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吧,你們都不想活了!」

「快快,蕭助理來了。」

一瞬間,鴉雀無聲,氣都不敢喘一下。

蕭奕全程盯著王鵬和王婷婷被扔出雲氏的辦公大樓,銳利的眼鏡掃視了一圈,充滿了威脅的意味。

低垂著腦袋的員工,感覺好似有一把巨大的鐮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隨時準備落下。

王鵬的身上沾滿了塵土,褲腿和衣袖也被划爛了了幾個口子,被打理的光亮的幾根頭髮也散亂的垂在額前。

重生之侯門孤女 王鵬憤怒的想要破口大罵,但一看到眼前的兩個黑衣壯漢,瞬間就沒了膽子。

王婷婷一臉狼狽的趴在地上,伸手抓住王鵬的褲腿,「爸爸,我的腿好疼。」她從小就是個被嬌養的千金小姐,什麼時候被這樣對待過。

王鵬撇了眼王婷婷的腿,不過是膝蓋蹭破點了皮而已,就這樣大呼小叫,讓他煩不勝煩,再加上他們兩人會被扔出來,還不是因為她管不住自己的,惹惱了雲言君。

王鵬越想越氣,恨不得當初沒有生這個女兒!

王鵬一腳踹開王婷婷,不顧周圍人異樣的眼光,大步向停車場走去。

雲氏大樓的地下停車場只有內部人員才可以進入,其他來人,除了特別允許的以外,都要停到大樓旁的停車場。

「爸爸,爸爸。」王婷婷趴在地上大喊。

「王小姐,雲氏大樓前不允許人員停留,如果王小姐還是不離開,我們也只好採取特殊手段。」蕭奕從樓中走了出來,眉頭微皺,眼中閃過不耐的神色。

王婷婷向來是個欺辱怕硬的,見到蕭奕這樣冷冰冰的男人更是怵的不行,顫抖著身字,用盡全力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連滾帶爬的跑向停車場。

大樓的頂端,洛熙和雲言君站在落地窗邊,從這裡正好可以看見從門口到停車場的距離。

「你是故意的?」洛熙冷淡的看著樓下的兩人。

「什麼?」

「別裝傻。」

「那個女人既然敢侮辱你,那麼就要受到懲罰不是嗎?」雲言君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人命這種東西在他眼裡也算不了什麼。

洛熙明顯不相信雲言君的說辭,等著雲言君的下文。

雲言君聳聳肩,摟過洛熙的肩膀,「你不是還需要一個誘餌嗎,這兩個就很合適不是嗎。」 「誘餌我之前就已經準備好了。」

「那就當做備用的。」雲言君大手一揮。

「還有……」

「什麼?」雲言君笑眯眯的看著洛熙。

洛熙握住雲言君搭在胳膊上的手,微微用力,「不要總是那麼自然的占我便宜。」

話音一落,雲言君就呈完美的拋物線飛了出去。

洛熙拍了拍手,抬頭看了眼時間,她過來的時間也挺長的了,差不多快到晚餐的時間了。

「洛洛,你要去哪?」

見洛熙要出門,還在地上各種裝可憐求同情的雲言君像是踩到了什麼開關一樣,立馬竄到了洛熙面前。

「時間差不多了,今天帶小意出去吃。」

雲言君眼中劃過暗芒,轉瞬即逝,就連洛熙都沒有注意到。

「洛洛,是你早上說今天會來接我的。」

「我這不是來了。」

「但是你一直都和咱兒子在一起。」

雲言君那可憐的小表情,洛熙嘴角抽了抽,「所以還不快去收拾。」

接下來,雲氏受到了第三次轟炸,但這一次眾人沒有之前兩次那麼激烈,要問為什麼?

