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君卓急於挑起爭端,引發任務,難道說他提前知道了些什麼?而他又想從這次任務中獲得什麼樣的好處?

連串的疑問湧上心頭,加上這一連串賽博坦星球自己從未聽過的秘聞,頓時令眼前的道路變得撲朔迷離。

看來,本次黃金主線並不會像上一次戰場任務那樣簡單! 一路同月嬌這麼個嘴裡嘰嘰喳喳、體內八卦之魂滿滿的女汽車人說著話。前往汽車人總部的道路雖然漫長卻一點都不顯得無聊。

如同千百年沒開過口,又好不容易抓住了周啟這麼一個從天上掉下來的「忠實」聽眾。各種汽車人間的八卦緋聞如竹筒倒豆子連綿不斷地從她口中飛出。

汽車人彈簧,領袖補天士同女汽車人阿爾茜三人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科學家克勞莉婭和她的傻大個男朋友鐵皮第一次約會時發生過什麼糗事……各種版本可謂應有盡有。

越是和她交談的久,對汽車人的生活了解的越多,周啟的心中就越是矛盾。

既然自己可以把黃月英從任務世界中帶出來成為契約者,早已說明這任務世界中NPC不再是一堆虛擬的數據,同他一樣是擁有個人意志的生命個體。

汽車人和霸天虎也一樣,相對人類而言,不過是換了一種元素組合。

也許是受現實中電影的影響太深,加上進入任務以來的所見所聞,說實在的,他從骨子裡不願意和汽車人為敵。

一想到或許某一日會同性格活潑的月嬌以及溫婉大氣的艾麗塔戰場相見,他心中就異常的不是滋味。

自己真的願意看到這一切發生嗎?答案是不!這絕對不是他想要的。

從黎明時分與三名女氣車人相遇,一轉眼,時間已經過去了4個小時。隨著月嬌行駛速度減緩,片刻之後,一座巨大的裝配工廠出現在了周啟的視野當中。

不遠處的道路兩旁停放著大大小小的各種車輛。一個個自己叫不出名字的汽車人變做了人形出入於道路兩旁的加油站,汽配廠。要麼加滿燃油后和其他人飆上兩圈,要麼換換身上的防鏽塗料,修理下零部件做做保養。

眼前所見儘是一片和平的景象。

「看哪,是艾麗塔,月嬌和阿爾茜她們」

「哇哦!她們可真美不是嗎?」

「救護車!我的發動機已經被月嬌小姐的輪胎給碾碎了……」

聽到自道路兩旁不斷傳來的口哨和喧嘩聲,周啟不由開心一笑。不論是人類或者其他什麼種族,無論到了哪裡,美女永遠是最受矚目和青睞的。三位女汽車人的人氣看起來不是一般的高。

直到月嬌駛入其中,周啟才發現,裝配工廠大到超乎自己的想象。即便以變形金剛的體形一旦身在其中,也如同人類置身於十萬人球場,瞬間變得渺小。而對於周啟而言則像完全走入了一個機械巨人的世界。同他們相比,自己的身高和一顆螺栓看上去差不了多少。

跟隨艾麗塔一起駛入一座龐大的控制中心后,在走出車門的瞬間,周啟終於見到了汽車人的新任領袖補天士!

一身火紅色的防鏽塗料讓眼前這名身型高大的汽車人看起來熾烈而陽剛。深藍色的雙目中閃耀出的智慧之光,給人信服的同時也散發出強大的威嚴!

