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有些遺憾,但他還是很開心,因為上古妖丹可以販賣給系統,換取30000點裝逼值。

倘若,將七十萬功德值全部轉化為裝逼值,再加上上古妖丹賣給系統的三萬,就是整整十萬點裝逼值。

也就是說,只要進行轉換,那麼召喚猴哥所用的裝逼值,就能還上了,他也不必擔心還不上被系統抹殺。

他沒有急著購買商店的物品,打算先保存著,倘若真的在一個月內無法賺取十萬裝逼值,到時候也就只能用功德值轉換了,畢竟命比什麼都重要。

另外,今天公司開業第一天,可以說是大賺特賺。

李沖查詢了一下,他發現,單是送的紅包,就共有十億八千萬。

其中十億二千萬是金老爺子給的,十億是慈善資金,兩千萬是先前的酬金。

而剩下的六千萬,是今天過來捧場的人加在一起的。

讓他驚訝的是,魂組很大方,居然拿了兩千萬,其他人都是一百萬,兩百萬,而程靜則是六萬,畢竟她不是那些神級土豪,六萬已經算是很多了,李大春更是普通人,但他知道李沖是茅山派掌門,他又算是半個茅山弟子,索性也拿出了六萬塊,這也是他攢了好久的私房錢。

對於其他人,李衝倒是不在乎,畢竟都是大款,一百萬兩百萬的,都只是零花錢,但程靜和李大春不同,索性他叫來馬紅,打算將錢送回去。

不過,他又想了想,覺得這麼做似乎有些不妥,會讓人有嫌少的嫌疑。

嘆了口氣,只能將紅包揣進了兜里,只能用其他的方式還這個人情了。

想到這兒,李沖有了主意,上次給過程靜一條紫晶項鏈,作為護身之用,而李大春則沒有。

李大春雖然懂些茅山術法,但也只是皮毛,不如送他一本茅山正統修鍊術法,再給他一個紫晶戒指,當做還禮。

至於程靜,暫時還沒想到什麼禮物,也只能先欠著這個人情,慢慢還了。

為此,李沖從系統中購買了一本正宗茅山秘術的功法和紫晶戒指,讓馬宏給李大春送去。

而他,則準備和牛翠花上街,打算買兩套衣服,準備明天的同學聚會。

說到同學聚會,李沖有些無奈。

其實他並不想穿著很正式,一來習慣了穿地攤貨,二來,他也不想在同學面前表露太多,說白了,也就是不想在同學面前裝逼。

他曾說過,裝逼也要分場合,也要分跟誰。

對於初中同學來說,那是他永恆的記憶,最純真,不容玷污的美好過往。

但不論怎樣,總不能穿著地攤貨去和同學聚會吧,好歹也穿的中等一些,既不張揚,又顯得沒那麼落魄。

馬宏離開公司去找李大春了,公司有玫瑰姐和金婷婷二人忙活,李沖也很放心,索性和牛翠花離開公司,打車前往商場街。

他並沒有開車,因為商場街距離公司並不遠,而且由於人太多,開車也不方便。

在車上,李沖問牛翠花:「明天我同學聚會,你跟我去不?」

牛翠花搖頭道:「我就不去了,畢竟是你的同學,我也不認識,再說,最近修鍊遇到了瓶頸,我得好好研究研究。」

聽到修鍊,李沖不免苦笑。

牛翠花修鍊起來真是廢寢忘食,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修鍊一途,講究的是鬆弛有度,切不可貪圖快速,容易出事的。」李沖低聲提醒道。

牛翠花莞爾一笑,點點頭道:「放心吧,沒事的。」

李沖無奈一笑,只能作罷。

下了車,二人來到了新城市最繁華的地段,商業中心世貿大廈。

這裡不但能買到國產品牌服裝,也能買到國外大牌服飾,總之,很多人都會來這裡購物。

「沖哥,你想買國產品牌的,還是國外品牌的?」牛翠花問道。

李沖笑道:「當然是國產的了,作為華夏人,必須支持國產。」

牛翠花苦笑道:「你還真是和別人不一樣,別的有錢人,都使勁兒買國外大牌子,都嫌棄國產品牌。」

李沖撇撇嘴道:「國外的東西就好? 離婚風暴 在我看,這是極度缺乏自信的表現,你看我,穿著地攤貨都敢來這兒,還領著這麼漂亮的美女,所以說啊,男人穿什麼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有本事。」