不好意思,他們只是太激動,嚇傻了。

只見雲言君一隻手抱著小意,一隻手攬著洛熙,往常溫潤卻疏離的笑容中是滿滿的溫柔和幸福。

這波衝擊太過可怕,所有人盡數陣亡。

小意很開心,因為爸爸媽媽都在身邊,他終於不是一個沒有媽媽的孩子了。

小意開心的眨巴著眼,就像是在炫耀一般。

突然,小意看到了人群中的幾個人,「粑粑,你過來。」

「怎麼了?」雲言君耳朵湊過去。

「爸爸,我跟你說……」

看著父子倆在說悄悄話,洛熙笑而不語,保持著端莊優雅的姿態。

小意說完后,兩雙金色的瞳眸對視了一眼,雲言君的視線隱晦的掃過了幾個人。

「小意今天想吃什麼?」洛熙微笑。

「嗯――」金色的大眼睛轉了轉,模樣甚是可愛,「我想吃――包子。」

雲言君顛了下懷裡的包子,「走,我們去吃包子,爸爸知道有一家的包子很好吃哦。」

「好耶。」小意歡快的喊道。

「那――我要吃灌湯包。」洛熙笑眯眯的說道。

「行,我們把所有包子都吃個遍。」雲言君的眼神溫柔的彷彿可以溢出水來。

看著其樂融融的一家三口消失在視線里,蕭瀧撞了下身旁的齊麟,「你覺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勁?」

「……」齊麟摸了把臉,「為啥看的我都想找對象了。」

「……」蕭瀧拍了齊麟一巴掌,「兄弟,你不覺得大少他們三個人那其樂融融的氛圍有點嚇人么!」

「有什麼好嚇人的?」齊麟奇怪的看了蕭瀧一眼。

夫妻恩愛,孩子乖巧,不是很正常嗎。

蕭瀧:……

這貨蠢的沒救了,跟齊顏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洛熙看著眼前的中餐廳――尋味齋,很有趣的名字,房屋的設計也非常別緻,在這種地方吃,吃的不止是味道,還有氛圍。