「很高興見到你艾麗塔。」補天士從巨大的光幕前轉過身沖著剛完成變身的艾麗塔禮貌的點了點頭,緊接著目光柔和地向著她身旁的阿爾茜望了過去。

「還有你,阿爾茜。」

「很高興見到你補天士。來的路上我已經和你說過這次返回的原因。」艾麗塔地貌的點頭致意后便將談話引入了正題。

補天士低頭望向地面上小不點一般的周啟。

「這就是你提到過的地球人,艾麗塔?」

豪門難入:貴公子的麻雀妻 「是的沒錯就是他,補天士。就是這人類小子幫助我們趕走了挖地虎那群流氓。哦對,他還消滅了轟隆隆!」月嬌在一旁忍了半天,終於還是沒能忍住。

周啟額頭一滴冷汗,汽車人姐姐似乎忘了在聲波的名字后加上賤人兩個字。

「很高興見到你,尊敬的汽車人領袖補天士! 寂寞城市,寂寞情 我是地球人周啟。」

「我很感謝你對汽車人提供的幫助,周啟。如果你是為了進攻能量矩陣的那群人類而來,恐怕這並不是我所期待的一次見面。」

「進攻能量矩陣?這就是你所背負的使命?」艾麗塔聽到補天士口中的話語立刻低頭望向了周啟,雙眼中露出滿滿的驚訝。

「尊敬的補天士,艾麗塔。我接受到的命令的確是佔領能量矩陣,卻並不是想要摧毀它。被您俘虜的人類他們事先並不知道位於北極的能量矩陣是屬於汽車人的控制。」

「如果能放他們離開我可以做出保證,屬於我們一方的人類將立刻撤離北極圈,不再對能量矩陣展開進攻。」

「我樂於見到你的誠實,地球人。兩股互相敵對的人類同時向所有的能量矩陣發起進攻。你能告訴我這是為什麼?」

周啟心中暗自一驚。不愧身為汽車人的領袖,補天士一句話就輕鬆迴避了自己的要求,同時更借問話之機來套自己的話。

而更加令他感到驚訝的是,補天士似乎已經知道了六處能量矩陣同時受到進攻的消息。

「正如汽車人和霸天虎之間的戰爭,即使同為人類也有矛盾和分歧。至於最深層的原因,很抱歉我無法進行透露。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說明,這背後擁有一股能夠毀滅整個宇宙的力量。即使我們所有人加起來也無法與之抗衡。」

「如果我的記憶晶元沒有出錯,地球上有句古老的話語叫做危言聳聽。」補天士雙眼凝注著周啟,語氣雖然含蓄,目光中卻露出「我不信」三個大字!

「我並沒有打算令你馬上就能相信,尊敬的補天士。我曾親眼見證過另一個世界被這股力量吞噬,沒有人能從中活下來!睿智如你應該知道,並非所有的事情都能用賽博坦誕生的文明來進行解釋的。」

說著周啟心念一動,一口氣從煉妖壺中取出了轟隆隆,蝙蝠精還有輓歌的殘骸!

「比如這三個被摧毀的霸天虎,你該怎樣解釋我把他們藏到了哪裡?」

「人類小子!你幹掉了蝙蝠精這討厭鬼還有輓歌這煩人的傢伙!」月嬌一臉大驚小怪的樣子。幹掉間諜機械人或許並不困難,然而消滅的是一名主戰霸天虎則又另當別論。

「對喔?你把他們藏到了哪裡呢?」月嬌看看周啟,又看看體形龐大的輓歌,驚訝過後,眼中滿是迷惑的神色。

穿書後我成了傲嬌王爺的心尖寵 補天士注視著地面上的三具殘骸,沉默了片刻。

「我不得不承認你有著令人驚嘆的能力,地球人。不過這一切並不足以成為我釋放俘虜的理由。你不明白能量矩陣對於賽博坦意味著什麼?一旦失去其中任何一座,賽博坦核心的能量將會失衡並迅速走向毀滅。」

「我的條件是所有人類立刻離開賽博坦。否則,直到我能確定人類不再對能量矩陣構成威脅,才能釋放俘虜。」

「很抱歉補天士,你的條件我無法接受,如果你背負的是一項無法完成任務就會立刻走向死亡的使命,我想換做你也不會答應這樣的條件。剛才我做出的承諾將會一直有效。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所有的汽車人永遠都是朋友。」

控制大廳里陷入了沉默。談話進行到這裡陷入了一個僵局。

從補天士口中聽到能量矩陣對於賽博坦的作用后,周啟已經對和平帶走謝雲菲等人不報任何希望。難道自己一路所擔心的事情真的要變為現實?