牛翠花笑著點頭道:「是是是,你說的都對。走吧,有本事的男人,前面是一家國產品牌店,在國內很火的,價錢也不貴,應該符合你的要求。」

李沖嘿嘿一笑,摟著牛翠花大搖大擺的朝前面走去。

換來的,是周圍無數道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就在他們向前走的時候,兩名外國男子出現,二人其中一個,長相極為妖異俊美,血紅長發,皮膚白皙,身材高挑,尤其是他的嘴角掛著的笑容,引來無數花痴女的注視,甚至連男人都忍不住多看兩眼。

而另一個人,則長相普通,同樣身穿禮服,卻是一身黑色。

當然,這只是與妖異男子相比,如若和街上的普通人比較,他也算是帥哥一枚。只是跟在妖異男子身前,卻只能淪為陪襯。

「威爾殿下,我們從歐洲過來,難道就是找這小子?」

妖異男子嘴角上挑,道:「不錯,只是他看上去並沒什麼特別,他身邊的女人倒是很美。」

嬌妾 隨後道:「霍普,你說他身邊的華夏女子,會愛上我嗎?」

霍普猶豫道:「威爾殿下,公爵的命令是要……」

妖異男子抬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道:「父親的命令我自然會完成,不過,這是我尼古拉斯.威爾第一次來到華夏,我可不希望那麼快就殺了他,先玩一玩再說。」