這家中餐廳在A市也非常的有名,但如果想要在這裡吃飯,必須要經過預訂才可以,而且每天的預訂名額有限。

據說這裡老闆的脾氣古怪,吃飯也要看眼緣,看不順眼的就算是給出天價也不會給預訂名額。

並且未預訂者,禁止進入。

洛熙眼神瞟向雲言君,「別告訴我這家餐廳是你開的。」不然為什麼不用預訂就可以在這裡吃飯。

陌上繁花綻 雲言君一臉神秘,「還真不是我開的,但我和這家飯店的老闆認識。」

「只是認識?」

雲言君笑而不語。

「據我所知,就憑這家店老闆沒什麼身份背景,還有那臭脾氣,肯定會遭報復,但是這麼多年卻風調雨順,根本沒有人敢在這裡鬧事……」

洛熙的意思不言而喻。

這些年在背後護著尋味齋的就算不是雲言君,也跟他脫不了關係。

雲言君一進門就帶著洛熙和小意走到了一個很隱秘的包廂,一路上沒有任何服務生出來阻攔,明顯是認識雲言君的。

雲言君笑眯眯的跟服務生說每種包子都來一份。

洛熙眼角抽了抽,「你這是什麼?包子宴?」

「不是你們說要吃包子的么。」雲言君笑得一臉無害。

「……」

「雲言君,你為什麼要選擇這家店。」洛熙眼眸微眯,她今天可不是無緣無故要求出來吃的。

「自然是因為這家店的包子好吃啊。」

「雲言君,不要在這裡裝傻,」洛熙神色銳利,「你明知我不喜歡在外面吃飯,還一口答應下來,我不相信你不知道為什麼。」

常年刀口舔血的生活,讓洛熙對外面的食物都有極強的警惕性,這種感覺幾乎成為了她的本能,只有出自自己之手的飯菜,才會放心咽下。

「是么,」雲言君神色晦暗,「大概只是巧合吧。」

洛熙冷冷的看了眼雲言君,就起身離開了包廂,她不在意別人怎樣去猜測她的心思,但她最討厭自己的心思被人猜到,甚至已經安排好了一切。

見洛熙離開,小意也想跟上,卻被雲言君拉住,後者搖了搖頭。

尋味齋分為前廳和後院,中間由兩條長廊連接,兩條長廊之間是一片荷花池,水中還養著許多的錦鯉。

洛熙寒著一張臉,站在走廊邊,雙眼沒有焦距的看著水中的錦鯉。

「洛熙。」沒有任何起伏的聲音。

洛熙回神,看向站在身旁的男人,「上官燁,你怎麼在這裡?」

「當然是來這裡吃飯,沒想到居然遇到你了。」上官燁的臉上看不到任何情緒。

「嗯,真巧。」

「你呢?」

「來吃飯。」

「嗯。」

兩個人站在走廊邊,時不時的從嘴裡冒出幾個音節。

「上官燁,別和竇情攪得太緊。」

「怎麼,吃醋了。」

洛熙斜瞥,明明只是在普通不過得動作,卻讓人莫名產生壓力,「你覺得我需要吃醋嗎?你的命都是我的,我有什麼好難受的。」

「是么。」兩個字的聲音很輕。

「竇情和竇偉我有用,你要玩玩可以,別給我玩死了就行。」

「我知道了。」 當洛熙回到包廂的時候,桌子上已經擺滿了各式各樣的包子,光從外形上看就有好幾種。

「說完了,快來吃吧。」雲言君依舊是那副笑臉。

莫名的,洛熙感覺那張笑臉很刺眼,想要把他毀掉。

「嘛嘛,你嘗一下這個。」小意給洛熙夾了一個灌湯包。

洛熙化悲憤為食慾,夾起包子,一口咬了下去,滿滿的都是湯汁,不咸不膩,恰到好處。

「這是什麼湯?」洛熙已經很久沒有嘗過這麼好吃的東西了,畢竟她自己的手藝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自然對於一般廚師烹飪出來的食物沒有太大的興趣。

雲言君一臉寵溺,洛熙兩眼放光的樣子很可愛,「我也不知道,這裡的所有料理配方都是秘制的,機密中的機密。」

「這樣啊,」洛熙說著又咬了一口包子,還把湯汁都吸乾淨了,「好吃。」

「你幹嘛一直盯著我!」發現雲言君一直沒動筷,反而一直盯著自己,洛熙耳尖泛紅。

雲言君挑眉,「沒什麼,只是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過你這樣的表情,很美。」

「夠了!吃你的包子!」洛熙紅著臉,夾起一個包子就塞到雲言君的嘴裡,氣鼓鼓的咬了一口水晶包。

洛熙眼睛一亮,「這個也很好吃。」

雲言君支著下巴,神色溫潤,嘴裡細細嚼著洛熙「餵給」他的包子,歡樂和諧的一家三口的吃飯畫面他原來也只能想想,在還未找回洛熙的時候,餐桌上只有他一個人,雖然後來偶爾會和小意一起吃飯,但心裡終究是空落落的,就算再可口的食物也索然無味。

洛熙突然眸光一閃,下一刻包廂的門就被打開了。

洛熙臉上的笑容蕩然無存,只剩下冷漠,「上官燁,你跑這來幹什麼。」

來人赫然是剛才「偶遇」的上官燁。

上官燁冷冷的掃了眼正在吃包子的雲言君,眼中閃過不屑,「沒什麼,太無聊了。」上官燁自顧自的在洛熙身邊坐下。

「上官燁,你知道我最討厭什麼,現在立刻從我眼前消失。」洛熙眼眸微眯,她最討厭的就是被別人知道自己的行蹤,上官燁是哪裡來的勇氣挑戰她的底線。

從小養出來的狗,即便再優秀,但如果無法好好掌控,那麼就只好毀掉了。

小意也一臉防備的盯著上官燁,所有會對爸爸造成威脅搶走媽媽的男人都在他的防備範圍內。

「不用,燁少也留下來一起吃吧,反正這麼多的包子我們也吃不完。」一直沒有開口的雲言君突然對上官燁道。

三人古怪的看向雲言君,不知道這個男人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雲言君仿若沒有注意到三人的視線中的疑惑,依舊是那個溫潤公子,「既然燁少都來了,就留下來吃吧。」

上官燁警惕,他可不相信雲言君會這麼好心請自己吃飯,他肯定會有別的目的,雖然他現在也猜不出來。

「既然雲少相邀,本少自然要給個面子。」上官燁看向洛熙,冰冷的瞳孔中帶著少有的情緒,不是他不願意離開而是雲言君留他下來,與他無關。

這無疑是對洛熙赤裸裸的挑釁,但洛熙並沒有說什麼,低頭安安靜靜的吃著桌上的包子,對這兩個男人也完全不理會,這完全就是無視了。

「燁少,聽洛洛說,你們很久之前就已經認識了。」雲言君微笑。

Views:
40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