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們一個也別想離開!」

跟他們有仇?

空間之歸園田居 這下大多數被困著的人對他們的眼神都變了。

「宋掌門,這事是你們惹出來的,不管我們的事!」有人率先變了臉色,直接把手中的武器指向他們四人,「私人恩怨竟然牽扯了這麼多武林俠士,這可有點不厚道啊!」

宋修遠腦子裡還沒理清楚,這些人就已經在埋怨了。

安塵宇憤懣不平,「你們說的是什麼話!我有讓你們來除妖了嗎?當初可是你們自願加入其中的,如今卻對我師父倒戈相向,你們才是何居心!」

「我也不願讓你們幫忙,你們即時離去便是!這麼多的邪魔妖物就算我們死了也與你們毫無干係!」

這一次他下山來才知道,什麼綠林好漢俠義心腸,一旦威脅到自己的生命,就會顛倒是非!

唯有靈屏寺的得道高僧仍然雙手合十阿彌陀佛,面對眾人指責,卻轉頭看向女子,「女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有什麼恩怨是不能化解的呢?」

「你們知道什麼!」女子有點癲狂,「就連你們之中的楚堯,也脫不了干係!」

「你的目標只是我們四個人?」蘇眉皺起秀眉觀望許久,仍是想不起來怎麼會多出這麼個女人來。

「當然!」女子也算恩怨分明,大大方方的承認了。

「那你便放了他們眾人,你的目標只有我們四人,取走我們的性命便是!」蘇眉心裡自然是有一番打算的。

在任務沒有完成之前,她怎麼可能讓師父出事。況且師弟與楚堯也是她的朋友。如果只有他們四人,大不了她開個外掛先把這個不知哪裡冒出來莫名其妙的女人打敗就是,這些人多眼雜的還不如早早清場。 「自然可以。」女子說話算話,揮一揮手,讓妖魔自動讓出一條路當真要把其餘的人都放走。

有人將信將疑,試著走出怪物的包圍圈,沒等他回神高興大叫,怪物忽而一擁而上,直接將那人五馬分屍!

所有人的臉色皆是一白,面如死灰。

「你!你這個惡魔!」

「它們餓了可怪不得我呀。」女子絲毫不在意,既然已經讓人看到了她跟怪物在一起,她又怎麼可能放過一個活口,讓他把事情傳揚出去呢。

「呵呵呵呵……你們都不記得了,不記得我的名字了。」那坐在雄獅之上的女子笑的凄厲,眼眶越發濕潤。

「可我還記得你們!」她的聲音尖細得不是正常人說話,更像是蛇吐信子發出的「嘶嘶」聲。

面對如此詭異似人非人的女子,哪怕是蘇眉心中都不免打起鼓來。

究竟是經歷了什麼樣的事情,才會變成這幅模樣?據女子說法,她如今的模樣都是拜他們所賜?

「你究竟是誰?」宋修遠上前一步,暗暗握住蘇眉的手將她扯到自己身後。那女子看著十分面熟,但因為臉色鐵青帶著陰冷,怎麼看都不像是他曾經見過的人。

這女子一開始的目標就是他們四人,尤以宋修遠首當其衝,不禁讓人十分奇怪。

「我是誰?」女子彷彿聽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低呼著哈哈笑了幾聲,眼淚奪眶而出,「你們殺了我的父親,還不知道我是誰嗎!」

「宋修遠!你可還記得八年前被你殺死的白鶴山莊莊主,林畢乾!」

女子憤懣咬牙,「若非我與蛇母做了交易,如何能夠活下來,像你們報仇!」

「今天,我也要殺了你的兩個徒弟,讓你也知道失去至親的痛苦!」

林敏兒眼中紅光一閃,隨著她的指示,左右兩條與當年無二的大青蛇便快速沖向蘇眉安塵宇兩人。

好在兩人身上皆有法器,釋放護主的微弱金光,將兩條大蛇打退幾步。

安塵宇的臉色十分難看,林敏兒提起當年的事,他才想起林畢乾為了給自己的女兒續命,害死了多少人。本身就是天理不容,他們殺了林畢乾也是為民除害!

怎麼到了林敏兒這裡,反而是他們的錯了呢!

一腔正義憋在心口,安塵宇抿著唇壓下他的怒氣,終是化作一句,「你父親是人渣敗類!」 黑街總裁的小情人 更是大大刺激了林敏兒!

「你胡說!」林敏兒雙腿一夾,腳下的雄獅直接撲過來,張開大嘴想要一口咬斷安塵宇的脖子。

咣當一聲被橫出的金剛杵攔下,與此同時,楚堯的左臂也被一條青蛇吞下!

安塵宇的腦子一片空白,楚堯的臉色因為蛇毒源源不斷攝入體內,僅僅眨眼之間,就變得蒼白一片。

又是一聲悶哼,鮮血直接從左臂噴射而出,青蛇扯下一截手臂吞進去,鮮血噴洒了兩個人的臉。

「楚堯!」

事情就在同一瞬發生,楚堯為了救他,自己卻被青蛇咬下一截手臂,還中了蛇毒!

