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亂如麻的時候,單家父母也到了,請他們過來的是千江,他們自然以為叫他們是傅沉亦或是宋風晚,心底還很亢奮,以為女兒真的攀了高枝兒,傅家想與他們私下見面說些什麼。

一路上都緊張亢奮,還想和千江打聽一下情況。

某人只是看著二人,表情分明在說:

什麼都不要來問我,我只是個沒得感情的機器。

當他們到了包廂時,看到一堆人,怔了下,不等打招呼,單研菲就差點哭出了聲,「爸——」

「這個……」這夫妻倆也是懵逼了,什麼情況?

「你們來的正好,我正好有事情想問單小姐,你們過來,也做個見證,免得事情傳出去,說我欺負人。」傅欽原不知從何處拿出一個牛皮紙袋。

單研菲看到這紙袋,就想起了宋風晚那日拿的東西,當即更慌了。

「小三爺,這是怎麼回事?」這夫妻倆一看單研菲神色不對,也清楚怕是出事了。

傅欽原不緊不慢的打開紙袋,將裡面的照片取出來,拿出一張放在單研菲面前,「單小姐,照片熟悉嗎?」

單研菲完全是出於自衛本能,居然脫口回了句:

「我不知道!」

原本坐在一側已經準備看戲的宋風晚不樂意了,直接起身,「單小姐,這話,你想清楚在說。」

「這些照片,你不知道?」

「上回我們碰面,我問你給我寄照片做什麼,你可沒否認,記性這麼差,這麼快就忘了?」

單研菲是慌了,此時大家狐疑的目光看過去,她更是腦袋發懵。

傅漁輕哂,「原來有些人說謊真的可以信手拈來啊?你這種前後言語都不一致的人,說我偷東西,又說我房間藏了賊,到底有幾分可信度啊?」

「謊話連篇!」

你一旦開了說謊的口子,你在所有人心底說話的分量就大打折扣,她再說什麼,怕也沒什麼人能信了。

宋風晚直接走過去,「單小姐,這些照片可都是你寄來給我的,我也是順著它們找到你的,需要我把證據放在你父母面前嗎?」

「偷拍本就不對,我當時也警告過你,無論發生什麼,都是我的家事,讓你別插手。」

「你還小,我不想把一個孩子想得那麼壞,只覺得你是好心辦壞事,怕當時說重話嚇到了你,還特意給了你展會的邀請函,這些事,你說,是真是假?」

宋風晚當時說的話,認真聽,完全沒毛病,甚至是站在她角度思考問題。

可現在就是割頸封喉的利刃,只要她點頭。

這把利刃,就能沿著的脖頸,一寸寸劃開她的皮肉。

「菲菲,你愣著幹嘛,傅夫人在和你說話!」 逼婚99天:嬌妻乖乖入局 一側的單先生急眼了。

她點著頭,「您說得都對!」

「那你告訴我,你現在又在做什麼?鬧了一出還不夠?這種時候還來搞事情?無憑無據就跑來栽贓污衊!單小姐,你這是把我們當猴耍啊?」

「當時我與你說的話,你沒聽明白?」

「我們家的事,輪不到你一個外人插手,小姑娘年紀不大,小心思別太多!」

「我……」單研菲張了張嘴,喉嚨里就像是堵了什麼東西,腦子亂得一個字眼都吐不出來。

「你若是不認,我這裡不僅有物證,還有人證!」

傅欽原說著,將手中的牛皮紙袋,直接一下子扔在地上,裡面的照片嘩的一下滑出來。

段一諾手中舉著手機,忍不住咋舌:

還有證人?

這麼刺激?

