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這話,愈秀兒點了點頭,知道此行真正的目的,便沒有再多問了。

整個過程中,他們對話都是靠著傳音,所以前面的司機自然叫不到了。

車內再次安靜下來,一路無語,車子安穩的向紫氣縣行去。

到了中午,車停進服務站,幾人下車吃了個午飯。

葉天三人已經不需要吃飯,到了他們這個境界,只要體內還有真元,就不可能會感覺到餓。

可司機還是肉體凡胎,需要食用五穀雜糧,加之葉天也不想顯得太過另類,所以便跟著一起到服務站的餐廳吃了起來。。

葉天一行人開著上千萬的豪車,又帶著司機、美女、保鏢,完全便是大家族子弟出行一樣,無比招搖,引來無數人的注目。

對此,葉天倒是無所謂,仍舊淡定自若。

可愈秀兒受不了,她總覺周圍看她的目光,就像看著富豪的小三一樣。

雖然真要成為葉天的小三,她不僅不會介意,反過來還會很開心,可問題不是,她就很不高興了。 鬱悶的她掏出一頂精緻的女士帽戴上,壓低帽檐,遮住了她的絕艷容顏,讓周圍的目光少了些。

這時,外面再次停入一排車隊,為首的是一輛同樣價值千萬的豪車。

當車停好后,從車上走下來一對青年男女,後面幾輛越野車上,則下來七八個穿著黑色衣服的保鏢,看上去牌面比葉天他們更大。

「我去,這隊人的氣派比之前那四人更大啊!在外出帶了那麼多保鏢,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很重要嗎?」

