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青銅鼎上流轉出無數力量,托住山體,不讓它落下,護住眾人。

「你等是何人,敢破我結界,壞我仙器,妄想救這白起出去?可知與『天殺堂』做對的下場,就是一個死!」宋絕神驚怒惱恨,大喝道。

「天殺堂?」

韓星驟聞「天殺堂」三字,心中頓時產生了濃烈的殺意。

他沒想到上族修士中,也有「天殺堂」的人滲透了進來,而且還是一位超越了神級高手的存在。

「天殺堂」是無處不在!

看來這次「天殺堂」是在乘火打劫!

在宋城最為關鍵的時候,捅自己一刀,好鎮壓他!

雖然有青銅鼎護持,韓星也被五行大山壓迫的眼前漆黑一片,有一種肉被萬鈞鐵塊擠壓的感覺,他心臟快速跳動、頭疼欲裂……神念幾近崩潰…………

「轟……」

當這種威壓最終擠壓到了他的心臟之際,心室就要炸開碎裂的瞬間,驀地他體內的《道經》動了,密密麻麻數百道金色光,將所有的壓力逼出了體外,心臟瞬間恢復正常,連身體受損失的地方也直接恢復了過來。

韓星又變的生龍活虎……罵道:「奶奶的你想整死小爺,下輩子也別想!」

「你想知道你家小爺是誰?那我告訴你,你家小爺吃殺狗的,專斬『天殺堂』的走狗!往昔宰的多為些土狗、草狗,沒想到今日遇到一隻藏獒,待我打出青銅鼎,收了你,燉一鍋人形狗肉煲……只是這座五指山小爺卻要留下!」韓星眼中非但沒有懼怕,反而盡露狂熱之色。

他的三十三天寶塔,共三十三層浮屠,尚有二十四層浮屠寶物大部分缺失。

只有集齊三十三種至寶與塔內三十三部浮屠的道痕融合,最後才能成為一件驚天動地法寶……才能真正成為鎮壓諸天,掌御萬界的永恆至尊寶塔。

而他的修為,則更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屆時,韓星所能承接的力量,甚至可以超越三十三天寶塔……凝聚出吞天祭地大術,真正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韓星現在缺的就是這班「仙器」,故而看到這五行大山,不由得眼中熾念大盛,由驚駭轉為歡喜,心裡立馬起了收取的念頭!

宋絕神本以為抬出「天殺堂」的名頭,對方會望風而逃,沒想到這次踢到了鐵板上。

他頓時大怒道:「青銅鼎與毀天手皆有殘缺,雖能相互壓制,但我一經催動起這件仙兵極道威能,爾等必死無異,你想送死,我成全你!」

毫無疑問,宋絕神並不知眼前這少年就是「天殺堂」追殺的韓星。

他也並不曉得青銅鼎便是有殘缺,也比他這「毀天手」要高上幾個層次!

但宋絕神自有他的依仗!

青銅鼎剛才並未盡全力,怕的是從虛空盡頭劈落下來,破碎五行大山,將那塊綠銅殘片深埋山底,再也無法再尋。

驀地,在宋絕神頭頂上,五行大山衝出萬道金光,金色卐符文升起,「嗡嘛呢唄咪吽」六個金字像六輪金色的太陽,從山頂崩飛到了空中。

五行大山被輝映的變成了一座金山,五道亘古的山嶽,組合化成了金色的大手,蓋壓九天十地,向前鎮壓下去。

這已經完全超越了所謂的先天道器的極限之力!

這是一股能毀天滅地的力量!

整個秦洲大陸都能能夠感應到,大地在巨烈顫動,宛如發生了十二級地震一般。

韓星的身軀連晃了二晃。

宋絕神向前一步踏出:「小子,別說是你,便是白起,不成神尊,在我面前都是螻蟻……用來殺你的毀天手,雖是用西域那座五指神山石精祭煉而成,但裡面卻封印了一塊佛佗大帝的指骨舍利,哪怕是你這青銅鼎品階再高,就是運用百倍戰力,也不會是對手,你,面臨的是一尊真正的古佛大帝鎮壓!」

韓星倒吸冷氣……

只見五行大山璀璨而壯觀,通天貫地,聲勢之大無以倫比,比先前更具氣勢,轟然下落!