她抵了抵一側的傅歡,「我們不是來看展出的?你哥還帶什麼證人出門?你家這是在搞什麼?」

「防止有人搗亂,有備無患。」傅歡沖她笑得天真無邪。

「什麼有備無患,你們家就是挖了坑,就等她往裡跳吧,我看今天就算沒這出偷東西的戲,你哥也會把這個人拉出來踩她的,都認識這麼久,他心肝黑得很。」

段一言忽然一笑,「你今天智商在線。」

段一諾冷哼著,沒理他。

……

此時小紀已經拉著那個私人偵探出來,那人神情有點害怕,怯怯打量著屋子裡的人,倒吸口涼氣,後背徹底涼透。

「怎麼樣,單小姐,這個人你總該認識吧?」

「委託他調查我的女朋友?」

「出手就是一百萬……」

單家夫婦面面相覷,瞠目結舌。

傅欽原輕哂,又補充了一句,「一百萬?在你眼裡,我的女朋友只值一百萬?」

眾人蹙眉:他的關注點,好像有點奇怪。

「小三爺,這其中還是不是有些誤會?您……女朋友?」單先生悻悻笑著,也是被此時的狀況搞得有些懵。

「就是她出錢讓我拍的,我這裡都留著證據,錄音錄像都有。」這個私人偵探被京星遙發現后,與單研菲見面都多留了一個心眼,也擔心被她反踩一腳。

「好蠢。」傅歡默默給她捅了一刀,「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搞這個。」

「他告訴你什麼,你居然都信了?」

「你真以為我哥連被人偷拍都察覺不到,那麼清晰的照片,你就一點都沒懷疑是擺拍?」

擺拍?

又是狠狠一刀!

實在扎心!

這傅家幾乎是齊齊出手,將她往死里踩。

而且傅歡的話外之音就是,他們早就發現了,現在這一切,完全就是做了齣戲,看她像個跳樑小丑在蹦躂。

「單小姐,我需要一個交代!」傅欽原緊盯著她,本就氣場盛,借著身高優勢,更是頗具壓迫感。

人證物證都在,單就僱人偷拍跟蹤一事,她都說不清。

此時所有人視線都焦灼在她身上,就好似無形中有無數雙手在束縛著她,有人扯著她的衣服,有人掐著她的脖子,讓她無法喘息,呼吸急促著,渾身僵硬得無法動彈。

整個包廂瞬時靜得可怕,而此時傳來一陣敲門聲……

*

所有人視線集中到傅漁后側的門上,單研菲好似忽然抓到了什麼救命稻草,眼睛一亮,緊盯著傅漁后側的門。

「你好了嗎?」傅漁是擔心她衣服沒換好,要是剛才貿然讓單研菲衝進去,怕是要出事。

「好了。」

「是她,就是她!」單研菲此時哪裡還顧得上什麼形象,張牙舞爪的比劃著,指著門,看向傅欽原等人。

傅欽原壓根沒理她,而是走過去,打開門,京星遙已經換了身衣服出來。

薄情女王的絕世寵 一襲齊肩胭脂色長裙,曳及腳踝,頭髮隨意攏著,看似隨意慵懶,卻又透著一點點精緻,尚未化妝,只是嘴角有點紅,整個人氣色都被提起來。

與她尋常在店內穿員工裝,大相徑庭,出入甚遠,若是她這般出現在大廳內,單研菲怕是不敢上前問她。

人可以靠衣飾裝扮,可是一個人的氣質,卻不是幾個小時,幾分鐘就能整體提升起來的。

「衣服挺合適的。」傅漁笑道。

京星遙只是沖她一笑,手就被人握住了,「不是挺合適……」

「不是挺合適,是非常何時,特別漂亮。」

眾人:……

段林白咳嗽著,怎麼都沒想到,以前天天看傅沉和宋風晚撒狗糧,這群小輩中,第一個給他塞狗糧還是他兒子,他抬腳踢了踢身側的人。

段一言蹙眉,抬手撣了下褲子,沒作聲。

段林白蹙眉:這倒霉兒子,抓緊點啊,看看人家。

他此時就想催兒子找對象。

段一言腹誹:他爸是不是太激動,又想抖腿了?