看到這一幕,有人暗暗砸舌。

「老婆,快來看富豪啊!丫的,我日後要是也這麼有錢,更要像他們這樣,帶上十七八個保鏢,在路上橫著走,看誰敢惹我。」

邊上,另一個男子也是羨慕嫉妒恨。

此時,在眾人圍觀中,那對男女神情淡淡,顯然是早習慣了這樣的情況,帶著眾多保鏢進了餐廳。

這剛一進來,無論是走在前面的那對男女,還是後面的那些保鏢,目光都首先就集中在了銅山身上。

沒辦法,銅山的身材寶在太高大了,坐在那都比常人站著高,本身便極具威懾力。

更不用說那一塊塊線條優美,力感十足的恐怕肌肉,絕對讓人不敢懷疑這肌肉所爆發出來的力量。

在久久的注視著銅山之後,這些人的目光才投到坐在銅山邊上的葉天和愈秀兒。

葉天容貌普通,穿著更是普通,沒有多少的氣質,直接被忽略。

可愈秀兒不同了,哪怕戴著帽子,只露出纖細的下巴和一點紅潤朱唇,身上也能就透著如夢似幻的氣息,卻頓時吸引了為首男子的注意,眼光頓時發亮。

男子身邊的女孩子不滿的小聲道:「哥,別看了,我們還要趕路呢!再說了,他們的坐姿,人家有主了,你可別亂來!」

「咳咳,什麼啊!我沒看什麼,更不會亂來的!好了,快點點菜吧,吃完繼續趕路!」

男子尷尬一笑,引開了話題,帶著眾人入座。

如此一來,兩撥人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坐開點菜。

只不過在點菜的過程,那男子的目光不是瞄向愈秀兒。

對於出身大家族,閱美無數的青年男子來說,像愈秀兒這種有特殊氣質的女人,更容易俘獲他的真心。

他一顆心蠢蠢欲動,非常想看到愈秀兒長什麼樣,只可惜此行是有要事在身,不能在這上面耽擱了。

葉天三人連司機先吃完飯,直接就離開了。

車子繼續上路,向紫氣縣而去,中間下了高速不久,前面正好碰上堵車,後面那對青年男女正好也在到了。

因為時間有些久,車上人都下來透氣,那男子遠遠見到,再也忍不住了,直接走了過來,笑道:「真是巧啊!沒想到幾位也過來紫氣縣,你們也是要去山陽鎮吧?」

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葉天便淡淡答道:「是的!」

「哎呀,好巧,我們也要去山陽鎮!」男子眼睛一亮,似是不經意間的試探道:「小兄弟,這是帶著夫人一起去的?」

愈秀兒一喜,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兒,正要認下。

可葉天卻已說道:「她是我妹妹愈秀兒!」

愈秀兒頓時嘟著嘴,顯得很不高興,倒是男子一聽到這話,臉上的笑容更勝了,雖然有些奇怪為什麼兄妹不同姓。

不過想想現在社會離婚率那麼高,說不定這兄妹是父母離婚後,另外組建家庭,跟著新家庭成員的姓,反正這並不重要。

男子並沒有多想,接下來的話題,就主要向愈秀兒迎著,各種殷勤的奉承。

在男子話語中,葉天很快就知道他們的身份,男叫祝雲,那個女孩是他妹妹祝涵,兄妹兩人來自帝都祝家。

這祝家在帝都雖然比不上柱國世家,可也算小有名氣的家族,經營著一個規模不小的外貿集團,身價已超億萬。

此次來紫氣縣,目的是為得了重病的老父親,想要去山陽鎮求葯的。

這祝濤三十齣頭歲,穿著裁剪合體的休閑服,容貌不算俊美,可笑容極具親和力,再加之世家出身,風度翩翩,見識廣博。

連之前不滿的愈秀兒,都對他有些另眼相看。

葉天突然問道:「求葯?你們不會也是要去醫仙觀吧?」

他忽的一愣,恍然道:「難道葉兄弟一行人,也是去醫仙觀求葯的?那就太好了啊!我們正好能結個伴呢!」

葉天微笑不語,愈秀兒暗自冷笑,心道等人真是一點眼光也沒有,我們哪裡是去求葯的,我們是準備去搶葯!

知道葉天等人也要去醫仙觀后,祝雲更是笑容大盛,心中歡喜,正準備繼續,攀攀交情。

說不定如此一來,能夠兩家變一家,成為親家呢!

可這時,他妹妹祝涵卻冷聲道:「哥,你和幾個陌生人說這麼多幹什麼?說不定他們就是故意沖著我們祝家來的呢!」

愈秀兒神情一僵,露出了怒色,葉天卻是一笑,拉住愈秀兒,搖了搖頭,示意不要跟她一般見識。

祝雲也是滿臉尷尬,連忙說道:「葉先生,愈小姐,舍妹最近因為家父的病重一事,心急如焚,所以脾氣有些暴躁。我在這裡,代她向兩位賠罪了。」

他這副謙和的態度,讓葉天都暗暗點頭,心道這才像大家族的精英子弟。

像那種動輒低眼看人,搬出家族勢力,只代表你沒什麼能力,一無是處罷了。

「你父親得了什麼病,要去醫仙觀求葯?」

當下,葉天問了一句。

到了葉天這等層次的修真者,輕易不會開口,可若是開了口,就代表他可能會介入這件事情。

祝雲不知道葉天的能耐,否則早就驚喜若狂,苦苦求葉天出手,無論代價了。

可祝雲不知,所以只是苦笑,原本不打算說,卻最終想想,還是說道:「其實我父親不是病,而是中了一種詭異的毒素。

之前一位與我家交好的道長有看過,說極有可能是苗疆蠱師的巫蠱,他只是個修道之人,不擅長藥石之術,所以建議我們到醫仙觀來求葯。」 「原來是中毒。」

愈秀兒點點頭,明白女孩為什麼警惕心這麼高,她父親中了毒,而且還不是普通毒素,這明顯是有人在做手腳,想要謀算祝家。

如此一來,多加警惕,也是正常。

祝雲突然想到什麼,正色問道:「不知葉先生和愈小姐來自何處,又為什麼要去醫仙觀呢?」

「我來自海西省,至於去醫仙觀嘛……」

葉天一笑,並沒有繼續說下去,總不能告訴對方自己去,是去鬧事裝逼的吧?

