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魔對於源源不斷的攻擊,神色一怒,他現在受到了重創,要速戰速決,否則拖下去,對他也不利。

他跟人類打交道,也不是一次兩次,而是幾百年了,對於人類的手段,還是有些了解的,一些恢復的丹藥寶物。

四周血炎翻騰,一股股心悸力量不斷爆發而出。

那魁梧男子三人的攻擊,剛沒有接近血魔,就被一個擎天血浪給拍打席捲了。

對於這一幕,魁梧男子三人想要向後躲避,但席捲的血浪,還是波及到了他們,就算有寶物護身,也被狠狠拍打了出去,嘴角紛紛流出一絲鮮血。

羅無生見到這,雙眼光芒一閃。

右手一伸一點,那被震退的巨碑靈光一個爆閃,再次向著血魔鎮壓而去。

「小子,你找死!」

血魔憤怒,此刻他最想殺的,就是羅無生了。

這小子雖然境界低,但寶物強大,而且手段也是詭異強大。

之前那血炎風暴再出,將那巨碑震退。

震退的時候,四周血炎,一個洶湧,形成巨浪,想要向著羅無生拍打滅殺而去。

可是還沒有拍打,血魔臉色大變,想要先一步躲避開來。

因為他的周身,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三件靈器,而且還有一件天階上品。

這天階上品的靈器,正是那光頭男子想要修復的那件天階上品靈器。

見到這靈器,自然知道羅無生想要幹什麼。

但可惜的是,現在知道已經來不及了,那三件靈器剛一出現就是一個狂暴,根本不給那血魔有任何逃離的機會。

雖然那天階上品靈器有些破損,但其中自爆的威力,還是非常強大的,其他兩件也是中品,三件一起自爆的威力,足以再次重創那血魔。

不過他只是重創而已,沒有絲毫想要斬殺的意思,因為還需要他阻擋魁梧男子三人。

如果有機率斬殺的話,就只能自爆那半帝器的蛟龍珠了,同時還需要鎮魂碑魂力攻擊。

魁梧男子三人對於葉天一出手,又是三件強大的靈器自爆,臉色一驚,這麼多靈器,身價遠遠在他們之上。

不過這麼一來,那血魔就算不死,也要再次重創,等下就好對付了。

想到這,心中不免有些興奮激動起來。

這個傻小子,現在幫他們重創血魔,等下讓他死得痛快一點。

這一切想的非常的好,好像就在眼前一般。

然而下一秒,他們的周身,一絲漣漪激蕩,同樣現出三件靈力狂暴的靈器。

對於這靈器,三人止不住的臉色大變,這小子怎麼還有這麼多的強大靈器。

「小子,你要幹什麼?」

魁梧男子一怒,但體內真元在第一時間催動,釋放出雷光抵擋即將靈器自爆的威力。

白衣男子兩人也差不多,各自在最短時間內釋放出強大手段抵擋。

羅無生看都不看他們一眼,身形一個向著遠處快速的掠閃。

同時後面一片血雲,裹狹著血脂馬快速跟上。

在靈器爆裂的最後時刻,魁梧男子三人終於明白過來,羅無生將他們全部算計在內。

他們想要殺羅無生搶奪寶物,但最後反被羅無生算計。

這三件靈器雖然沒有自爆攻擊血魔的靈器強大,但也有一件天階中品的,三件一起自爆的威力,還是很強大的,想要直接突破,去追擊羅無生是不可能的。

何況他們受了一些傷,實力受了一些影響,就更加不可能了。

吼!

血魔憤怒,一聲怒吼咆哮,血炎滾滾而出,將靈器自爆的風暴全部衝散開來。

至於在血炎的中央,有一道狼狽的身影,身上的波動,比之前更加的絮亂,剛才的靈器,讓他再次受到了不小的重創。

沒想到這一次居然栽在了一個真魂境初期的武者手中,以前這種實力的武者,他滅殺就是眨眼間的事情,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憋屈。

另外沒想到他精心培養的血脂馬,居然也被那個人類小子給滅殺拿走了。

心中的憤怒,一下子上升了極點。

而羅無生在他咆哮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裂縫之中,至於那血脂馬也已經被他收進了儲物戒之中。 拓跋族有分支留在東聖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