此時大家都在,傅欽原忽然說這種話,京星遙有點不好意思,只是稍微扯了下裙子。

就在這時候,單研菲忽然看到屋內桌子上擺放的首飾盒,抬手只想內側,「就是那個,那個就是她偷的!」

她聲音極大,帶著聲嘶力竭,甚至尖銳得有些刺耳。

她母親拉著她,「菲菲,別鬧了!」

傻子都看得出來,這傅家擺明給她設了個套,這姑娘看著也不像小門小戶教養出來的孩子,要是偷的東西,哪兒能大張旗鼓放在這裡任你看。

可單研菲此時哪裡還有腦子思考這些,指著首飾盒,就說是贓物。

「東西肯定就在裡面,你們一定要相信我,這東西是展出用的,她拿來這裡幹嘛,擺明就是要佔為己有,你們都被她騙了。」

「我找人偷拍她的確不對,可是照片也不是假的,也不是合成的,她的確水性楊花,作風不檢點!」

「沒想到手腳還不幹凈!」

「你別說了!」她父親高聲呵斥,「你是不是還覺得不夠丟人啊,趕緊給這位小姐賠禮道歉,你僱人跟蹤,已經是犯法了!」

「她真不是好人,你們為什麼不信我!」單研菲急得眼眶通紅。

其實這位單先生想得更多,此時在人家地盤,這傅家與這裡一群人,擺明是護著這姑娘的。

傅欽原說是女朋友,宋風晚甚至傅三爺都沒反駁,只怕這姑娘是入了傅家的眼。

就算她真的偷拿東西,你現在當著這麼多的面說,傅家就算為了面子,也會保下她的。

總之現在這麼爭執,沒有半點益處,只會讓自己處境更為難堪與尷尬!

「照片都在,首飾也在,傅夫人,您打開看看就知道了,嚴先生,您看看啊,這是你的東西啊——」單研菲知道今天自己算是賊劫難逃了,就算如此,也要把面前這個人給拉下水。

可是那兩人沒有一點反應。

傅漁雙手抱臂,哂笑,「單小姐,鬧完了嗎?」

語氣輕蔑不屑。

「你鬧夠了吧,趕緊道歉跟我走!」單家夫婦是沒臉繼續待著了,趁著傅欽原還沒徹底追究跟蹤的事,想把她帶走再說。

可是單研菲絲毫不理解父親的一番良苦用心,居然直接撞開京星遙,就往屋裡沖。

傅欽原動作極快的先把人攬在了懷裡,可是出人意料的發生了……

京星遙忽然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力氣大得難以置信。

「你幹嘛,鬆開我!」她大聲尖叫,伸手要去拿首飾盒!

京星遙沖她一笑,下一秒,她鬆開了,只是沒人注意他是何時動作的,眾人只瞧見單研菲身子一晃,腳下一軟,整個身子傾斜。

她穿著禮服,磕絆一下,踩著裙擺。

只聽見一聲凄厲的慘叫,伴隨著「砰——」一聲。

頭撞到床邊,一記悶響,額角瞬時被撞出大片血紅,甚至因為撞擊到稜角邊緣,嚴重地方已經滲了血。

「屋內有地毯,你走路太急,容易摔倒,我拉住你,是想提醒你小心點,沒想到還是摔倒了。」

「幸虧……」

「沒撞到桌子上,要是把首飾盒撞下來……」

「我擔心你賠不起!」

千江就守在門口,他這個角度,可以清晰看到京星遙剛才看了什麼。

十方抵著他的胳膊,「她是不是伸腳了?」

千江點頭。

「心太黑了吧,這一下,肯定撞出腦震蕩了。」

豪門甜寵:總裁太纏人 「是有點可怕。」

「你也這麼覺得?」十方好像忽然發現了新大陸。

「她和小三爺結婚,以後兩人打架,勝負難說。」

十方臉黑了,這傻叉玩意兒,腦子裡整天都在想什麼東西。

……

此時單家父母已經趕緊過去把女兒扶起來,單研菲被撞得腦袋發暈,眼前花白,隔了數秒才覺得頭骨都像是要撞裂般,疼得要命。

「你……」她看向京星遙,指著她,那叫一個憋屈。

「想說話,就說話,我長這麼大,還沒人這麼敢伸手指著我?」京星遙輕哂。

Views:
34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