就在這時,一名身高不足5米,身材相對矮小的汽車人匆匆跑進了控制大廳。佔據了三分之一臉頰的電子眼和身上黃黑相間的防鏽塗料,讓周啟頓時覺得眼熟無比。

「大黃蜂,發生了什麼事?」

果然是大黃蜂,總算是遇見個認識的。

「補天士首領,爵士、鐵皮和千斤頂受到戰車隊的攻擊,救護車正在進行搶救。」大黃蜂的聲音依舊含混不清,不停在合成音和車載電台廣播中來回切換。看來發聲裝置受損的毛病還沒治好。

大黃蜂說完抬起頭望向了艾麗塔。

「克勞莉婭也受了重傷,傷勢很嚴重。」

「克勞利婭!」艾麗塔低呼一聲,飛快變作了跑車形態衝出了大廳。

片刻之後,周啟搭月嬌的便車,跟隨普天士和大黃蜂也來到了距離控制中心約5公里的修理車間。

車間里充滿了滋滋的電流聲,眼前儘是焊接鋼板時飛濺的火花。位於正面的修理平台上,並排躺著四名身材高大的汽車人,一名渾身漆滿白色防鏽漆,手臂上印著紅十字標記的汽車人雙臂不停變化作各式修理工具,正忙碌地來回在平台間奔走。

「救護車,情況怎麼樣?」

「哦,補天士首領,真是糟糕透了。鐵皮的引擎都快給炸成一台柴油機了!我剛止住了千斤頂狂漏的潤滑油。該死,爵士的輸油管呢,剛才我明明放在這兒的!」

「好了救護車,克勞利婭怎麼樣?」

「不太妙,補天士首領您看看她就知道了。可憐的姑娘。要是抓住戰車隊那群混蛋,我發誓一定要往他們的發動機里摻滿沙子!」

周啟縱身躍上月嬌的手臂站在高出往前一看。只見躺在平台最左邊的是一位渾身漆滿寶藍色防鏽漆的女汽車人。相比其他三個,她的傷勢無疑要嚴重得多。胳膊和一條修長的大腿已經從軀幹上分離,僅僅依靠幾根導線進行連接,纖細的腰部幾乎斷作了兩截。淺藍色的能量雙眼光芒異常暗淡,似乎下一秒就會熄滅。

「救護車,克勞利婭還能修理嗎?」艾麗塔聲音低沉的問道。作為女汽車人的首領,眼看同伴受到如此致命的傷勢卻無能為力,難免令她傷感不已。

「這樣的損傷已經沒法進行常規修理,除非啟用要塞阿爾法核心,激活能源核心潛力進行自我修復。」

「不!不能啟用阿爾法核心,消耗太多核心動力,猛大帥將無法變形。」艾麗塔不等救護車說完,急忙出聲進行阻止。要塞是汽車人最終也是最強大的防禦手段,一旦失去作用,將無法阻擋霸天虎大規模的進攻。

注視著重傷瀕危的克勞利婭,補天士雙目中不由露出一抹猶豫。眼看著一名汽車人在眼前死去或是讓全體汽車人承受潛在的威脅,這樣的選擇頓時令他陷入兩難的境地。

「不如讓我試試?」

補天士聞聲猛一回頭,只見周啟正一臉平靜地注視著自己。 「你?人類?」

補天士還沒有回答,救護車百忙中回頭一瞥,好不容易才在月嬌胳膊上找到小不點兒般的周啟。

「對你想要幫忙的想法我感激不盡,不過話說回來人類,你能幹嘛呢?看上去你還沒有一把螺絲刀大。」

「好了救護車,或許我們可以讓他試試。」補天士打斷了頗有幾分話癆潛質的救護車。就在剛才,就在周啟的眼神里,他看到了一種目光叫做自信!