不僅族內許多人都不知道,就連那幻境之中,其實也沒有詳細出現過那些人離開的畫面。

只不過姜雲卿看到了拓跋族所有的概況,也知道拓跋族真正的族人有多少。

可是後來在拓跋黎帶著族人逃來西蕪的時候,那族人之中少了許多,且一些往日里時常出現在主家的旁支面孔都消失不見,所以姜雲卿才會有所猜測,恐怕當初並不是所有拓跋族的人都一起來了西蕪。

其實想想也是,拓跋族的人世世代代都在東聖。

故土南離,且來了西蕪之後誰也不知道將來如何,有一部分不願意離開東聖,寧肯隱匿形跡在暗中生活也屬正常。

而且姜雲卿在看到拓跋黎將家產一分為二,而其中一半都沒了下落時,也猜到恐怕拓跋黎當時也曾經替拓跋族留下了一絲念想。

拓跋黎雖有把握將人帶過磐雲海,可西蕪前程如何,誰也不知。

他擔心東聖之人窮追不捨,萬一他們去了西蕪出事之後,那些留在東聖的族人也算是拓跋族最後的血脈。

姜雲卿緩緩將她的猜測告訴了焱陽,等說完之後,她才說道:

「這些人留在東聖千年,也不知道如今還有沒有血脈在世,等去了東聖之後,辦完了正事,若有機會的話就想辦法找找看當年拓跋族留下來的遺脈。」

「如果真能找到,我們就將拓跋族的這些傳承轉交給那些人,這樣也不至於讓拓跋一族就此斷絕。」

也算是還了那位先知,預言之中拓跋族再次復起的心愿。

焱陽只是活靈,他心思單純想不了那麼多,直接道:「我不懂,不過主人說行就行,焱陽聽主人的。」

姜雲卿剛開始還沒怎麼留意,可這會兒聽著焱陽用著小娃娃的奶音叫著她主人,她莫名就想到了留在京城的兩個孩子,心中生出些柔軟之意。

「焱陽,往後不要叫我主人。」

「那叫什麼?」

姜雲卿想了想,說道:「叫姐姐吧。」

焱陽歪了歪身子,就高高興興的接受:「姐姐!」

他之前雖然被封印未曾完全蘇醒,可自從認姜雲卿為主后,卻依舊能夠感知到外面的事情。

等封印一解除后,這些年發生的事情就全部知道了。

焱陽知道姜雲卿有弟弟,也知道她有極為袒護的幾個人。

那些人都喚她姐姐。

那是不是代表,他在主人心中,也和那些人一樣?

焱陽心思單純,高興的上下晃動。

姜雲卿有些不懂他在高興什麼,不過瞧見焱陽幻化的金蓮像是搖頭晃腦的孩子似的,也是不由露出笑容。

姜雲卿摸了摸焱陽說道:「東聖靈力潰散,修鍊之事也一代不如一代,如你這般活靈至寶太過容易讓人眼紅,一旦讓人知曉你復甦,恐怕會惹來麻煩。」

「當初言家知曉你存在,就傾一族之力想要謀奪於你,其他那些險惡之人也還有許多。」

「所以以後在外面時,你不要輕易與我說話,也別發出聲音,別叫人知道你的存在。」 第四百六十五章逃亡

收進去的同時,取出紫雷竹道:「我被追殺,等下還需要你施展出雷遁!」

「這段時間我的雷遁又有所領悟,你放心!不過之前將紫霄神雷給你了,這些天只凝練出了一點,等下將你的紫霄神雷注入到紫雷竹之中。」紫袍男子放心的說道。

「好!」

既然是紫霄神雷,自然是沒有什麼問題,手掌五指雷鳴一響,一道道紫霄神雷不斷的注入紫雷竹之中。

現在的紫雷玄冰焰由於融合的關係,就算全部紫霄神雷注入到紫雷竹也沒有什麼關係,因為它已經能自主的產生紫霄神雷了,只不過速度上慢一些。

按照羅無生指引的方向,紫袍男子施展出雷遁,快速的向著裂縫外面而去。

另外這速度,果真比上次還要的更快。

「小子,我要殺了你!」

至於那血魔再次瘋狂的咆哮,看了一眼魁梧男子三人,就化為一道血影,快速的向著羅無生的方向追殺而去。

他剛才受到了重創,實力下降嚴重,就算魁梧男子三人也受到了不小的重創,他一時之間也難以斬殺,反而他也有危險,到時候來個兩敗俱傷,那小子就逃得更加的遠了。

他活了這麼長的時間,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子給算計,心中極其的憤怒,想要將羅無生整個身體給撕碎開來。