祝雲濤見狀,只當他有難言之隱,沒有再多問,反而驚訝道:「海西?我倒是認識海西的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姓徐,以前跟我父親去海試的時候,有幸見過一遍。」

猶抱琵琶 「徐仁敖嗎?」葉天笑道。

「對對,就是徐仁敖,看來葉先生真是來自海西啊!是我失禮了!」

聽到葉天道出了徐仁敖三字,祝雲濤也鬆了口氣。

徐仁敖在海師的名氣很大,甚至在江南也算有些名聲,可在帝都這一帶,可就沒什麼人知道了。

葉天能一口道出,看來確實是海西那邊的,祝家主要的根基都在北方,對手顯然與海西不會有關係。

消除葉天的嫌疑后,祝雲濤臉上的笑容更多了,他也是見識廣博,談吐幽默風趣。

說話的時候,可可謂是照顧到方方面面,連葉天都願意偶爾插上兩句。

倒是他的妹妹祝涵,雙手環抱,站在那邊,沒有說話,眉眼間的盛氣凌人卻一覽無遺。

「都是一個父親生的,一個溫和大氣,一個目中無人,這就是從小教育上有差異的問題。」

葉天見狀,暗嘆一聲。

騙婚豪門之總覺得老公要黑化 祝雲明顯是當家族接班人培養,所以無論氣質、談吐、能力和手腕,盡皆頂尖出眾。

他妹妹祝涵,容貌不錯,一色白色手工栽剪的套裝,妝容精細,也是美女一個。

可在表現上,卻顯得很是普通,無論頭腦、見識、城府,比起她哥,完全天上地下估計祝家沒在她身上花費太多的心思,未來只是用來為家族聯姻而已。

生在這樣的家族裡,對於這樣的女孩來說,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可悲了。

正談話間,前面的道路似乎已經疏通,可以看到遠處的車輛正在慢慢啟動,兩方人不然也要各自上車,準備啟程了。

這時候,祝雲濤突然問道:「既然大家都是去醫仙觀求葯,不知可否一路同行?」

愈秀兒可不願意,好不容易跟哥哥兩人一起外出,權當旅遊了,心中更是有種情人約會,過兩人世界的小心思。

雖然跟著銅山這個大燈泡,但銅山從始至終都基本上不會說話,讓人很輕易忘記他的存在,要是讓這祝家兄妹跟上,兩人世界豈不是要泡湯。

可愈秀兒雖然再不願意,也沒有開口,因為她仍舊記得母親的教誨,出門在外的時候一定要讓男人做主,不可耍小性子。

邊上,祝若涵明顯也不願意,可也只是撇了撇嘴,沒有再說什麼。

葉天倒是不置可否,隨意的點頭,讓愈秀兒不禁失望的嘟起了嘴。

如此一來,葉天他們的車加入了祝家的車隊,一起向山陽鎮行去。

到了山陽鎮時,因為之前路上堵車了,耽誤,已經是夜裡十二點廠。

好在,祝家兄妹來之前,已經提前在鎮上訂好了最豪華的酒店。

到了之後,祝雲濤還貼心的為葉天四人訂了房間,並且付了錢。

雖然都知道這點小錢,對於葉天來說不算什麼,但也能看出祝雲很會做人了。

一夜無事。

第二天,車隊轟隆隆的向鎮外的山區開去。

到了這裡,祝雲濤忙著找嚮導進山,而葉天則把路虎司機打發走了。

他此次入山,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出來,再加上這山路崎嶇,再好的越野車也進不去,所以直接將他打發了,省得麻煩。