安塵宇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大概是被楚堯的鮮血刺激到,眼睛都殺紅了,連法咒也不記得,只是憑著一身武藝蠻力劈向林敏兒! 雄獅敏捷避開,卻因為身軀太大而被打中後腿,震得背上的林敏兒險些掉下來。

林敏兒眼神一暗,手裡的長矛猛地向安塵宇扎去!

安塵宇乾脆直接把法器扔了,抽出自己的劍擋住長矛的攻擊。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她變成了似妖非妖的原因,她的身體變化簡直天翻地覆。力氣大得安塵宇險些擋不住,身體踉蹌倒退好幾步才堪堪站穩。

「楚堯!」

安塵宇揮開林敏兒的糾纏,直接往楚堯方向跑去。林敏兒似乎也只是想讓他們痛苦,所以也沒趁機攻擊過去,而是拍拍雄獅的臀部,讓雄獅帶她到遠一點的地方去。

溫如茜同樣咬牙奮力廝殺。

安塵宇腦子裡一片空白,連同著距離楚堯不遠的人看著,心都涼了半截。

楚堯大師是這些年江湖上赫赫有名降妖除魔的得道高僧,就連他都被咬斷了一隻手臂,那他們這些人還有希望嗎?!

該死!

安塵宇眼中熊熊怒火,他跟楚堯自小相識,在那會兒因為楚堯發燒時他對楚堯做的事情還歷歷在目,每每想起來總覺得心臟亂跳,可以說,楚堯是他除了師父師姐之外,最重要的一位朋友了!

可是如今楚堯卻因為救他而被咬斷了一隻手臂,這如何讓安塵宇不憤怒。

他恨!

林敏兒這個仇,不共戴天!

「楚堯……」安塵宇顫抖著身體把楚堯抱在懷裡,生怕他一亂動,懷裡的人就死了。

蘇眉見狀連忙過來,用衣服擋住視線,對著安塵宇道:「師弟莫急,我有辦法。」

當初她向系統兌換的血液就是針對各種蛇毒,就算楚堯只剩下一口氣,只要沒死,她就能救活。

蘇眉的出現給了安塵宇莫大的信心,硬生生止住自己顫抖的身體,充滿希翼的眼神看著蘇眉。

對!

師姐如此強大,這點小事一定難不倒師姐的!楚堯一定會沒事的!

「你先去幫師父。」蘇眉當然不可能讓別人知道她的血有什麼樣的效果,只能將安塵宇支開。「別擔心。」

如果說楚堯是安塵宇年少的一抹羞澀,師父是他在世親人,那麼蘇眉就是他從小到大的信仰!

在安塵宇心裡,師姐無所不能!

聽到蘇眉這麼說,儘管他心裡還是疼痛得難受,但是他依然走開。師姐叫他這麼做一定是有道理的!

蘇眉趁四下無人注意,趁機用劍劃開自己的手指,滴了幾滴血到楚堯嘴裡。

楚堯發白的臉色在一瞬間有了明顯好轉。

另一邊,安塵宇還是忍不住偶爾轉過頭來看向楚堯,就是這一眼的不專心,差點又讓對面的妖魔傷到他。

咬咬牙,安塵宇心中好似有什麼湧出,腦海中以往與師姐一起學習的知識都被仇恨覆蓋住,一點也沒想起來。

只是憑著一招一式,充滿了血海深仇,如同修羅一般渾身散發著死氣。

安塵宇只顧著拚命廝殺,卻沒注意到蘇眉的吩咐,多照看師父。

宋修遠身體有疾,已經不能用太多內力,而現在分明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他越是多用一分,額頭上的汗珠就越是細密。 林敏兒一直看著被重重妖魔包圍的眾人,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

不,應該是詭異。就像是毫無血色的布娃娃,忽而咧嘴的可怕。

忽而,她的目光集中在那個男子身上,本就是快要倒下的人,偏偏咬牙撐得辛苦。那個男人……當年就是他殺死了自己的爹爹!

林敏兒可不會什麼冰釋前嫌,在她心裡,是因為自己的原因,爹爹才會做出那種事情。他們憑什麼一口咬定爹爹就是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所以,今天就算她把這些人都殺了,也沒有什麼不對!

她微微揮手,招來一隻渾身血色通透的小蛇,只是一句「去吧」,就決定了宋修遠的生死。

小蛇細如小指,顏色正與這一方鮮血滿地相應,根本沒有人注意!它的速度快如疾風,甚至在宋修遠本人都沒發現的情況下,直接被咬了一口。

宋修遠腳踝一疼,甩開來才發現是一條蛇。不過幾秒鐘,他就覺得自己的渾身麻痹,動作也變得僵硬起來。

糟糕!