從五行大山上射出萬道佛光斬向韓星……

剎那之間,韓星身上的青袍猛然向後飄飛,被撕裂成片片蝴蝶。

「轟!」

青銅鼎自主沉浮,道紋流動,垂落下萬縷神輝,像一條條秩序神鏈繚繞在韓星身上,讓佛光斬不動他、五行大山落不下來。

五行大山發出了絲絲縷縷佛光,一條條佛光雖傷不了韓星。

饒是如此,佛光卻斬斷了他的神念與青銅鼎之間的聯繫。

現在青銅鼎的一舉一動,都是一種自我護主意識,雖然防禦能力驚人,但無有韓星神念發出攻擊的指令,卻不會去硬撼五行大山。

韓星怔怔出神,剎那之間感覺到,這座五行大山太強大了……

他彷彿看到五指般的大山透出的那股煌煌之力中,若隱若現有菩薩、羅漢等伏屍山下,鮮血淌落的身影。

他的身子搖晃了一下,面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佛門正大光明,怎會讓人有種心悸的感覺?

五行山即便是佛門之寶,用來鎮壓異教徒,也不會如此血腥,更不會顯現出鎮壓同門的異像。

一定是偽佛!

韓星驀地想起,在荒古秘地中,修羅鬼帝曾經提到過,能奴役幽冥荒奴的佛佗……偽佛!

偽佛變成了沙門,掌控了須彌山所在的荒古秘地!

此刻局勢,已然壞到了極點……

(上月因籌建企業原因,工作緊張,實在無法更新,畢竟我要生活……貓銳在此向大家道歉,求諒解。 權門小老婆 從本月起恢復更新,一如既往地盼支持!) 突然,從韓星體內傳出了一道神祇念,威嚴的聲音充斥著一股讓人壓抑的感覺:「今世之果,前世之因……古佛斬斷六根,以佛輝洗卻的惡念魔障,歷經悠悠萬古,卻聚成了一尊偽佛,竟將聖佛佗化道之指骨,以惡念侵蝕,利用太古前女聖媧皇鍊石補天的殘碎石精與塵土,將指骨舍利封印在裡面,煉化成五行山,聚縮成毀天手,成為霸絕一方的仙器。」

「是聖猿仙靈……的聲音……」韓星腦海開始翻騰起來……

那聖猿仙靈又道:「傳聞五行山在亂古時代,是一座神山,在龍漢大劫中,己被我聖猿一族神威震懾寰宇的那位始祖,以毀滅蒼生萬物的弒神槍洞穿成粉碎,故有不少山石流落下界,今日重現在這個世上的毀天手所顯化的五行山,道痕有缺,顯然只是形似,雖非彼山,但封印在裡面的那截佛骨卻是真的……一但激發了舍利指骨的神性,這座偽五行山的威力足以堪比當初那座神山!」

「太古神山……偽仙器……仙器,縱然太古皇復生,只怕今日也不會輕易降服……因為,這般說來,根本就無有匹敵的法寶去抗衡!」這聲音傳在韓星耳中隆隆震響,聞聽此言,當下心驚。

聖猿繼續傳音,只是聲音中充滿了迷惑:「返本還源,今日俺老孫與這五行山相遇,冥冥之中有一種望穿古今的感覺,不知為何,總覺的這座偽五行山有真山的道源存在……我竟產生了壓制的感覺……難道將來那座己破碎的五行神山還會重新聚形,有驚天的變故將要發生有俺身上?」

聖猿在韓星丹田世界中那棵建木上睜開了雙眸,似能洞穿層層世界,直接以神念掃視一下青銅鼎鼎力抗擊的那座五行大山。

他冷笑連連:「雖然不知道此山與老孫有何因果,但它絕對與那座神山有關,我懷疑有人在主導了這一切……假借這宋絕神之手要行那滅絕之事……老孫現在在你的體內,滅了你,順便也就滅了我,嘿嘿,可惜你只是在痴人做夢……」

「宋絕神我視為螻蟻,一個蚊蟲也敢向天鳴?根本用不著我出手,韓星,你用九轉如意金箍棒替俺轟了這座破山!」聖猿從韓星體內傳遞出冷漠、無情、藐視的聲音。。

韓星對這位聖猿的話有些震驚……用靈石猿猴的兵刃,與仙器相抗?

九轉如意金箍棒是什麼路數?用它去抗衡仙器,能行嗎?