這時候,葉天發現來醫仙觀求葯的人似乎很多,因為嚮導很快就找好了。

「哎呀,我跟你們說這路,都不知道走多少次了!每年像你們這樣的去山中向仙人們求葯的多了去。

不過這醫仙觀的仙人們雖然心善,你好像就變一人有什麼要求,所以大部分外來的人都無法打動仙人們,只能哪來回哪去!」

嚮導是個老者,讓大家叫他老李,這時正叼著祝家送的名貴香煙,絮絮叨叨的。

「呀?這山裡真有仙人?」祝雲奇怪道。

老李說道:「怎麼沒有?那醫仙觀的道長們就是仙人啊!你們是不知道,這些仙人可是神通廣大,能驅火御水,飛天遁地,這不是仙人是什麼?」

說話間,老李停了一下,露出了羨慕的神色,說道:「別的不說,就說我們隔壁老王家的小子,小的時候據說有根骨,就被道長們帶進觀內修鍊了。

不過據說修鍊艱辛,入觀之後,就不能隨便出觀,需要潛心修鍊,所以王家小子也有十年沒見到了,也不知道現在是不是和那些仙人一樣!

不過為了彌補,觀里的仙人還是會給補償的!這大山周圍方圓幾百里的村子、鎮子,只要家中有子弟被觀中仙人挑中,立馬就是鯉魚躍龍門,成為村裡的大富豪呢!」

葉天聽著這話,倒不驚奇,這醫仙觀作為葯聖谷的內陸據點,又擅長煉丹,怎麼可能會缺錢呢?

眼下這地方並非單純只是據點,有為葯聖谷招收弟子的作用。

可葉天卻是心中疑惑,就算是需要苦修,就算是送到海外的葯聖谷,也不至於一下便是長達十年,不讓與親人見不上的啊!

畢竟修真雖然有講究斬斷凡俗情緣,但那是對修為深厚的人說的,你一個剛剛入門的,講什麼斬斷凡俗情緣啊!

真要這樣做,反倒有害無益,反倒可能給小孩帶來巨大的心理重創,嚴重影響他們日後的修鍊!

一個不好,甚至可能形成心魔!

就算講究寄於情而絕情的太上忘情宗,也不是一開始就將所有情緣斬斷,而是慢慢的來。

畢竟情緣二字,可不是說斬就斬的! 葉天正疑惑著,祝雲皺眉問道:「要能打動他們,這需要怎麼做?才能請動這些道長們嗎?」

他本以為醫仙觀和世俗中的那些醫生一樣,給足錢就行,可沒想到還有這種規矩。

「那是!道長們可是仙人,你那錢只是世俗的阿堵物,怎麼能打動醫仙觀的諸多仙人呢?」老李搖頭晃腦道。

祝涵冷笑道:「哼,是嗎?我就不信了。一百萬不夠就一千萬,一千萬不夠就一個億!我可不信一個億擺在那些道士們面前,他們還不動心。」

「嘿嘿,一個億算得了什麼?」可沒想到,老李卻面帶不屑道:「上一次,港島那邊有個姓鄭什麼來著,也和你這樣想的。

雇著我老李進山,準備出十個億讓仙長們出手,結果直接被人家攆了出來,你的說一億算什麼!」

「姓鄭?莫非是鄭家?」祝雲突然問道,臉上帶著驚訝。

「對對,就是港島鄭家,他們家的老爺子據說八十歲了,快不行了。所以他孫女跑來求葯。也像這位想的那樣,拿錢砸就行。

可結果呢?仙人人們聽完話,就把他們趕出來,並且下了禁令,不許他們再進醫仙觀!」老李點頭道。

這次,換祝涵無語了,連祝雲也是臉色大變。

港島鄭家,那可是真正的大富豪家族,雖然相比柱國世家,仍舊有所不如,但相比祝家,可就強多了。

葉天對此,則淡然得很,他哪管什麼鄭家歪家的,有他打的許家、陸家厲害嗎?

Views:
58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