼看著季浩昇離開,季天堯慌亂之下竟是不知道自己該去哪。

看著電腦里的畫面,季天堯握緊了拳頭站在桌前發抖,過了一會,他突然發現攝像機是連著電腦才發送出去的,這麼說的話,電腦是可以用的。

他關掉電腦畫面,發送求救信息,每一條都寫明了救人的地址,只是這樣的消息傳出去被人相信的幾率會是多小,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看著畫面中熟睡的孩子,季天堯眼眶泛紅,顫抖的手輕撫著畫面,「對不起,爸爸現在要去救你媽媽,對不起小布。」

一聲孩子的哭啼,已經跑到門前的季天堯腳步一頓,握緊的手布滿青筋,提步仍是跑了出去。…… 周孜月和狼海全力在查有關季天堯和季浩昇的消息,老窪突然說:「你們看這個。」

周孜月沒時間看別的,狼海伸頭看了一眼。

【我是季天堯,我兒子在南邊化鐵場,我老婆在北邊廢樓區,麻煩幫我救人。】

「小久,季天堯。」

聞言,周孜月手裡的電腦一扔,搶過老窪手裡的,看著上面你的地址,周孜月蹙眉,「季浩昇果然不是人。」

「去化鐵廠。」

一聲令下秦英雄已經調轉了車頭。

狼海問:「為什麼不去廢樓區?」

周孜月小手飛快的按著鍵盤,一分鐘不到就查到了發這條求救消息的地址,這裡距離南北路程幾乎是一樣的,他要是救也只能救一個人。

周孜月說:「他會去救他老婆。」

狼海不太相信,「那他兒子呢,他不要了?」

是啊,這得死多麼痛苦才能做出的決定,如果小布就這麼死了,就算救了朱雨謠,朱雨謠也會恨他一輩子的。

半晌,周孜月突然想到白蘇還在車裡,她回頭,看著白蘇緊繃的臉色,「別擔心。」

白蘇點了下頭,沒說話。

撥通電話,電話很快被接通,「哥哥,北區有個廢樓區,那邊離拳館近,叫他們去救人。」

「你呢?」穆星辰人已經在路上,聽到他的話車輪急速一轉,發出一道刺耳的聲音。

「我去找小布。」

「好。」

*

醫院病床前,白蘇抱著小布看著還沒有蘇醒的朱雨謠,季天堯一步不離的守在病床邊,白蘇看了一眼懷裡的小布,覺得小傢伙有點可憐,差點死了,親爸看都不看他一眼。

隔壁外科,離老遠就能聽見裡面嘰里呱啦的聲音。

救小布的時候,熔鐵爐上根本沒辦法站上去一個大人,所以只能讓周孜月上去把小布抱下來,可是在救小布的時候滑輪滾動,連她都差一點掉下去,人是救上來了,但是周孜月左邊胳膊被燙傷,這會兒狼海和秦英雄正壓著她在這包紮。

「我說你們兩個煩不煩,趕緊放開我,這點小傷又不會死,包什麼包。」

兩個大男人都按不住一個小丫頭,醫生說:「小丫頭,你老實點,不疼的,你這要是不處理好傷口會落疤的。」

落什麼疤呀,周孜月懶得聽他說。

狼海按著她說:「你能不能別亂動,七哥不在我就得看著你,你這都燙成這樣了不上藥怎麼行?」

「誒我說你……」

周孜月咋呼的話還沒說出口,帘子突然被人一掀。

看著走進來的人,前一秒還咋呼的周孜月頓時安靜的像一隻裝死的鴨子。

醫生好奇誰的殺傷力這麼大,回頭看了一眼,「先生,你有事嗎?」

穆星辰走到周孜月身邊,看了一眼狼海,也不知道怎麼的狼海居然自動自覺的就讓開了。

「嘿嘿,你來啦。」周孜月諂媚的小臉揚著,老老實實的坐在那也不叫喚了。

穆星辰看了一眼醫生問:「她的傷嚴重嗎?」

見他們原來是一起的,醫生點了下頭,「有點嚴重,這小孩細皮嫩肉的燙成這樣,你們這些大人都是怎麼看孩子的?」

周孜月笑嘻嘻的拉住穆星辰的手說:「哥哥你別聽他亂說,沒事,小傷而已。」

醫生奇怪的看著小女孩,「我說你這小孩是不是真不知道疼,這還叫小傷?你這半根胳膊都快熟了。」

穆星辰蹙眉看著周孜月,「別廢話了,幫她上藥包紮。」

醫生:「……」

這些人都是哪裡冒出來的,一個比一個奇怪。

周孜月看著穆星辰問:「表嫂怎麼樣了?」

「管好你自己。」

周慫慫「哦」了一聲乖乖的閉上了嘴,老老實實的坐在那給醫生包紮。

狼海見不得穆星辰教訓周孜月的模樣,他嘟囔著說:「假惺惺的,她變成這樣還不都是因為你,你們家事兒可真多。」

穆星辰沒說話,因為他說的是事實。

周孜月朝著狼海齜了齜牙,「你閉嘴。」

秦英雄說:「我覺得狼海說的沒錯,當你們家的童養媳確實挺危險的。你確定你不是在利用她嗎?」

狼海一聽這話,宛如找到了支持者,立馬站在大秦身邊附和著說:「就是就是,你們家破事這麼多,你肯定是想利用她,還是不是人,連個小孩都不放過,我勸你最好趕緊把她給放了,不然我就……」

周孜月一腳踹了過去,動作過大,醫生正在給他消毒的鑷子戳了一下她的傷口。

周孜月嘶了一聲,苦著小臉看他,「你謀殺啊?」

醫生怪委屈的,明明是她自己亂動,「你們這些大人還是先出去吧,全都圍在這耽誤我給她治療。」

周孜月本來想讓穆星辰在這陪她的,他的電話卻突然響了。

看著他走出去接電話,周孜月朝著狼海和大秦齜牙警告道:「你們兩個別給我亂說話,打死你們!」

穆星辰這個電話打的時間有點長,周孜月包紮好胳膊出來他還在打電話。

「知道了,您好好休息,這邊我會看著辦。」

周孜月小腦袋一伸,穆星辰看了她一眼,隨後掛斷電話。

看了一眼她外套下的手臂,穆星辰輕聲嘆了口氣,「為什麼你總會受傷?」

Views:
3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