韓星臉上露出一絲苦笑,並表示出了懷疑:「大聖你的心意我領了,但用金箍棒轟碎這五行大山,你不是在說夢話吧?這可是佛門之寶,可不是那種一棍子就能打死的螻蟻!」

「靠,什麼勞什子佛門之寶,在俺老孫眼中就是一堆沙丘瓦礫,老子的這根定海神珍才是天下第一!你真真是……井底之蛙,居然不知金箍棒的名頭……小子你儘管照我的吩咐去做,宋絕神縱然是仙,也要讓他飲恨當場!難道你不敢殺一個修為比你高太多的神尊?」聖猿孫悟空冷笑一聲,話里充滿了自傲、殺氣、暴戾和不屑。

卧槽……自己被這隻老猴給看輕了……

韓星被激的有些竭斯底里:「什麼……我不敢殺?老子連「天道」都敢逆,還有什麼不敢殺的?他縱然戰力蓋世,老子也照殺不誤!」

「混沌金輪耀萬古!」驀地,韓星動了……

他施展秘術,現出了金袍鎮天分身,一尊古老的大帝身影,在一輪噴薄而出烈日中浮現。

璃姬傳 「哼,你縱然是荒古血脈,聖體大成之前,在老孫眼中,也不過是三四流水準而已……不激你拿出最大的潛力,你又怎能催的動俺老孫這根擎天之柱?」那聖猿自言自語,退回到了丹田世界的深處……

樹上的桃核又不斷落了下來……

韓星現出了分身,卻不知如何將九轉如意金箍棒這塊仙珍從自己的丹田世界中呼喚出來。

「九轉如意金箍棒……你他奶奶個腿的……快出來啊……再不出來,這座大山可就要落到老子頭上了!」韓星大急,話音末落……

「嗡」

虛空一顫,一道巨大的毫光從才他的天靈蓋上衝天而起……

一條霞光艷艷,瑞氣騰騰的烏金色的大鐵棍,橫壓在了高空之上。

「自不量力,以一條熟銅爛棍就想破我佛寶,簡直就是找死!」宋絕神冷笑,手掌連連變化,催動五行大山向下蓋壓!

佛門的六字真言在山體上更是大放光明。

「喀嚓」

便在這個時候,宋絕神突然吃驚地睜大了眼睛……

只見山嶽粗的大棒壓的虛空崩塌,五行大山不斷轟鳴,山峰卡卡開裂,有裂紋蔓延出來,山體似乎像是承受不住大棒的壓力!

「難道這是一件仙兵?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威力?」這個反映太突然了,宋絕神瞪大了眼睛,不由自主打了個冷顫,隱約間有種不妙的感覺。

「轟隆」

韓星在演化,分身巨大的軀體,聳立天穹,散發的暴戾氣息。

他雙臂逆著天空向上抓去,烏金色的大鐵棍綻放出一條條瑞彩,被他抓在手中。

他雙手掄動仙光艷艷、發出海嘯般波動的九轉如意金箍棒,攜帶著毀滅之力,挾萬鈞之勢,立劈了下來。

「一件偽仙兵而已,也敢裝腔作勢,找死!六字真言,鎮壓!」終於,宋絕神暴怒了,突然雙手一揮,打出了金色卐符文……

這是一個無比恐怖的場面——

五行大山金色卐符文升起,徇爛之極,如煙花綻放……

「嗡嘛呢唄咪吽」六個金字,像六輪金色的太陽,光芒刺破了整片天地,撞向如意金箍棒。

突然,天地突然安靜了下來……只剩下滿天的道紋在閃耀。

這是一種大爆炸前的瞬間寧靜!

這種寧靜讓人從心裡震撼,有滅世前的感覺……

轟轟轟……

六輪金色的太陽,撞在烏金大棍上,鏗鏘作響,那不是兵刃的撞擊聲,而是二件仙兵內的道痕交擊所產生的大道在轟鳴!