但感受到羅無生逃離的速度,臉色再次一驚。

如果是全盛時期,羅無生的這點速度,根本沒有什麼,但現在由於幾次重創,實力大降,速度一下子有些落後。

至於魁梧男子三人,對於羅無生同樣憤怒之極。

原本要到手的血脂馬沒有不說,反而被算計遭受到了不小的重創。

現在血魔追了上去,他們自然也要追上去。

不過他們三個人的速度,是現在最慢的,距離被拉開的越來越遠。

對於這一點,魁梧男子三人神色再次憤怒陰沉,他們是真的有些小看羅無生了。

不管是手段,還是靈器都遠遠超乎了他們的預料。

剛才那麼多的靈器,說自爆就自爆,一點都不心痛。而且其中一件有天階上品的波動。

天階上品的靈器太少了,就算是他們都只是接近天階上品的靈器而已。

其中更讓他們震驚的,還是那鎮魂碑。

那羅無生只是真魂境初期,就能施展出如此強大的攻擊,那麼全力施展出該有多麼強大的威力。

既然他們得不到,那麼那羅無生也別想安生。

不管是血脂馬,還是那鎮魂碑,都將成為血荒域追殺的對象。

另外這一追,直接就是一百里。

中途有個不長眼的五階中期血魔,想要吞噬羅無生,但被羅無生的鎮魂碑給鎮壓爆裂了,可以說沒有任何的抵擋。

至於那血晶核,自然是被他給收進了儲物戒中。

而此時,他的雙眼有些寒芒涌動。

他原本以為那血魔會對那魁梧男子三人出手,這樣他好趁機離開。

沒想到那血魔直接放棄魁梧男子三人,就是想要追殺他。

那血魔雖然受了重創,但速度還是很快的,並沒有拉開很遠。

而紫袍男子的雷遁,等沒有了紫霄神雷就不能施展了,到時候以他的速度,肯定會被追上。

這麼一來,還需要找一個地方,將其給滅殺了。

其受到了重創,而且追殺他,也需要消耗體內的能量,不是沒有機會,將其給斬殺。

何況他那塊血晶核,他同樣有些窺視。

其的實力,是他現在所見到最強大的,可以拿來武道之魂的觸碰領悟。

他的毀滅武道已經到了十成,想要靠自己領悟突破到武道之魂,需要很長的時間,但有了這血晶核就不一樣了。

田園記事:枝頭夢 至於現在就將這血魔引到越遠越好,因為後面那魁梧男子三人,也肯定向著他這邊過來。

如果到時候他們隱藏在一旁,等他消耗滅殺了血魔,再對他出手,他絕對沒有任何逃離的機會。

那魁梧男子三人受到了重創,實力肯定下降,到時候逃離的距離越遠,他們肯定會放棄的。

這種地方,如果體內的真元消耗嚴重,等待他們的,只要被隱藏的血魔給吞噬。

然後這一前進,又是百里。

那血魔緊追不捨,至於魁梧男子三人面色陰沉,他們不能再追了。

閃婚厚愛:誤嫁天價老公 先不說羅無生沒有看到,連血魔都將他們拉開了一些距離。

之前對戰消耗了不少真元,現在這一追,又消耗了不少的真元,而且四周的血氣,他們同樣需要真元來抵擋。

等下最追下去,對他們不利,這邊的血魔實力強大,他們會有危險。

先前他們是四人,而且還是真元充足的情況下,那些血魔不會出手,但現在就不一樣了,身上的氣息,那些血魔自然可以察覺的到。

「可惡,現在去血天堡,將羅無生出現在血煞禁區的事情傳出去,讓整個血煞禁區的武者,都去追殺那羅無生。這一次,我看他還怎麼逃?」魁梧男子神色不甘的叫罵一聲。

就身形一轉,向著血天堡的方向而去。

白衣男子兩人臉上也是不甘憤怒,跟隨魁梧男子去血天堡。

他們得不到血脂馬,那羅無生也別想將其安然帶出。

血天堡內,除了不少的中期,還有幾個後期的。

這幾個後期的,其實是那血荒域超級宗門實力的長老,算是鎮守這邊,免得血煞禁區出什麼意外。

Views:
53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