「要我送你上去嗎?人類小子?」月嬌瞟了一眼八九米高的修理平台低頭詢問了一句。

「呵呵,謝謝。」周啟好笑地抬頭看了她一眼。這位汽車人大姐除了話多了一點,有時還是蠻貼心的嘛。

說話間,他後背伸出飛翼,腳尖輕輕在月嬌的胳膊一點。

在一道道汽車人驚訝的目光中,身形無比輕巧地飛上了急救平台。周啟扇動著飛翼緩緩落在了克勞莉亞的頭部。緊接著伸出了雙臂將手掌貼緊在她的額頭上。

隨著周啟身上技能光芒一閃!機械修理異能瞬時發動!

機械激活:持續消耗能量對被損壞的機械單位進行修理,機械損壞程度越嚴重,所需消耗的能量越多。該技能必須和目標保持接觸才能產生效果!

「嗡!」

克勞莉亞曲線流暢的身軀頓時氤氳起了一層蒙蒙的白光。一些細微的刮痕和撞擊后凹陷的部位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復原。

短短片刻!扭曲斷裂的手臂和僅由幾根導線相連的長腿也彷彿被一隻無形的機械手握著,自動和軀幹取得了連接!

尤其是她幾乎斷作了兩截的腰部,刺眼的電弧已經不再跳躍!自敞開的腹部裸露出的混如一團亂麻般的線路一條條的舒展,開始歸附原來的位置。

復原的效果看上去非常的顯著!

「這是什麼?」救護車一臉驚訝地看著修理台上如奇迹般出現的異狀。

「嗷!輕點夥計,你把我的離合器活塞給怎麼了?」躺在克勞莉亞身旁不遠的千斤頂鬼叫一聲,一臉無辜地看著救護車,艱難地抬起胳膊,指了指他手中沒完沒了擰個不停的扳手。

「這不科學!你是一台人形的要塞阿爾法核心嗎?」

救護車拋下了手中的工具,此刻完全沒有心情理會千斤頂的抱怨,大步走到了克勞利婭身前。能量化的雙眼死死盯著周啟,眼底滿是不可思議的神情。

「怎麼啦千斤頂!克勞莉亞她沒事吧!」躺在角落的鐵皮掙扎了幾下沒坐起來,沖著千斤頂瓮聲瓮氣地問道。

「沒事,鐵皮!你的女朋友看上去情況很好!」

正如千斤頂所說,克勞利婭恢復的情況確實很好!甚至可以說非常好才對!

五分鐘?不,三分鐘有沒有?她那一身令人只看一眼,就會感到頭皮發麻的傷勢已經恢復了大半!

周啟空出一隻手,翻手從紋章里取出一瓶高級法力恢復藥劑送到嘴邊一口灌下,另一隻手掌片刻不敢離開克勞莉亞的額頭。機械激活所需的能量消耗遠遠超出他的想象。短短不到三分鐘時間,他體內的能量便消耗一空。

俗話說的好,即便是裝逼也要裝全套,更何況是拯救瀕危的傷者!他不確定自己一旦因能量不夠導致異能終止,還能不能達到預期的修復效果。

第一瓶,第二瓶,第三瓶!直到他將整整四瓶可以瞬間恢復1000點能量的高級法力藥劑喝下!

宛如熟睡般安靜躺著的女氣車人本已暗淡到極致的能量化雙眼中,海藍色的光芒突然一亮!她曲線玲瓏的身軀在異能白光消失的霎那翻身從修理平台上坐了起來!

「艾麗塔首領?救護車?補天士領袖?我這是怎麼啦?」克勞莉亞略顯狹長的眼睛往身前一掃,一臉不明所以的樣子。

「活了!哇哦!她還活著!」周圍的汽車人齊聲發出歡呼!

就在剛才不久,每個人第一眼看到她時心情都顯得非常沉重。即便強大如汽車人,一旦遭遇到那樣的傷勢,不使用要塞核心激活的話,幾乎已經註定被宣告死亡!

那名人類竟然真的把她給救活了!

嗯?話說那個創造奇迹的人類呢?