霍普嘆了口氣,只好點了點頭。 只要能學會使用混沌球的方法,那都很不錯了。

不過羅陽又有個小顧慮,就是擔心一旦放出了血煞子,不知血煞子會不會走人。

但承諾過要放血煞子出來,若不做到,以後想請血煞子幫忙做事,那也是很困難的了。

「師父,我聽人說骷髏堡的混沌球也是一件寶物,如果我們得到,那對第十塊木炭有沒有作用?」羅陽問道。

「可能有。聽說混沌球困住的東西,一般出不來。」一道師太說道。

算是剛拜完師,羅陽在想驟然進一步追問混沌球的使用方法,那可能會惹起一道師太的反感。

可是不問,又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

羅陽急著要把血煞子放出來,不然下次再遇到陌生男,恐怕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

除了要釋放血煞子之外,還要提防血煞子吸收魂珠的力量。

若血煞子的力量過大,那就可能會離開羅陽。

這不是羅陽想看到的。

當血煞子自己有了能力去找人報仇之外,就不需要羅陽了,那自然會不辭而別。

不放出血煞子,又難以對付第十塊木炭。

羅陽左右為難。

不管怎麼說,先把混沌球的使用方法學會,那是很有必要的。

想了好一會子,羅陽決定試探一下。

但要先給點好處一道師太和花兒,特別是要讓花兒消除一點偏見,那她就不會在羅陽背後說壞話。

花兒年輕,皮膚好,身材棒,不過跟洪佳欣相比,花兒的肌膚也要遜色一籌。

畢竟洪佳欣使用過美容溪水,肌膚是那種嬰兒般的有水分很有彈性的。

一道師太算是半老徐娘,保養的也還行。

但終究是年紀大了一點點,肌膚自然就要差些了。

羅陽已找到了突破口。

「花兒小師姐,師父,你們平時是怎樣保養的?」羅陽問。

「現在不是聊這個的時候。」一道師太說道。

其實羅陽是想提及自己的美容溪水。

「師父,大家是自己人,我有好東西,所以想拿給你和師姐來分享,不知你們需要不?」羅陽拐彎抹角道。

「你指的是美容溪水?」一道師太問道。

看來,那些大勢力的人對羅陽都有一定的研究。

微微驚訝之中,羅陽說道:「正是。不知師父和師姐需不需要?很快見效的,二十分鐘就能看到效果了。使用簡單,是居家旅行的必備品。」

提起美容的東西,終於讓花兒有點兒心動了,此時她望向羅陽的目光也沒那麼不友好了。

「如果你有,那就給我們吧。」一道師太也不客氣。

羅陽就取出兩支美容溪水,遞了過去。

「師父,師姐,你們可以把美容溪水倒在浴缸里,然後泡澡,十多二十分鐘你們出來看你們的肌膚,要是不好,我任由你們懲罰。」羅陽說道。

「好,呃……不過還是先談正經事。」一道師太也急著試用,只是面臨第十塊木炭的追殺,還得以保命為重。

花兒拿了美容溪水在手,看了又看。

「師父,師姐,洗澡時也可以思考方法的,並不妨事的。請你們去試用吧。」羅陽熱情道。

先討好二人,待會再打探混沌球的使用方法,那應該會更容易些。

「那你先去洗吧。」一道師太吩咐道。

花兒早就在等師父的這句話了,應諾一聲,便退下去了。

待客廳里只有二人時,一道師太又說道:「小羅,你拜我為師,不是為了學藝,我看出你是為了花兒而來的。」

這種誤會,羅陽喜歡。

只有如此,才能打消一道師太的防範心。

不然,待會打探消息也會方便許多。

呵呵一笑,羅陽沒有否認。

「師父,花兒小師姐很漂亮。」羅陽說道。

「你要知道現在是非常時期,先辦正經事,兒女私情先放到一邊。」一道師太說道。

羅陽頻頻點頭表示明白。

隨後話鋒一轉,說道:「師父,你懂使用混沌球?」

一道師太並不設防,點頭道:「我聽我師父說過,但沒有真正見過混沌球。」

羅陽一陣興奮,幸好經歷過一些大事,不然就要露於言表了。

「師父,如果我到時能從骷髏堡老大手裡拿到混沌球,我想用混沌球把她裝起來,你教我怎樣使用混沌球,好不好?」羅陽說道。

「也罷,我就跟你說說……」

在花兒從浴室出來之前,一道師太就把混沌球的使用方法告訴了羅陽。

至於真假,只有等回去驗證過才知道。

羅陽說道:「師父,那第十塊木炭是什麼來歷?」

結果問這個問題,一道師太也開始打太極了。

「小羅,不是為師不想跟你說。你問的問題很敏感,最好不要問。更不要問別人,很容易招來殺身之禍。」一道師太正經道。

「師父,那第十塊木炭為什麼要追殺我們?這其中有什麼仇?」羅陽忍不住又問。

正當一道師太要開口說時,花兒從浴室出來了。

「師父,你看呀!」花兒興奮道。

走過來,一道師太仔細打量女徒弟的肌膚。

「好有水分,好有彈性!」一面稱讚,一面又看著羅陽,「你這產品真的太好了!」

重生食神學霸不軟萌 「師父,你先去使用美容溪水吧。」羅陽說道。

待一道師太進了浴室,羅陽和花兒在客廳里。

羅陽說道:「花兒小師姐,現在我們是同門了,以後要一起做事情了。」

花兒還是白了羅陽一眼,不過沒以前那麼鄙夷了。

「哼,我是你師姐,你以後得聽我的話!」花兒嬌嗔道。

「可以。花兒小師姐,以後你美容的事都包在我身上。」羅陽說道。

將花兒從頭至腳打量一番,羅陽覺得她跟秦飄的身材差不多。

正想跟花兒再多聊兩句,只聽血煞子說道:「快放我出去!」

其實羅陽也想試一試一道師太說的方法,看是否能打開混沌球。

「花兒小師姐,那我先回去了,待會再見。」羅陽說道。

當時跟眾人約定,三個小時之後再聚在一起談對付第十塊木炭的事。

現今才過去一個多小時,還剩下一個多小時。

也不待一道師太從浴室出來,羅陽便辭別了花兒回去了。

還沒回到住處,血煞子就催了好幾次。

羅陽說道:「莫邪小姐,別急。只要方法正確,那你就能出來了。」羅陽說道。 「沖哥,這家店不錯,我們可以進去看看。」牛翠花指了指前方的服裝店道。

Views:
101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