在宋修遠心中著急,眼前卻是一片模糊,咬咬牙,宋修遠直接在自己腿上插一刀,用痛覺來讓自己清醒。

涓涓血液流出,宋修遠雖視力依舊模糊,腦子卻很清醒。他依照自己多年來的習慣與直覺,還能支撐著一會兒。

但宋修遠出了這麼大的事,就算是安塵宇再怎麼心不在焉,也注意到了。

「師、師父……」安塵宇先是驚訝、擔憂,隨後又變成憤怒和愧疚。

師姐交代他的事情他居然都做不好!

他還有什麼用!

「師姐!師姐!」安塵宇揮起長劍狠狠斬斷一條毒蛇,抽出來順勢往後一退,在包圍圈裡硬生生殺出一片空白。

與此同時,宋修遠一下子也倒下去。

蘇眉聽得安塵宇著急的聲音,卻看到倒下去的宋修遠,一下子也慌了。

她還不知發生什麼事情,心中好似被什麼硬生生揪著疼,面對宋修遠倒下,就是一向淡定的蘇眉,臉色都變了。

「師姐……對不起!對不起!」 豪門獨寵 安塵宇十分愧疚,都是因為他的不專心,所以在師父受了傷都不知道!

「師姐,對不起!」安塵宇一直嚷嚷著這句話,渾身的力量好似使不盡,一刀一個小朋……妖魔!

蘇眉的臉色陰沉得厲害,她壓住心慌,扒拉到宋修遠身上查看。

因為之前沒有注意宋修遠這邊的情況,她也不知宋修遠好端端的為什麼會倒下來,臉色還那麼慘白,好像中毒一般……

中毒?可是這樣的情況也只有毒蛇能讓人中毒了!

蘇眉狠著心割著手將自己的血液滴進宋修遠的嘴裡,對方卻是半點好轉也沒有。

除了中毒,難道還有其他的原因嗎?

「系統!」蘇眉的手不自覺握緊,眼睛盯著宋修遠的反應,一絲也不敢錯過。

【攻略對象生命已到極限,正在確認好感度……】

【好感度未達100,攻略對象生命消失即判定任務失敗】

【生命體征減弱……85%,83%,78%……】 怎麼可以!

宋修遠怎麼可以死去!

蘇眉瞪大了眼睛,咬著牙狠狠吼道:「我要他活著!」

「你聽到了沒有!我要他活著!」

【系統商城篩選成功】7351似乎感受到蘇眉強烈的意識,也知道這個時候事態緊急,半點廢話也沒有。

【續命:以命換命,5000積分次】

如此簡單粗暴,就看她有沒有這個決心。

「換!」蘇眉一點猶豫也沒有,她是個跟系統綁定的人,就算在這個世界死了也不算是真正死亡,可是宋修遠死了,那就是真的死了。

所以無論如何,換命對她來說都沒有什麼壞處。

至於積分問題,用在關鍵時候,她從不吝嗇!

【正在修復生命體……50%,57%,65%……】

隨著系統的數據在緩緩上升,蘇眉也感覺自己身體機能的加速破敗,以至於提前發病,一口惡血吐了出來。

宋修遠總覺得冥冥之中有什麼東西穿過自己身體之內,清涼之餘還有十分舒適的感覺,蛇毒也完全被清除出去。

沒有了眩暈的感覺,宋修遠的意識也恢復過來了。

可是睜開第一眼看到的,卻是半躺著臉色慘白的宋珩之。

「師父……」蘇眉的眼睛好像閃出一抹光亮,眼角晶瑩的淚水瞬間滑落下來。

本來就做好了要分別的打算,可是真正到了這個時候,卻還是忍不住心疼。

「珩之,你……你怎麼了?」宋修遠第一時間就發現不對勁,而他的手正跟蘇眉握在一起。

那股奇妙又舒適的暖流就是從對方手心傳過來的!

蘇眉想要微微一笑,可是身體衰老得厲害,她只能扯了扯嘴角,不用想也知道,自己現在一定笑得比哭還難看。

「修遠……珩、珩之……」她的聲音漸漸消匿,只是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死抓著宋修遠不放,要把自己所有的生命力都續給對方。

宋修遠就算是再傻也知道了對方是在幹什麼!他心裡有太多的疑問,可是所有的疑問在此時都不值一提!

他唯一的念頭就是趕緊把自己的手從對方手裡掙脫出來,這樣那股暖流就能中斷,珩之也會因此好起來!

「你放手!」宋珩之氣急,又不敢太大動作讓對方痛苦,他一向的氣定神閑在一瞬間打破,竟像個小孩子一樣又哭又鬧。

「珩之我不管你做什麼,你放手!你快放手你知道嗎!」宋修遠心焦,看著對方的笑容,心裡也如同苦海一般翻湧著!

蘇眉已經疼得說不出話來,卻不知是迴光返照還是怎麼,忽而鬆開宋修遠的手,轉向他的腰際,輕輕一抱。

「珩之……心悅你……」

Views:
39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