從六輪金色的太陽中,迸發出一個又一個「嗡嘛呢唄咪吽」的符文,像是有萬千尊古佛,在卐符文大道的佛光中飛舞。

六輪金色卐符文,如六顆太陽行星撞在九轉如意金箍棒上,震的韓星雙手拿捏不住,在顫抖中,手中的大棍幾乎要墜落下來。

赤桑身形劇震,在這一刻看出了一絲端倪:「天啊,毀天手被宋絕神催動,幾乎等於仙兵,而韓星手中的這條大棍雖強,以他現在的修為,沒有古之大帝的力量,根本催動不起棍中內含的神性,就算是勉力催動,也是消耗巨大,他又能堅持幾何?」

他面上露出深深的憂色,為韓星擔心。

聖猿的聲音從韓星體內傳出:「我倒是忘了,你小子荒古混沌玄金聖體尚末大成,九轉如意金箍棒舉世無雙,沒有古聖的力量去掌握,又怎能發揮霸絕天地的威力?罷了,待俺助你一臂之力!」

他伸手從嫁接在建木上的一枝蟠桃古樹枝條上,摘下一顆鮮紅欲滴的蟠桃攥在手中,猶豫了一下,將桃子裡面蘊含的神華,抽出了絕大部分。

聖猿這才一揮手,一團純粹精神念力自動飛出,控制著桃子從韓星的丹田世界中飛出。

蟠桃直接落入韓星手中……

「小子,這顆仙桃,能延人壽元堪比仙藥,而且內含一絲仙力,吞服后,能讓你在一個時辰內擁有仙的力量,足以發揮俺這條九轉如意金箍棒的威力,快吞了它,將這五行大山給轟成渣!」從那團精神念力中傳出了聖猿的聲音。

「催動不出大棒威力,原來缺少的是力量」韓星雙眼頓時放出光來,低頭看著手掌中足有碗口大的蟠桃……

桃子品種之多,什麼黃桃水蜜桃毛等……韓星都見過,但這顆桃子與它們大不相同,桃皮光滑,無一根茸毛,通體如同血玉雕成的一般。

饒是這樣,韓星也發現這顆仙桃與自己所見石猴大快朵頤的蟠桃果有些不一樣……顯然,果子里蘊藏的神華被動手腳。

罪臣嫡女:冷王虐妃 惹火天價妻 他忽的記起先前這聖猿說過……

自己在聖體尚未大成前,若吃了蟠桃這等提升修為的逆天之物,就如同一個身子虛弱之人突然大補,只怕會一命嗚呼!

而現在,這猴子在情急之下,竟然不管不顧的拋出了仙桃,雖然將仙果神華抽出了一些出去,但這一番美意,韓星卻不敢貿然接受……

仙果固有奪天地造化之妙,但一滴果汁,也足以讓恐怖的能量驟然爆發!

韓星心中升起來一股后怕……

一但承受不住這大海般的能量,自己的經脈、丹田便會猶如火山爆發一般,完全會被炸開。

這太冒險了!

尤其是現在,只要有半點差池,自己將死於萬劫不復之地!

韓星深知,修鍊一途,欲速則不達,自己要想獲得仙力,首先要荒古混沌玄金聖體大成!

而荒古混沌玄金聖體大成,得一步一步來,絕非是靠吃一顆仙桃能成就的……

但要命的是,自己現在根本沒得選擇!

先不說自己能不能承受得住……桃子吃完之後需要煉化,而五行大山就懸在頭上!

「根本沒有時間煉化,可惜了,仙桃在嘴邊,卻不能吃……」韓星翻了翻白眼,心有遺憾。

「奶奶的,怎麼辦……有了!」便在此刻,韓星忽然心中一動:「混沌玄黃丹!」 「奶奶的,怎麼把這救命的丹藥給忘了……」便在此刻,韓星突然從心中冒出一個念頭:「混沌玄黃丹!」

在危急時刻,韓星快速做出了自己的抉擇……

蟠桃太大,所蘊含的仙力究竟有多少,自己並不知曉,若將這個桃子吃完,再煉化了,只怕自己非但不能延年益壽增加戰力,寂寞歸西倒是有可能……

因為,這一切都需要時間!

而空中那條金箍棒一旦抵不住哪六字真言,五行大山落將下來,便是分分秒秒的事!

混沌玄黃丹雖是用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玄黃精氣煉製而成,但卻是韓星自己一手祭煉出來的,他對丹藥的性能十分熟悉,可在瞬間煉化……把藥力轉化為超凡的力量,為自己所用!

但他一想混沌玄黃丹中,每一絲玄黃真氣都能壓塌山嶽,讓這種恐怖的力量入體,腿肚子就有些轉筋……

他不知道自己這亘古傳說的無上體質—荒古混沌玄金聖體,能否承受的住丹藥突然的爆發力?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