一陣短暫的搜尋過後,所有見證這一奇迹的汽車人目光齊刷刷地望向了正艱難地自平台上爬起身的周啟。只見他一臉蒼白,額頭上布滿汗水,看起來似乎非常虛弱。額,應該說被摔的不輕。

剛蘇醒過來的克勞莉亞原地坐了片刻,一幕幕被戰車隊襲擊的畫面逐漸印入腦海。她低頭一看,只見自己身上別說傷勢,光亮的防鏽塗層上連刮痕都沒有一條。

「克勞莉亞,你活著真是太好了!你知道嗎是人類小子救了你!天哪,能看到你恢復健康的樣子我真是太激動了!」月嬌噌一下閃到她的身旁,伸手一指周啟,嘴裡噼里啪啦又快又急說了一堆。

「他?人類救了我?」克勞莉亞伸手將周啟從平台上輕輕抓起,好奇地放在眼前看了看?抬頭望向了艾麗塔。

「首領,我能研究他么?」

月嬌和艾麗塔對視一眼搖了搖頭,能量化的雙眼中滿是無奈。克勞莉亞瘋狂女科學家的名字真心不是白來的。

半個小時后,當周啟從修理車間走出的時候,包括克勞莉亞在內,鐵皮,爵士,千斤頂四名受傷的汽車人已經被修理完畢,恢復了健康。

不理一臉開始懷疑人生的救護車,一行人再度回到了裝配工廠的控制大廳。

周啟偏頭一瞥緊挨著月嬌聲旁,目光片刻不離自己左右的克勞莉亞。心中忍不住陣陣的發毛。這位汽車人大姐比話癆月嬌還要奇葩。

剛被救活就吵吵著要把醫生拿來研究的傢伙,這心得有多大?

雖說男人騷起來就沒女人什麼事兒了,同樣的,女人要是瘋狂起來也沒男人什麼事兒。更別說這特么還是一個戰鬥力爆表的女氣車人!

控制大廳內,補天士沉默了良久之後,低頭注視著周啟,眼中神情異常的嚴肅。

「周啟,你再一次展現了你非凡的神奇以及對汽車人的友善。作為汽車人的首領,對此我深表謝意。你不但贏得了我的尊重還贏得了我的友誼。不過,作為賽博坦的一員,請原諒我不得不再次拒絕你的請求。與個人相比,賽博坦的安危才是首要的。不過我可以保證,你的朋友們都會安全地待在這裡,直到人類離開賽博坦。」

周啟沉默地點了點頭。補天士的反應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作為一名領袖他無疑是合格的。人情味?開什麼玩笑,家門口來了一群人吵著要拆房子,作為房子的主人絕不會因為你幫忙救活了一棵花園裡的樹苗而打開大門放你進去。

他本來也沒將希望放在補天士的身上。不過那句友誼可不是白給的。補天士的話語中透出的含義再明顯不過,只要有他周啟在場,汽車人將不會對人類主動發起進攻。能夠得到這樣的保證,已經是非常不錯的收穫了!

離開控制大廳后,周啟用眼角的餘光一瞥艾麗塔。這位女氣車人首領一路上出奇的沉默,從她神采變換不定的海藍色雙眼中,可以很明顯的察覺到。她似乎有心事在身。

「真是個固執魯莽的傢伙,如果是擎天柱大哥根本不用經過考慮就會把克勞莉亞送進要塞核心,霸天虎敢來。他一定會衝到最前面狠狠教訓那些討厭的流氓、混蛋。」

「月嬌!不要輕易懷疑補天士的決定。」艾麗塔回頭訓斥了她一句。目光隨後落在了安坐在她肩上的周啟身上。

「周啟,你修理機械的能力可以對已經死去一段時間的汽車人產生作用嗎?我的意思是如果有這樣的可能。」

周啟目中一道不易察覺的幽光一閃而逝。

「尊敬的艾麗塔,很遺憾,我從沒有對此進行過嘗試。應該不排除有這樣的可能。」

「這麼說,可以?」艾麗塔的雙眼一亮。

「嗯理論上可以,不過所需要花費的代價也許會非常大。」

「需要什麼?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我可以答應你的請求!」

「至少需要一個以上的智能機械模組,此外,還有我同伴們的人身自有。」

Views:
4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